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八)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0 点击数:1942次 字数:

  (八)

  农历八月十七恰逢周末,林文义一家到哥哥家探望。林文义一家上午九点左右便已到达。他们坐了十几分钟的公交车,在村东头下了车,又走了半里路程,才到达林文军家。下了车后,林文义给哥哥打电话,却没人接听。林文军一早就到曾家帮着料理后事去了。林文义又给马翠兰打了电话。马翠兰和儿子提前等在大门口迎接。林文义一家刚在树阴下露头,林德便向他们跑去。

  林德首先向叔叔婶婶问候了一番,然后又朝表妹林月笑了笑。林文义夫妇询问了林德的近况,林德都一一回答。他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见到表妹了。此时,他最想了解的是表妹的近况。

  “见到你可真好!”林德笑着对表妹说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上个月!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外地呐!”林月笑着说到。

  “是吗,那可真不巧了。”林德说到,“哎,对了,你不是在北京工作吗?怎么可以回来这么长时间呢?”林德问到。

  “我要回来工作。新工作已经找好了。”林月说到。

  “哇!你要回来工作?简直太好了!你的新工作是什么?”林德兴奋地问到。

  “老师。在咱们市一中。”林月微笑着说到。

  “哇!你要当老师?”林德惊讶地说到,“可你学的是设计呀?”他又问到。

  “学设计又怎样?”林月反问到。

  “我想,中学可没有教设计的课程吧?”林德笑着问到。

  “当然没有!”林月笑着答到。

  “哦,我猜,你会在你的课上画一大堆的图,你不会是教几何的吧?”林德打趣着问到。

  “当然不是!不过你说我会画一大堆的图是没错的。我教美术!”林月做出一副得意的神情说到。

  “哦,天呐!你是美术老师?哦,真不敢相信!”林德惊讶到。

  “哈,怎么样?我像不像美术老师?”林月俏皮地问到。她还向林德做了个鬼脸。

  “看你的气质,更像是语文老师!”林德回答到。

  “那么,以后你和婶婶岂不成了同事了?”林德又向林月问到。他又把疑惑的表情转向王春霞。

  王春霞点了点头。

  林德吃惊地看着表妹说到:“是真的?哦,看来我以后得管你叫林老师了!”林德说完鞠了一躬。

  “请问林德同学,你现在要不要拜师呢?”林月打趣到。她的笑容灿烂极了。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又不喜欢画画。如果你要教体育,我肯定就会拜你为师的!”林德笑着说到。

  正说着,马翠兰向他们迎面走来。她热情地同林文义一家寒暄起来。这时,林德向母亲问到:“妈妈,你知道吗?小月现在当老师了!”

  “哦?是吗?什么时候的事?”马翠兰惊讶地问到。

  林月笑着回答到:“就这个星期。周一我去学校面试,周二学校就通知我下周过去上班。”

  “这么说,你以后就回来工作了呗!也好,老师是个稳定的职业。”马翠兰点头说到。

  “妈妈,你猜小月是教什么课程的?”林德向母亲问到。

  马翠兰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林月,回答到:“教语文的吧?”

  林德笑了起来。他调皮地看了看表妹,然后对母亲说到:“妈妈,告诉你吧,小月是教体育的!”

  马翠兰听了笑着说到:“净胡说!你表妹美的像仙女,怎么会教那些耍拳的东西呢?”

  “那也不一定,我们学校就有一位女体育老师,长得还挺标致的!”王春霞笑着说到。

  “女体育老师?那还有男人敢娶吗?”马翠兰略显吃惊地问到。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女人当体育老师很正常的!现在就有好几个男老师都喜欢那个女体育老师呐!这样的女人,在过去,那可相当于好的劳力呐!”王春霞说到。

  “哎呦!不管谁去当体育老师,我们家小月可不能去当体育老师的!”马翠兰笑着说到。

  林月高兴地抱住了马翠兰的胳膊说到:“大娘,别听表哥瞎说,我是教美术的。”

  “噢,怎么不去教语文呢?”

  “学校里目前不缺语文老师。我是学设计的,有一些美术功底,所以校领导就让我去教美术了。”林月回答到。

  “噢,教美术也是不错的!老师是个光荣的职业,教什么都挺好的。”马翠兰说到。

  走了一会儿,马翠兰忽然想到林文义一家没有开车。于是向王春霞问到:“怎么不开车来呢?坐公交车多挤呀!”马翠兰走到林文义夫妇面前说到。

  “哎!坏了,车坏了!昨天就送去修了。”王春霞笑着说到。

  “那你们应该提前跟你大哥说声,好让他开车去接你们呀!”马翠兰笑着埋怨到。

  “嗨,接什么呀!这么近的路,坐公交一会儿就到了。”王春霞说到。

  “这不是有车嘛!也省着走这么远的路了。”马翠兰说到。

  “走一走挺好的,正好锻炼锻炼身体!平时上班的时候,没多少时间活动;这不上班了,还不得多活动活动吗?”王春霞笑着说到。

  马翠兰说到:“是呀,你们常坐办公室的人,平时走动的少,是得多运动的!”这时,她想起了思齐,于是问到:“思齐那孩子中秋节没放假吗?”

  “放了。他导师有个项目需要完成,就叫他过去帮忙了。等忙完了以后,他还要和几个同学一起出去旅游,所以就不回来了。”王春霞回答到。

  “什么项目,还得中秋节忙活呢?”

  “一个科研项目。思齐的导师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人家请了他的导师,他的导师也顺便把他叫去了。”

  “嗯,多学点儿东西也是好的。我早就说过这孩子有出息,长大以后是当科学家的料,果不其然!这五个孩子里,就思齐和小月好学。如今小月当了老师,也算有了出息;思齐正在读研究生,学历也是几个孩子中最高的一个,这孩子将来一定是科学家的!”马翠兰点头说到。

  说着笑着,他们进了院子,然后进了客厅。马翠兰忙将沙发上堆着的几件脏衣服拾掇起来,扔进洗了衣机。在林文义打电话前,马翠兰正抱着一打儿脏衣服打算清洗。突然电话响了,她忙着接电话就顺手将脏衣服放到沙发上了。挂了电话,她一时高兴就跑出去了。不想,却忘了将这打儿脏衣服扔进洗衣机。

  林文义夫妇并排着坐在沙发上。林月见马翠兰养了盆新花,便跑到窗台边看花去了。林德取了茶叶,泡了一壶热茶。林德知道表妹喜欢看书,于是在回家前特意买了几本,准备见到表妹后把书送给她。林月听说表哥买了新书,便迫不及待地催着表哥到卧室去一睹书容了。

  林德从柜子里拿出几本崭新的书籍,放到表妹面前的书桌上。林月欣喜地拿起最上面的一本翻了起来,这是东野圭吾的《白夜行》。然后又将摞在下面的几本书一一翻阅。她拿着《白夜行》说到:“这本书我还没看过!”

  “那几本呢?”林德指着其他的几本书问到。

  “这本还有这本”林月指着玛格丽特的《飘》和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说到,“我都看过!”她又指着《简爱》说到:“这本,我已经看过好几遍了!”

  “还是你够耐心,这么厚的书都看过了!我就知道你喜欢古典的,猜你应该看过不少了。我见这两本书装订的很好,所以就买来了。既然你都看过了,我想这两本书也就白买了!”林德略感失落地说到。

  “书岂有白买的道理?”林月说到,“尤其是好的作品,读一百次都不会厌倦。况且,每读一次,总会有更多的收获。这就是它们经久不衰的原因。我看,你就放心地把它们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它们的!”林月爱不释手地捧着那两本书说到。

  “太好了!我还以为要浪费掉了呢!要是放在我这儿,一来我懒得读,二来放在角落里会生虫的。还好你喜欢!”林德说到。

  “那这本呢?这本你也看过?”林德指着另一本书说到。这本书是莫言的《红高粱家族》。

  林月将手中的书轻轻地放在桌上,然后拿起《红高粱家族》说到:“这本我也看过。不过,这本书的装订可比我的那本好多了!”林月看了看书的封面又翻了翻书页说到。

  “你可真厉害,连这本你都看过!说老实话,这本书我看了几页就再也看不下去了。”林德略显无奈地说到。

  “要是都像你一样,恐怕世上再也不会有书了!”林月嗔怪到。

  “怎么会呢?像奇幻、仙侠、言情类的小说我都喜欢。我还看过不少呐!”林德辩解到。

  “看了和没看一样!我劝你,还是踏踏实实地看些有用的吧!”林月笑着说到。

  “谁说我看的书没用了?这些书只是种类不同,其实看什么书都一样的!”林德辩解到。

  “若真一样,我宁可再不看书了!”林月冷笑了一声说到。

  “这不过是你的偏见而已!”林德毫不服气地说到。

  “亏你还上过大学!”林月说着转身出了卧室。林德愣了一下,跟着跑了出去。

  “是啊,你读书多,怎么还和我这个粗人一般见识呢?”他拦住了表妹陪笑到,“你说的都是对的,行不行?咱们俩和和气气地坐下来聊聊天,好不好?”林德央求到。

  “好吧,今天暂且饶过你!不过,我劝你还是多把心思用到正事上。即便你不喜欢读书,做点别的正经事也是好的。”林月语气温和地说到。

  “好,我听你的。从现在起,我和你一块儿读书,怎么样?”林德讨好地问到。

  林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拍了拍表哥的胳膊走进卧室,从桌上拿起《白夜行》翻了起来。林德跟了过去。他跟表妹说话,而他表妹只顾着看书,没搭理他。他感到无聊,从桌上随便拿起了一本书胡乱地翻了起来。他没看几行就头昏脑胀了起来。他放下书后,来到客厅。他母亲和婶婶去了厨房。林文义则坐在沙发的一角看报纸。马翠兰要张罗一桌午饭,王春霞便去到厨房里帮忙。很快,她们就忙活了起来。尽管王春霞是人民教师,可干起家务来一点也不比马翠兰逊色。林德趴在厨房门口看了看,又回到卧室陪表妹看书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一章(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