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四)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0 点击数:1709次 字数:

  (四)

  林德在院子里没有找到海伦。他发现院门开了,于是跑出了院子。他在路边的一颗大槐树下找到了海伦。海伦正坐在树下的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对着大树发呆。

  林德走到海伦身边,向海伦问到:“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海伦见到表哥,仰起头微微一笑。

  “石头上多凉呀,坐久了会生病的!”林德说到。

  “不凉,它很暖和的!”海伦双手拍了拍石头说到。她见表哥带着勉励的神情,便知是来安慰自己的。

  “你是来找我吗?”海伦问到。

  “你刚刚的状况很让人担忧的!”林德说到。

  “没事的,别担心我,我经常和妈妈这样争执。”海伦说到。

  “其实,婶婶也是为了你好,你得体谅她一下!”林德说到。

  “这我知道,可我就是不想听到她提起那些跟我不相干的人!我总能感觉她在有意地控制我的婚姻。这种感觉很糟!”海伦摇着头说到。

  “我理解你的感受。这种事我也常常遇到。有时候,妈妈给我设定结婚对象的标准时,我就会有和你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真让人哭笑不得!”林德做着一副苦脸说到。

  “我和你还不一样!至少大娘没有逼你娶一个有钱的富婆。而我呢,妈妈一心希望我嫁给一个有钱人!”海伦苦笑着说到。

  “我倒是想娶一个富婆,可也要人家看得上我呀!其实,我觉得,嫁给一个有钱人没什么不好的。你看看,哪个女孩子不希望嫁个有钱人呢?在学校的时候,就有很多女孩为了接近有钱人上了人家的车。在学校外呢,这种事情更是屡见不鲜。”林德说到。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我们是没有可比性的!说的难听点,她们的所为和伸手乞讨有什么区别?我不会做那种没有尊严的事情!”海伦冷笑着说到。

  “我看未必吧!尽管我也不认为那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可还不至于像你说的那样吧!”林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个人有手有脚,为何非要倚靠别人呢?是懒惰惯了还是穷怕了?我不相信女孩子会比男孩子差。他们能做的,我们也一样会做的很好!自食其力至少可以保留一份尊严吧?”海伦带有争辩的语气说到。

  “听你这么说,倒也不错。可毕竟在这个社会,女孩子还是有一定的劣势的!”林德说到。

  “劣势?那只不过是些自恃娇贵的女孩子带来的负面影响罢了!倘若每个女孩子都自尊、自爱、自食其力,那么女孩子同样会得到平等的对待的!”海伦提高了嗓门说到。

  “我不否认你的观点,可毕竟女人不如男人强壮,女人…”林德还是认为,女人应该更多地依靠男人。因为男人们能完成的事,女人们不一定能够完成。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海伦打断了。

  “你是说,女人不能够像男人那样强壮,就要向男人屈服吗?难道男人能完成的事,女人就不能完成吗?即便男人强壮,不是一样会逃避责任吗?一个人强大与否,绝不在于肌肉的强健。如果一个人内心坚定、沉稳、宠辱不惊,那么他才是一个真正的强者!”海伦辩驳到。

  “你瞧,我只是希望你考虑嫁一个好人家,而你却伶牙俐齿地跟我摆出这么多的大道理来,看来我只能向你屈服了!”林德打趣着说到。

  “那就对了!既然你向我屈服,那就别跟我提什么嫁人的事了。反正,我现在还不想嫁人!”海伦带着调皮的语气说到。

  “是不想嫁人呢,还是在等你的情哥哥来娶你呢?”林德打趣着问到。

  “真不害臊,都那么大的人了,还没个正形!”海伦羞赧地说到。她低下了头,忽然表情严肃地说到:“不过,我也不瞒你,只要你别乱说就行!”

  海伦停顿一下,一动不动地看着林德。她要确认她的倾吐对象是不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她从林德的眼中找到了答案。

  “我的确在交往一个男友,不过,我不敢向家人公开!”海伦说到。

  “我就知道,像你这样标致的美人,不会没有男生追求的!能具体说说吗?”林德听了海伦的秘密并没有感到惊讶。在他看来,谈情说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怎么说呢,”海伦脉脉地看着地面,微笑着说到。“他叫王恩义,是我大学时的同学。不过我们不是一个系的。他很幽默,和他相处很快乐!嗯…”海伦羞涩地说着。她因为羞涩而语塞了。

  “看你那害羞的样子!好吧,那就由我来问吧!”林德说到。他在等待对方的许可。

  “好吧,你来问吧!”海伦耸了耸肩说到。

  “那我们边走边说吧,免得让别人听去。”林德指着通向西边麦田的大路说到。

  “好吧,顺便再看一看咱们小时候每天淘气的地方!”海伦伸出手说到。

  林德抓着海伦的手,将她拉起。海伦拍了拍身上的土,同林德并肩走向西边的麦田。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是他追求你,还是你追求他?”林德笑着问到。

  “都不是。我们是在一次活动上认识的。”海伦答到。

  “活动?类似运动会吗?”林德问到。

  “不,是学生会组织的一场歌唱比赛。”海伦答到。

  “哇!你去参加歌唱比赛了?是不是拿了第一名?”林德的脸上一副吃惊的样子,他看着表妹,打趣地问到。

  “我若去参加比赛,那肯定是拿第一呀!”海伦调皮地回答到。“不过,是他参加比赛!”

  “你是观众?要么就是清洁员?”林德笑着问到。

  “我是学生会的成员,负责给参赛选手化妆和准备麦克风的。”海伦答到。她的眼睛柔情似水,回忆起和情郎初次相遇的情景。

  “然后你们交谈了许多,他向你表达了爱意?”林德弓着腰,看着海伦的眼睛打趣到。

  “才不是呐!我们交谈的很少。只是后来他的麦克风出了问题,以至于没能取得好的名次。”海伦扯着衣袖说到。

  “后来呢?”林德焦急地问到。

  “后来,我向他道歉。然后我们就聊起了音乐。他对音乐的理解很有趣。我们聊了很久。”海伦说到。

  “再后来呢?”林德问到。

  “然后,为了表示歉意,我请他吃饭。可丢人的是,我忘记带钱了!我把钱包忘在了化妆室。那顿饭最后是他请的。吃完饭后,我们就一直往化妆室跑,累的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等我们到了体育馆(歌唱比赛是在体育馆里举办的)门口,发现门已经锁了。我们又在体育馆门前的台阶上坐了很久,我们聊了很多。说实话,当坐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忘了钱包的事了。他很健谈,也很幽默,和他聊天不会觉得枯燥。”海伦双眼默默地说到。

  “这可是对一个情人最高赞扬!所以,从那时起,你就喜欢上他了,对不对?”林德一边问一边观察海伦的表情。他发现表妹那张白皙的脸上,带着少女特有的娇羞,她越发地楚楚动人了。

  “也许吧!我知道,我很乐于和他聊天,这也是之后我们常常见面的原因吧!”海伦微笑着说到。

  “难道,你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没有一些好感吗?”林德好奇地问到。

  “说不出来,”海伦想了想说到,“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这么说,他一定不高或者不帅了!我想多半是后者。”林德猜测着说到。

  “那倒不是!相反,他又高、又帅气,还特别阳光开朗。”海伦微笑着说到。

  “那一定是因为,当时他画着浓妆,你没见到他的相貌而造成的!”林德好奇地看着海伦,他很喜欢看到海伦害羞的样子。

  “才不是呐!男人哪有画浓妆的?”海伦说到,她的脸颊顿时绯红起来。

  林德笑弯了腰。海伦撒娇地打了林德两下。

  “你可真坏!人家给你说秘密,你却净在这儿打趣儿,我不理你了!”海伦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到。

  “好吧,看在你如此真诚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吧!要我说,像这样的好事,你应该早点告诉叔叔婶婶的好,我想他们一定会为你高兴的!”林德说到。

  “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爸妈!”海伦突然带着哀求的神色说到。

  林德愣了一下。

  “我想,他们是不会同意的!”海伦若有所思地说到。她的神情有些沮丧。

  “你看,我不说就是了!”林德拉着海伦的衣袖安慰到,“我会守口如瓶的!不过,我就是想不通,他那么优秀,况且又是你喜欢的人,他们有什么理由反对呢?”林德对海伦的担忧表示不理解。可一想起婶婶在餐桌上的那些话,他又感觉海伦的担忧似乎是对的。

  “哎!”海伦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羞于说出口。

  “我想,可能因为他们是过来人的缘故吧!以前,他们尝过了苦涩的滋味,他们知道那种滋味有多难受。所以他们更想指引我们避免苦涩。做父母的都是为了孩子着想,这是可以理解的。”林德说到。他这么说,因为他知道,很多父母正如他所说,一切为了孩子着想。他想以此劝慰海伦。

  “他们的时代和我们的时代怎么能一样?那个时代的艰难,又怎能带到现在?现代人的幸福,可不能再用腹中的温饱和堆砌的物质来衡量了。只要人不懒惰,物质就不会有所欠缺。我们要追求的是更加丰富的生活。我们在工作之余,还要拥有更多地自由空间。我们可以去郊游、爬山、游泳、旅游;还可以逛街、烹饪、打球、看电影;还可以一动不动地宅在家里,或者睡觉或者读书。这并不代表我们不努力工作。在工作的时候,我们可以很忙碌,也可以很享受。享受忙碌就像享受自由一样,这才是我们的生活。所有的滋味都应该由我们亲自品尝!我想,这也许就是碌碌无为的价值吧!”海伦憧憬地说到。她的眼神坚毅而且满怀希望。

  “其实这并不难,只要我们少一点欲望!”海伦继续说到。

  “很多人不都那样的生活吗?”林德说到。海伦的话,让林德有些不解。他不认为过上海伦所希冀的生活是一件难事。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过那样的生活!”海伦说到。

  林德想起了自己在外省工作时的经历,因此,他也就不再异议了。他沉默着思考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又想起了关于海伦恋爱的事情。于是说到:“这件事情,也不能一直瞒下去,你总得告诉他们吧!”林德说到。

  “会告诉的,但不是现在!如果现在我把事情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会逼着我和他分手的!说实话,我真怕和他们闹僵。那样的话,我该怎么收场呢?”海伦忧郁地说到。

  “看来,你只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了!再耐心点吧,叔叔婶婶会同意的!”林德安慰着说到。

  他看到海伦忧郁的神情,心里很难过。他想换一个轻松的话题来解除海伦的忧郁。可是能聊些什么呢?他一时又想不出。有时候,一件事情,越是刻意为之,就越容易陷入僵局,从而找不到合适的解决途径。如果一切顺其自然,那么事情就要事半功倍了。林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他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

  “你打算留在县城里工作吗?”林德问到。

  “其实,这次回来,是他们的意思。他们想让我考公务员。”海伦摆弄着裙摆,摇着头说到。

  “那你呢,你的想法呢?你愿意回来考公务员吗?”林德问到

  “不愿意又能怎么样?我的想法会让他们生气的!”海伦耸了耸肩说到。

  “哦,看来这又是叔叔婶婶单方面的意思了。”林德皱着眉说到。

  “其实,当公务员也没什么不好的。”林德继续说到,“有多少人打破头颅地往里闯,就想谋一个位置,可愿望还总是落空呐!你知道吗?你现在拥有的条件,是多少人绞尽脑汁都无法拥有的!”

  “照你这么说,看来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海伦歪着头问到。

  “小心人家来找你理论喏!”林德打趣地说到。

  “真不明白,做公务员有什么好的?”海伦冷笑了一声说到。

  “有权。等爬上去了,就会拥有权利。然后一切都不是问题了。”林德说到。

  “有了权利、金钱、地位,就什么都有了吗?”海伦表情严肃地问到。

  “不知道。反正很多人都乐此不疲!可能他们都是这样认为的吧!但人们为什么这样,谁也说不清楚。”林德答到。

  “是贪婪!”海伦冷冷地说到。

  “好吧,就如你所说。即便你说的是对的,那又如何呢?就拿男人们来说,当官不过是为了求权、求利,顺便再求一下美人,如此而已。人们的贪婪也不过如此。男人们如此,女人们亦是如此!”林德笑了笑说到。

  “他们还真是天生的利己主义者!”海伦冷笑着说到。

  “瞧你这表情!这点儿事都看不惯,亏你耳濡目染了这么多年!”林德瞥了瞥嘴说到。话一出口,他便意识到自己的口误。

  “你也别这么说,我可不会干那些肮脏的勾当!”海伦生气地说到。话一出口,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

  “好吧,那咱们就和解吧!”林德笑着向海伦示好,“咱们可没必要为了这种事情气得面红耳赤。我们改变不了什么的,只是逞一时口舌而已!”林德弯腰去看海伦低垂的脸。

  “好吧,那咱们和解吧!”海伦抬起头、耸了耸肩说到,“我可不想为这种事白白伤神!”

  “这就对了,还不如咱们安心地散散步呐!”林德说到。林德看到海伦的脸上有了笑意。

  “对了,一直都在说我的事,说说你吧。你回来了,还打算出去吗?”海伦问到。

  “我想出去工作,可妈妈不同意。我可能要顺着她了。”林德摇摇头说到。他勉励地笑了笑。

  “要么就在县城里找一份工作,先做着。等大娘松了口,你再看自己还想不想出去了。如果还想,那就出去吧!”海伦说到。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林德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要辞掉原来的那份工作?”海伦问到。

  “我讨厌那个老板,他就是个无赖!”林德说到。他将“无赖”二字加重了语气。

  “好吧,那我就不问原由了。换做是我,我也会和你一样做的!毕竟我们需要一个合适的工作环境。一切才刚刚开始。未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能够预知。但总有一天,我们会得到想要的幸福!”海伦说到。

  “会的,一定会的!”林德自言自语地说到。

  林德望向远处的山峦。尽管从上大学到参加工作的那几年里他很少回家,可眼前的山峦,他仍记忆犹新。他忘不了小时候和表弟、表妹们玩耍的情景。他们嬉戏的地方正是他脚下大路两侧的金黄的麦田。林德和海伦缓步地走着。海伦偶尔会随手揪下一颗长在路边的狗尾草的绿穗儿拿在手里玩耍。继续向前,一条被车轮压实过的黄土路忽现在他们的右手边。黄土路面上,一道道车辙清晰可见。路的中间和两边长着没膝的杂草。两边的杂草被车轮压过:有的东倒西歪,与地面呈锐角生长;还有的大半个身子盖在黄泥里,只露出几片尖尖的叶子向阳生长。黄土路与大路并不垂直,它一直向西北延伸,又在山的脚下奇妙地绕了个圈子。

  林德和海伦沿着黄土路走去。一路上,他们拍照留念,追逐打闹。仿佛除了眼前的景致,其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他们迈开了步伐,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和忧愁,向着山脚跑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一章(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