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一)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0 点击数:573次 字数:

  (一)

  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它既能让一个人伟大的光芒万丈,又能让一个人卑微的如同尘埃;既能让道德成为言论和践行的标准,又能把廉洁当做私人宴会的下酒佐菜;既能让人们在物欲横流的诱惑中迷失,又能给予人们模糊的希望聊以自慰;既能让人们言辞坚定地信守承诺,又能一遍一遍地毁弃誓言;既能让人们永远都得不到满足,又能让人们得意的合不拢嘴;既能引导人们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世界,又能让人们在浮躁的生活中变得盲目……不管我们现在生活的怎样,我们都像迷失的孩子,永远都在寻找回家的路途。不管你得意也好,失意也罢,都只是暂时的。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个伟大的时代!

  林德是一个性格优柔,但心地善良的年轻人。他在本省省会P市上的大学,去年刚刚大学毕业。毕业后他选择留在P市参加工作。他留在P市工作的理由有二:第一,他在P市上了四年大学,对P市比较熟悉;第二,P市是省会城市,这里灯红酒绿,高楼林立,经济发达,很适合乐于奋斗的年轻人。开始的时候,他满怀热情地投入工作,常常幻想能有所建树。可时间一长,他却发现,事情并非他想象的那样美好。渐渐地,他消极起来,工作上也经常出现一些纰漏。为此,他的老板经常严厉地训斥他。终于,他们的雇佣关系走到了尽头。

  “走吧,赶快离开这里!我不想再见到你!”

  林德坐在回家的火车上,烦闷地想着这句话。这句话,是他从公司辞职前,他的老板对他喊的最后一句话。当时,他笔直地站在老板办公室的门口,一动不动地盯着老板的那张阴沉的脸。他不再惧怕这张脸。他对它感到厌恶。在公司任职的一年里,他几乎每周都要被狼狈地训斥一回。对于这次劈头盖脸的训斥,他完全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他仔仔细细地回想了自己经手的工作,依然没有找到错误。对于老板的训斥,他气愤极了。他认为老板是在有意刁难他。这一次,他决定反驳。他要质问对方,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

  他没等老板发完怒火,就将老板的话打断。老板出乎意料,愣了一下,然后便大发雷霆。林德见老板斥责声越来越大,心中火气便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他高举手掌,用力地向老板的办公桌上拍了下去,把沉浸在训斥中的老板吓得一颤。

  老板愣了几秒钟,拍案而起,大声喊道:“给我滚出去!”他的脸涨得通红,嘴唇因怒气而微微颤动;他的那双牛眼睛瞪成了两个喷火的圆球;他的那双肥厚的大耳朵警觉地张开着;他的喉咙里喘着粗气,就像有无数个未知名的物体在他的嗓子里炸裂一般。他那肥厚的食指果断地指向了门外。

  林德被老板的反应吓了一跳,怔怔地立在门口不知所措。他向着老板的手指的方向转过身去,大步流星地走出门外。老板的手指就像神明的箭矢一样,为他指明了方向。而他也别无选择,只能沿着手指的方向走去。他尽量让自己的步子显得轻盈,故作从容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他知道同事们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也知道他那副狼狈的样子一定会遭到同事们的嘲笑。他僵硬地挺着头,挤出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容。一位同他年龄相仿的同事,假惺惺地赞扬他的勇气。他便挤出更大的笑容,略带嘲讽地调侃了几句。然而,他越是强颜欢笑,就越觉得颜面扫地,无地自容。

  他快速地回到自己的坐位,躬身坐了下来。当他将头贴在桌子上时,全身都在颤抖。他并不惧怕什么,只是太气愤了。他想了很多,他觉得周身的一切都与自己格格不入,难以相容。他觉得自己不再适应这个环境了,也不再属于这里了。他决定辞职。他要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离得越远越好,永远都不再回来。他快速地敲打着键盘,屏幕上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他的血泪控诉。辞职报告很快就写好了。他没有检查辞职报告上的措辞是否得当,就将它打印了出来。

  他将辞职报告放到老板面前的桌上,老板不耐烦地扫了一眼,随即说出本章开头的那句话来。林德狠狠地瞪了老板一眼,转身离开。他收拾好属于自己的个人物品,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此时此刻,他完全不晓生活到底会有多么艰辛。为了生活,一个人应该低声下气到什么程度。而至于他的那些同事们,他们把目光投向了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他们坚信,此时的这个年轻人是一个鲁莽的、不成熟的、缺乏磨练的人。尽管他们知道,很多时候都是老板无理取闹的向他们发火。他们也只是暗暗咒骂老板的为人,可要让他们为林德说出一句公道的话却是不可能的了。

  林德回到住处,便一头扎到床上,闷闷的发呆。他躺了整整一天,没吃任何东西。他愤愤难平。他不明白老板为什么总要刁难他,为什么就不给新人一个成长进步的机会。人和人之间的相处,贵乎交心,倘若老板真心待他,他定会死心塌地的为老板做任何事情。如今,老板不喜欢他已是事实。在老板看来,像林德这样的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是不会对他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的。他讨厌所有对自己没有多少好处的人,林德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而已。林德怎么会知道,他的老板是一个可以为了个人利益牺牲一切的人。而老板所处的社会地位,早已让他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大人物。他宁愿弓着腰向有钱人赔笑,也不肯屈尊向下属微笑。他认为,对社会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微笑是一种侮辱,而对权贵们点头反而能提升自己的身价。他恨不得每天都能出席高档酒会或舞会。

  林德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一片漆黑。他点亮了手机,此时已是凌晨的两点一刻。他的肚子空牢牢的,一股强烈的饥饿感让他迫切地起来寻找吃的。他四处翻了个遍,只在柜子的抽屉里找到半块面包。他狼吞虎咽地将面包吃掉。他喝了点水,便又和衣钻进被窝,蒙起了头。他翻来覆去,很久都没能入睡。他想到他的老板,那个肉嘟嘟的中年男人正板着脸直挺挺地坐在他的面前。他能清晰地看到那个男人的面孔,他憎恶极了,他真希望从来都有没见过这个人。在睡梦中,他还梦见和老板争吵。他看到老板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脸,可怕极了。他和老板吵的不可开交。盛怒之下,他将桌上的一个长方形的东西丢向了对方。老板闪身躲过,那长形的物品砸在老板身后的一副端端正正地挂在墙上的被精心装裱过的写有“利益至上”四个大字的牌匾上。牌匾上的玻璃被砸碎,匾上的四个黑字化作一缕黑烟向房顶飘去。突然黑烟越来越浓,形成一个长满獠牙的、张着血盆大口的鬼魅向他扑来。他在梦中惊醒。

  林德拭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坐在床上环顾四周。房间里黑漆漆、空荡荡的。他一动不动地坐了半刻钟,眼皮耸搭,睡意来袭。他在床上翻了几回身,便沉沉地睡去了。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他都没再做梦。

  他醒来的时候,肚子饿的咕咕叫了。他到处寻找食物。他想起他的整间屋子都没有一点食物了。他胡乱洗了把脸,没擦,就跑到楼下去了。离他住处约十几米外的街道旁就有一家超市。他买了面包、火腿以及一瓶可乐。他又匆匆地返回了住处。这时的他,内心所有的悲伤和失落之感全都被肚子的呱呱声代替了。他已经忘记那些让人心伤的感觉了。

  他吃了东西,又躺了一个小时,然后便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物。他想把他辞职的消息告诉家里。他拿起电话,打开电话簿,翻到母亲的电话号码。他正要按下去,又犹豫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个消息告诉母亲。每周他都和母亲至少通两次电话,每次他都在电话的一端兴高采烈地告诉母亲自己过得很好。之所以要把谎话说的兴高采烈,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被母亲识破。如果,他突然间告诉母亲他没了工作,母亲会不会为他担心呢?他怎么忍心让母亲为自己担心呢?

  “要么,就跟妈妈说,我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所以才将这份辞掉了。我就在这里多待几天,再找份新工作。等找到了新的工作,我再给妈妈打电话吧!”他想到。可他又想到:“要是我很长时间都找不到工作呢?或者短期内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该怎么办?现在的工作,尽管五花八门,可大部分工作都有门槛限制,可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再说了,我只想从事与自己所学专业相关的工作,不想更换行业,这样,找工作的门槛无疑又高了很多。况且,我卡里剩的钱也不多了,最多也就够支撑半个月的,如果到那时我还找不到工作,又该怎么办呢?总不能从家里要钱吧?既然我都已经工作了,就不应该再向家里要生活费了。要不,我就一边找工作一边打零工,反正钟点工的活计有的是。我先到网上去看看吧!”

  想到这里,他打开电脑,上了网页,又在提供求职的网站上投了几份简历。他将电子简历发出后,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就好像他已经找到了新工作一样。他觉得,反正要在电脑前等消息,不如一边打游戏一边等消息。他认为自己也该适当地放松一下了。他玩起了在大学时期常和同学们一起玩的那款网络游戏。这款游戏,在大学时期,他几乎每天都要花费四五个小时和同学们一齐玩。那时他和他的几个要好的同学经常翘课去打游戏。他记得,在他们的那个班里少有人去学习书本。因此多数人的科目考试都不及格。他现在一点儿书都看不进去了。他曾尝试过,可连一页书还没看完,就已经昏昏欲睡了。他认为读书是书呆子们的事,不是他这种理科生应该做的事。可当他看到别的同学安安静静地坐在某个角落里专心读书时,就会尤其的羡慕。他和圈子里的大多数同学们一样,喜欢打游戏、看电影、逛街、买衣服、吃饭、看八卦新闻、追星、崇拜富翁、谈恋爱、睡觉以及发呆。这就是他们求学时的生活。至于那些专业类和非专业类的课程,就像是某种索然无味的食物一样,只是应付着嚼给老师看罢了。当老师不在或看不见时,他们就将口中的食物像吐痰一样的全部吐出。他们敢嘲弄一切,喜欢对事物大肆评论。在进入大学前,能证明他肚子里那点儿墨水的是他那优异的高考成绩;离校后,他能记住的知识寥寥无几;而如今,他已经不记得所学的专业知识。如果再让他重新高考,恐怕都要交白卷了。他唯一记住并且印象深刻的只有他坚持了四年的网络游戏了。

  在发出简历的第三天,他收到了一家建材公司的面试通知。他觉得,他的所学与建材行业完全不着边际,所以就放弃了面试的机会。第四天,他又收到一家设计公司的面试通知。他决定前去面试。他把自己打扮的很得体,并希望第一面就能博得面试官(们)的好感。

  他的面试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当面试官(们)让林德用英语做自我介绍时,林德的口语没人能懂;第二,当面试官(们)询问专业上的问题时,林德的答案让面试官(们)一头雾水;第三,当面试官(们)问到兴趣爱好时,林德的答案是,他极其喜欢看电影和打游戏,还将打游戏解释成益智类体育项目;第四,当面试官(们)询问起工作经历以及离职的原因时,林德故意将工作经历延长三个月,并直言他的前任领导经常刁难他;第五,当林德询问了薪资待遇后,立即对对方开出的数目感到失望,那不是他理想中的数目。

  如此,半个月里,他接连跑了五六家公司,最后得到的回复都是回去等待消息。可他没有多少时间等待了,他就要连生活费都付不起了。他找了一些零活,都是些相对轻快的活计。他解决了吃饭的问题,可房租费以及水电费仍无法解决。他的房租是按月交付的,最晚只能撑到月底,而离月底就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时间了。他需要尽快做出决定。他分别给面试过他的公司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复都是已招到了新员工。他的求职失败了。他需要做出新的决定。

  他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将自己的情况告诉家里。他会将自己的离职原因和目前的惨淡境况轻描淡写地讲出来。他不想草草地证实自己的境况真的有想象中的那么狼狈。至少他不想向他的家人讲出这些。他的内心有种强烈的挫败感。他责怪社会太过现实,人们太过功利。他觉得社会太不公平,至少他没有得到公平的对待。他想起了他的老板,他恨他,恨得直跺脚。他认为,自己在公司的前途全都毁在了老板的手里。他的心愤愤难平。

  他给母亲打了电话,本以为母亲会安慰一番。可是,母亲非但没有安慰,反而高兴。做母亲的一心想要儿子回到她家所在的县城工作。她想将儿子留在身边,不愿让儿子东奔西走,到外面的陌生的环境里生活。她要为儿子在家附近找一份安安稳稳的工作。这样,她这个做母亲的,就能将儿子好好地保护起来了。他母亲得知他丢了工作,便不停地叮嘱儿子回到家附近工作。而做儿子的,已经没了在外漂泊的资本(他自认为)。因此便遂了母亲的心意。

  就在林德辞去工作的第十六天,他决定离开P市。当晚,他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第二天早晨,他便踏上了回家的路途。林德家住在L市。从P市坐车需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到达。一路上,他一直尝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无论如何,他总能想起老板最后的那句话。


  
上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一章(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