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第四十三章 理解万岁
发表时间:2018-12-09 点击数:1168次 字数:


元旦到了,这个中国人眼里的阳历年,还是很受人们重视的。

例如:新洛百货大楼就搞了个“元旦十天乐”,连续十天,天天抽奖,天天有特价产品限量发售。洛城高新科技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也在这天正式挂牌。新洛百货的少东,也就是新洛百货大楼董事长于雨朋的儿子于承业,在这天摆满月酒,包下了喜来登酒店上上下下的房间和二号宴会厅。

这么重要的日子竟有人没睡好!就拿政法委书记方正之来说吧,昨天晚上忽然看到温艳娟递来请柬,于雨朋为儿子于承业摆满月酒!“啪”的一声连请柬一起拍在桌子上,这算搞得是什么事,表妹梁晓芸明明去了美国学习,他又哪儿来的儿子!

“滑稽!胡闹!”方正之气的眼大如铃,“他耍了我表妹,还要我给他儿子贺满月!”

“正之,你别急!”温艳娟在一旁紧劝着。

“都怪你!”方正之点指着温艳娟,“说他怎么好,怎么能干!现在好了,是能干,把表妹甩了都不知道,还张罗着给人家祝贺满月!我方正之能受这样的窝囊气?我不去,我要去就给他把酒席砸了!你也不许去!”他气的肚子鼓鼓的,梁晓芸可是他最疼爱的表妹,三舅三妗的掌上明珠,她毕业就来了洛城让自己照顾,这可怎么有脸见三舅两口子啊!方正之朝墙角一蹲,懊恼地抱着头!

“正之,晓芸说你明天必须去!要不然她不认你这个表哥!”温艳娟弱弱地说,她也是一肚子的苦衷,真有些后悔当初不该一个人承受这个秘密,“她还说——”温艳娟犹豫着,迟迟不敢说。

“什么?晓芸真这么说?”方正之又跳了起来,表妹好糊涂啊!“她还说啥?你一次说完!”

“她说——她说你要不去的话,我就得跟你闹离婚!”温艳娟吞吞吐吐地说着。

方正之听得清清楚楚,“噔”“噔”“噔”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难过地抱怨:“唉,晓芸啊!你是要把我气死呀!”说着话嘴唇都在打颤,好半天才站起来,变成满脸的怒容,“不行,我要毙了这个白眼儿狼!”方正之说着要取衣服去单位。

“你给我站住!”温艳娟忽然厉声喝止,娇柔的身躯拔得倍儿直,把方正之吓了一跳,平时温柔贤惠的妻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只见她说,“雨朋没有错!晓芸更没错!错的是这个时代,错的是他们命运!”

方正之还从没见过妻子这么刚劲地说过话,怔在那里没动。

“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晓芸是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一切,你不知道他们在一起有多好,我都哭过好几回了!”温艳娟接着说:“别的不说,就说那张无限提款卡,晓芸昨晚还跟我说,那是一百万美金,不管她怎么取,过不了两天又会变回一百万,晓芸故意取完两次都变满了,就像个聚宝盆!我们都知道那不是变的,那是人家雨朋时刻关注着晓芸在外面的情况,及时把钱给填满的。你有这个能力吗?你有这种心思吗?你说话呀方正之?你对我有没有一半像人家对晓芸那么好?”

方正之不想明白什么聚宝盆,也没不在乎什么无限卡!他明白了妻子温艳娟是铁了心跟晓芸、于雨朋一个立场,他明白了于雨朋是时刻关注着表妹在国外的生活,就这一点,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方正之回到椅子上坐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温艳娟又过去抱住发呆的丈夫,在他耳旁悄悄说了一席话,就见方正之眼光逐渐凝聚继而闪烁,恢复精神,腰板也直起来了,眼睛里的亮晶晶的东西越聚越多。忽然站起来坚定地说:“行,咱明天去贺喜,就算是为了咱外甥!”

与此同时,于雨朋、杨洋、龚兴龙、牛永成呆在于雨朋的办公室里。

大约半个小时前,于雨朋接到了王宝宏的电话,说明天要小心一个叫“阿掰”的广东人,季维暠给他弄了一包“红货”让送贺礼。于雨朋自然知道这“红货”意味着什么,肯定会有人死伤在明天的宴席上,立马叫几个人过来商量。

经过几个人一番商议,决定明天牛永成负责在门口招呼客人,凡是知根底的亲戚朋友和政府几个人都招呼到二号大厅。街坊邻居、工人、跟班、一些没把握的都让在二楼大厅,一个都不许上楼。

龚兴龙带着手下负责巡场和街面上,尽一切办法把那个叫“阿掰”的挡在门外。杨洋带着七八个龚兴龙的弟兄围坐在大厅侧面的家人周围,杨洋始终跟着秦婉玲、孩子、和家人。于雨朋站在二号厅门口接待客人,负责最后排查所有进到厅中的客人。

元月一号,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喜来登酒店早早就把一块公示牌放在路口:酒店包席,谢绝一切满月宴以外客人。

所有宇扬公司、新洛百货、老公司的经理级以上人员都佩戴着对讲机,在酒店门里门外热情地接待客人,大家都是非常高兴。牛永成站在礼桌旁边,不停地笑呵呵打招呼,他安排一个人专门负责弄清楚进大门所有人的名字,并记录在册,跟礼单没有关系。龚兴龙站在圈外注视每一个靠近和经过酒店公示牌的客人,脸上也始终保持着笑容。

于富贵带着村里一百多个相亲来了,由小郑专门去接的,他们被安排在一楼大厅,于富贵和另外两个领导被小郑带到了顶楼二号厅。秦婉玲娘家人七大姑八大姨的来了百十口子,由秦玉柱带着上了二号厅,这些都是经过确认全都叫得上名字的亲戚。莫小兰和牛永成的父母、大娘、堂哥、堂嫂、两个侄女也来了,由莫小兰的两个跟班带着去了二号厅。

方正之夫妇和司机到了,牛永成带着来到二号厅门口,于雨朋把他们让到秦婉玲她们隔壁桌子,方正之没坐之前伸出拳头在于雨朋胸口来了一拳,“混蛋!我的好混蛋妹夫!”吓得所有人都一惊,杨洋和几个人连忙凑过来。

于雨朋摆摆手说:“表哥,表嫂,兄弟对不起你们!”他当然知道这一拳算是轻的,他自己都觉得对不住梁晓芸。

温艳娟瞪了瞪方正之,娇声嗔斥:“你出手太重了,看把兄弟打的!没看这是啥地方?”

方正之这才看周围吃惊的众位,脸一红说:“不好意思,失态了,跟兄弟太久没聊天了,”说着拿出两个红包连同一个盒子,走过去递给秦婉玲,“好妹子,你好福气!这是哥哥嫂子和那谁的心意,来把孩子让舅舅抱抱!”

于雨朋和杨洋都明白了,方正之定是要把秦婉玲当成梁晓芸。

秦婉玲被这一连串整的云里雾里的,见于雨朋点头,就把小承业递给方正之,两口子轮换着抱,亲得不得了,全然不顾忌政府官员的形象仪态。秦婉玲捏着两个厚厚的红包,还有盒子,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亲情来的太热太突然。两口子抱了一会儿还给秦婉玲,还摸摸小脸蛋才在隔壁落座。

不大一会儿,庞副省长带着七八个官员也来了,他是从开发区揭牌仪式上直接来的,就为了老方的面子,连新区长郑永安,还有市长、副市长都着跟来了。于雨朋赶紧客气让到方正之坐的桌子,几个人还坚持每个人给孩子一个红包才陆续坐下,于雨朋留意到了副市长赖文熙也在其中。

陆陆续续有人上来进入二号厅,龚兴龙打电话说季维暠来了,带了二、三十个人,好像还有朱碧荷。于雨朋走到窗边,说先放季维暠夫妇、季维斯、徐晓蕙、朱碧荷、李英楠和几个牛永成认识的人进来,其他的十几分种后检查再说。

季维暠夫妇一上楼就大声恭喜,于雨朋客气地让进大厅,在秦婉玲他们另一端的靠墙桌子落座。刚坐定林满贵就到门口了,老远就喊上了:“兄弟,我当伯伯了!我给侄子弄了个寿星老!”他们那边比较喜欢摆阔,尤其宇扬开业时见季维斯送的金雕塑,所以整了个将近两尺高的纯金寿星老做贺礼。

季维斯连忙跑过来迎接,和于雨朋擦肩时压低声音说:“小心季维暠安排的意外礼物!”

“哪个是‘阿掰’?”于雨朋低声说。

季维斯大吃一惊,想不到于雨朋比他知道的更多,于是把声音压得更低,“外面没进来,后面有个高个子小眼睛,左腿是掰咔(瘸子)!”说着拉林满贵胳膊,在季维暠旁边坐下。

于雨朋寒暄几句出来,赶紧拨通龚兴龙电话:“大哥,‘阿掰’是个高个子小眼睛,左腿瘸。”

没过两分钟,就听见外面传来“嘣”一声巨响,紧接着龚兴龙跑了进来冲于雨朋点点头。

于雨朋兴奋地喊:“下面放炮了,大家开始动筷,感谢大家到来!谢谢各位领导!谢谢在座的亲人们!谢谢楼下放炮的兄弟!”

于雨朋最后一句若有所指的话,有的明白,有的不是很明白,但大家都很高兴。

就系开始,于雨朋通知一楼的人开席,牛永成也上来了,于雨朋让他坐在林满贵旁边,招呼他们。于雨朋拉着龚兴龙坐在杨洋旁边,举杯开始向大家敬酒。

大厅逐渐沸腾起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碰杯的声音,划拳的喊声。

夜深了,深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肆虐的风挂着呼哨吹过干巴巴的树梢,洛河桥四周一片漆黑,黑的分不清哪里是树那里是桥墩,桥墩旁边有两条黑影,通过水面的反射光,可分辨出是人,而不是桥墩。

“来了?他叫什么名字?今天很热闹,”一个黑影说。

“哦,承业,咋样?”另一个说。

“不错,继承你的事业!”之前的黑影说,“来干一个!祝贺小承业!”

“来!”另一附和。

“嗙儿”清脆的玻璃瓶撞击声,接着是“咕咚”“咕咚”酒水灌入喉咙的声音。

“三哥是怎么了?”之前黑影的声音,“他不该那么怨你,不是真的决裂吧?”

“演戏!”后来黑影的声音。

“也真为难他了,一个留学硕士要演骂街!呵呵,”还是之前的声音,“再来!”

“好!”另一个附和,可以听得出语气里有欣喜之情。

“嗙儿”又是一声清脆的玻璃瓶撞击,接着是“咕咚”“咕咚”“咕咚”酒水入喉咙的声音。

 “二哥,你跟杨小姐是来真的?”还是之前的声音。

“是的!”后一个声音,情绪降低不少。

“嫂子不知道?”

“嗯!”

“你最好能瞒她一辈子!”还是之前的声音,“要不然对三个人都是残忍的!”

“是四个人!”是后来的声音,“还有晓芸!”

“啊?咋会是这样?”

“我也很懊恼自己!”

“每个都很爱?”

“我想,是吧?不同的感情,最后都是不能自控!”

“来,为你的不能自控!干!”

“嗙儿”清脆的撞击声,接着又是“咕咚”“咕咚”的声音。

“二哥,恭喜你喜得贵子,我为你和嫂子高兴!”之前的黑影说,“真想跟你找个餐厅好好喝一顿,痛快地划划拳。”

“老四,要不然算了吧?”后一个黑影说,“咱终止吧!每当我看到小兰挺着大肚子,蹒跚地从旁边经过,我真的不想让她继续辛苦,咱认输行不行?总觉得对不住她们娘俩!”

“不,二哥,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们就该做得彻底些!她已经很幸福了,没有我这个男人在,还有你这个二哥在,如果她知道,也不会让我半途而废!”前一个黑影说。

“可是,我——我——于心何忍啊!”后一个黑影说,“要么我安排你们见个面,好吗?”

“不能,绝对不能!”前一个黑影说,“不说那些了,咱哥俩好好喝一会儿吧!”

“唉,好吧,干!”

“干!”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酒入愁肠的声音过后有进入寂静,静的只有风低泣的声音!

 


下一章:结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四十三章 理解万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