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二章 春思
发表时间:2018-12-07 点击数:872次 字数:

春寒料峭中,牛岗四野的积雪悄悄融化,大地慢慢露出了泥土的褐黄原色。冰凉甘冽的雪水,浸润进干硬的泥土,滋湿着枯黄的植被,被积雪覆盖了一个冬天的草根苏醒复活过来,缓慢而倔强地推开陈腐的根须落叶,蓬勃地吐出了点点绿意。去年秋天随风摇落下来的草木种子,也被湿土裹住浸润着,伸出了娇嫩的新生命的根须。

初春的牛岗依然寒冷,但处处萌发出春天的气息。柔和的风虽携着冷意,但空气很清新,太阳也渐渐变得温暖。周遭的寂寥原野里,抖落雪被的翠绿麦田、初开的嫩黄色油菜花,像一片片斑斓羞涩的海子,星罗棋布在村庄的周围。纵横交错的弯曲河渠边、田埂上、公路旁,柳枝吐出了浅绿色嫩芽。沉静了一个冬天的金牛河水,从冷寂中苏醒过来,被逐鱼的翠鸟、知春的早鸭,搅拨出一波波清澈涟漪。

和煦的春日阳光,点燃了人们心中的希望,激发了他们人生的热情,人们一扫冬天的阴霾,焕发出新的激情活力。牛刚初中的老师们大都还穿着春节的新装,学生们穿戴得花花绿绿,格外活泼兴奋。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老师们的问候打趣中,着了新衣的钱中平们对新的一年,也充满了热切地希冀,祈望新的一年,新的一学期,他们的事业爱情有个良好的开端,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残留的过年气息渐渐飘远,牛岗镇中的师生们各就各位,按照既定的方向,融入紧张有序的教学之中。

春光不知不觉地流逝,阳光逐渐暖和,天空逐渐清朗,山野田间绿意渐浓。梅雨霏霏下的校园,愈发泥泞难行。和煦的春风熏得人昏昏欲睡,空气中弥散了新鲜草叶的清新味、野花的沁香。

 

如此大好的春日良辰,可钱中平等光棍“三剑客”的门前,依旧春风不度,鞍马冷清,既没有姑娘光顾,也无人登门说媒。

所谓希望不过是绑在狗头前方木棍上的一块无肉的骨头,看似很近,其实遥远得永不可企及,但却驱使着它不知疲惫地不断往前追逐。

白天的工作紧张而充实,钱中平无暇它想。到了晚上,躺在暖和的床上,钱中平松弛下来,不禁思绪翩翩。回首过去,令他伤怀,憧憬未来,却前路迷惘。朦胧的月光下,窗台下蔡幺妹家的大院里,桃花梨花李花渐次开放,暗香阵阵涌入室内。蔡家屋顶上那只讨厌的母猫,通宵达旦凄楚绝望的哀号,听得钱中平柔肠寸断又怒火万丈,彻夜不能安眠。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钱中平年轻的血管里压抑的春情开始徜徉流动,如亚马孙的热带雨林呼呼狂长,如汩汩流淌的一江春水,不可遏制地蓬勃萌发出异样的期盼欲望。他旺盛的生命里蕴藏多年的能量,如地底的炽热熔岩,一次次翻滚涌动,一次次无功而返;如破茧欲出的蚕虫,无声地呐喊着,挣扎得骨节啪啪作响。

青春的岁月宛如一条流淌的河,流过四季,流过春花秋雨酷暑严冬,流过丘陵山峦沟壑原野,一路鲜花盛开,林木蓊郁。但岸边的美景丽影,在岁月奔流的匆忙中,你只能远远观望,无暇欣赏,更别说让这种美好略作停留,并抓住一二与其长久相伴。待得细流最终汇入大海,生命走到尽头时,你蓦然发现,忙碌奔波而漫长曲折的一生,自认为惊涛拍岸波澜壮阔的追名逐利的伟大生命历程,在浩淼无垠的时空长河里,不过是沧海一粟,不过是白驹过隙般虚无飘渺的短暂一瞬,没能留下一丁点永续下去的痕迹。

淡月笼纱,春宵苦度。长夜漫漫,花香袭人。

令人熏醉的春夜里,钱中平常半梦半醒,一会儿如个懵懂的孩童,回忆着儿时天真烂漫的童话;一会儿如个怀春的少女,徜徉在砰然心动一见钟情的邂逅的曼妙梦境里;一会儿如个惯于怀旧的耄耋老人,细细地回顾自孩提起,直到毕业参加工作的人生历程中,那些值得回味的片段点滴。

春光留不住,毕竟东流去。

钱中平在春的畅想与失落的交替中徘徊。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十二章 春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