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一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1-30 点击数:784次 字数:

王国华上楼要了单间,把几位县警安顿好,这才来见宋文虎,瞅他果然正候着,扬头轻慢说:“咱,隔壁?” 宋文虎不瞧也不应,仿佛那是唤别人,叫近堂倌附耳朵,如此这般再这般,分明故意冷落人,絮絮叨叨好一阵,两人都才相视笑。堂倌说:“俺从杨村来,懂得咱规矩,宋爷只管和人讲话。” 然后扯嗓吆喝道:“贵客两位……,楼上雅室……,松竹厅……里,侍候大爷……,龙井茶一壶干果四样……,外加新添苏州点心……。” 随口再唱几样菜和一壶酒,转身快步下楼去了。

王国华却不谦让,推门进入雅间问:“讲啥悄悄话?” 宋文虎谎称:“老大人知道文龙被抓,急得倒了床,俺吩咐不许声张在耽误,免得老大人着急。” 王国华急赤白脸问:“跟俺叙事,是在耽误?” 宋文虎冷冷瞥一眼说:“是否耽误一谈便知。”

宋文虎先坐了,昂头目示王国华坐,又说屋里闷,去打开临街的窗户,边往下看边说道:“先前这是宋家和牌主商议堤防的地方。” 说完见位壮小伙,从侧门牵出匹棕马,翻身上去两腿一夹,马鞭一扬往杨村去了。心想等到俺娘知道宋文龙在刘团长手,一定有话捎过来,那时再做该做的,此时只陪着这位杂种耗时辰,顺便探些别的事情。于是嘴角扯讥讽,双目虚着看他道:“如今你这会吃食的王国华,已然就是堤防总牌,听说议事有新地方?还听说离那地儿不远?这里也就空闲久了。” 这时堂倌送来茶点,一一摆好倒好茶,躬身轻言轻语道:“照爷吩咐其余正弄,稍时便好。二位爷?请慢用。” 抿嘴一笑,暗做手式。

宋文虎自然很清楚,只又吩咐说:“隔壁单间几位县警,是王总牌的爹老子,这只?鳖楞多爹爹,嘿嘿嘿,嘿嘿嘿!他们也是宋家的客,要啥就给不能怠慢。账从柜上消,日后定补上。” 堂倌弯腰勾头后退连连诺道:“是的嘞,知道嘞。还按老规矩,这些客尊贵,哪回来了都是柜上全管的,临走每人送盒烟。宋爷放宽心,不敢让他说出不好。” 讲完退出去,随手关上门。

王国华赞道:“宋家毕竟富贵有年,下人讲话全有规矩。” 宋文虎便在心里骂:“啥时把你王八蛋也规矩了。” 口却谦逊道:“咱哪敢跟王家比,如今得任堤防总牌,是官面来往走动的,自就带着大架势,官气已是有几分,让咱好好?一?,你头上顶着两匹瓦,(哪年月的场面人,时兴凡士林抹亮分头),瞧瞧这行头,全是洋装吧?脖上折领硬邦邦,正襟五颗洋纽扣,上下左右四个兜,代表四面和八方,誓装东西跟南北。下身带棱很笔挺,是条洋人裤子吧?再加这双亮皮鞋。你是国民党员吧?” 王国华听了哈哈笑,捋着油光分头说:“制服是天津订做的,很贵很贵的洋裁缝,叫什么来着?法兰西共和国?实话相告吧,让你长见识,这身叫做中山装,是中山先生发明的,蒋总裁也这行头。(起立,立正,三足秒。)口袋不装东南西北,是表示礼、义、廉、耻四个字,以文治国嘛?啊对了!前面五颗扣,象征本党提倡推行五权分立,就是所谓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考核权、监察权。两只袖口各有三扣,表示三民大主义,背后不开岔,表示中华必统一。衣领更加有讲究,扣得严严实实的,是严谨治国地意思。” 王国华喝口茶,又口沫翻飞地说道:“俺真有党徽在兜里,今天忘佩了。“ 从左胸口袋摸出别上,拍拍打打弄妥贴,这才再次昂首挺胸,以便显得光彩照人。

宋文虎听了揺头说:“这么多说头,穿在你身上,难怪走道都不会,一身显得硬梆梆,咱这百姓也不懂,不是白穿这行头?” 王国华认真老陈点头说:“不是吗?所以呀?最严重的大问题,是教化愚蠢的民众,就是你们老百姓,不然一定会误国。” 宋文虎就偏头笑:“去你娘的吧,看看你个兔崽子,像人吗?阴阳怪气自命不凡的宝物。”

王国华他不生气,认真说:“俺知道,俺知道!民国元年起,咱西县成立招商所,你爹就任堤防总牌。如今由俺王家当,你心里当然会有气。”

“俺宋家之前就是总牌,好多代了呢,康熙年就是。”

“历史陈旧,积弊太多,如今要改。俺今天不想说这个,只说宋文龙的事。” 于是就把在城门的事详一遍,告诉如今宋文龙已没事了。

这时菜上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