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八回 温室说词露邪魔 峰顶指路立仙姝(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29 点击数:751次 字数:

他们坐着一艘小船离开了飞石岛,由于傅枕云低沉着脸,归去的路途中没有了来时的欢笑,所有人都陪她一起沉默着。他们注意到傅枕云的神情在某个时刻突然出现了变化,虽然她依旧没有说话,但她已经将略带兴奋和紧张的情绪传递了他的朋友们。他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她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陈海润猜测可能跟与他们一同乘船的几位晋欢的同事有关。
  下船之后两伙人分成两路,晋欢跟公司的人一起离开了,傅枕云在他身后喊道:“晋欢,你回来,我有事问你。”
  晋欢还只当是为了雕像的事,请同事们先走之后战战兢兢地走到傅枕云身边:“小云,我正要告诉你……”
  “小欢。”傅枕云一点都没在意他的话,眼睛一直望着渐行渐远的那几个晋欢的同事,“中间那个男的是谁?”
  “我的上司,宣传部的,你认识他?”
  “他叫什么名字?”
  “王明顾,怎么啦?”
  “哦,你知道他住哪儿吗?”
  “你要干什么?”晋欢不解。
  “快说。”
  “凤林西。”
  “知道了,你走吧。”
  “啊?你总得告诉我……”
  “没什么事,我只是看他有些眼熟,你快走吧。”
  晋欢见她不肯直说便不再追问,莫说晋欢,此时就连“谎言”的人也搞不清楚她要干什么。其实,这个人的出现让她一直苦苦追查而毫无结果的事件出现了转机。在一个下着小雨的早晨,她在梁宅大门外来来回回走个不停,并且时不时地向院内张望,她的举动引来了一名保卫。
  “你是什么人?”那名保卫问,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想进去。”她指了指院子。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保卫的语气比较缓和,完全没有蔑视来访者的意思,他这么问只是例行公事。
  “知道,我要找将军。”
  “好,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找将军?我们将军轻易是不见客的。”
  “这件事关系到梁家的声誉,我只能告诉你,我是梁士名的朋友,请你如实通报。”
  这保卫进去了大概七八分钟的时间,出来的时候跟在一个瘦高老人的后面,即使她原先并不认识他,一眼也能看得出来,他也是一名军人,那种英武的姿态和自信的神情想必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伴随着他。令傅枕云感到奇怪的是,他的手里提着一个装满了麻雀的网子,见到傅枕云之后把那网子递给了保卫。老人把她带到了一间接待室,用干脆的命令式的口吻说道:“有什么事?说吧。”
  “你是梁家的人吗?”傅枕云用同样的口吻反问。
  “算是,有什么事尽管说给我听。”
  “这么说你不是,那我不能告诉你。”
  “既然你不肯说,我只好请你离开了。”
  “你有什么脸面把自己当成梁家的人?”
  “你说什么?”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样无理。
  “你一点也不把梁家的声誉放在心上,怎么对得起将军?”
  “哼,我不知见过多少把事情说得跟天一样大到头来不过只是想见上将军一面来供日后炫耀的人,你的手段可真算不上高明。”
  “你之所以觉得我手段不高明,那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耍手段,我来这里只是要把事情说出来,但绝不能说给一个我不能确定他对梁家是否忠诚的人。”
  “我没有必要对一个外人表明我对将军的忠心,我们的谈话结束了,你要说的那件事就让它烂在你的肚子里吧。”
  “你跟了将军四十年,就是这样行事的吗?贺公桓,按理说您一个老人家我不该直呼您的名讳,但您做的事实在让人瞧不上。”
  起初他听到她叫他的名字,心头一震,以为她确实有点来头,不过转念一想,知道将军身边有个贺公桓的人也不在少数,稍加思索便可猜得出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差点就让我相信你了,你再不走,我可要送客了。”
  “您真是一个聪明的人,不过却很健忘,两年前的那一天,梁士名烈士为救人牺牲两天之后,就在这间屋子里,您告诫我们一定要如实撰写,不可夸张,您一点都不记得了?”
  “你……”他睁大眼睛打量了她一番,“你是当时记者中的一个,谎言杂志社的……”
  “傅枕云。”她看他有些印象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因而抢先说道,“谎言杂志社的傅枕云,文章发表之后,您还专门给我打了电话。”
  “原来是你。”他的语调依然低沉,但语气缓和了许多。
  “现在您还觉得我是骗子吗?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当面说给将军听。”
  “这样的话。”他摸了摸下巴,“你跟我来吧。”
  傅枕云终于如愿以偿地见到了将军,他坐在椅子上,双手拄着的拐杖撑住了前倾的身体,看着摇篮里的孙儿,慈祥中又有些哀伤。他们两个站在门口,贺公桓轻轻叫了声将军,将军朝他点了点头。贺公桓招呼来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看着孩子,搀扶着将军来到了一间客厅。
  “这回可以说了。”
  将军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请傅枕云就坐。
  “将军,我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您。”
  “你直接说好了。”贺公桓立在将军一侧命令傅枕云。
  “说起这件事就不得不提起您英雄的儿子,请原谅我的冒失和不敬。”
  “将军没有这么多时间听你废话。”贺公桓说。
  “将军的儿子——英雄梁士名,他的妻子,将军您的儿媳妇,做了有辱梁家脸面的事。”傅枕云瞧了瞧贺公桓,“我这样说够直接了吧。”
  “胡说,惠如她不是这样的人。”贺公桓大怒。
  “我费了这么大劲就是来胡说的吗?”
  “这种事可不能乱说的。”贺公桓脸色阴沉,“让我知道你污蔑惠如,一定饶不了你。”
  “我亲眼所见。”
  “那个人是谁?”贺公桓问。
  “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我这些?”将军在傅枕云回答问题之前说出这句话,似乎并不在乎那个人是谁。
  “我钦佩梁士名的为人,感动于他的伟大和壮烈,您也许还不知道,我曾经参与了报导您儿子的事迹,您的手下,贺老先生是知道的。”
  “是吗?”将军轻轻说道,“这是我的家事。”
  “如果您愿意,我会继续替您追查这件事。”傅枕云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给自己创造接近梁佃桥的机会,用这件事当做借口实属万不得已,一个失去了丈夫的女人爱上另外一个男人有什么错呢?
  “我说这是我的家事,不用外人管。”梁将军听说这件事之后一直面未改色,使得傅枕云猜不透他的心思,“公桓,送客。”
  傅枕云的计划落了空,她必须要想其他办法了。不过这一次也并非一无所获,出门的时候她看到有一个人正待在保卫室里,傅枕云笑道:“是药三分毒,将军年纪大了,可得好好保重身体。”
  贺公桓阴着脸问道:“你知道他是医生?”
  “是,我看到了他的手提包,我想应该是个医生吧。”
  “你说得对,不过将军并没有生病。”
  “那是谁病了?难道是将军的小孙子?”
  “不,是我,所以恕我不能远送,我的医生要问诊。”
  其实,傅枕云留意这个医生很长时间了,最初的时候他每个周要来三次,后来两次,一段时间之后变成了两周一次,这一次是近一个月来第一次看到他。傅枕云当然猜得到这医生的来意,看样子那孩子已经快要康复了。然而傅枕云所不知道的是,这个医生最后一次来梁宅是在一个月后,来之前他对他并不知情的妻子模模糊糊交代了一些事情,不过他的妻子并没有在意,还一直嫌他唠叨。他买下了女儿看中的一架昂贵的钢琴,几天之后女儿就能看到了。出门之前,他还亲了一口妻子喂养的懒猫,以前的时候,他非常讨厌它。
  医生的问诊结束了,他很欣慰又一位经他治疗的病人顺利康复,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精湛医术,他自信除了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完成这样的手术。
  “将军您的孙儿完全康复了。”他合上了他的手提箱,双手在上面用力压了压。
  “以后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您希望他活到两百岁,我想会有问题的。”医生的风趣逗笑了将军。
  “很好。”将军说。
  “将军,我以后再也不用来了。”他看得开,从将军第一次找到他说明来意之后,他就预料到了今日的结局,“再来就多余了,多余了。”
  “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
  “我的家人毫不知情,您想一想,为了他们的安全,我怎么会把这种事告诉他们呢?”
  “你会这样做的,我相信。”
  “将军,看在我一直尽心尽力的份上,让我走得体面一些吧。”
  “不。”将军的回答让他心底发凉,“我年轻的时候喜欢杀戮,常常能体会到那种疯狂的难以抑制的快感,英雄就是魔头,你永远也不会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现在我年纪大了,没有了那种热血,因为不肖孙儿的缘故已经有两个婴儿枉死,我不想再牺牲更多的人,你走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八回 温室说词露邪魔 峰顶指路立仙姝(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