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八回 温室说词露邪魔 峰顶指路立仙姝(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28 点击数:716次 字数:

原来,飞石岛上的农场已经建成,经过一个冬天的收拾整顿,入春之后,从全国各地招收的工人陆陆续续进驻农场,这里的状态离缔造者的预期目标越来越近。褚先生希望邀请电视、报纸、杂志等各类媒体工作人员来飞石岛参观,借他们的宣传扩大影响力从而帮助更多的人。同时,他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借鉴他的模式,毕竟一个褚先生所能做的事是有限的。
  他有了这个打算,其他的媒体倒都好说,唯独谎言杂志社向来报忧不报喜,是轻易请不动的。从前那段荒唐经历也让他清醒地知道,“谎言”里的人绝不会买他的帐。幸好晋欢曾是“谎言”中的一员,因此请他出面劝说。晋欢一开始也非常犹豫,他了解那群人的脾性,不是他们不肯帮忙宣传,他对他们的无私再了解不过了,只是他们知道,像这样的事媒体一定会争先恐后报导,“谎言”实在没有必要抢别人的风头。再者说,晋欢虽然私底下同他们偶有往来,但要做到毫无芥蒂也是不能了,一想到要同时面对他们几个人,心里总有些发怵。但褚先生说服了他,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倘若因为他心里的一点小疙瘩而致使哪怕一个境遇堪怜的人错失机会,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擒贼先擒王,晋欢这样告诉自己,他直接去找了韩采梅。集团门口的那位保安老大爷晋欢还记得,进门的时候他故意放慢了脚步把脸朝向他。可是那位老大爷却像没有看见一样全然不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即使当晋欢的目光对上他的目光的时候,他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晋欢有些失望,突然跳到他跟前,“哇”地大叫一声。“哎哟,哎哟。”老大爷边叫边捂着胸口,向后踉跄着退了好几步,晋欢在一旁乐得咯咯大笑。老大爷定了定神,骂道:“谁家的孩子,小混账东西,这么不知好歹?”
  晋欢走近了些,笑道:“老大爷,您不认识我了?”
  老大爷又把脑袋凑近了些,皱了皱眉,似乎有点印象,但又说不上来。
  “上次我要进到里面去,您不让我进,不记得了?”晋欢笑道,“我自己跑进去,又跑出来。”
  “哦,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这回你可别想进去了。”
  “我认识你们韩总,上回你不是看见啦。”
  “认识天王老子也不行!”
  晋欢向前跑了两步,老大爷连忙跟了上来,晋欢突然转过身从身上掏出一盒茶叶弯腰举过头顶,笑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给我金子也不好使。”老人家揪住了他的衣领,“这回还跑吗?”
  “老大爷,到底为什么不让我进呀?”
  “为什么?”老大爷喝道,“就不让你进!”
  “我服了,我不进了,行了吧。”
  “真不进了?”
  “不进了。”
  “我一松手你就跑进去,还想骗我?”
  “我要是骗您您就把我的狗头拧下来,您堵在门口不就行了?”
  “你真不进了?”
  “真不进了,您放开我吧,我回去。”
  “那你进去吧。”老爷子放开他,改了口。
  “为什么?”晋欢搞不清这老爷子到底在想什么。
  “因为你不想进去了,所以我就叫你进去。”
  “那这么说这茶叶您也要定了是吗?”
  “为什么?”这回轮到老爷子搞不懂。
  “因为我已经不想给你了。”
  晋欢的话逗得老爷子大笑起来,他趁机把茶叶塞到他怀里,老爷子果然没有食言放他进去了。
  韩采梅比晋欢想象得还要忙,等了半个钟头才进到她的办公室里,又干坐在那里看着她忙活了半天。晋欢倚在沙发上,把头从左边晃到右边,再从右边晃到左边,双手从肚子上拿到腿上,再从腿上拿到肚子上。他在窗台上的一盆兰花前面站了十分钟,在韩采梅跟前来来回回走了几遭,从柜子里找出一个杯子自己倒了一杯水。
  “真可怜。”晋欢故意说道,“客人还得自己倒水。”
  “是我不对。”韩采梅终于抬起了头,“怠慢了客人,可怎么办呢?”
  “有办法。”
  “什么?”
  “答应我的请求。”
  “好。”
  “你知道我的请求是什么?只管说好?”
  “不管什么请求我都答应,你说吧。”
  晋欢非常高兴,说出了此行的目的,韩采梅一口答应,并且承诺叫所有人都去。韩采梅开玩笑说:“这么说来,今天你跟我坐在这里不同以往。”
  “怎么个不同法?”
  “我们各自代表着自己的公司,而不仅仅是个人,看来我们的小晋欢长大了。”
  “你可别吓唬我,我只代表我自己。”晋欢咯咯笑起来。
  “采梅姐,我问你件事。”他又说,“楼下有个做保安的老大爷,是你安排的?”
  “他来的时候,你还在老家摸鱼呢。”
  韩采梅告诉晋欢,老人家和孙子相依为命,孙子来花间上大学他就跟来了。算起来他的孙子应该毕业三四年了。
  “你怎么想起来问他?”
  “这个老大爷好奇怪。”
  “他不让你进门了?”
  “不是,不是,我这不是进来了吗?”晋欢本想当个玩笑说一说他的遭遇,话到嘴边又怕韩采梅怪罪他因此改口。
  “别骗我了,你肯定上去跟他说话啦。”
  “你都知道了?”
  “别说是你,我都轻易不敢跟他说话,高兴了还好,要是不高兴了就给我甩脸色,没好气。”
  两个人说着都笑起来。他们聊了很长时间,晋欢办成了事不说,最要紧的是又像从前一样跟韩采梅说话,玩笑,心里美滋滋的。
  约定的日子很快到来了,连上天也为他们的重聚感到高兴。这大概是春日里阳光最足的一天了。除了天边飘着的几缕白云,整座飞石岛上空一片湛蓝,不知是天倒映了海,还是海倒映了天。远处的山上青色初显,山下田地里种着的花生已经破土而出,嫩黄的芽儿惹人怜爱。很多工人正来来回回给花生补苗。绿油油的麦子齐刷刷一尺来高,从脚下一直铺到视野尽头,等到夏季收了麦子之后,田地里马上又能种上玉米。
  韩采梅他们没有进到大棚里去,但看到了里面人们忙碌的身影。莲藕池注满了水,牧场里也养上了小羊羔。食品厂已经开始生产,不过目前用的还都是外购的原料。
  他们见到那些特殊的工人在这里安然地生活,工作,都赞不绝口,韩采梅说道:“这位褚先生做得比我们好。”
  “我倒想见一见这个人。”傅枕云说。
  “你们发现没有?”刘问之环顾四周,“不是说有很多家媒体吗?怎么没有看到。”
  “真是,真是。”其他人也都发现了这一点。
  “都转了一圈了才发现。”晋欢笑道,“给你们开小灶,这可是褚先生专门交代的,今天只接待你们。”
  “这是为什么?”陈海润问道,“他认识我们吗?”
  “他说认识。”晋欢带他们往山上走去,“咱们上山吧。”
  “上山干什么?”周克新问,“去拜神啊!”他们早看到了山顶的雕像。
  “雕的是什么?”
  “女娲娘娘,观音菩萨。”陈海润笑道,“泰山老奶奶。”
  “前几天才完工的,我也没上去过。”晋欢说,“走吧,褚先生吩咐一定叫我带你们上去看看。”
  反正都来了,这里的景色还不错,趁着无限春光上去走走也无妨。这座山上虽然没有道路但幸好并不险峻。到了山顶他们发现,这座雕像被一层薄薄的白纱蒙着,只有伸直的右臂露在外面,食指伸出指向远方。
  这可扫了他们的兴致,抱怨起这个褚先生,既然请他们上来了却又不给他们看,这是什么道理?众人不解之际,那一层薄纱似受到人的牵引一般轻轻向后滑落,雕像的双腿、腹、腰、胸、颈一个接一个地慢慢显露在众人眼前。这雕像衣衫细腻,身形灵动,姿态优美,果然不失为一件佳作。不过众人看着似乎有些眼熟。
  白纱完全滑落了,雕像的面容露了出来,“谎言”诸人和晋欢都惊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陈海润张大了嘴巴,一只飞虫闯进了里面他都没有察觉,这雕像塑的竟然是傅枕云。
  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傅枕云,傅枕云则把脸转向晋欢,其他人也都跟着望向晋欢。晋欢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傅枕云苦笑着问晋欢:“这是这么回事?”
  “晋欢!”陈海润咆哮一声,跳上来掐住晋欢的脖子,差点把他晃散了架,“是谁干的?是谁?”
  “是我。”褚先生从那雕像的背后走了出来。
  陈海润跳到他跟前生气地问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褚先生礼貌地笑了笑,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绕过陈海润走到傅枕云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陈海润肺都要气炸了,一直瞪着他们两个。
  褚先生说道:“这雕像再美也比不上本人的十分之一。”
  傅枕云此时不明就里,扫了一眼陈海润,指着雕像问褚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褚先生皱了皱眉:“你不认识我了?”
  傅枕云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番,摇了摇头:“你是谁?”
  “褚亮,我是褚亮啊。”他虽然有些失望,但并没有怪她,那时候她所见到的他完全是一副与现在截然相反的颓废模样,如果回到过去,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褚亮”这个名字傅枕云是记得的,她又端详了他一番,果然是那个曾经萎靡荒唐的青年。陈海润也记了起来,褚亮,就是那个给傅枕云送过花的男人。对于这件事,“谎言”的人还有晋欢都有点印象。
  “我记得了。”傅枕云脸上堆起了愠色,“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不高兴,不喜欢吗?”
  “我是一个人。”傅枕云回答,“不是一座石像。”
  “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你应该感到高兴呀?”褚亮对她的反应始料不及,“我不再害怕孤独,也不再沉迷于孤独,我跟你,跟他们,跟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一样了,我悲伤,我快乐,我哭泣,我欢笑,我爱这一切,我爱上了生活。不单如此,我还想让其他像我曾经那样失落、孤独的人都爱上生活,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你啊。”
  “你虽然不再低迷,但你成了疯子。”
  “他们羡慕我年纪轻轻就成绩斐然,他们称赞我才华横溢,天赋异禀,他们看到了我的努力,听说了我的勤奋,可是谁都不懂,如果得不到你的赞赏,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你曾经是一个荒唐的人,现在做的是好事,不过你如果怀有这样的想法,那现在的你比从前更可笑。”
  “这么做是对的,是你给了我指引,我将顺着你手指的方向。”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那雕像,“顺着这方向一直走下去,谁的心里没有一块只属于自己的地方?要不然疲倦的时候躲到哪里?你,你的笑容还有你的话语一直在背后支撑着我,我希望你站在山顶看着我做的一切并继续给我指引,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事实上你做的事的确让人敬佩,不管用什么样的理由都抹杀不了你的贡献。但倘若帮助别人的心掺杂了一丝灰尘,你的善良就不再纯粹,被你帮助的人就没有得到完全的尊重,你有意无意地利用了他们,平等的意义也受到了削弱。”傅枕云不再愤怒,说话的时候心平气和,“所以,请你毁了它。”
  “我不管这些,我帮他们是真心的,我渴望你的褒奖,感谢你的指引也都是真心的,我不会毁了她。”
  “我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受不起这礼遇。”
  “在我心里,谁都不能跟你相提并论。”
  “死了的人才立塑像,我还想好好活着。”
  “你不一样,你是永恒的。”
  “你……”傅枕云被他气得说不上话,拿起一块石头要砸那雕像,褚亮挡在了雕像前面。
  “你不要有过多的担忧,除了在场的这些人,谁也不知道这雕像雕的是你,从今以后我把这山头围起来,谁也不让上来,这样你放心了吧?”
  “当初为什么你没有从云根石上跳下去呢?”傅枕云甩下这句话愤然离去,其他人立即跟了上去,只留下褚亮守在那雕像跟前。
  晋欢跟在他们后面,故意放慢脚步,渐渐地被人群落远了。他返回到褚亮身边,有一些事情一定要向他说明:“褚先生,恕我冒昧,我……我不太明白,你对傅枕云是什么样的感情?”
  “刚才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我是说……”晋欢换了一种说法,“你知道陈海润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听这话音,褚亮已经猜出她跟陈海润的关系,并且知晓晋欢的意图,“你放心,她是我的导师,不会是我的爱人。”
  “那就好,他们……”
  “她是我最尊重的人,我不敢怀有那样的情感,那是一种亵渎。”
  晋欢听完这话才放了心,知道免去了一场无谓的纷扰,他把这话悄悄告诉了陈海润。陈海润轻轻哼了一声以表示他的满不在乎,不过晋欢看到了他脸上显露的并不怎么明显的笑容,从雕像被揭开的那一刻开始,他的脸可都是一直紧绷着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八回 温室说词露邪魔 峰顶指路立仙姝(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