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1-27 点击数:1641次 字数:

宋文虎迈出汤锅铺,见街面四方没几人,抬头一望日在中天心中骂:“亏你狗日的,还敢亮又亮,见啥了?啊!见啥了?俺操你娘个逼嘞!” 骂完再看斜面县衙,手在腰间摸一把说:“娘的嘞!真想大开戒!” 转身要去城南牢子,忽见县警察从县衙出来,见个个低头搭脑袋,心里立马犯琢磨,想平日个个昂扬得很,今天害起鸡瘟病了?虽有酒肉钱粮交情,心中依然恨得发痒。见对方瞧见了自己,就迎上去问情况,怀恨抱拳招呼道:“黄二大爷们,多日不见啊。”

几位县警呆望不答。

宋文虎就问:“俺是宋文虎,怎么像见到鬼似的?魔怔了?不认得?”

一位县警支吾说:“还,还不如见到十殿阎罗。” 宋文虎诧问:“这话咋讲呢?” 那警就反问:“宋文龙,是你弟?”

 宋文虎一听忙点头。

那人听罢直摇头,看看东,望望西,假装心不在意说:“哎……,来的太晚了。” 宋文虎顿时大惊失色,口中喃喃自语道:“审也不审,判也不判,这么快就枪毙了?!” 几位县警抢着说:“俺们才差点被毙了!那帮丘八花子兵,根本不讲道理呀?” 宋文虎被吵糊涂了,逮住一个探问道:“咱们吃过酒对吧?宋文龙到底咋样了?” 这人掰开解释说:“原先人在俺们手,谁想进入城门时,被刘团长的王八蛋们夺走了。” 有人争着说:“当时顾命了,听说刘团长也在抓。” 再一位也惊异道:“听说刘团长一直抓,一直抓,一直没抓着。” 宋文虎惊问:“为什么!?” 一位理直气壮辩:“只怪他们没有说,否则绝对会知道。” 一位补充说:“是刘团长那客认的。” 再一位挤上前,不以为然争抢说:“什么屌客人,是王庄的杂种王国华,刚升任了河工总牌,得意的要不行了,走道摇头晃屁股,两三步就打出溜,管每年抽钱征夫修堤。”

宋文虎知道文龙不在县牢里,心下才稍安。但他不明白,刘团长为何抓文龙,心想这事不可能?俺兄弟是一介书生,每天呆在县学堂里,只和书本打交道,刘团长怎会抓不到?这是咋回事?听说是王国华指认的,更加犯了疑,心想这位王国华,正和李月明争高下,想挟宋家帮助威?再想刘团长,号称八百兵,小山炮十门,机关枪十挺,他不放文龙该咋办?这时想起亲娘说,情况不明白,闯去定找死。想起亲娘还曾说,要看两家到底谁强?此时领悟到几分,自己的打算都用不上,人在刘团长手里,如何是个好?于是愁眉锁,竟不知咋办。这时一位县警说:“宋大哥,自己发傻吧?俺们淋场雨,要去喝点才好散寒。” 宋文虎伸臂拦着说:“慢!” 几位县警很诧愕,分别问:

“咋的了?”

 “干嘛呀?”

“寻衅滋事吗?”

“……!”

宋文虎侧指檐上飘的酒幡说:“‘百年汤锅,驴肉火烧。’ 去开间雅室,还是俺的东。”

几位县警这才笑了。

一位说:“正是去吃这一家,王国华已请过,你就下回吧,明天能行吗?” 宋文虎便问:“他请?人呢?” 说完听见身后哈哈:“俺这不是在着吗?” 宋文虎惊得猛转身,见王国华一身好打扮,正在朝天发冷笑。

王国华哈哈走近众人,双手抱拳举过头顶,对那些县警晃几晃,谦恭说:“承蒙几位看得起,哥哥们,今天这东俺做定了!谢过各位高抬尝脸,都请快入酒店吧?这家的肉汤又浓又鲜,肉又不塞牙,酒也很好喝,会做蜀菜广菜湖南菜,最近新添四川味的回锅肉、麻婆辣豆腐、鱼香炒肉丝、湖北粉蒸五花肉、山东红烧大鲤鱼、东北香菇炖小鸡、浇汁四喜肉丸子,北京烤鸭、德州扒鸡,猪肉白菜熬粉条,更有许多叫不上,很开胃的菜,不尝亏得慌。” 王国华没看宋文虎,故意在人前渺视他,把他当成路边一棵不会讲话的小树,爱理不睬的。 宋文虎也不示弱,听他讲完然后说:“开店的是咱老大人,你倒比俺吃得清。” 王国华才正眼去瞧宋文虎,躬身笑眯眯地说:“老没见着了,您还跟个小孩一个样?耍刀射箭冲拳踢腿?现如今都汽车火车飞机坦克大炮了,还在练那古旧玩意儿?嘿嘿嘿,行,行,挺好挺好,您多受累,不思进取的古董货,嘿嘿嘿。” 宋文虎却卑视说:“你的谱也太大吧?俺咋老觉得,你的傻笑不自在呢?怕俺找你要文龙?俺今天真就找你要!交不出俺弟,钢刀来侍候!” 王国华并不惧,望着天空笑笑说:“宋哥哥,俺救您弟弟,理该感谢才对啊?等咱先把警察哥哥安置好,再陪您说话?” 言毕转身和县警嘻哈地走了,望着那情形,他们很哥们。 宋文虎瞅着他一摇三晃得意忘形,咋看咋都不顺眼睛,但是想到宋文龙,还是咬牙跟进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