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七回 力绝珠雨落沟渠 死拒清明陷浊污(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26 点击数:638次 字数:

周克新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从楼顶坠落,那人的身子撞到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他惊疑片刻随后奔了过去,心中已有不祥之感,害怕极了。吴子清仰面朝上,身体里流出的冒着热气的鲜血正缓缓向四周扩展。周克新见他口鼻中鲜血涌出,心中悲痛万分,不忍再看,却又怀着万一能救活他的侥幸,跪在地上想要伸手去搂他又不敢碰触。
  吴子清已经没有气息,周克新心中早已明了,可是当迅速赶来的医生告诉他他的朋友已经走了的时候,他还是难以承受,身子一沉,倚着墙角坐在了地上。
  此时正在寻找吴子清的晋欢和贾思悌打开了他的房门,见他不在房中便下了楼来到街上,恰好遇见同样来找吴子清的陈海润。陈海润的手机响了,是周克新打来的。知晓了事情的三个人怎么都不肯相信,毕竟几天前他还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可是周克新怎么会同他们说这样的谎话呢?吴子清真的死了!晋欢的胸口剧烈地疼起来,他用右手狠狠地抵住,连话也说不出来。贾思悌刚刚失去姐姐,现在又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眼睛缓缓地眨了两下,扑通一下栽倒在地。陈海润忙蹲下身去搀扶贾思悌,在谎言杂志社中,他与吴子清认识最早,相交最深,他们一起在地震中共患难,又一起在追远镇历经生死,早已情同手足,听闻他自杀的消息怎能接受?喉咙哽咽,鼻子一酸,泪水滴了下来。
  在所有关心吴子清的人当中,只有晋欢知道他自杀的原因。他一开始就了解吴子清的秉性和想法,并且知道这一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也注意到了他情绪的变化。晋欢以为他失望了,灰心了,自然就会离开的,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走上绝路,为了维护心中的净土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晋欢悔恨不已,如果当初不是点到为止,而是努力地劝说,事情就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曾经他劝说过他,这不能减轻他的痛苦,反而加重了他的自责,他怀疑当初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在意的只是是否完美展示了自己独到的观点,而没有真正地关心朋友。
  晋欢没有把他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一是不想让“谎言”的朋友们像他一样背负愧疚,二是即使说出来警方也未必会相信他的话,谁会相信一个活得好好的人会为这个世界的罪恶埋单呢?警方的调查结果给出的吴子清自杀的理由是由于工作原因患上的抑郁症。吴子清的遗体火化了,他的父母要把他接回老家安葬,谎言杂志社的人来为他的父母送行。短短几个月内,他们第二次送走了亲爱的朋友。贾思悌也赶来送他最后一程,因为吴子清的事,他出国的日子延后了一个星期。
  林雪飞费尽千辛万苦死里逃生刚从蒙古赶回来就遇上这样的事。他怀念起杜改泽,怀念起草原,如果还有选择的机会,他情愿像他一样在草原上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即使一辈子待在那里也心甘情愿。他们问林雪飞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失去联系,他把在草原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林雪飞不明白那个女孩为什么会把他送往医院,希望不仅仅是为了报他刀下不杀的恩情。
  当时他从马上摔下之后便不省人事了,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医生告诉他是一个女孩送他来的。她告诉医生他是被盗猎的人打伤的,留下一笔钱之后就走了。除了感激之外,林雪飞还有些担忧,这样一来,她就知道了他的身份,或许她早就知道了吧,既然他认得她的眼睛,她难道就不能认得他的眼睛吗?不过这问题很快就不再困扰他了,如果她要害他就不会救他了。说不定,她的心里也有跟他一样的感觉,想到这里,他暗暗窃喜,如同一个孩子偷到了妈妈藏起的糖果。
  随后他打听到了齐铮的消息,在得知他已经在他之前回到故乡的消息之后这才放心地赶回花间市。本来他的心里一直想着那个女孩,希望多见她一面,至少让他知道她的名字。这种思绪从困扰慢慢变成喜悦,最后变成了习惯。不过回到花间市之后,吴子清的自杀让他伤心不已,无暇顾虑别的事了。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自己找上门来,不过,她不是来找他的。
  她带着五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进了谎言杂志社,微笑着询问周克新的下落。一楼的同事不明就里,见他们温和礼貌,还当是哪里来的客人。江露泠顺着他们指引的方向来到三楼办公室,周克新等六个人都在里面。
  打算出门的陈海润差一点跟他们撞个满怀,其他人听到动静都抬起了头。林雪飞见是她大吃一惊,一时之间竟有些慌乱。周克新猜到了她的来意,从座位上走出来站到她的跟前。她在房内环视一圈,看到林雪飞的时候,见林雪飞正在看她,迅速移开目光。她想到或许这一群人就是华千宁口中所说的暗杀组织,可她不怕他们。
  江露泠什么都没说,扬手重重地打了周克新一巴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傅枕云叫道:“你们干什么?”
  “你们不要管。”周克新挥手叫他们不要说话。
  “给我打。”身后的几个人听到江露泠的命令走上前来就要动手。
  “住手。”陈海润挡在周克新身前,“你们疯了吗?”
  “海润走开。”周克新把他拨到一边,“今天的事谁也不要管。”
  “谎言”的同事们听了周克新的话,知道其中必有原委,也清楚他铁打的身子,要想伤到他绝非易事,因此都站在一边且看事态的发展。
  不管几个男子怎样踢打,周克新都咬牙挨着,脸上立即变得青一块紫一块,还只是不还手也不叫人管。
  “好了。”江露泠吩咐,“我们走。”她转身之时,目光再次扫过林雪飞的脸,林雪飞看到了她眼中的冰冷和决绝。
  “克新,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问道。
  “她是月影的姐姐。”周克新向门口走去,在场的人恍然大悟。虽然她不知道他的苦衷,但一个女人做这种事未免太过分了。
  “克新。”林雪飞叫住了他,“她是月影的姐姐?”
  周克新点了点头,林雪飞沉默片刻,抬头问道:“她是月影的姐姐,那……那她叫什么名字?”
  “江露泠。”周克新说,“你认识她?”
  “见过,见过。”林雪飞连连说道。
  江露泠从杂志社出来吩咐几个人离开之后开车来到学校找她的妹妹,把她带到了稷下长廊的咖啡店,点了两杯饮料和几样甜点。
  “喜欢这里吗?”她问妹妹,妹妹点了点头。
  “以后,你要一直待在这里。”江露泠笑道,“我怕你会烦呢。”
  江月影先是有些诧异,接着连连摆手,她以为姐姐要把这里买下来送给她。
  “我是买下了这里。”江露泠懂得她的意思,“不过可不是要送给你。”
  她不会把咖啡店买下来送给妹妹跟她不愿意将妹妹留在身边的理由是一样的。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在财物上接济过妹妹就是不想让她跟自己掺连在一起。她非常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事,她可以随时丢掉性命,但绝不能连累妹妹。
  江月影听了姐姐的话,静静地望着她,姐姐又说道:“以后这个店就是我的了,你愿不愿意来帮我的忙?”
  江月影使劲点了点头,不过马上显出担忧的神色。“可是你那么忙,哪有时间来这里?”她以为姐姐还是变相地把咖啡店送给了她。
  “以后我就不忙了,那边的事我打算交给衍修。”
  关于这件事,江露泠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草原上发生的事促使她将这一想法付诸行动。她打算辞去集团内的职务,与从前的世界一刀两断,她并非是要悔改,也不是要去追寻更有意义的人生,她只是厌恶从前的生活了。林雪飞的身影和那几个孩子的脸庞时常浮现在她眼前,结束了她的挣扎和纠结。她曾想过一死了之,可林雪飞从她眼前滑落的刀让她获得了重生。当时所想已经难以理清,她所能确定的是她的确下定了必死的决心,虽然如此,仍有一种隐隐的感觉躲在心底的某个角落——林雪飞不会对她下手,这源于她对爱情的坚信。那一刻,她既欢迎死亡又害怕心中默认的爱人带给她失望,她既因厌弃生活而悲伤却又暗喜自己终究没有看错人。
  “为什么?”江月影感到不可思议,那可是上百亿的资产,更何况她还这么年轻,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放弃呢?她担心姐姐遇到了难事。
  “跟你在一起不好吗?”
  “不是,不是,我想跟姐姐在一起。”但她还是有些疑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能难倒你姐姐?”江露泠自信地微笑减轻了月影的忧虑,“我想过我喜欢的生活,影,你知道吗?如果让我选的话,我希望生活在草原上,每天都要骑马,早晨向着太阳出发,傍晚背着落日回来。我要养一群羊,有多少只连我自己也数不清。我的羊跑进了别人的羊群我也不懊恼,我想我的羊群里也有从别人那里跑来的。我住在帐篷里,夏天就安在湖边,冬天就安在山下。大风吹走了我也不怕,因为里面根本就没有多少东西,这样一来看星星就不用跑到帐篷外面了。我和其他的牧民都认识,并且关系不错,但我不会经常跟他们待在一起,晚上的聚会也只是偶尔参加一次。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我想我就不会再走出草原了。”
  “姐姐你连我也不要了吗?”江月影傻傻地问。
  “傻孩子,姐姐只是那么想想。现在跟我的妹妹合开一家咖啡店,这就是我想过的生活。”
  “真的决定了吗?”
  “我已经提出了辞职,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你把报亭的东西清一清,一个人先撑着。”
  江露泠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公司的事,将自己的职务交付给于衍修,让出了全部股份,自此以后,姐妹两人共同打理着那个小小的咖啡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七回 力绝珠雨落沟渠 死拒清明陷浊污(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