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六回 莫说人少力必寡 纵使身独德不孤(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22 点击数:981次 字数:

    林雪飞被于衍修打下马来,这一棍势大力沉又打得准确结实,林雪飞大概已经一命呜呼了。于衍修高高举起手中的铁棍,在空中狠狠地挥舞了两圈,众人跟着大呼起来,想不到这个令他们有些胆颤看上去威风凛凛煞有介事的敌人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江露泠一直站在华千宁身边,见林雪飞被击中从马上掉下来不知生死如何,心下担忧,又见众人击掌欢呼,心中凄然。华千宁罔顾人命,歹毒阴狠,她则勾结奸邪,唯利是图,她的这些手下也都助纣为虐,心狠手辣。而林雪飞,他是一个仗义正直,顶天立地的人。可是现在,这样一个人却被一群邪恶的人残害嘲讽,真是太讽刺了!
  众人欣喜之状未止,林雪飞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将那长刀在众人面前从左向右横扫。众人措手不及,两端的人群向两侧撤去,中间的人有的低头闪躲,有的向后退去,场面顿时陷入慌乱。他们还没来得及反抗,林雪飞已迅疾抄两大步逼到华千宁跟前。来人速度奇快,华千宁尚未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慌忙之间想要将身子左侧的齐铮拉到身前,可惜林雪飞的长刀已经向他的右侧砍去,看来他一死难免了。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林雪飞愕然发现,他的刀口下突然闪现出一个白皙干净的面庞——江露泠挡在了华千宁的右侧。她既然当初答应保护华千宁就一定会拼尽全力,如果被林雪飞所杀,一来不必再纠结于正邪之间,二来也报了华千宁的提携之恩。
  可是林雪飞见刀口之下的人变成了江露泠,怎能忍心下手?他顾不得许多,奋力将那长刀落在地上。可江露泠的手枪已经对准了他的左胸,在这极短的时间之内,她所有的动作全都出于往常应对这种情境的惯性。江露泠本就心忍情绝,再加上华千宁和众位兄弟都在看着,手枪绝不可能收回。此时能有万一机会留得林雪飞性命的便是将这手枪偏离了他的心房。
  林雪飞的刀和江露泠的枪同时到达对方的致命位置,林雪飞的刀收了回来,江露泠枪里的子弹却穿透了林雪飞的左胸。周围的杀手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注意,华千宁也在静静地等待林雪飞死去,嘴角挂出一丝嘲讽的微笑。林雪飞的身体晃了晃,用刀撑着半跪在地上。江露泠的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但此时,她变得意识不清,视野模糊,举枪的右手不停颤抖,胸口剧烈地疼痛。
  林雪飞嘴中吹出一声口哨,存香驹嘶鸣一声冲进人群,聚精会神的众人再度受到惊吓四散而逃。哨响之时,林雪飞猛然站起,将江露泠一把推倒,右手挥刀朝华千宁砍去,这把长刀横贯华千宁的脖颈,停在了齐铮额前,在他的眉头上印出一道浅浅的血痕。华千宁人头落下,在草地上翻滚了两圈。众人本就惊慌未定,又为此事感到惶恐,顿时乱作一团。
  存香驹冲开众人,经过林雪飞身前的时候稍稍减速,他用尽全力将齐铮举到马背之上,自己顺势上马,刹那之间已离众人十米之远。方才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林雪飞已经跃马而逃,他们举起手枪接连射击,可惜因距离太远而未能击中。但他们并未放弃追杀,他孤身一人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杀死华千宁,倘若再成功逃脱未免显得他们太无能了。现在他受了重伤,马上还有两个人,决不能让他跑了。二十几个人全都上了马,拼力追赶。
  江露泠自从开枪击中林雪飞之后一直魂不守舍,众人都已追了出去,她还瘫坐在地上。她向来知道林雪飞的正直刚毅,但想不到他竟决绝到如此地步,连杀人的事都做了。华千宁诚然该死,但却不应由林雪飞承担这个罪责。她和他的路是不同的,但他们都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如果有一天她自己死了那是罪有应得,可是如果林雪飞死了,那可真是苍天无眼。如果能用她的灭亡来换取他的生存,她是毫无怨言的。她小时候因为受人欺侮而痛恨世界,成年之后开始用自己的精明和狡猾驾驭世界,对于世上所有的肮脏和阴暗采取亦贬亦褒的态度。一方面她清醒地认识到人性的卑鄙和世事的残酷并常常对之冷嘲热讽,一方面她又乐此不疲地,驾轻就熟地利用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将它们作为生存的工具。久而久之,她便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对了。可是现在,有一个人为了同所有这一切抗争而时刻有生命的危险,她又开始憎恨这个世界,就像自己小时候那样。
  “露泠,露泠,你没事吧。”于衍修将她搀扶起来。
  “华先生就这样死了?”她含泪问道。
  “死了,都怪我保护不周。”
  “其他人呢?”
  “追凶手去了。”
  “我们也去。”江露泠的头脑清醒了一些,“快上马,跟上他们。”江露泠和于衍修各自上马追随众人而去。
  那些杀手循着林雪飞逃走的方向飞驰追击,可惜他们的马都是在草原上临时买来或盗来的,他们也都不是懂马的人,不知道马的好坏。所以他们所骑的马即使只负着一个人也难以追上负着两个人的存香驹,要知道这可是杜改泽精心挑选培养出来的,虽然它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不少,但还是要比他们的马快一些。因此他们与林雪飞的距离似乎越拉越远,不过他们远远看到林雪飞已经难以支撑,他的身体显出了疲态,看上去绵软无力。有时候他的头会低下去,有时候他的身子会向两侧歪斜,还有好几次他不得不伏在马背上试图压迫伤口止住流血,但马上颠簸得厉害,任凭一个人再怎么强壮,身体里哪有那么多血可流的?这给他们带来了希望,照此下去,他们一定能抓到他。
  不过他们很快就陷入了麻烦——他们的马踏入了沼泽区。这是一片硬沼泽,马的陷入需要一段较长的距离,虽然他们早先意识到自己的马越来越慢,但并没有把这当回事,以为只是疲累而已。他们又对当地的地理毫无了解,自然不会往这个方面想,因而前面的人驶入了沼泽未能提醒后面的人,接二连三都进到了里面。直到马蹄陷落他们才着了慌,下了马拼命往外面跑,有几个倒霉的踏到了较软的区域,再加上惊慌失措,胡乱挣扎,双腿很快陷在了里面。令他们无法理解的是,林雪飞的马刚才明明从这片沼泽地上跑过,为什么没有陷入到里面?他们当然不知道,存香驹再次发挥了威力,以它的速度,这样的沼泽地根本困不住它,林雪飞试验过多次。
  江露泠和于衍修随后赶来,看到了众人的狼狈之状,她放眼远望,林雪飞犹在视野之内。
  “衍修,你留在这里帮他们。”江露泠交代,“我去追他。”
  “还是我去吧,你留下。”她一人前去,于衍修当然不放心。
  “放心吧,他挨了你一棍,又中了我一枪,不死也只剩半条命。”她说着已经骑马奔了出去。
  林雪飞早感到虚弱无力,真想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可是后面还有敌人在追,他和齐铮都要活命,因此一直咬牙坚持。此时见敌人的马都已陷入沼泽便泄了一口气,顿时感觉胸口疼痛难忍,且头晕目眩,口中干渴,浑身绵软无力。存香驹长时间没有接到林雪飞发出的命令,渐渐地慢了下来,江露泠借此机会迅速靠近。
  所幸林雪飞很快就注意到了她,这倒并不出于他的意料之外。能够救了齐铮同时杀死华千宁已经算是顺利了,他们有二十多个人,有几个从沼泽地里逃脱的再正常不过了。他原本就抱着必死之心,但齐铮决不能落在他们手里。林雪飞凭着最后一点力气抓紧了缰绳,一声指令发出,存香又飞快地跑了起来。按照他事先计划好的路线,再向前几里地之后会经过毕勒格老人所在的村落。邻近村子的时候,林雪飞捂着胸口大叫一声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他将齐铮推下马,然后飞快地离了村子。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后的办法,齐铮虽然虚弱但尚可以言语,别说现在追来的只有江露泠一个,就是后面的人都赶了过来也不可能再将他带走,因为县公安局的巡逻队驻扎在这里。另外,村子的里的人淳朴敦厚,必然不会对齐铮置之不理,而且毕勒格老人是个医生,他会得到及时的治疗。
  然而推出齐铮这一下却使得林雪飞原本仍在流血的伤口涌出一大股鲜血,疼痛也越加剧烈,左臂完全失去了知觉,一点力气也用不上。更为糟糕的是,他的头脑不能再保持清醒,眼前的草地开始起伏不定,不远处的林子变得模糊不清。他觉得上下眼睑的一次开合需要比平日漫长得多的时间。现在他的耳朵已经听不到声音,身上也觉不到疼痛了。虽然他已知自己不能逃脱,但也绝不甘心束手就擒,凭着仅剩的一点力气靠着只要不昏死过去就绝不放弃的意志力策马奔驰。
  傍晚邻近,血色残阳垂在西天,整个草原笼罩在一片朦胧的红色之中。细针茅轻轻摇曳,铁凌河静静流淌,山丘上一棵生长了数百年的金合欢仰面沐浴着最后的光明,遥远的群山只剩下一个起伏的轮廓,一片云霞在日边安详停驻。两人一前一后,相距不足百米,马蹄在黑花苔草丛中留下一个个浅浅的印记。
  残阳的最后一抹红光照着林雪飞的脸庞,时候到了,他闭上了眼睛,身子从马上摔了下来,存香止住脚步,立在他身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六回 莫说人少力必寡 纵使身独德不孤(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