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五回 阜盛里头尽荒芜 无侍原来凭掖扶(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22 点击数:704次 字数:

  “我看得清清楚楚。”林雪飞说道,“你把你的马给了我,我的马却差点害了你。”
  “可你救了我不是吗?”杜改泽把自己的酒壶递给林雪飞,林雪飞举起酒壶喝了几口。
  “笑什么?”杜改泽豪爽的笑声让他感到奇怪。
  “我原先不愿结交朋友,看来你是个例外。”
  “的确是这样,天违人愿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林雪飞笑道,“你说是不是,改泽兄?”
  “哈哈哈哈。”杜改泽再次大笑起来,“你居然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看来我们真是有缘。”
  “改泽兄,刚才对战的时候,那匹马为什么听到你的口哨后跳了起来。”
  “因为它听到了我的命令。”杜改泽说道,“那是我们养的马。”
  “难道被他们偷了去?”
  “我和我的朋友们放马的时候曾经遇见过他们,当时他们想出高价买我们的马,被我们拒绝了。”
  “改泽兄可以送马却不肯卖马,这是为什么?”
  “因为交易总是被欲望驱动,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原来如此。”林雪飞原先就认为他出类拔萃,此时更觉他与众不同,“那你们烧掉自己的村子又是为什么呢?”
  “住得久了就会有感情,有感情就会有束缚,就像我不愿意交朋友,对家的依恋也让我感到惶恐。”
  “你不是一个无情的人,何必逼着自己做这些无情的事呢?”
  “如果不这样做,连一点点自由的气息都嗅不到。”
  “你的朋友也都和你一样吗?”
  “当年我被困在悲伤和苦痛中不能自拔,我们的生命总要时时做好迎接离别、失败和悔恨的准备。每每想到要在情感和欲望中挣扎一生,我就感觉毫无希望,但我不想就此沉沦,决定做出改变,将生命中所有的束缚牵绊甩在身后。于是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来到了大草原,我们发誓摒弃世间的一切困扰,做一个远离束缚的人。”
  “你非常努力,但还是做得不够好。”林雪飞觉得对一个坦诚的人要说坦诚的话,“至少正义还是束缚你的枷锁,要不然你也不会解救这几个孩子。”
  “还有对于慷慨之士的钦佩,你应该有所体会。”杜改泽说完又笑起来。
  林雪飞与杜改泽相见恨晚,一路走来,无话不谈,倘若时间允许的话,真要聊上几天几夜。可是他担心华千宁很快就会得到孩子被劫走的消息,预料到事情败露他极有可能趁早逃脱。所以林雪飞决定放手一搏,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他已经尽可能地做出了周详的安排,失去这个机会,希望会更加渺茫。
  果然不出所料,林雪飞驰马来到华千宁毡房外面的时候,那里聚集了至少四五十人,所有隐藏在树林里的人现在都围在毡房附近,他们已经打算撤离了。
  “想跑吗?”林雪飞在距离他们三十米外的地方喊话,他不敢靠得再近些,他们手里可都是有枪的。所有人一开始都很诧异,慢慢地却禁不住要笑出声来,就他一个人居然也敢来挑衅。
  “你是什么人?”他们当中的一个喊道。
  “这么快就不认识了。”林雪飞又靠近了些。
  “就是他。”有一个人朝着周围的人大喊,“就是他抢走了那三个孩子。”
  “是他破坏了我的好事。”华千宁气愤地说道,“给我抓住他。”
  “我不是为了孩子的事来的。”
  几个人上了马,跃跃欲试。
  “我是为了你绑着的那个人来的。”林雪飞大声喊道,“把他交给我。”
  “那么你也是来杀我的了?”
  “原先是的,不过现在放弃了。”
  “可我凭什么要把他交给你呢?”华千宁大笑,“就凭你单枪匹马的勇气?”
  “那样的话,我就答应不把你掳走孩子的事说出去。”
  “你以为我会怕吗?”
  “我知道你们厉害,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地方。”
  “好,他就在这儿。”华千宁把齐铮拉到了他身边,“你过来把他带走。”
  “你们把他送过来。”林雪飞远远看见齐铮非常虚弱,动弹不得,“只能派两个人。”
  华千宁答应了他,然后小声交代那两个送齐铮的人,等到了跟前就开枪打死他,他们一直等着的不正是他吗?这时站在华千宁身边的江露泠虽然不知道林雪飞要干什么,但以她对他的了解,他绝不会如此轻易犯险。他怎么会不知道这样不但救不了齐铮,连自己也会搭进去呢?华千宁大概也不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但他人多势众,不管怎么样也没有惧怕他的理由。
  江露泠猜得没错,当那两个人慢慢靠近他将要拔枪之时,林雪飞纵马而逃,并且回头大喊:“你这个不讲信用的小人,想害我,没那么容易。”
  “不能让他跑了。”华千宁志在必得,这个人和齐铮一样,一定要死,“给我追。”
  顷刻之间,所有的杀手都骑到马上,已经有近二十人冲了出去,江露泠忙止住其他人,华千宁也说道:“真是蠢,你们都去了岂不正好上了他的当?”
  “对,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江露泠说道,“他大概只是想把你们引出去。”
  “哼,跟我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这近二十几个人顺着林雪飞逃走的方向追去,林雪飞与他们保持着差不多二百米的距离,使他们无法用手枪击中自己,同时为了让他们不至于放弃,故意放慢速度,造成若即若离的感觉,促使他们更加奋力地追击。
  眼前出现了一个缓和的极长的斜坡,林雪飞突然加快了速度,后面的人虽然也在拼命加速,但还是被林雪飞越拉越远。渐渐的,林雪飞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这让他们着了急,二十个人还抓不住一个人,这叫他们怎么跟华先生交代?他们的速度已经到达了极限,雄鹰的冲刺也不过是这样罢了,偶尔出现的白桦树瞬间便消失在两侧,只留下一个模糊的映像,远处的山丘被拉长了身影,几只同行的飞鸟很快便不再传出叽喳的叫声。
  突然,林雪飞又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先只是一个脑袋,接着是半个身子,然后整个人和整匹马都出现在视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何朝着他们飞奔而来?他们心中疑惑,又见他英气逼人,威武不凡,似乎自信满满,心里竟有了怯意,但他们这么多人实在没有理由惧怕他一个。随着林雪飞越来越近,他们准备好了手中的枪。
  双方正在迅速靠近,他们以为不管他有着怎样壮烈的情怀一死总是难免。可是林雪飞身后远处地平线上冒出的一大群骑马的人打消了他们的念头,那一群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个,他们迟疑了片刻,林雪飞已经从他们身边掠过。他们知道上了当,转身要逃,可不到半分钟便被那后面赶上来的一群人团团围住。他们当中有一个暗中提议跟这群人拼一拼,但马上被其他两个人阻止了,他们昨天才见识过杜改泽的勇武,而今天,他是这一群人的头领,一个杜改泽都难以对付,他们还如何应对其他的人。他们虽然没有枪,但每个人的背上都挂着弓箭,还是不要惹他们的好。
  且说林雪飞请来的杜改泽和他的朋友们以及那三个孩子的族人围困住了那些追击他的杀手,他自己则又迅速往贵喜峰赶去。所有人见到他的时候都吃了一惊,除了江露泠。他们随即害怕起来,这个人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摆脱了那么的人并且毫发无损?又是怎样的胆魄让他敢于孤身一人重返此地?莫非他真的有必胜的信心?
  “我们的人呢?”华千宁此时竟想称赞他一番,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
  “死了。”
  “怎么死的?”
  “被我杀死的。”
  “哈哈哈,你的帮手藏在哪里?叫他们出来吧。”
  “我如果有能够杀死二十个人的帮手,又怎么会独自一个人回到这里?”
  很显然,要说他自己一个人杀死了二十个人任谁也不肯相信,但林雪飞的这一句话又着实在理,一时弄得华千宁哑口无言。
  “我本想把齐铮带走就算了,可惜你们非要赶尽杀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华千宁,今天我要取走你的人头。”
  “那你就来试试看。”华千宁绝不相信他自己一个人能战胜这里的二十多个个人。
  林雪飞掏出手枪,放在眼前看了看,随手扔在了地上,笑道:“刚才我就是用这把手枪杀死了那些人,实在无趣,现在我要用这把长刀砍下你们的人头。”林雪飞说完,从背后抽出一把一米多长的大刀,这是那天早晨他从毕勒格老人的蒙古包里选走的铡刀。
  “你们谁有胆量上来较量一番。”林雪飞的语调带着挑衅的意味。
  “还有这样的傻子。”一个人举起手枪,“我一枪打死他。”
  “住手。”于衍修制止了他并且也扔掉了自己的枪,从蒙古包里取出一根两米长的铁棍上了马,“上次你们两个人占了我的便宜,今天我就用这根铁棍取了你的命。”
  林雪飞从距离他们几十米远的地方策马奔来,于衍修也从人群中跃马而出,两人初次相遇全都使出全力,钢刀与铁棍相击,都觉右手发麻,几乎不能握住兵器。这一击之后,两人瞬间错开,于衍修向背后挥棍,林雪飞的马不但快而且灵活,此时已经远离了于衍修的攻击范围并且快速扭转了身子。等到存香驹赶到于衍修马后的时候,他的马不过才转过一半。
  林雪飞将长刀高高举起,幸好江露泠大声提醒,于衍修仓促提棍阻挡。林雪飞抽刀回来,向他腰间横劈而去,于衍修知他力猛,双手握棍,又挡下这一击。林雪飞再次将长刀劈出,对准了他的脑袋,于衍修低头闪过。林雪飞大幅收刀,猛然刺他胸前,于衍修马已转身,他吆喝一声,马儿远离了几步,躲开攻击。这一回合,于衍修处处受到压制,但他心里一万个不服,这种状况全是因为他的马慢而且笨。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他心里窝火,愤然出击,知道自己的棍子长过他的大刀,因而朝他直捅而去。林雪飞挥刀挡开,直刺的力量易被化解,棍子向右移去,于衍修借势将棍子运到身后以左手相接,进而全力挥出。这倒出乎林雪飞的意外,他身体向后一倾躲过袭击,同时右手挥刀横出,可惜这大刀到底不够长,没能伤着于衍修。
  两人的对战让人目不暇接,众人提防的心态有所消退,这二十来人饶有兴致地站在战圈之外观看他们的“表演。”人群里时不时会传出“呜”、“啊”的感叹声,他们丝毫也不用担心,就算林雪飞打赢了又怎么样?他们有二十多个人,而只要一枪就可以结果了他的性命。华千宁虽然也没有过度担心,但还是留了后招——牢牢地抓着齐铮。既然他是来救齐铮的,那么齐铮的命他一定看得很重,他抓着齐铮躲在众人身后,这样的保障绝对出不了任何差错。江露泠理所当然地也考虑到了这一切,但是她细心地发现,林雪飞和于衍修虽然打得胜负难分,但他们的战圈正在向人群这边靠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林雪飞有意为之。不过她转念一想,即便他靠近过来也于事无补,他的一把长刀能杀死几个人?
  现在,林雪飞似乎又占了上风,他的每一次进攻都令于衍修不易招架。林雪飞正处在离众人较近的一侧,佯装刺他的马头,于衍修用棍挑开,林雪飞突然用力向左挥刀,于衍修猝不及防低头闪过。林雪飞见他动作迟缓以为他已疲累,将长刀反手向右劈来,于衍修刚刚抬起身子来不及低下只好倾斜身子试图躲过,可是这一刀来得迅猛,将他的左臂划出一道道长长的伤痕。于衍修大叫一声,用右臂抱住了左臂。
  林雪飞见战局终于出现转机,口中发出一声闷笑,机会难得,他将那长刀朝于衍修的脖颈劈去。不想方才落败乃是于衍修故意为之,他趁林雪飞得意之际暗中伸出长棍顶住他的腋下,林雪飞劈刀的右手僵在空中,那股酸疼令他一时动弹不得。于衍修抓住时机,用尽全力挥出铁棍直击林雪飞后背,林雪飞躲闪不及,被他打下马来,正落到离众人跟前两三米远的地方,吐出一大口鲜血,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五回 阜盛里头尽荒芜 无侍原来凭掖扶(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