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五回 阜盛里头尽荒芜 无侍原来凭掖扶(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22 点击数:690次 字数:

    这边杜改泽和于衍修正在缠斗,那边林雪飞已经悄悄地靠近了崖边的蒙古包。不想里面看守孩子的人见形势不利,慌了手脚,拉着其中一个孩子从蒙古包里走了出来,把他推向崖边,威胁倘若林雪飞和杜改泽再不离开,他就要将那孩子推到崖下。林雪飞见他故作镇定,知道他心里是害怕的,也不上前,也不后退,同他僵持以图后事。
  杜改泽和于衍修正打得难舍难分,江露泠踉踉跄跄地走到两人身边叫他们停手。于衍修见江露泠站立不住,跳出战圈扶住了她,杜改泽见状没有追击。江露泠口角上的血迹还未干透,身体非常虚弱,有气无力地跟于衍修说道:“叫他放了那个孩子。”
  “你说什么?”于衍修极不甘心,他以为她对他战胜眼前的敌人没有信心。
  “叫他住手,你没听到吗?”江露泠表情痛苦,说这句话似乎用尽了全力。
  于衍修稍一迟疑,那边却发生了一件猝不及防的事。崖边的三个人离这边四五十米远,根本听不到两人的谈话。林雪飞正在试探着靠近一些,那人心中恐慌,见他朝前迈步,将孩子又往崖边推了一些。这孩子不愿受人挟制,朝崖下望了望,笑说道:“不用你推,我自己跳下去。”
  这孩子说完竟真的一跃而下,不见了踪影,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江露泠见状,后悔不已,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杜改泽快速朝崖边奔去,林雪飞趁那人不知所措之际冲到崖边一招制敌,低头往崖下看时,那孩子两臂抱着一棵斜长在崖壁上差不多距崖顶四五米处的榆树树干,身子还在轻松随意地来回晃荡,身下便是一眼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这孩子足够自信,几天前他在树上捕捉金雕的时候,林雪飞曾经见识过他的身手,大树对他来说与大地无异。但这依然需要非凡的胆气,倘若他失了手,倘若这树干折断或者连根拔起,他将万劫不复,即使他做到了,而林雪飞不能战胜敌人,他也将会处于危险的境地。不过,他的考虑也是正确的,自己跳下去他有信心能抓住那棵树,但万一被人推下去,大概必死无疑了。
  这场虚惊过去了,林雪飞用绳索把孩子拉了上来,然后解开了其他两个绑在蒙古包内的孩子,同杜改泽一起走到了江露泠和于衍修身边。
  “兄弟,你看这些人该怎么处置?”杜改泽问林雪飞。
  “你决定吧,我只是你的帮手。”林雪飞的眼睛暗中觑着江露泠,试图查看她的伤情。而她也早认出了林雪飞,他的装扮可以更换,面庞可以遮掩,胡须可以粘贴,可他的眼神一如既往。
  “你们少得意。”于衍修愤愤不平,“如果不是我们姑娘心慈,你们一定不会得逞。”
  “孩子们,他们伤害的是你们,所以还是由你们决定吧。”杜改泽对三个孩子说道,“如果你们想要绑着他们去见你们的父母,我们乐意效劳。”
  三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跳崖”的那个孩子——那达木德,走到江露泠跟前,朝她的脸上啐了一口吐沫,骂道:“坏人。”
  “好了。”这孩子站了回去,“我已经惩罚过她了。”
  在其他人看来,这根本不能算是惩罚,甚至连辱骂都算不上,但在江露泠看来,这却比绑着她更让她难受。“坏人”这个字眼那么熟悉,却从来无人向她提起,她也从未将自己与这个词联系起来,也许是因为不敢而逃避,也许只是因为不想而拒绝。什么样的人是坏人?什么样的人算得上好人?这样的问题只有孩子和傻瓜才会去思考,她自然不肯浪费时间在这样毫无意义既不会给自己带来利益也不会让自己彻底改变的问题上。非但如此,她根本全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她想做的事就会去做,她想得到的东西就会去争取。可是现在,一个孩子下的判断——她是一个坏人,却叫她痛心不已。她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唾弃是多么地可悲,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别人的信任,哪怕只是一个孩子。她得到了曾梦想得到的一切,但却连一个孩子的尊重都得不到,这是上天的嘲弄。她对自己的质疑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她感觉到曾经坚信的理念和奉行的原则即将崩塌。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再也找不到前行的方向和道路。
  不管怎么说,是她辜负了这群孩子,这让她悔恨不已。原来,这天中午的时候,她在蒙古包里实在感到无聊,接连几天连个鬼影也没见着,她暗笑华千宁疑心太重,也许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那个组织。她出了蒙古包,沿着山脚散步,山坡上草丛里的一阵骚动让她提高了警惕。她的人没有藏在那里,草丛里躲着什么人还是只是野兽而已?
  “是谁?”她攥紧了衣带里面的手枪,“出来。”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从草丛里面蹑手蹑脚走出来的是三个十岁上下的孩童,每人手里提着一只网,每只网里缚着一只鹰。看他们的面容和皮肤应该是本地人无疑,他们听到她的呵斥,怯生生走到她跟前。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江露泠瞪着他们,“快回家去。”
  “姐姐,我们网里的是金雕。”一个孩子说道。
  “是吗?那又怎么样?”
  “你要买吗?”
  “不要,你们快走。”江露泠说得干脆直接,不想同他们纠缠。
  “买下来吧,很难得的。”她走一步,孩子们就跟一步。
  江露泠非常反感,并且不希望他们在这里久留,万一卷入这件事可就麻烦了,因此她转身朝蒙古包里走去,说道:“我不需要这个,你们去找别人吧。”
  几个孩子竟又跟了上来,当中一个说道:“姐姐,我们渴了,跟你到里面喝口水行吗?”
  “不行。”江露泠口气强硬,齐铮被绑在里面,看到这个场景,恐怕他们也难逃一劫,“你们赶快离开,我不喜欢你们。”
  江露泠又向前走了几步,几个孩子仍然没有放弃,她突然回身训斥道:“我不会买你们的雕,也没有水给你们喝,如果你们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姐姐,你要小心。”三个孩子仍然紧追不舍。
  “你说什么?”江露泠感到奇怪。
  一个孩子的眼睛向山上斜睨,又回头看了看两个伙伴,然后小声说道:“山上有人。”
  江露泠暗自叫苦,他们大概是见到了藏在山上的她的手下,若被华千宁知道,他们一定走不成了,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你们好烦,山上有人有什么奇怪的?你们不要再跟着我了。”
  “他们全都藏在树上,一直盯着你们的毡包。”那孩子说道,“我看他们不像好人。”
  “露泠,这几个小孩是干什么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华千宁见江露泠出去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心里不放心走出来看看,正好看到这几个孩子,方才江露泠背对着蒙古包,没有看到他走出来,说话之间已经到了跟前。
  “没什么。”江露泠用笑声掩饰她的不安,“这几个孩子是来卖雕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需要。”江露泠说道,“你们快走吧。”
  那几个孩子还想开口说话,江露泠连忙说道:“你们说的我都知道了,不用再说了,快走。”
  这几个孩子听了她的话转身朝南走去,华千宁突然叫住了他们:“孩子们,回来。”江露泠心里咯噔一下,莫非他已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三个孩子又走了回来,睁着圆圆的眼睛,茫然地看着华千宁。
  华千宁蹲在他们跟前,笑问:“孩子,你们这雕是从哪里抓的?”
  “山上抓的。”
  “哦,这么说你们刚刚是从山上下来的?”
  “是。”
  “那你们下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华先生,我已经盘问过他们了……”江露泠知道他的意图,试图为孩子们解围。
  “露泠!”华千宁喝止了她,“我想听孩子们怎么说。”
  几个孩子彼此对视,又抬头看了看江露泠,江露泠对着他们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叫他们不要说。但孩子们并不懂,成人世界里的阴谋诡计孩子们实在难以想象,谁能知道会有这样的事?
  “看见了。”孩子的善良将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至少也有二三十个,全都躲在树上,我看见了他们,他们没有看见我。”
  江露泠垂下了头,华千宁笑了笑,站起来,说道:“孩子们,你们的雕我买了,露泠,把他们带进来。”
  他们进了蒙古包,几个坐在毯子上的打手站了起来,于衍修躺在床上,嘴里衔着一根草棒子,正在用手拨弄顶盖上垂下的绳子。孩子们第一眼便看到了一个绑在柱子上低垂着头的人,满身伤痕,奄奄一息,他们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华千宁从一个孩子手中拿过网来,取出里面的金雕,走到门口掀开布帘,将那只金雕往空中一送,金雕重获自由,高鸣一声,像出了弓的利箭一般朝空中飞去。
  “自由自在的世界多么让人向往。”华千宁将右手放在额头上,眯着眼睛观察着高飞的金雕。
  “可怜的孩子,你们恐怕再也回不去了。”华千宁吩咐几个打手把孩子绑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孩子们拼命地反抗,嘶喊,“姐姐,为什么抓我们?”江露泠心中愧疚,却又毫无办法。
  华千宁说道:“露泠,如果刚才依了你,这几个孩子把这里的事说出去,我们可就遭殃了。”
  “您说得对,是我不好。”
  “依你看,这几个孩子应该怎么处置才好呢?”
  “您可不要忘了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这几个孩子留在这里碍手碍脚,倘若他们的父母族人寻了来,我们不是自找麻烦吗?”江露泠其实担心的是,他会把这三个孩子杀掉,此时只好给出这个权宜之计,“我看不如把这几个孩子押到落星崖,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再处置他们也不迟。”落星崖是江露泠的人刚来草原时为了掩人耳目暂时居住的地方。
  “就依你说的办吧。”
  “让我押他们去,衍修跟着。”
  “好啊。”华千宁欣然应允,“叫他们几个也去,我怕路上遇到什么意外。”
  “你们负责押送。”华千宁对那几个打手说完又对两人说道:“露泠、衍修替我看好他们。”
  就这样,江露泠一行人将这三个孩子分别绑在马上押往落星崖,恰巧在这里遇见了正要到崖下饮马的杜改泽。杜改泽从落星崖上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之后,也向林雪飞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五回 阜盛里头尽荒芜 无侍原来凭掖扶(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