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八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1-21 点击数:3486次 字数:

这年王国华二十五岁,中等个,偏瘦弱,鹰钩鼻子鹞子眼,蓝色洋呢中山装,脚上是黑亮三节头皮鞋,撑把红色油布伞,神态那样地岸然。

如今他荣任西县河工的总牌,神气显在鼻头上。

王国华哂笑问:“李大公子?从哪回来?怎么弄成这副样模样?当然不是落汤鸡了,像肥猪扎进尿坑里。” 他又朝县警微笑道:“几位哥哥都感到了?差人实在很不容易,在李县长手下混差事,就会更加不容易,瞧瞧瞧,昨夜淋雨了?警爷们可别着了凉。这样吧?交了差都到十字口,找家馆子喝酒吃肉除寒气,俺做东。敬请几位老哥哥,一定多多的赏脸。” 对正斜眼撇嘴的兵头说:“这位老总哥,面生得很啊。” 兵头瞪眼上前嗔问:“你他妈的是个谁呀?想装大蒜吧?真像狗鸡巴。” 王国华却并不生气,故意想要李月明听,因大声道:“俺是刘团长的客。”

兵头半疑,上下打量。

王国华立马摸出钱,塞给兵头说:“老总辛苦,老总很苦,拿着拿着,你叫个啥?” 兵头听是团长客人不敢收钱,又怕被诈,因此问道:“派俩弟兄陪您去见刘团长?” 王国华笑道:“那就当然很好啊,别怪俺说被押来。” 硬是把钱给了他,笑笑又说道:“这位兵哥哥,别怪罪行吗?这人真是县长公子。” 又劝和双方放下枪,笑嘻嘻瞧着李月明他们进了城,无意中朝马车看,见人被捆住双手,偏偏倒倒踉踉跄跄跟着车跑。细看此人穿着不俗,浑身上下糊满了泥。忙喊‘站住!‘ 过去问:“人都不行了,还在死拖拽?到底犯下什么大罪?需要受到如此折磨?” 走近细瞧大惊失色:“这是杨村宋文龙!怎么把他抓来了?”

李月明刚刚松了一口气,听他问起这件事,害怕说了走不了,一张哭丧脸,装着没听见。

其实王国华知道花花藏在宋家,他压根儿不喜欢学生娃,嫌脑子被新学教野了,敬仰思慕大不列颠那边的事。更知道花花和县长公子订了婚,最是这傻子的痴爱,所以三番五次往县学堂,终于弄出大风波,故意传言要从李公子手中夺花花,这是刘团长的主意,啥意思?刘团长自己最明白。王国华借刘团长势力闹中取事,他并不在意花花人,但万没想到宋文龙落到李月明手,心想宋家不平常,哪能轻易就被抓?杨村是出名的强人村,一有来犯全村发动,仅凭几位二货县警,在其他地界吓唬百姓,扒房占地交税逼捐那还挺行,想从杨村宋家拿人决无可能,因此十分地纳闷。转念又一想,如今抓了宋文龙,会把宋家搅进来,他们两家这一斗,更添咱王家的势头,王家逼李县长来就范,那事多半就成了。此时来不及再多想,当断不断必生后乱,于是惊叫道:“这人正是刘团长想抓没抓到的闹事学生!” 兵们一听大有动作,吼声四起枪栓又响,吹起哨子引出更多的兵来,里外围了好几层,把周围闲人吓逃散。 王国华火上再浇油,又蹦又跳又大嚷:“千真万万确,就是这个人!”

“砰…砰…砰!”

鸣枪之后兵们冲去踢又打,缴了真假县警枪,将李月明他们用枪逼在城门洞。


  
上一章: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十九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