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四回 张良得计意未尽 霸王御敌力千钧(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20 点击数:616次 字数:

 “出不出去有什么分别呢?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老人点着了烟袋,缓缓说道,“我在蒙古出生,在蒙古长大,这里有这里的规则,束缚和压抑在所难免。家长和族长的强势、部族之间的纷争、人与人之间的猜忌都让我困惑,痛苦。在刚刚成年的时候我跑到了外面,想要找一个自由自在的地方,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这个世界上没有净土。”
  “您在外面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全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每一件都足以蒙蔽我们的心。在外面我开了一家中医馆,生意还算不错。慢慢地,我发现那里混乱不堪,乌烟瘴气,同这里根本没有分别。”
  “还是有所不同吧。”林雪飞问道,“如果真的一样,您又有什么必要回来呢?”
  “依你看,我为什么会回来呢?”
  “这里是你的家。”
  “如果你热爱每一片土地,哪里都是你的家。”
  “你的亲人在这里。”
  “恰恰相反,我的一对儿女都在外面。一个人若是有亲近的人,其他人必然都是疏远的。”
  “那么你是为了族里的人们,他们需要你的医术。”
  “你这么说,难道外面的人们不需要帮助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请您告诉我吧。”
  “很简单,因为药材。”老人说道,“蒙古草原上有取之不尽的草药,我需要它们。”
  “您的教诲让我受益匪浅。不过我还要向您请教,那些束缚和压抑从您的世界里消失了吗?”
  “它们的存在历久弥新,只会加重绝不会消失,我这里没有摆脱的方法,而且这方法任你怎么找也是找不到的。虽然我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获得自由,但我知道逃避是不会奏效的,因为如果你不深入到束缚之中,了解它的全部含义,你又怎么能从中逃脱呢?”
  林雪飞对这位老者的话如痴如醉,不觉已至深夜,孩子们早不知在什么时候散尽了,他只好在毕勒格老人这里打扰一宿。
  第二天清晨林雪飞离开的时候老人送给他一个包袱,里面装着些馍馍和面饼。老人又告诉他,允许他带走任何一件他能看得见的蒙古包内的东西。林雪飞也不做谦让,选了一件,随后告别村里的人独自向着贵喜峰的方向进发。
  林雪飞按照毕勒格老人的指引前行,也不知走了多少路程,突然,他的马发出一声嘹亮的嘶鸣,前躯高高跃起,接着便朝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无论林雪飞怎样呵斥训导都无济于事。林雪飞见事情非他所能控制,倒不如看看这马究竟要去哪里,又会有什么事要发生,想到这里,他抓紧了缰绳。
  渐渐地,林雪飞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峡谷,地上的浅草在他的眼下嗖嗖飘过,远处相对的青山迫不及待地向他移来。在这峡谷的崖顶之上,有两方人正在对峙,虽然看不清那些人的面庞,但这阵势倒是清清楚楚,一方有六个,另一方只有一个,两个阵营不过只隔了四五米远,所有人都在马上。那六个人当中的一位女性十分显眼,他的红色裙子和红色尖顶帽使人很容易注意到她。
  人多的一方率先动手了,他们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因为只有最前方的一个人举起了手枪。但对方那人竟不慌不忙地将食指和拇指伸进嘴里,吹响一声口哨。举枪那人胯下的马驹突然腾空跃起,将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一下就算不断几根肋骨,恐怕也动弹不得了。剩下的五人刚刚没把他放在眼里,此时着了慌,都伸手向腰间掏手枪。对方那人翻下马来眨眼间便跑到离他最近那人的马下,用身子奋力夯那人骑着的马的脖颈,那马站不稳,向侧面踉跄,马上这人也摔了下来。此时,后面紧跟着的两人早已用手枪瞄准了他,最后面的男子也正在从后方向前绕。
  这一切都在那人的意料之中,其实一个人赤手空拳怎么可能战胜五个带着手枪的人呢?其一是占了他们轻敌大意的便宜。其二便是那些人马上对敌毫无策略,他们站位混乱,一人在最前方同他正面相对,另外一人在这人左侧偏后,接下来两人并排站在后面,最后一个男子和唯一一个女子处在这两人的右后方。他注意到他们的站位,早就盘算好了对战路线。所以他预测此时应该有人用手枪对准了他,果不其然,当他从马下滚到左侧的时候,接连响了两枪。此时,这匹马暂时遮住了他的身子,他将方才摔在地上那人的手枪拿在了手里。他虽然勇武过人,但从来没见过手枪,更别说用了。但有总比没有好,他悄悄躲在马的尾端,胡乱朝天放了几枪。他并没有打算用它杀人,但马上的人却害怕了,毕竟他们作为敌人的目标太明显了。两个并排骑着马的人刚要从马上跳下来,对方那人却躬身提起摔在地上的他们的同伙朝他们扔去,借此作掩护迅疾地冲到两人骑着的两匹马的中间,伸手抓住两人腰间的衣带,用力一拽,两人被他拖下马,在空中实实地撞到一起接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极小的战圈内有五匹马,足够掩护他了,可是马匹本来已经受惊,嘶鸣跳跃不止,此时双方又试探着连开了几枪,马儿四散奔逃。他为了遮挡自己的身体随着马儿一同奔跑。这时候,剩下的那男子下了马,快速地向他的左侧抄去,但这人对他有所忌惮,刚才他已经见识了他的身手,而且知道他手中也握着手枪。其实他不知道,那把手枪子弹已尽早不知被他扔到哪里去了。而那女子手中也擎着一把枪与那男子相互策应,守着对方的右侧,她自知无法赶上两人的脚步,便重新跨上自己的马,这样胆色也非常人可比。
  目的没有达到决不能走,他抚摸着他的马儿希望它能按照自己的意图行动,但是这匹马与他没有默契,只顾朝前逃命,他算来算去算失了这一招,都怪他把自己的良驹送了人。此时其他的马儿已经散尽,他紧紧地贴着自己的马,他清楚自己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那男子离自己越来越近,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倘若那女子开枪将仅剩的这一匹马打死,那么他连逃跑的机会也没有了。
  林雪飞早已看清了孤身奋战的那个人,他正是几天前赠马给自己的人,也就是毕勒格老人口中的杜改泽。林雪飞趁着他们混战的时候接近了他们,三个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对敌,没有发现他的到来。林雪飞见形势不妙,距离他们尚在三四十米之外便大吼一声。女子回头观看,同伙的男子也翘首张望,这短促的一瞬间,林雪飞已经距离他们不过十几米了。他早已将腰间的水壶拎在手上,此时奋力扔出,正打中那女子的脊背。她口中吐出鲜血,死死拉住缰绳,在马上晃了几下,掉下马来。
  林雪飞见那女子蒙着一层面纱,她不想让人看见,莫非有和自己一样的情由?在他击中她的那一刻,他注意到了她眼中的痛苦。这个女子怎么长得同她如此相似?难道她也在做一些不能见光的事吗?我这一下用力不小,她一个女孩肯定挨不住的。
  林雪飞没有认错,当年他第一次见江露泠的时候,看见的也正是这样一双眼睛。她是应华千宁的邀约而来,江露泠和华千宁的交情非比寻常,这是我们早已经知道了的。华千宁知道自己惹得天怒人怨,担心被人刺杀因此想出了这一招诱敌之计,以图率先下手。按理说,他财雄势大,结交广泛,找一些黑道上的杀手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但像他这样作恶多端的人,总怕被别人抓住了把柄,那些人他是不敢用的。算起来,值得他信任又有这种本事的,也就只有江露泠了。江露泠曾经受过他的恩惠,既然他开了口自然竭尽全力,知悉他的全盘计划后带着自己的人来到了大草原。
  且说江露泠被林雪飞击中害同伙男子分了心,只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便被杜改泽抓住了机会,快速移到那人身前。那人要开枪,被他一脚踢飞。林雪飞看到了那个人的面庞,觉得很面熟,只是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过。其实他就是于衍修,此时虽然失了手枪,但可没有刚刚那些人那般好对付。杜改泽踢飞了他手里的枪,他趁着杜改泽收腿回身的当口一拳击向他的腰间。杜改泽刚才的一脚用力刚猛,身体无法快速协调,知道这一拳无法躲闪,但也不可让他占了便宜,右脚落地时左腿顺势后摆,击中他的左肩,这一回合,两人谁也没占得便宜,各自向后退了两步。
  “兄弟,快去救孩子。”杜改泽朝林雪飞喊道,“有三个孩子被他们带进了崖边的蒙古包,有一个人看守,一定小心。”
  林雪飞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就杜改泽给他的印象还有毕勒格老人的讲述看来,他是一个正派的人。所以刚才他选择帮助他,此时又见他不落下风,于是拿起一把手枪悄悄向崖边靠近。于衍修趁他说话迅速靠近,连踢两脚不曾击中,接着右手摆拳朝杜改泽面部袭去。杜改泽见他身段灵活,一直小心应对,此时观察着他的拳路准备低头闪过,动作已经做出了一半。然而于衍修那一拳只是有形无实,并未用力,乃是虚招,临近他面部的时候突然收回,转向他的腹部,杜改泽中了一拳。于衍修乘胜追击,连连出拳。杜改泽并不还击,仔细看他拳路,多次后撤之后突然向前双手抓住他出拳的右手,转身瞬间以左肘击他腹部。于衍修右手被他擒住,只好侧身躲避,杜改泽躬身猛然发力,将他从身后甩出。于衍修摔在地上,即刻便站了起来以防止杜改泽连续攻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四回 张良得计意未尽 霸王御敌力千钧(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