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小龙女之二:轻轻地走了
本章来自《金牛河畔》 作者:勘察加
发表时间:2018-11-19 点击数:1357次 字数:

一大早,钱中平还在酣睡,徐有志回到自己宿舍。林雪已经起床,正对着他的小圆镜化妆。有志关切地问:“昨晚睡得好吧”,说罢要柔情地去搂她。林雪轻轻推开他的手,淡淡地说:“还行吧”。林雪脸色不好,没心思听他的甜言蜜语,轻声问:“早饭咋安排的?”,有志说:“去镇上吃面去?”林雪:“喔?又吃面!”。

晨曦从五彩的云端垂下,直洒落在通往镇上的小径上,清风吹拂,虫鸟鸣叫。走进牛岗新街的面馆,有志叫了两碗牛肉面。坐下后,林雪笑问:“有志,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有没人给你介绍女友?”。以为林雪知道了姜琳的事,徐有志惊得差点将嘴里的面条吐了出来,很久才稳住阵脚说:“有啊,多着呢”。林雪笑得诡秘:“有没有合适的嘛?”,有志道:“别乱想了,我哪还有心思呀,我不是早就有你了嘛,”。林雪依然笑嘻嘻地追问:“说真的,如有合适的,叫两个出来让我瞧瞧,我给你参谋参谋?”。徐有志心里本来没底,见林雪老问此事,愈发觉得不妙,心里很不痛快,遂闷头呼呼喝面。林雪满脸真诚:“要不,回头我去城里给你张罗张罗,物色一个?”。徐有志再也按捺不住怒火,猛地将筷子砸在桌上:“你是不是厌了烦了存心推我出去?林雪你放心,我徐有志还没落到无人问津到沿街叫卖的地步!你有任何想法现在都可以直说!我徐有志绝不强人所难!”。林雪从没见有志对她发过这么大的火,吓得直哆嗦,嫩白的脸红涨得扭曲,泪水在眼里闪烁:“谁招惹你了,我就随便说而已,你冲谁发火,神经病!”。徐有志高扬起准备拍向桌子的手猛地悬在空中,他看见林雪眼角滚落出了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忽感心疼,便软了语气说:“对不起,小雪,吃面吃吧,快凉了”。林雪嘤嘤呜呜哭出声来:“不吃了!爱吃你吃,我回城去了!”,说完冲出了面馆。徐有志急忙追上去,柔抚了她的肩,耐着性子说尽了好话,方才稳住林雪的情绪。

林雪止住抽泣,幽怨地瞟了瞟有志惊惶的脸,冷冷地说:“有志,昨晚我想了很多很久,或许我就不该来你这里的,我想我真的该回去了!”。昨晚的推测终于成了残酷的现实,徐有志大脑一片空白,嗓音颤栗,明知故问:“回哪儿?”。林雪:“回县城。你回宿舍去把我的包拿来吧,我在这里等你”。有志近乎哀求:“就因为我刚才吼了你?我向你道歉好不好,下午再走吧,待会儿我带你出去爬爬山看看乡村的风景,行吗?”,林雪摇摇头,徐有志几乎绝望地做着徒劳的挽留:“下午回去吧,钱老师中午请我们吃饭呢”。林雪拭去眼角的泪水,抽噎着说:“我昨晚一直没睡好,再说这儿到县城的路又远又烂,我下午还有事要去办,你回去拿包吧!”。有志六神无主,纯属多余地问:“真要走?”,林雪不容质疑地点了头。徐有志顿时从心凉到了脚底,半天才缓过神来。他停止了哀求,发狠地猛然转身,步履踉跄地挪回学校。

在路上,徐有志迷迷糊糊,昏昏欲睡,泪眼朦胧,似乎没了灵魂,只余下一具轻巧虚无的躯壳飘浮在半空中...熟悉的街道农舍田亩,显得恍恍惚惚;厚重的大地遭遇地震般摇摆起伏;往来的行人仿佛都没有了鼻眼口,只剩一张张括符般的白脸…从车站到学校的土坯路,显得无比荒唐无比漫长....依稀有人向他问好,依稀有人喊他名字....他记不清自己是如何跨进校门,回到宿舍,再僵尸般穿越操场,飘出学校,游过田坎,飘上土埂,最后悬停于凄凉绝望的公交站台,将一个黑亮精巧的小皮包塞入一个有些眼熟却又万分陌生的姑娘手中……

当客车突突突启动,林雪在车窗朝他挥手道别时,徐有志才突然从梦里醒来,不甘心地追着客车,急切地无望地问:“还来吗”。林雪没答话,只是挥了挥手里的紫红色手巾...

汽车如个酩酊的醉汉摇晃着渐行渐远...阳光很白很耀眼….一群受惊的麻雀唧唧喳喳,杂乱无序地遁入了路边的树林,震落下片片枯叶...有志久久地呆望着林雪离去的方向,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空,刺眼的太阳光晕里,依稀残还留着林雪手巾的令人绝望的一点点夺目的嫣红……

没有想象中的激情拥抱依依话别,更没有欲送还休的十八里长亭相送,只徒然留下柳咏笔下“自古多情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凄凉冷寂。

直到汽车顶盖天然气囊那点点黑色消失在远处蓊郁的林梢,徐有志才收回了视线,鼻子里涌出股股强烈的酸楚,浑浊的泪水如两条蠕虫从眼角爬到脸颊....林雪的言行和他们没来由的争吵,证实了她此行的真正目的。她不是来望看他的,也不是来考察他的,而是专程来向他作最后的告别。人终究会变的,自认为曾经海誓山盟可以天长地久的爱情,就如这路边的行道树,春夏浓绿,到了秋天,树叶总会变枯发黄,变得脆弱,随便一阵秋风细雨袭来,便只能无奈地掉落尘土,归于完结。

徐有志与林雪的相识与很多大学情侣一样平淡无奇。在那个年代的大学校园里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中,恋爱成为了一种时尚一种消遣体验或一种炫耀吸引力的标志。大学几年,谁要没找过女友,只能说明这个人要么缺乏魅力胆识,要么就是死啃书本的夫子。徐有志本不信这个邪,课间打打球,晚上周末逛逛图书馆看看电影跳跳舞,日子过得倒也快活。但到了大二时,同一宿舍的八大金刚,除了他外,其他的室友竟然都有了女友。尤其是那个矮若武大郎黑如猛张飞的外号“王大郎”的王大勇,一俟黄昏,就乐颠颠地挽着个同样矮小的女生在操场闲逛,在校园的林间小径踩来压去,刺得徐有志眼涩。课余大把的闲暇时光,室友们都会女友去了,没有了球友和玩伴,徐有志感到很孤独,遂一时性起,决定也去找个女友,镇镇那帮歪瓜劣枣的嚣张气焰。他于是如猎狗般四处寻找猎物,在一个周六的舞会上,结识了后来号称“小龙女”的林雪,两人一谈就是三年。

离开校园的象牙塔,踏入纷繁芜杂的社会,徐有志发现自己如个赤裸纯洁的婴儿掉进了污水坑,理想和信念被现实击得支离破碎,留下的只是世俗的生存压力。世事变幻如沧海桑田,在这丧失理想信念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心逐渐变得浮燥庸俗,要想出淤泥而不染谈何容易!小小的牛岗尚且如此,那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的大都会又当如何?女人是感性的,也是现实的,林雪那么年轻漂亮,定然不乏追求者,城里条件优越的男人多了,她就是想坚守这份感情也难,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所谓时位之易人矣!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何况这段纯属青春萌动如孩童般天真的青葱恋情呢,它终究会被世俗的狂潮打散吹熄!早散早好,免得牵牵扯扯误了她的大好年华!

徐有志全身的筋骨如被抽去了般的软绵,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宿舍,紧闭了房门,一头载倒在床上,任由如雨的泪水恣肆流淌。经过如此剧烈的忽悲忽喜,再钢筋铁骨的汉子也会融化为一滩烂泥。林雪如个飘浮不定的来自地狱的擅作恶作剧的美丽精灵,她轻轻来了,赐予他天大的希望,旋即又无情地宣判了他的死刑,轻轻离去,留下他独自一人在恐惧和绝望中颤栗。说什么患难者共同走完坎坷的路途,说什么朝朝暮暮长相厮守,说什么“山无陵,江水为竭,乃敢与君绝”,都成了昨夜的残梦,昨夜的星辰!

徐有志终于明白:世上没有永恒,这就是他俩的终结。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五章 小龙女之二:轻轻地走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