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四回 张良得计意未尽 霸王御敌力千钧(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19 点击数:609次 字数:

江月影本就娇小,身子孱弱禁不住疼痛倒在地上,晋欢和吴子清大叫不好,赶忙上前探视,鲜血染红了他们的双手。那些孩子们见出了事,都不想担责任,一溜烟全跑光了。两人把江月影送去了医院,虽然她的伤势不算严重,但他们都因该如何跟周克新交代这件事而发愁。毕竟他们两个眼看着江月影中刀倒地,无论如何也难辞其咎,怕是周克新要大发雷霆啊。
  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要告诉周克新的,不过在周克新之前,有一个男子先到医院探望了江月影。他还带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当夜参与斗殴的方宗元,而这个男子就是这个男孩的哥哥,叫做方宗本。这个年轻人不但面貌英俊,举止优雅,而且内敛深沉,文质彬彬,令人见之而喜。
  “真的非常感谢你。”他声音清脆,言语利落,并且非常有礼貌,“我都听弟弟说了。”
  “没什么。”江月影见人家主动上门致谢,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小孩子不要再做那种事了。”
  他叹了口气,哀伤地说道:“这都怪我,弟弟一直是我带的,以后我会好好管教他。”
  那孩子站在病床前,满脸愧疚与后悔的神色,握着江月影的手说道:“姐姐,我以后会改的,要不是你说不定我已经死了呢,叫我怎么感谢你?”
  江月影没想到,这个孩子此时看上去恬静而又羞涩,跟一个普通的单纯稚气的孩子没什么两样。可是他昨夜凶恶狠毒的样子犹在眼前,想到这里难免唏嘘,心里又盼望他痛改前非,平平安安地生活,不要伤害别人,也不要被别人伤害。
  “我是华夏大学的老师,有什么事可以效劳的话,尽管开口。”方宗本是华夏大学的教授,在世界社会学领域颇有声誉,以他不足三十岁的年纪来说,可谓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方宗本和方宗元兄弟两人告别了江月影,出门的时候与周克新擦肩而过,在晋欢和吴子清战战兢兢的陪伴下,他来探望江月影。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周克新对江月影的态度非常冷淡,这让他们大为不解,毕竟在他们仔细斟酌了一夜将没能保护好她的消息告诉他的时候,他将两人臭骂了一顿,焦急地询问她的伤情,而且即刻便向医院奔来。此时,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对她的状况漠不关心,对她的情绪也毫不在意,平时的周克新可不是这样的呀。
  两人并不了解周克新心中所想,暂且不提。且说此时林雪飞在草原之上依然没有想出解救齐铮的办法,虽然他暂无性命之忧,但被他们困在那里一定会吃不少苦头。而且这一次如果杀不了华千宁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林雪飞不但因为这些事烦恼悬心,而且祸不单行,他所带的干粮也所剩无几了。要出了大草原到外面置些干粮未尝不可,但这必定会耽搁大量的时间,他倒不如请求当地的牧民赠他或者卖他一些。但是这里牧民很少而且飘忽不定,他找到他们已是不易,而且就算找到了,人家也未必肯给他。
  可林雪飞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他不知往哪个方向走能遇上牧民,因此也就不给自己选定方向。他在河里装了一壶水便上了马,也不催促也不勒绳,任凭马儿在草原上随意所至。虽然心中忧虑重重,但他仍然没有放弃欣赏日光下草原的风景,不过长时间的颠簸让他感到困乏,不知不觉中竟趴在马背上睡着了。
  突如其来的震颤让人猝不及防,他差一点从马背上摔下来,不知为何,这马突然跑了起来。林雪飞回过神,看见了远处正前方升起的白烟,等到距离近了些,那白烟里翻滚的火苗也显了出来,那里看上去像是一个村落,有一些白色的房屋和砖墙似的建筑。那里起了火,林雪飞此时比马还要着急。
  等他赶到那里的时候大火已呈末势,几十座房屋只剩断壁残垣,马棚羊圈都被烧得支离破碎,原先围在小村外的一圈栅栏变为一抹黑色痕迹。林雪飞看到村子的四周有一圈宽约四五米的草皮被人刨了去,应该是担心火势会蔓延到草地上。如此说来,一定是有人蓄意纵火了。
  林雪飞在村外没有看到任何人,往村子里面看也没有发现人的踪迹,喊了几声也没有收到回应。但这么大的村子总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他担心有人都被火困住,下了马准备冲到里面去。
  “我说,你要做什么?”林雪飞回头看到了说话的那位老者,他那雪白的垂到了胸口的胡须格外引人注目,帽子下面露出的鬓发也尽皆白了,背上挂着一个竹篓,手中拄着一根拐杖。
  “村子里着火了,老人家,我进去看看。”
  “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你进去做什么?”
  “你是村子里的人?”
  “不是,但我认识他们。”
  “是谁放得火?”
  “是他们自己。”
  “是谁?”
  “他们自己,村子里的人放火烧了自己的村子。”
  “您说得是真的吗?他们为什么要烧自己的房子?”
  “千真万确,他们是一群奇怪的人。”
  “我还是进去看看吧。”林雪飞到底还是进到里面寻觅了一番,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把自己弄得满脸,浑身都是灰。
  “果然是这样的吗?”林雪飞仍然不肯相信有人会烧自己的村子“真是难以置信。”
  老人盘腿坐在地上,点着了烟袋,呵呵笑道:“杜改泽,他居然交了朋友?”
  “您说什么?”林雪飞不解。
  “你骑着的,是存香驹。”
  “哦?是吗?真是惭愧,我都不知道这马和这马的主人的名字。”
  “真是难得,他竟肯将他的爱驹送人。”
  “哈哈哈。”林雪飞笑起来,“您怎么知道这马不是我偷来的或者夺来的?就是买来的也不是不可能。”
  那老者随林雪飞笑起来,然后说道:“存香是杜改泽精心挑选出来的难得一见的良驹,她对主人忠心耿耿,要是偷走了别的马也就算了,你怎能偷得走她?说到夺,没有人能从他的手中夺走东西。至于买嘛,看来你与他没有深交。”
  “您对杜改泽很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人中之龙,万中无一,不过只差了一点点。”
  “什么差了一点点?”
  “哈哈。”老人笑而不答,“他既然肯将存香送给你,看来你也不是等闲之辈。”
  “这您可看错了,我比等闲之辈还不如,我连吃的东西都弄不到啊。老人家您能帮得上我吗?”
  老人听他这样说便把他带了回去。老人所住的村子比杜改泽的要大得多,是林雪飞进入草原之后见过的人最多的聚居区,这里生活着上百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全是蒙古人,除了这位老人之外没有人会说汉语。林雪飞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许多孩子们都跑到老人的蒙古包里想要看一眼这个“外面的人”。通过老人跟别人的对话,林雪飞猜出了老人名字的发音——毕勒格。
  老人宰了一只羊,准备了些炒米和包子,酒当然是必不可少的,那些来到这间蒙古包的孩子们还带来了许多林雪飞不认识的果子和糕点。林雪飞从未尝过这里的食物,闻上去喷香,看上去诱人,再加上这几天饥肠辘辘,心里恨不能把这一切一口吞到肚子里。老人同孩子们说了几句话然后给林雪飞和自己各斟了一碗酒,两个人方才吃了起来。
  “您问过这些孩子了?”林雪飞虽然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是意思大概能揣摩得出来。
  “是,他们都吃过了。”
  那些孩子小的有六七岁,大的有十几岁,见他们开始吃饭便停止了喋喋不休。有两个大一点的孩子朝着林雪飞说了一句话,似乎是在问他问题。林雪飞望了一眼老人,老人说道:“他们问你是不是从草原外面来的。”
  林雪飞对他们点了点头作为回答,一个孩子又说了一句,老人转达道:“他们问你能否给他们讲讲外面的事。”
  “外面的事没什么好说的。”林雪飞回答。
  “这个年轻人想要跟你到外面看一看。”老人再次为他转达孩子的问题,“为此他愿奉上所有的牛羊。”
  “不行,这个交易可不划算。”林雪飞笑道,“我已经吃饱了,多谢款待,你们的饭菜实在可口,我该走了。”
  林雪飞起身拜别老者,向那一群孩子致意,转身往外走,老人一连串的笑声使他停住了脚步,他回头疑惑地看了一眼老人。
  “坐下。”老人止了笑声,“我知道你还没有吃饱。”
  “我……”
  “坐下吧,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
  林雪飞重新坐到了坐位上,问道:“老人家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因为我也曾经这样想过。”
  “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四回 张良得计意未尽 霸王御敌力千钧(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