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四回 张良得计意未尽 霸王御敌力千钧(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18 点击数:232次 字数:

   晋欢离开了寻真杂志社,一向乐观豁达的他此时感到无比失落,他经历得越多,越觉得糊涂,这个世界的复杂和人性的微妙也越来难以说明。他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不以一种更加和谐互利的方式共存?为什么人们制造出了那么多人人赞同并知道其合理的规则却无人遵守?为什么每个人都宁愿把自己的肚子撑破也不愿分一口给饥肠辘辘的人?为什么明明正直善良笼罩着世界而邪恶卑鄙却成了真正的主宰?
  他本来打算回老家去的,但他还欠着韩采梅的钱,所以他不得不再次找个工作。在这之前,为了排遣郁闷,他找到了吴子清,也许在花间市,这是唯一一个能和他说上话的人了。可是吴子清似乎兴致不高,近些天来他一直提不起精神,显得沮丧而又忧伤,似乎满腹心事。他们两个一起吃了晚饭,吴子清的话让晋欢有些担心。
  “你是对的。”吴子清的这句话让晋欢感到莫名其妙,他问道:“什么意思?”
  “恶占据了人类的身体,你是对的。”吴子清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记得吗?我们之间隔着栅栏,我在里面,你在外面。当时我嘲讽了你,笑你不懂人性,看来是我错了。”
  “你没错,我对于当初的坚持也有了不同的理解,你觉得糊涂了是吗?我现在也是这样,不要去想那些了,想也想不明白。”
  “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明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却不愿意相信它是真的。”
  “慢慢地就会接受了,但你所知道的也未必就是真相啊,你现在坚定地怀疑就像你曾经坚定地相信,说不定也是不确切的呢?真相可能还要继续深究。”
  “完了,没有希望了。”吴子清眼中的绝望使晋欢担忧,“照这样下去,人类迟早要被自己灭亡。”
  “你忘了你的话了吗?你说得一点也不假,恶永远不会消失,但它一直都在萎缩,它将永远活在善的阴影里。不可否认,人们某些时候的某些想法和做法确实令人沮丧,但那毕竟只是少数情况,不会成为主流,这不是你说的吗?”
  “我终于明白你当时为什么反对我进谎言杂志社了。”
  “我……”晋欢心中悔恨当初不够决绝,没能阻止他进入“谎言”,使他见到了人类肮脏卑鄙的一面。
  “你不必后悔。”吴子清猜到了他心中所想,“相比于在童话的世界里逍遥快活,我宁愿在现实的炼狱中经历磨难,在虚幻中活着,不如在真实中死去。”
  “你说什么呢?”晋欢心里咯噔一下,这个“死”字格外刺耳,他从桌子上站了起来。
  “哈,你想什么呢?”吴子清笑了起来,“快坐下,快坐下。”
  “你别吓我啊,你才二十出头,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晋欢紧张兮兮地说道。
  “是你想多了吧?”吴子清拍了拍他的手,“你怎么变得这么敏感?”
  晋欢心想他说得也对,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胡思乱想,从寻真杂志社离开之后他一直情绪低落,想入非非,想当然地把这些不好的念头加在了吴子清的身上,想想也是好笑。
  “哎,真有点想小悌了呢。”吴子清说道,“这个家伙也不回来看看我们。”
  “问之哥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悌能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想一想咱们认识不过两年,感觉却好像很多年了,那时候我们三个,再加上谭立言,在一起玩真的很开心。我们闹罢课,学校不给我们供水供饭,你和小悌还有海润给我们送水送吃的。”
  “我还记得那年你们游行的时候,你的同学差点把我给打了。”晋欢说着笑起来。
  “何止是你?我们差点就攻到‘谎言’里去了。”吴子清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太可笑了。”
  “世事难料,后来巽阴地震的时候你们竟然又和杂志社里的人凑到一块去了,哈哈。”晋欢说着拉起吴子清,“算了,算了,咱们两个是不是年轻人?怎么说起话来倒像七八十岁的老人家。”
  “陪我到校园里走走吧。”吴子清请求道,“我想回去看看。”
  晋欢陪着吴子清在校园里四处闲逛,每到一处他都会站在那里看上半天,晋欢看他一人发呆也不去打搅,直到他回过神,哀叹一声,两人才会朝下一个地方走去。人总是会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光,但对吴子清来说,这也未免有些早了吧。
  他们从学校北门进入,经过了他曾经住过的宿舍楼、第三食堂、大学生活动中心、礼堂还有图书馆,他们在图书馆南面的草坪上逗留了一段时间,然后朝东走去,他们想去看看江月影。
  天黑了,报亭里没有人,但门却没有关,他们正在疑惑的时候,听到东北方向的小林子里传来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两人赶了过去,晋欢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分两边对峙,一方少说也有十二三人,全都穿着附小的校服,跟上次他和贾思悌在星月湾见到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而江月影此时正站在两群人中间,她不会说话只能拼命地挥舞着手试图阻止他们。
  “现在的孩子真是了不得。”晋欢跟吴子清也站到了两群孩子中间,江月影看到他们两个松了一口气,她怕自己阻止不了这些孩子。
  “孩子们。”晋欢说道,“时间不早了,快回家找妈妈去吧。”
  “你们三个滚开,要不然连你们一块收拾。”一方的最中间的孩子非常嚣张,应该是带头的。
  “你们为什么打架?”晋欢问,“难道又是为了哪个女孩?要真是这样你们可就不应该了,这个女孩一定不希望你们打架的。”
  “傻瓜才会为了女孩子打架。”另一方的头目说道,“这是我们的手段。”
  “什么手段?”
  “你不觉得处理矛盾麻烦得很吗?不如我们这样来得直接。”那孩子接着回答。
  “这不止是处理矛盾的手段。”对方的头目说道,“我们是雄性动物,生来就是要战斗的,这本来就该是我们的生存方式。”
  三个人都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从十来岁孩子口中说出的话吗?可另一方的孩子对他的话表示赞同,中间那孩子叫道:“哈哈,少说废话,让我们趁早看看到底谁能生存。”
  “哼,我看是你们一直在拖延吧。”这一方头目说道,“借着这三个傻子挡道,不敢动弹。”
  “你说谁是傻子……”晋欢话没说完,另一方的十几个孩子大叫着绕过他们身边冲向这一方,这一方的孩子们丝毫没有退缩,坦然迎接对面的来敌。旁边宿舍楼里的学生们听到了叫声,都从窗子上探头往外看。
  两边的孩子们涌到了一块,瞬间就在地上滚成了一片。有的两个人在地上扯着衣领相互厮打,有的抱着彼此的头死活不肯松手,有的身下压着一个“敌人”还要伸手拉旁边站着的“敌人”的脚,有的义气为先,自己挨着打也要帮相邻的队友战胜“敌人”。也有两个打一个的,也有四五个人相互扭打的。有几个站着打斗的拳来脚往,好不激烈,有一个孩子将另一个孩子摁在树上,拽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树上碰。还有一个将另一个压在石凳上,用肘打他的头。
  晋欢、吴子清、江月影三人看得心惊肉跳,这些孩子年纪尚小怎么竟如此狠毒?他们三个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这么多的人,拉开这个便顾不上那个,分开那个,这个马上又扭打在一起。
  一边领头的孩子打急了眼,竟然从身上抽出一把十几公分长的刀子,他的同伴们见他拿出了刀子也都将藏在身上的刀子拿了出来。另一边的孩子见状也都毫不畏惧,从容地抽出了刀子。
  这一下三个人吓得魂飞魄散,虽然他们一开始也并不以为他们之间的打斗稀松平常,但也绝不至于是生死相搏。一群十岁上下的孩子,他们之间能有什么难以调和的矛盾或者无法解决的纠纷?在这个玩闹和戏耍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的年龄,这些深仇大恨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了解死亡的含义吗?毕竟他们连生是什么都还不知道。
  “方宗元。”这边领头的孩子晃着刀子笑道,“我不信你敢杀人。”
  “你过来,看我敢不敢杀你。”
  那孩子果然走了过来,快到跟前的时候突然举刀向方宗元刺去。吴子清怕他们伤了彼此早就做好了准备,跳过去一把推开那孩子,两个人摔倒在地上。方宗元借机向那孩子刺去,晋欢又连忙抱住了他。原先那孩子从地上爬起来朝方宗元冲去,晋欢和吴子清都没能来得及做出反应,刀尖眼看就要刺中方宗元的胸口,幸好江月影冲了上来。她本想从一侧推开那孩子,可惜她手脚笨拙,再加上心里紧张,一下子滑倒在那孩子身前,刀子划破了她的胳膊,在她的上臂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四回 张良得计意未尽 霸王御敌力千钧(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