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三回 危峰协力能攻克 天涯同道自相亲(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17 点击数:388次 字数:

  那人眨眼之间已到眼前,把一根长绳扔给林雪飞,林雪飞将其系在腰间。那人下了马,将绳子的另一端在小臂上缠了几圈搭在肩上,转身发力,在前的左脚嵌进了草皮之中。林雪飞借着这力轻松地从沼泽里钻了出来。他看清了这个大汉,腰背挺拔,肩膀宽阔,下巴上蓄着胡须,脑后扎了两个短辫子,方脸浓眉,双眼大而有神,颧骨上有些发红。他一派蒙古人打扮,站在那精壮高大的枣红马下,威武雄壮。
  “谢谢你救了我。”林雪飞说道,“请救救我的马。”
  那人将自己的绳子与林雪飞套在马头上的绳子系在一块,然后将其缠在腰上,一跃上马,伏在马背之上大喝一声,那马飞驰向前,即刻便将沼泽地里的马拉了出来。
  那人驱马赶了回来,下马向林雪飞致意:“这匹马和你有什么渊源?竟然连自己命都不顾。”
  “言重了,我没有不顾自己的性命,如果你再不赶来,我就要放弃了。”林雪飞笑道,“它一路上载我,我不忍心弃它不顾。”
  “知道你的马为什么会陷在沼泽里吗?”
  “难道你的马不会吗?”
  “当然,你的马之所以会陷在沼泽里是因为慢,而我的马是很快的,别说是这样的硬沼泽,就是再软一些的泥地也困她不住。”
  “原来是这样。”
  “你是一个爱马的人。”那大汉笑起来,“可惜不是懂马的人。”
  “哈哈,你说得对,不知这位大哥叫什么名字?是不是蒙古人?”
  “哈哈哈哈。”那人笑起来,“我们有幸见得一面,何必问这些呢?”
  林雪飞看到从那人身后远处走来一个马群,少说也有几百匹,等它们近了些他才发现,马群四周围着几十个骑马的人,他们偶尔缓行,偶尔疾驰,时不时还会发出洪亮的叫声。
  “这是我的族群。”那人这样说,林雪飞以为他们是草原上的牧马人。
  “既然你们不肯交朋友,那么我们就此别过了。”林雪飞说完,牵马要走。
  “先等一等。”那人说道,“你的马给我吧。”
  “给了你,我怎么走?”
  “你骑我的,我的这匹马就给你了,她从小跟着我,已经八年了。”
  “你舍得?”
  “说来惭愧,如果她陷到沼泽里,我未必能像你那样,从此以后,你就是她的主人了。”
  那人将他的马牵到林雪飞跟前,然后牵着林雪飞的马向他的族群中走去。
  林雪飞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夜里,他伏在距华千宁的蒙古包百米之外的一个草丘下,只露出半个脑袋观察动向,试图发现那些隐藏的保护者。直到半夜他都一无所获,一切都处在安静祥和之中,难道他真的多虑了吗?就在这时,他发现蒙古包西面不远处有一个黑影正在悄悄靠近,那人蹑手蹑脚,左顾右盼,藏在背后的右手似乎握着匕首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越靠近蒙古包身子弯得越低,脚步也越慢。现在,他的左手已经缓缓地掀开了布帘。林雪飞发现这个状况之后,朝着蒙古包的方向靠近了二三十米。
  突然一束耀眼的光照在那人身上,他惊恐地回过了头,将右手放在眼前遮挡灯光。林雪飞立即认出了他,心中叫苦,知道事情不妙了,原来此人竟是齐铮,他为他的矿工兄弟们报仇来了。接着,数不清的灯束朝齐铮射来,转眼之间他已经被二三十个人围在中间。这些人里面全都穿着便于行动的束紧的短袍,外面则披着肥大的棉袍,这大概是夜里寒冷临时加上的,他们每个人头顶的帽子上都绑着一个照明灯,每人手中握着一只手枪。
  林雪飞担心齐铮的安危,又匆匆向前赶了几十米,此时已至人群外围,距离蒙古包不过十几米远。但他不敢冒然出手,否则他们两人的命都有可能搭进去,那些人手中全都擎着枪,虽然林雪飞也带着一把,但他一个人怎么能敌得过这么多人!况且,林雪飞是不善用枪的。
  几个人把齐铮绑起来推进了蒙古包,其余的又往上山的方向走去,他们熄了灯,即刻便消失在这茫茫原野上。林雪飞听到了华千宁得意的笑声,接着他开始说话,林雪飞虽然离得远,但草原的夜晚寂静异常,林雪飞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
  “没想到是你。”这句话是华千宁说的。
  “不管是谁,你都不应该感到奇怪。”齐铮话音铿锵,“除非你认为自己不该死。”
  “按道理我是该死,但是我不想死,难道你想死吗?那些矿工死了怪可惜的,我也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要不然那天我就不叫他们下井了。不过,已经死了那么多人,就不要再把我搭上了吧。”
  “除非你把我杀了,要不然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真是太可惜了,你本来可以成为我的得力助手,成为劳模,成为高层管理者,都是你的性格害了你。你大概到死也不会明白,为什么像你这样所谓正直的人和那些无辜的矿工会悲惨地死去,而像我这样你们一点也瞧不起的‘卑鄙小人’却能安然地活着?我不会告诉你其中的奥妙,因为即使我说了,像你这样愚笨又执拗的人也理解不了。”
  “安然地活着?别欺骗你自己了,我可以安然地死去,你却不能安然地活着,你们都不能。所有玩弄权力、金钱和名声的人都陷入了不能自拔的危机,你们其实也在被它们玩弄。”
  “哼,你想死?你会如愿以偿的,等着吧。”
  “怎么?你还要留着我吗?你不怕我说得更多?你的心里会更难受的。”
  “我要将你们一网打尽?”
  “谁?你要将谁一网打尽?全天下所有站在正义一方的人吗?恐怕你是杀不尽的。”
  “别给我装傻,如果你不说出你的同伙在哪,我会给你好看的。”
  “我的同伙?难道你是指所有想杀你的人吗?那倒真不少。”
  “你给我打马虎眼是不顶事的,你以为我不了解吗?告诉你,我早就听说了。现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个组织,他们借着正义的名号大开杀戒,举着天理的旗帜血腥屠戮,打着公平的幌子疯狂报复。没有人见过他们,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有几个人,但他们都是疯子。已经有很多被认为做下了不可饶恕事情的人死在他们手中,左思贤、中华慈救会会长孔献良、工商检察部部长谢森还有花间市的两名警察,这是我所知道的。”
  林雪飞虽然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迟早会为人所知,但听到这里还是大为震惊,这意味着那些为非作歹的人以后都会有所防备,他们行起事来将会遭遇更多波折。既然连华千宁都知道了,那么警方也一定觉察到了他们的存在,尽管他们现在还是隐蔽的,但长此以往,暴露将不可避免,他们的路就要走到尽头了。死固然是不可怕的,但他们心中一直坚持的东西也要终结了,林雪飞想到这里,心中难免会有一丝哀伤。
  “既然我已经知道,那我就决不能坐以待毙,我知道只要我不死他们就一定会找上我。你以为我为什么来蒙古,来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又是谁把我来蒙古的消息散播出去的?我就是要引他们现身,你知道在这里杀死一两个人谁也不会发现的。只有将他们全部除掉我才会安全,而你,想不到你,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所以你留着我。”
  “是的,既然你们坚持什么狗屁道义,那么你的同伴就绝不会置你于不顾,只要你在,他们迟早会来的。”
  “那么你就等着吧。”齐铮只觉好笑,他大概是怕死怕疯了。
  “我也可以叫你说出来,他们都是谁?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即使说了你也不信。”齐铮知道他既然认定了,即使自己不承认也不过会被他认为嘴硬而已,所以索性就不争辩了。齐铮受到了华千宁手下的毒打,林雪飞此时虽然心急,但尚无对策,知道华千宁暂时不会伤了齐铮的性命,因此只好暂且退去。
  林雪飞思索着解救齐铮的办法。找些帮手?可是即使周克新、陈海润他们都来了也绝不会是敌人的对手。寻求当地牧民的帮助?可是这里人烟稀少,即使遇到大多也听不懂他的话。再说,他们凭什么帮他,他又怎能把他们卷入这场是非呢?那么报警吧,可是齐铮才是非法的呀,华千宁虽然禁锢了他,但毕竟是受害者。而且倘若他报了警,连在这里杀死华千宁的微茫希望也失去了。
  这里林雪飞为了搭救齐铮的事忧愁不已,暂且不提。且说晋欢以“闻香”的笔名将那篇文章——《旅行》,寄到了谎言杂志社,心中仍旧怅惘无限,感情与理性总是不能兼容,他所敬佩的也是他所杜绝的,他所依附的也是他所厌恶的。身在寻真杂志社,他竟然将文章投给了它的劲敌,这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庄雨腾的闯入截断了他的思绪,他对晋欢说道:“上一次你的文章没能用,我感到抱歉,这一次一定用你的。”
  “可是这一次我没有写啊。”晋欢感到疑惑,这个月他的确没有为寻真写文章。
  “不用不好意思,我已经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
  “《旅行》。”庄雨腾笑道,“写得非常好,我很喜欢。”
  晋欢诧异道:“你……你是怎么看到的?”
  “哦,这个嘛,我是无意中在你电脑上看到的。”庄雨腾笑了笑,“真是好文章!”
  “你偷看我的文章?”晋欢非常恼火,说得很大声。
  庄雨腾有些错愕,毕竟他是领导,在社里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但这毕竟是他的不对,因此他没有发作,只是笑道:“什么偷看?我们是一个大家庭,你们每个人的东西都是杂志社的,干嘛分得这么清楚?”
  晋欢没好气地说道:“你说错了,它是我的,不是杂志社的,更不是你的!”
  “好,好,好,我不跟你争,你写了不就是要发表的吗?现在我满足了你的愿望,你也用不着生气吧?”
  “我写了是要发表的,但不是给‘寻真’的,而是给‘谎言’的,我早已经投给了他们,恐怕你用不了了。”
  “岂有此理!”庄雨腾一听“谎言”二字大发雷霆,“你是谁的人?你不给我写也就罢了,竟然给林雪飞写,你太不称职。”
  “我哪一件工作做得不好?怎么不称职?这是我写的文章,投给谁我说了算。”晋欢同他争吵起来,“‘谎言’的人全都光明磊落,绝做不出这样无耻的事。”晋欢这句话指桑骂槐,将先前对杂志社里所有人的不满发泄了出来,可是这样一来也把杂志社里的人全都得罪了。
  “光明磊落?”庄雨腾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不屑,“别叫我把难听的说出来,哪个人不是名利之徒?谁活在世上不是为了自己?你真以为他们费心尽力地批判和讽刺都是为了所谓的正义和平等吗?别傻了,没有这样的人。我了解他们,因为我走的路和他们一样,不装的正直高尚一点,谁会买你的帐?你看他们整天刚正不阿,一本正经的样子,给他们点好处照样做那龌龊肮脏的买卖,遇到那位子高的人也是赶不及跪在地上磕头叫爷爷。哈哈,什么嫉恶如仇?什么心怀天下?全都是穿着漂亮外衣里边却烂了心的人。”
  “你对自己的认识还算透彻。”晋欢转怒为笑,嘲讽道,“你带的这批人也算是志同道合了。”
  “别把自己想得太高尚,只要是人,就是卑劣的,你跟我们完全一样。”
  “我跟你们还是有所不同的。”
  “哼,你以为你是谁?有多么了不起?如果你真像你自己想得那样,你就不会跟我们混在一起。”
  “那是曾经。”晋欢说道,“我已经决定要走了。”
  “像你这样的人,也许会饿死吧。”庄雨腾嘲笑他,“滚回你那光明磊落的人中间去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三回 危峰协力能攻克 天涯同道自相亲(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