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小龙女之一:轻轻地来了
发表时间:2018-11-16 点击数:837次 字数:

周六,徐有志早早起了床,将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把皮鞋擦净泥土,上了油,梳了头发,喷上摩丝后,便翻箱倒柜选试起衣服。林雪说她本周六可能来牛岗,徐有志欣喜若狂,一宿未眠。看来林雪还是割舍不下他的,他没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学校任何人,包括钱中平,他要让林雪的乍然出现,给姜琳,给兄弟们,也给那些令人窒息的流言蜚语一个石破天惊的震撼!

整理好内务后,有志兴冲冲去街上买回些鸡鸭鱼等,扔给了食堂老刘加工。盘桓到十点,有志敲响钱中平柴门。“谁呀”钱中平穿着裤衩嘟嘟嚷嚷开了门,又要赖上床去。“起来起来”徐有志一把拖住他。钱中平怒道:“去去,让我再睡会儿”。徐有志索性掀翻了他的被子说:“中午我有客,我刚买了些菜在食堂加工,对了,庆柏呢?”。中平没好气:“你没长眼睛啊,他不是在补课嘛!怪了,你刚才说什么?你会有客?谁呀?姜琳又过生?还是你过生?”。有志得意地一一摇头否认,然后悄声说:“你先和庆柏去食堂准备准备,时间不早了,我得去车站接人!”。钱中平睡意全无,一骨碌爬起来,拉住有志逼问:“你去接谁?小龙女?”。有志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到时自然见分晓”,乐颠颠走了。

临近正午,在钱中平和孙庆柏的帮衬下,食堂帮刘师傅很快弄好了一大桌热腾腾的菜。二人摆好碗筷,斟上酒,耐心等候徐有志的神秘来客。火辣辣的阳光将半个食堂映得透亮。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仍不见徐有志回来。庆柏下午有课,等不及了,便端了大碗饭,不便动大餐,只是夹了些咸菜,呼哧呼哧吃下,走了。

钱中平没吃早饭,肚子早就咕咕直叫,正想夹点菜吃,突然看见徐有志蔫蔫地斜靠在食堂的木门上,钱中平忙跑上去,向外张望“来啦?”。有志失望地说:“她可能来不了了,我们吃吧!刘师傅你也来喝几杯”。有志一屁股坐下,仰起脖子,咕噜噜将半瓶啤酒倒进肚里,抹了嘴道:“菜不错!”,又连灌下几大口。中平见状,忙夺过他的酒瓶,安慰道:“有志啊,是你的林雪要来,是吧?”,有志面色惨淡,若有若无地点点头。中平安慰道:“你先别着急,她或许是路上堵车耽搁了,或是走错了路,还在镇上晃荡。牛岗镇就这点地儿,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找过来的,你别担心,我们边吃边等吧,久等必有善”。有志惨笑着点点头,扬扬筷子,两人便低头闷声喝酒吃菜。

钱中平陪徐有志喝着闷酒,他理解好友此刻的心情,劝说无用,更讥讽不得。两人喝得脸红耳赤,杯盘狼藉。突然,有志的表情如石柱般凝固了,只见食堂门口老槐树斑驳的阴影下,款款站着个挎包打伞的姑娘!姑娘笑盈盈的脸上掩饰不了风尘疲惫。徐有志使劲揩揩突然冒出的汗水,踉跄着跑出去,攥住她的手说:“刚到?”。姑娘一脸的委屈:“不是说好来接我嘛,你倒好,躲在这里喝酒”。有志慌忙扶她进屋坐下,忙不迭地赔不是:“我在车站等到一点过,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没吃饭吧?”。林雪接过有志递来的凉开水,灌下大口,缓缓气说:“客车半路坏了,修了两个多小时,又没有过路便车,所以就晚了。哎呀呀,你们这牛岗什么破地儿啊,路太远太难走了,饿死我了!”。钱中平看满桌子斑驳的剩菜残汤,歉然道:“老师一大早为你准备的这桌菜,我们都以为你不来了,就先吃了些!唉,有志别愣呀,为远道而来的贵客参茶呀”,有志忙为林雪杯里加了凉开水。

钱中平大叫:“老刘老刘!麻烦你整碗煎蛋面来,将就有鱼汤,不好意思美女呐,你将就喽?”,林雪爽朗地点头说:“行吧!有志知道的,我最喜欢吃鸡蛋面了”。喘息稍缓,林雪笑问:“你就是有志常提到的老师?”,钱中平说:“正是在下,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小龙女,那个政史系的系花?久仰久仰!”。林雪顿时红了脸说:“什么校花哭花呀,他们男生就爱乱安高帽子”。徐有志一扫刚才的阴晦,刚才的苦瓜脸此时如山丹丹花开红艳艳。他从刘师傅手中接过面碗,腰弯得虾米似地捧到林雪面前,柔声说:“吃吧,味儿调好了”,那股殷勤劲酸得钱中平牙都快掉了。

林雪吃完面,掏出小手怕,抹抹脸上的细汗说:“这地儿真难找,我一路问过好多人,才找到这里,有志你们住哪儿啊?”。有志说:“走吧,就在上面点,不远”。钱中平说:“知道你要驾临寒舍,有志他一大早就起来搞了大扫除,平时他那个狗窝嘛,实在不敢恭维!”。有志佯怒,中平乐得呵呵笑,林雪则着小嘴,仰头望了有志,快活地说:“是那样的呀?我倒更想去参观参观!”,有志地朝中平得意地昂扬了头,脸上色彩缤纷。

到了宿舍,有志大度地邀请道:“钱老师,大家都是校友,进去坐坐吧”。钱中平看看美若天仙的林雪,吐吐舌头,艳羡地说:“我呀酒醉饭饱,得补会儿午觉,我可不想当电灯泡。为了你的解放事业,人家林小姐不远万里来到牛岗,你应好好陪她,你们聊你们聊!”。有志不再客套,公鸡般高昂的头,示威般冲钱中平点点:“那,好吧”,就温柔地将林雪拥入屋内,顺手关上了门,想了想,又将门虚开一条缝。钱中平听得真切,嫉愤不已,暗骂有志虚伪。

钱中平钻进自己散发着霉味的屋里,歪倒床上,翻来覆去地不能入睡,眼前总晃动着小龙女小鸟依人的可人模样,直慨叹有志命好,处处走桃花运,又哀叹自己德薄福浅,先天继承了母亲孱弱的体质,后天吃光了全家的精华竟未能使自己长得如有志般高大帅气。想自小到大,自己居然还从未认真摸过一个女孩子的手,而此时的隔壁屋里,那个道貌岸然的徐有志和她的小龙女在说着些什么肉麻的情话,做着些见不得人的下作动作呢!我呸,有志那厮居然还卜卦说自己与女人有缘,简直是无聊无赖加无耻!

午休后,钱中平正准备出门,孙庆柏蹿进来急匆匆地问:“有志的女朋友来没有?”。钱中平懒懒地说:“来了,美女,名不虚传大美人!”。孙庆柏眼放红光:“真的?在哪儿?”。钱中平指指墙壁:“当然在有志屋里,不信你敲门去!”。孙庆柏:“我可不去,万一真来了,岂不扰了人家好事!”。谈论间,门口探入徐有志半个喜笑颜开的脑袋:“二位兄弟,不出去走走?”,钱中平和孙庆柏故意沉下脸,没理他。钱中平突发奇想,迈了猫步,轻轻跃到门边,一下打开大门。只见有志身旁的林雪亭亭玉立,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尽,大大方方朝屋里看。孙庆柏顿时被林雪的美貌震慑了,弹簧般地站起身了来。钱中平眼神怪异,绕着有志和林雪转了两圈后,却并不说话,看得有志心里发虚,小龙女羞垂下眼睑。钱中平停下巡查的脚步,建议道:“今天天气不错,牛岗这地方虽然偏僻,但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如此良辰美景不可虚设,有志你带小姐出去走走也好,我和庆柏嘛就不去了”。有志说:“你俩今天怎么啦,老推推嚷嚷的,感觉我跟外人似的,走吧,一起出去,人多好说话!”。中平摇头说:“非也非也!此一时彼一时,人多了有些话反而不好说,我和庆柏早约好去打台球的,嘿嘿对不住了,洒家就不陪你们了!”。徐有志涨红了脸,凑近中平耳朵,小声骂道:“羡慕了吧,德行!”。

有志不再客套,兀自牵了林雪的手,双双飘然而去。他俩刚到楼下,便听见楼上钱中平夸张且不怀好意的高声告诫:“徐有志徐老师,你们可别去钻玉米林土豪坑砖瓦窑啊,小心有蛇啊!”,接着訇然传来钱孙二人放肆的坏笑声。

黄昏时,徐有志来到钱中平屋里。钱中平正抱了本《三国演义》啃得起劲,头也没抬:“不陪你的佳人,到我这里作甚?”。有志作势翻翻他手上的书说:“看这些?俗气!”,中平酸不拉唧答曰:“没法子呀,本老师光棍一个烂命一条,哪能高雅得起来。当然比不得美人相拥、暖玉在怀的舒爽了!权且读读闲书,混混日子喽。古人虽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时下靠读书发家致富是不可能的,或许能从中学些权谋之术,学你老兄的样,去哄骗个把良家少女!”。有志笑道:“眼红我了吧,要不我让林雪打听打听,她那里是否还有单身女生,有合适的,扔几个给你?”。钱中平摆摆手,怒曰:“我眼红你,笑话!我还担心你光棍打久了,一时冲动去嫖妓、去勾引良家妇女,被捉奸在床扔入大狱,坏了吾辈的名声。我钱中平找女朋友,从不假他人之手。再说,好酒过了河,味儿就淡了,经你小子手的东西洒家不放心,不要!”。徐有志骂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以为你是谁呀,周润发还是刘德华?”,然后作苦口婆心状:“人贵有自知之明,所谓量体裁衣看菜吃饭,眼光不要那么高,年青人还是脚踏实地的为好!”。钱中平听得火起:“闪一边去,用不着你来训我,老夫吉人自有天相,时候未到而已!用不着你假情假意寒掺我!”。有志换了笑脸说:“看你小子心里还是不平衡!几句玩笑就把你急得,我找你商量个事”。钱中平怒气未消:“有事找你的小龙女商量去!老衲要打坐念经了,没空和你闲扯!”。

有志迟疑片刻,小声说:“老钱,你看今晚,这住宿?”。钱中平恍然大悟,后退两步,冷笑三声:“我说老兄,你就别装了。难道你那宽板床还不够你俩打滚?要不,将我的床板拆去再拼宽点,我去孙庆柏那里挤挤?哟荷,该不会是你看上我这窝了吧?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本人严正声明:洒家的陋室绝不可沾染半点污秽之气!”。有志笑道:“你小子想歪了!本人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你也知道,我那房间气味不好闻,林雪进屋就一直抱怨没休息好,刚才还在发火说今晚咋过,老钱你帮我捋捋,今晚咱学校哪家她去合适?”。中平:“我呸!人家休息不好还不是你在瞎折腾?此地无银三百两!晚上只要你小两口动静小点,别影响我休息就行!”。有志急了:“给你说正事儿,她自小娇生惯养,没她的口谕我可不敢乱动的!我正烦着呢!”。中平有点惊讶:“真要她住外面?”,有志不容置疑地重重点头:“我得负责任!”。钱中平想了很久说:“依我之见,最好去个年轻姑娘家住,好有共同语言,姜琳那儿怎样?”。有志摇头:“不行,我开不了口?再说了.....本来.唉”。中平细想,也是,若有志现带着美若天仙的小龙女去她那里借宿,等于往她伤口上撒盐,当面搧她耳光,她还不恨得跳起来,立马把林雪掐死?中平调侃道:“都是你这个情种惹下的风流好事!不好收场了吧,到这般地步了,你还想向天下人装纯情,表清白,同志哥,你累不累啊,今晚将就你那狗窝得了!”。有志长叹口气,幽幽地说:“林雪冰清玉洁,尘埃落定之前,我不想破坏这份美好”。既然他们都真地想守身如玉,中平也不好多说,只是隐约觉得他俩的情感似乎有些曲折,遂懒懒地说:“你自己拿主意吧”。

夜深了,钱中平正窝在被窝里看书。徐有志敲门进来了,二话没说,就褪了衣裤,强行钻进了钱中平被窝。任钱中平踢推,他就赖着不走。钱中平臭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你那个她呢?”,有志“嘘”了声说:“她住我那儿,我只能来你这里挤挤了”。钱中平眼神怪异:“你小子,该不会有啥毛病吧?”。有志嘿嘿一笑:“老子正常得很,不信你试试”,作势向中平扑。钱中平掀开他,破口大骂:“死基佬,离老子远点,老子还没碰过女人,别给老子染上怪病!”。有志一拳过砸去:“老子就得了梅毒淋病咋的!怕传染睡地板去!”“典型的雀占鸠巢!你今晚真就不过去陪你的小龙女了”“不去了!”“真的?”“当然”“你不去陪我去!”“你敢!小心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钱中平鼾息声声,有志却难以入眠。他躺在床上,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和窗外倾斜而入的银白色月光。抽抽鼻子,还能隐隐闻到林雪留在耳鬓的香水味。想起林雪如霜的肌肤、时刻透着笑靥的弯月亮般的眼眸,他有点后悔不该把林雪一人留在屋里独守空房,搞得自己挤在中平的被窝里闻汗味,嗅脚气,直可惜了如此良宵美景……

林雪怎么突然来牛岗?徐有志白天被喜悦冲昏了头,没想过这个问题,此时夜深人静,辗转反侧,他不禁浮想联翩:是真想我了还是来实地考察?牛岗这闭塞的偏远小镇和破旧如古庙的牛岗初中,会留给她怎样的印象?凭这些,她能评估出我徐有志有多大的前程可奔呢?.....联想到林雪最近的一些反常言行,徐有志感到惶恐不安,脊背上生出阵阵寒意…….他脑海里一会儿浮现姜琳步步紧逼的螳螂身子、老土豆脸,一会儿设想恼羞成怒的姜必达父女该使何种手段整治他,一会儿幻想着与林雪同枕而眠肌肤相亲乃至巫山云雨的美妙场景,一会儿又虚构出林雪弃他而去被人讥笑的凄怆境地……徐有志脑子里如塞入一床破棉絮般杂乱无绪,烦躁不堪,捣腾到半夜,仍张大双眼直瞪着走廊路灯微弱黄光中,钱中平门楣上方的天花板下,那只在灯泡拉线上爬上爬下辛勤结网的丑陋蜘蛛……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五章 小龙女之一:轻轻地来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