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三回 危峰协力能攻克 天涯同道自相亲(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16 点击数:526次 字数:

 阳川河溃口最终被堵死了,这是在溃水事故发生四天之后的事,而那些积水被抽干则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181人无一生还,这是起初大家都能猜到的事。这次事故最终被认定为严重自然灾害引发的灾难,同时有关地方政府、部门和企业存在应对自然灾害和生产安全事故意识不到位,能力欠缺的问题。欣源矿业集团中的包括朗大功在内的几名责任人被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集团和地方政府的十几名相关责任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行政处罚,欣源矿董事长华千宁位在其列。
  事故尚在处理之中,华千宁却又返回了蒙古呼伦贝尔。先前他在那里避暑,不过待了区区数天,兴致未尽,现在天气稍稍凉了些,但他还是要弥补一下心里的遗憾,都怪那些死去的工人们打扰了他呀。谁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传开的,总之林雪飞是知道了,让华千宁的血洒在草原上乃是对他的抬举,却是对草原的不敬。
  林雪飞只身赶往呼伦贝尔,虽向往草原已久却从未去过,没想到第一次来这里竟是为了这样的目的。查找华千宁的踪迹的确费了些事,但却比想象中要简单一些。酒店的住宿登记和当地政商的集体出动很快就使林雪飞发现了他,但华千宁只在那座酒店住了一夜,同那些政商朋友们相聚也不过走走过场,然后就独自一人走进了草原深处。在吾呼勒草原的东北有一片山脉,汉人称为玉宝山,山上是林场,长满了樟子松、白桦、冷杉还有蒙古栎。玉宝山南侧有一片起伏的草丘,铁凌河从北麓穿过,再往北便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玉宝山所在的区域是草原深处,人烟稀少,往往走上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才能遇上几个牧民。这使林雪飞产生了怀疑,这是避世远遁的好地方,但绝不适合一个名利之徒。他们所要的是暂时避开喧哗的清静而非完全自然的宁静,不过是想要体验一下功成名就之后隐退的欢愉,他们并不是在隐藏自己,相反的,他们在将自己放大。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如此旷达的情怀?这是其一。其二,欣源矿刚刚丧生了那么多工人,他对他们的死并不感到愧疚和自责,要不然他就会站出来承担责任,当然这一点并不是他独有的习惯,中国的所谓大人物向来都是这样的。可是即便如此,他也应该会担心那些悲痛欲绝的遇难者家属会对他展开报复,人失去理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一点他已经见识过了。现在他仍然选择这样做,选择一个人待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这很令人疑心,他也许已经做好了准备。林雪飞既然这样想自然不敢贸然出手。
  为了跟踪华千宁,林雪飞佯装成外地游客混到了几个当地牧羊人之中。为了不露出马脚,他为自己置了一身灰白布袍,头上裹着白巾,下巴贴上胡子,看上去颇像一个蒙古大汉。为了便于行动,他曾打算向他们买一匹马,但是他们说的话林雪飞一点也听不懂,林雪飞的话对于他们也是一样,最终他不得不从一个汉人马贩子手里弄了一匹马。
  在发现华千宁位于玉宝山贵喜峰下的蒙古包之后,他没有急于靠近,里面或许早有人在那里等候了。不过,蒙古包里藏不了几个人,要知道他的仇家可不止一两个。显而易见,要使这么多的帮手隐藏得天衣无缝并且能够在他遭遇危险时及时出现,那么他们一定藏在贵喜峰下。那里长着茂盛的森林,几百个人藏在里面也是极隐蔽的。
  林雪飞怀疑遇上了强敌,这一次可能要无功而返了,任凭怎么样,他自己一个人也战胜不了几十甚至上百而且计划周详的敌人。但他总要试一试,他上了山,试图发现敌人的痕迹,至少他要知道敌人的数量和实力才肯安心放弃。山下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也许白天他们藏得深了些,也许一直以来只是自己多疑罢了。他朝着山上走去,越往上走山体越陡峻,到处是矗立的峭壁和可怕的山崖,长了多年的樟子松高耸入云,树头直与峭壁相接。大概不会有人藏在这里吧,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还怎么去保护别人?
  林雪飞听到了头顶上樟子松枝叶晃动的簌簌声,他稍一仰头,把眼上觑,发现一个孩童正在离地面十几米高的粗壮的树枝上面自如地行走。他的背后绑着一根木棍,转眼之间已经从崖壁远处的樟子松上走到了离崖壁最近的一棵。他从一根树枝迈向紧挨着的一根,身体丝毫没有倾斜甚至颤抖的迹象,当遇到两根距离稍远的树枝的时候他会一跃而过。期间有一段距离,他厌倦了这样的行进方式,用手抓住树枝将身子吊在半空中,两只手交替抓着树枝前进,看上去比猴子还要灵活许多。
  他在邻着崖边的一根树枝上站定,显得十分谨慎,弯着身子,动作快速但很轻微,眼睛还时不时地望望头顶的崖壁。他从身上摸出一张网,用一根粗铁丝将那网口撑起,然后将这网绑在从身后取出的木棍上。他将木棍带网的一端悄悄地伸向高处的崖壁,那木棍太短,他不得不踮起了脚。林雪飞先前看他在树顶的闲庭信步,知道他必定常做此事,因此并没有过于担心,这一次却不一样,要知道他可是在十几米的高空,稍有疏忽就不可挽回了。林雪飞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即使他踮起脚,高度似乎还是不太够,试了几次之后似乎失去了耐心——他跳了起来。林雪飞蹭地移到了那孩子所在位置的下方,不过他并没有掉下来,他多心了。就在那孩童跳起的一瞬间,一只展开翅膀体长近一米的金雕从崖壁上突然飞起,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哀鸣。
  原来这个年龄不过十一二岁的孩童竟然是来捕雕的,他并没有成功,那只巨大的金雕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之后从空中猛冲下来,直奔向那孩子。林雪飞仍然没有出声,他怕孩子受到惊吓失足坠落。那孩子用双臂抱住头来防御金雕的第一次进攻,他的手臂被啄破了。金雕第二次袭来,男孩向下一跃,用手抓住树枝,躲过了袭击,金雕飞走之后男孩又重新站到了树枝上。金雕依然没有放弃,蓄意发动第三次进攻,男孩非但没有逃脱,反而爬到了树枝的最外缘,将整个身子暴露在枝叶的外面。金雕是捕猎高手,它抓住了机会,再次俯冲而下。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原先不知道隐藏在哪里的同他一般年纪的孩子悄悄伏到了男孩的两侧,距他有四五米的距离。这两个孩子共同擎着一张大网,手里握着绑在网的两端的木棍,这网位于男孩的正下方。
  金雕袭来的时候,站在枝头的男孩算准时机猛地朝前方跳去。两端的男孩突然站起来将网拉直,金雕撞到了网上,失去平衡翻了个,两个男孩同时朝相反的方向拧手中的木棍,网缠到了一起,金雕被缚在里面。而刚刚那男孩试图跳到一根低一些的树枝上,当时情急,没能做好充分的准备,脚下一滑,趔趄了两下不能站稳,林雪飞纵身一跃,跳到了男孩的正下方。这男孩虽然歪倒,却并没有摔下来,他借势跳出去一米远,抓住了一根粗壮的树枝,身体悬在那里不停摇晃。
  孩子们熟练地下了树,其中一个手中提着刚刚捕到的金雕,它还在网中挣扎。他们看到了林雪飞,朝他走过来。一个孩子说了一句蒙古话,林雪飞摇了摇头表示听不懂。
  “哥哥。”方才捕雕失败的孩子的汉语说得很蹩脚,“你是来做什么的?”
  “你会说汉语。”林雪飞问道。
  “我们都学过。”他说道。
  “你们为什么捕雕?”林雪飞问,“这么做很危险。”
  “为了赚钱。”另一个孩子说道,“一只金雕能卖好几千。”
  “你们需要钱?还是家里需要?”
  “我们自己需要。”那孩子说道。
  “你们要钱做什么?”
  “什么也不做,就是为了有钱。”他说道。
  “就是为了有钱。”一直没说话的那孩子说道,“大人们牧羊能挣钱,他们叫我们听他们的话,因为他们有钱,现在我们也有钱,就不用听他们的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几天你们最好不要待在这里。”林雪飞说道,“回家去吧,这一只金雕足够了。”
  “我们还不能回去。”一个孩子说道,“这一只金雕是你的,我们把它送给你。”
  “为什么给我?”
  “刚才你一直跟着那达木德,是怕他摔下来。”第二个孩子说道,“我们用它谢你的好心。”
  “我不需要金雕,你们留着吧。”
  “你可以拿它卖钱。”
  “我有羊群,孩子们,我和你们一起下山。”
  “那我们也不能走。”那达木德说道,“每次进山我们都要待上好几天,至少也要捉两三只才够,还要抓几只兔子和山羊,要不然我们拿什么喂雕?”
  “可是晚上你们怎么办?”
  “我们不怕,我们睡在樟子松上。”
  “那好吧,你们自己保重,今天我在贵喜峰南面山下见到了几匹狼,要不是扔给它们一只羊我就见不到你们了。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去那里。”林雪飞说完,自己下了山。
  下山之后,林雪飞骑着马在贵喜峰南侧的草原上观察地势地形状况,要想做到万无一失,就必须对周边的环境有足够的了解。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草原上纵马驰骋的时候,他竟然忘却了此行的目的,眼中只剩下辽阔、苍茫和雄壮。他将身子压低,拽紧了缰绳,任凭马儿在草原上恣意飞驰。他从草丘附近起步,穿过了一片平坦的草地,绕过了宁静的小湖,沿着弯折的河流向上游奔去。
  突然,他的马慢了下来,林雪飞对草原的地形并不了解,起初没有放在心上,以为马跑得累了,自然就慢了下来。等他意识到困境来临的时候,马蹄已经深深陷入沼泽当中,马儿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林雪飞下了马,他自己的脚也很快被沼泽地埋没,如果不及时移动,陷入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他很幸运,如果这不是一片硬沼泽的话,他和他的马早就没命了。马儿变得恐慌,将前蹄跃起,对天嘶鸣,这是它最后的挣扎,落地之后,他的马蹄再也没能拔出来。林雪飞走到它跟前,试图将马蹄从泥浆中拔出来,可是这于事无补,因为当他拔出第二只马蹄的时候,前一只会再次陷进去。马儿已经筋疲力尽,林雪飞将身上携带的一根麻绳拿了出来,在一端打了一个活扣套在马头上,将另一端缠到自己的手臂上,向前走了几步将绳子搭在肩上。他拉直了绳子,用尽全力试图将马拉出泥浆。这个方法很快奏效,马的前蹄快要拔出来了,但是沼泽里的泥浆已经没到了林雪飞的膝盖。他不敢继续用力,换了一个地方。每次都是相同的结果,林雪飞一面要用尽全力搭救那匹马,另一面又要时刻防范沼泽的吞噬,每一次都要费力逃脱,他的体力迅速耗散,马救不成了,他必须得放弃。
  “马儿,马儿。”林雪飞对那匹深陷绝望中的马说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林雪飞摸了摸那匹马,攥紧了绳子,拼尽全力向前跑去。林雪飞跑到尽头,那绳子瞬间绷直,马儿借着这股力量将前蹄拔出了泥沼。林雪飞见状况好转,继续用力,但那一股猛力之后,林雪飞的力量只剩下原来的五六分,可这是最后的机会,他不想轻易放弃。他咬牙坚持着,那马拼力一跃,前蹄拔高了几公分,但是此时,泥沼已经没到了林雪飞的腰部。
  此时,原野寂静,云飘万里,一阵凉风乍起,扑面而来的草叶使林雪飞睁不开眼。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林雪飞又惊又喜。
  “为了一匹马连命都不要了吗?”林雪飞隐隐感觉有人从正前方驰马而来,此人尚在百米之外,这洪钟般的声音从草地上滚滚而来,浑厚清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三回 危峰协力能攻克 天涯同道自相亲(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