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二回 绝顶泠风松斗酒 深狱烈火玉焚身(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15 点击数:610次 字数:

   晋欢写完文章,看了几遍,觉得还有些不妥,此时疲累不想修改,便将文章收了起来。
  今年农历五月份北方地区的雨水比往年要充足得多,很多地区出现了涝情,政府提前预判,趁早着手部署防洪措施。六月份的情况比五月份还要糟糕,从来没有出现过连续的两个晴日,洪水开始在各处作怪。
  转眼六月已过,华东北部地区的降雨在进入七月之后似乎没有减少的趋势。杞畿地区三号、四号连下了两天暴雨,七月初五灾难发生,阳川河河水暴涨,河岸决堤,从那道裂开的百米长的决口处,那凶猛的,无情的洪水呼啸着奔腾而出,就像逃出瓶口的魔鬼一样,终于可以肆虐人间了。这些死亡之水冲破了一处废弃的沙井然后溃入欣源煤矿,短短几分钟,井下积水达千万立方,并且洪水依然在源源不断地涌入。当时井下851名作业的工人中670人有幸安全升井,可怜余下的那181位旷工被困地下,生还几率渺茫。
  灾难发生后几分钟,林雪飞就接到了齐铮的电话,他的哭喊声撕心裂肺。包括老耿、小兵在内的一直以来朝夕共处的几十位老友还有上百名素不相识但是一起在井下奋战过的旷工兄弟被恐怖的洪水淹没在地下,以当前的形势看来,如果他们能够生还,除非这只是一个噩梦。
  林雪飞听完只觉得胸口发闷,坐在椅子上许久没有说话。从六月份就开始连续下暴雨,煤矿没有防范措施吗?河水决堤非一日之过,没有人进行巡查吗?三号、四号特大暴雨,井下就没有一点渗水的迹象吗?是谁让工人们进行危险作业?工人们又为什么没有提出拒绝?灾难发生后是什么堵塞了这近二百名工人的求生之路?
  林雪飞到达杞畿之前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其实它们就摆在眼前。集团日产量十几万吨,日营业额达几千万,工人停工一天对集团来说意味着多么巨大的损失,既然是这样,谁会去在意那些所谓的安全威胁呢?毕竟灾难是不怎么容易发生的,在利益获得者眼里,不容易发生就是不会发生。其实在三号这一天已经有工人发现了渗水迹象,但是集团领导置之不理,说他们大惊小怪,领导们在矿上待了三四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叫他们继续作业。灾难发生当天,齐铮曾经和老耿、小兵还有十几名旷工一起找到了经理郎大功,声明他们拒绝下井。经理把他们训斥了一顿,扣除了他们当月的奖金。齐铮等人还是不服,郎大功见压不住他们便拨通了远在内蒙古度假避暑的集团董事长华千宁的电话,华总当即表示,不管出什么事他顶着,有谁不下井的以后也都不用下了。老耿和小兵最终还是下井去了,他们和家人总是要吃饭的呀,齐铮拉他们不住,眼睁睁看他们进了地狱。所有没有拒绝入井的工人,他们所担心的,是当天七十块钱的工资还有月底二百块钱的奖金拿不到手。
  矿难发生后,华千宁即刻隔空指挥,派人包围矿井和宿舍区,试图封锁消息,阻断工人和家属的联系。可是这么大的事任你怎么压也是压不住的,欣源矿溃水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引起了全国的关注,许多政府官员和媒体记者很快抵达杞畿,有些外国媒体的工作人员也赶了过来。林雪飞当天夜里到达杞畿,此时救援已经开始。参与救援的有解放军战士、消防官兵、幸存的矿工和附近的老百姓,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奋斗在河堤上,但是掀入河口的卡车、投入河水的树木和断断续续传来的沙袋一时半会并不能阻塞溃口。其余的救援者正在协助工程师安置大功率抽水泵,但是目前这几台从邻矿征调来的水泵抽干井下的积水保守估计需要三个月,安监局正准备从外地运送水泵。另外,几百名从油田派来的技术人员正在赶往矿区,准备实施钻孔排水。
  救援开始的时候,天上竟然又下起了雨,苍天啊,你也太狠心了。阳川河河堤上跪满了被困矿工的家人,他们的父亲、母亲、妻子还有儿女,眼睁睁的看着河水在矿井上方肆虐,昨天鲜活的生命,出门告别时的笑脸,每天熟悉的叮嘱,冷热时节的问候连同他们肩上的责任和心中的爱,一去不复返了。阳川河岸上的惨叫声、痛哭声、哀嚎声一夜未绝,晕厥昏死过去的更是不计其数,此情此景,惨绝人寰。
  第二天,林雪飞见到了齐铮。一夜没有合眼,再加上过度的担心和伤悲,齐铮一脸倦容,眼中充满血丝,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泥浆,声音也变得嘶哑,说话有气无力。
  “天上一直在下雨,大暴雨。”齐铮说道,“但这不是天灾,是人祸。”
  “我知道了。”林雪飞已经听他说了三遍。
  “老耿不能回乡下种菜了,小兵还没有娶媳妇儿。”
  “你该歇歇了。”林雪飞伸手扶他被他挡掉了。
  “181条命。”齐铮叨念着,“我们的命是烂泥,不值钱,这么贱的命,都握在别人手里。”
  “奇怪吧,自己的命自己说了不算。”齐铮朝着林雪飞笑了,林雪飞对此毫无办法,他的兄弟都在井下,叫谁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我本来也该死的,老天爷留着我,一定有别的用处。”
  “你要干什么?”林雪飞担心他做出过火的行为。
  “华千宁回来了,就在集团大楼。”齐铮走开了,林雪飞看到了他眼中的愤怒和坚毅,他抱住了他,但是齐铮挣脱开了,他没想到他竟有这么大的力气。
  林雪飞决不能让他进去,他如果一时冲动做了什么傻事,这辈子就完了,而且集团大楼里接待了许多指挥救援的领导,外面围了很多警察,他只会自讨苦吃。林雪飞阻止他的决心已然下定,可是身后的嘶喊声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一想法。原先阳川河畔上瘫坐着的被困矿工家属也都听到了华千宁回来的消息,这几百名愤怒的老老少少随手拿起身边的石块、砖头、木棍还有铁锨发疯般地涌向了集团大楼。那些守卫的警察束手无策,家属们在院子外面就开始朝着大楼投掷石块。石块砸毁了院里停放的汽车和大楼下面几层房间的窗玻璃,将那挂在大厅眉头上的写着“安全重于泰山,生命高于一切”的金光闪闪的牌匾也砸了个稀烂。接着,他们冲进了大楼里面,将所有的看到的门窗砸开试图找到华千宁。
  “就是他。”一个房间里发出了找到华千宁的信号,人们冲进去的时候华千宁已经滚在了地上,有四五个人正在拼命地踢打。人们都恨到了极点,不由分说便冲上去将手中的石块和砖头全都朝他身上砸去,房间里很快就挤满了人,那些拥在后面的人们因为打不到他而愤愤难平。
  “我们打错人了,他不是华千宁。”有人喊了一句,人们才知道打错了人,纷纷从屋子里撤了出去继续寻找,有几个人将被他们错打的那人背了出来,如果不是及早发现,他一定会没命的。人们不知道,他是欣源矿集团大楼上的保安,家属们冲进院子的时候华千宁把他叫到了办公室,打晕了他,然后将自己身上的西装给他穿上,自己和几个下属都换上了短衫。等到家属们冲进楼道的时候,他们发出了那一声“就是他”的讯号,然后开始对他进行踢打,等到人们全都围拢过来的时候,他趁机钻了出去。此时人们再去寻找,他早已不知去向。
  当天关于欣源矿难的新闻是这样报道的:
  欣源矿溃水事故发生后十几个小时之内,国家安监局局长、省委书记、省长、省委秘书长、省军区司令员赶至现场指挥救援。他们的到来为被困者家属和参与救援的解放军战士、武警官兵以及当地群众带来了信心。他们冒雨战斗在第一线,同救援人员同吃住,共进退,起到了极佳的带头作用。在他们的鼓励和带领之下,救援人员个个奋勇争先,不怕苦,不怕累,留下了许多感人事迹,涌现了不少先锋模范人物。
  目前救援工作正在有序进行,据专家分析,救援工作依然存在很多难点,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绝对不会放弃救援。“人命至重,有贵千金。”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决不能以牺牲人为代价。为了更多矿工的生命安全,附近区域的矿井已经发布了紧急撤离命令。本次事故的损失非常惨重,教育十分深刻。有关部门已经展开积极调查,对于事故责任人绝不姑息,对于事故原因要进行深入分析,杜绝同类事故再次发生。
  另外,被困矿工家属的安抚工作也在积极展开,据前方记者了解,几百名被困矿工家属目前情绪稳定,现场没有发生任何骚乱。我们向被困矿工家属表示深切慰问,并对他们的理性表示敬佩。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二回 绝顶泠风松斗酒 深狱烈火玉焚身(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