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 姜公主之三:温柔情网
本章来自《金牛河畔》 作者:勘察加
发表时间:2018-11-14 点击数:1302次 字数:

三天之后,姜琳生日晚宴的效应开始发酵。校内外传言纷纷,一说徐有志手段了得,与姜书记的唯一千金正式搭上了,这回攀定了高枝,前途看好;一说有志和姜琳某天某晚已经喝了订婚酒,某某在场可以作证,不久将喜结连理……。

姜琳苦心营造的一切达到了预期目的,精心编制的温柔情网快要兜住徐有志这条心仪已久的大海鱼。尽管雾里看花不真切,酒醒之后的姜琳还是非常得意,暗自窃喜。可怜的徐有志百口难辨,苦恼不堪,常常在课堂上操坝上无端地对学生吼叫,发狠地将篮球球砸得咚咚怪响。

  元旦前夕,牛岗镇党委书记姜必达亲临牛中视察慰问。姜书记亲切地向校领导班子了解了一下以徐有志为代表的青年教师们的工作表现,刘北望、周学礼等校领导自然心领神会。汇报会上,经刘北望力荐,徐有志作为牛岗初中青年骨干教师的优秀代表在会上发了言。面对镇上的头头脑脑,徐有志略作准备,便即兴发表了激情四溢的讲话。他的沉着冷静,他的文气才华,他对教学工作孜孜以求积极向上的精神,赢得好评如潮…….

节后的首次教职工大会上,刘北望郑重宣布,经校行政会研究决定,任命徐有志代理校团委书记兼少先大队辅导员。一系列动作令老师们眼花缭乱,羡怨不已。徐有志来不反应,容不得拒绝,被火箭般推上高台,宛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明亮新星,高悬于牛岗镇中湛蓝的上空,顿时熠熠生辉,光彩逼人。

以后每逢节日庆典,或遇领导来校视察,作为钱中平戏称的“童子军总司令兼唢呐大总管”的徐有志,尽管五音不全锣鼓不分,还得硬了头皮,装模作样地带领一群装扮齐整的男女学生,敲锣打鼓吹吹唱唱,迎来送往,忙得不亦乐乎。每到这个时候,姜玲便妆扮一新,欣然出现,衬在有志左右,帮他吆吆喝喝,纠正音律,整肃队伍…….旁人观之,均以为夫唱妇随,两情甚笃,其乐融融,大局定矣,他人勿再有非分之想。从那以后,王良才黯然收回了章鱼般的触须,再没来过学校;孙庆柏自知酒席上失言触犯了龙颜,冷眼瞅着有志姜琳打得火热,渐渐冷绝了心思,终日蜗牛似地缩在窝里,连徐有志和钱中平宿舍也极少光顾了。

  姜琳虽然相貌峥嵘,没继承到一丝母亲的端庄秀丽,但或许遗传使然,父亲姜必达的政治手腕,她倒用得得心应手:一连串的秀恩爱、造舆情、分进合击、四面进剿、封官进爵……密不透风的凌厉攻势如江河泛滥绵延不绝,逼得徐有志无以招架,更无还手之力。

姜琳精心编制的温柔情网愈缠愈紧,大有强行收网之势。局面如此被动如此失控,有志始料未及。面对好友的苦诉,钱中平也感爱莫能助。连续几个晚上,徐有志都做着同一个梦,梦中他变成了一只愚笨的甲虫,无意中触动了一条看不见的丝线,于是懵懵懂懂中,一张铺天盖地的无形大网,便悄无声息向他罩来,他吓得想喊却发不出声,几番挣扎却不得力,大网越变越小越粘越紧…这时,一只巨大的丑陋的蜘蛛,张牙舞爪地尖声怪笑着,一步步逼过来……他定睛一看,那蜘蛛赫然长着酷似姜琳阴笑的黄脸!骇然之时,隐约传来女人的嘤嘤啼哭,有志惶然四顾,竟然看见他的“小龙女”林雪也被粘在蛛网一角,无助地挣扎哭泣……有志肝胆俱裂,大吼声声,愤然挣起……訇然梦醒,汗水涔涔,但见室内夜色如铁,方知是南柯一梦。

数个黑夜的思考之后,有志暗下决心,长痛不如短痛,再拖下去恐怕更收不了场。姜家得罪了就得罪吧,只要不下大狱蹲大牢,能继续上课就行。向姜家屈服与姜琳交好,绝无可能!不能再犹豫了!他要向全体牛岗人民鲜明表态,他徐有志和姜琳的事纯属胡编乱造纯属虚构,诸吾勿再妄言耳!于是有志赶紧给林雪写了信,极力邀她来牛岗一趟,以堵堵众人悠悠之口。“吃了别人的嘴软,拿了别人的手软”,有志吃了也拿了,吃了的好办,姜必达反正没花钱,茅台酒钱是王良才结的帐。独独姜琳那二佰光洋,得尽快想法还上,那不是钱,那是感情的高利贷,处理不及时,以后恐怕得以身相许方能尝还。

领了工资后,徐有志凑齐了二百大洋,准备择机还与姜琳。徐有志如电影中偷东西被人逮住的小寡妇,但捉她的恶人并没有告发她,也没大喊大叫,只是淫笑着告诉她,东西她可以拿去用,但她必须以身抵债,方能罢休。徐有志就怀着那个小寡妇般的忐忑心情,手插裤包里,攥紧汗津津的钞票,虚头巴脑四处溜达,寻找还钱的合适机会。

下午放学前,有志踱到学校的大办公室,捏捏裤兜里揉握得卷成团的钞票,往里望望,隐约只有两人:靠角落里姜琳在批阅作业,她的对面坐着装模作样、心猿意马的孙庆柏。

姜琳刚调进牛岗初中时,孙庆柏观其外貌,反复权衡比较了自己与她的优劣,除了出身背景不如她外,综合国力也就在伯仲之间,自觉有得一追,对她有点想法。因性格内向,他所有的心思都藏在黝黑的肤色下,极少外露而已。庆柏知道姜玲心仪有志,王良才也虎视眈眈,无奈对手太多太强。尤为痛心疾首的是姜琳生日那次冲撞了姜大书记,孙庆柏愈加绝望。后来钱中平数次私下里传话说,有志根本瞧不上姜琳,再说有志早有女友,且貌若天仙,姜琳和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得比,她姜琳纯属单相思自作多情,她和有志绝无可能。钱中平如此一说,加之徐有志三呼冤枉信誓旦旦,加之王良才又敲了退堂鼓,孙庆柏沉寂多日的心重又驿动起来。

下午,早就改完作业备好教案的孙庆柏耐住性子,喝光了茶水抽了大半包烟,好不容易熬到办公室只剩下了他和姜琳两人。夕阳西下,孙庆柏环视四周,反复确认只有他俩时,遂贼眉贼眼一直偷看忙碌的姜琳,顿觉心如鹿撞,心里字斟句酌、酝酿演练了千百次的话,竟不知从何说起。庆柏憋红着脸,犹豫了良久,终于鼓起勇气,厚厚的嘴唇颤抖着,叫了声“老师”便没了下文。“嗯?”,姜琳抬起头,见孙庆柏憋得通红的脸,甚为奇怪,礼貌地问:“老师还没走呀?”。孙庆柏一惊,精心准备好的话顿时魂飞魄散,无影无踪,哆哆嗦嗦说:“还没没走有有点事”。孙庆柏就这毛病,平时和男士们聊天时倒口齿流畅语锋犀利,但与女士们说话时,尤其是单独面对姑娘时就会语无伦次,何况今天对姜大公主心怀暗恋有所图谋。孙庆柏痛骂自己的软弱,关键时刻哑了火孬了种,心里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  

徐有志猜定孙庆柏是在磨蹭时光陪公主读书,感叹其用心良苦,遂站在门口犹豫很久。但想如今时局艰危,容不得片刻拖沓,革命不能中道而蹙,实难碰到这么合适的还债时机了,遂心一横,咳嗽两声大步走了办公室,高声道:“你们还没下班啦?同志们辛苦了!”。思绪扰乱垂头丧气的孙庆柏正整顿兵马,准备再战时,闻声抬头见是徐有志进来了,遂彻底泄了气,立刻装得很累很疲惫,甩甩胳膊伸了腰,哈了哈欠说:“有志啊,我没你命好哇,瞧还有这么多作业没改啊”。有志心如明镜:“是吗,我看看”,便作势要去翻他的作业本。孙庆柏慌忙跳起来了挡住他的手说:“不要乱动我的东西!”,一面赶紧掏出烟去绊住徐有志的手,封有志的口。

姜琳抬头见是有志,两眼放光,快活起来:“哎哟有志啊!我们不辛苦,首长辛苦了!为人民服务!你咋有空了?来视察我们这些落后分子的工作吧!当然,我说的落后分子不包括孙老师,他不属落后分子!”。徐有志拱手说:“不敢不敢,要说视察工作嘛,也只有姜书记才有此资格”。姜琳厥了嘴:“胡说些什么呀”。“你是团委书记,有资格的!”孙庆柏很不爽地嘟哝了一句。有志大喝:“庆柏兄啊,你不厚道,也来取笑我!”。孙庆柏讽道:“徐书记志向远大,我们这些麻雀哪知你这个鸿鹄的抱负啊!假以时日,再得贵人相助,你徐有志将来做个县长省长都不一定!真到那一天,小小的牛岗初中八抬大轿请你,还怕你不赏光呢?”。姜琳趁火打劫:“老师说得对,老师现在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眼光高得很!要是哪天真飞黄腾达了,更不会把你我放眼里,哪还念及同事一场的情分啊!”。徐有志一脸坏笑说:“我可没得罪二位啊,你们齐声损我?想想让我想想,是不是老徐我打扰你们了?你们这么一唱一和、步调一致像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对了,这么晚了你们孤男寡女的,还不回家,都癞在这里黑灯瞎火的想干嘛呀,老孙!如实交代”。

动用了一切资源手段,本以为和有志的事快水到渠成,今天有志是专程找她来的。姜琳刚才还在琢磨怎样将碍手碍脚的孙庆柏赶出办公室呢!没想到有志这购东西,吃了喝了拿了,不但毫无感化,竟说出如此没心没肺难听的话,居然将自己和孙庆柏这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炭黑墩子扯住一起!姜琳顿时气得脸孔醋黄,目瞪口呆,胸脯急剧起伏如刀割,泪水在眼眶里打旋,几乎栽倒。有志的调侃令姜琳倍感羞辱,孙庆柏听了倒很受用,黑红的脸上微波荡漾,赶紧借此东风向姜琳狠狠荡去一圈圈庐山黑龙潭的黑秋波。简直是奇耻大辱,姜玲摇摇欲坠扶住办公桌,土豆般的脸上明暗起伏,扁平的腹胸竟也七翘八拱,怒骂道:“胡说八道,好个白眼狼不识好歹的东西!”。姜琳红颜大怒,孙庆柏再受鼓舞,他讨好地对姜琳说:“徐有志这小子一贯阴阳怪气不识好歹,老师犯不着为他怄气伤身!”…….

徐有志招架不住两人的轮番进攻,赔上笑脸:“我斗不过你们我认输!言归正传,老师我还真找你有点私事”。听说是私事,姜琳的表情慢慢转晴,重新露出期待的异样光彩。孙庆柏虽然愚笨,还是明了私事的含义,故作坦然:“我该去吃饭了,你们慢慢谈!”。有志忙拽住要离开的庆柏,将一本书轻轻放在姜玲桌上,又摸出两张皱巴巴的百元钞票理顺了,恭敬地轻放在姜琳桌上,说:“老师,这是借你的书,这是那晚欠你的赌债,对不住,拖久了!”。孙庆柏大惊:“哇塞,难怪你小子老蹭我的烟抽,原来是输光了!我们老师的麻技远近闻名,你小子和她过招纯属找死!哈哈活该!”。有志就势骂道:“你小子咋不早说!还好老师那次让着我,要不我这一身行头怕只剩半条裤衩了!”。风雨过后,姜琳本以为徐有志会有亲昵之举呢,他徐有志不傻,他骨干教师团委书记的名分不是天上掉下的。姜琳正幸福的守候着,却见徐有志是来还书还钱的,明白他不愿接受自己的帮助,更不愿欠自己的情,脸色发青呼地站了起来,胡乱将钱塞入口袋,砰地将书扔得老远,强忍住打旋的泪水喝道:“爱要不要!以为你谁啊,你傲甚?我回家了,让开!”。有志慌忙让路,孙庆柏不合时宜地慨叹:“还是有家好啊,家里的饭菜可比伙食堂强多了”。有志冷冷地说:“羡慕吧,要不今晚你再去老师家吃鸡肉、喝茅台?!”。庆柏语塞。姜琳冷冷地说:“我看,都不是东西!”,拎了小包,撞开徐有志,夺门而出。

孙庆柏望望姜琳匆匆远去的身影,呆了半天好像有点明白了,问有志:“姜琳她咋啦?”,徐有志烦躁地说:“还不是你乱说话!”。孙庆柏又有点整不明白了。有志长叹口气:“也许你我都没招惹她,是她姜大小姐生自己的气而已!”,徐有志又拍拍庆柏,愧疚地说:“庆柏,你也知道,有时候做人很难,但请你相信,我徐有志永远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唉不说这些了,吃饭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四章 姜公主之三:温柔情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