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一回 北山曾有沽名客 东篱又添失意人(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10 点击数:512次 字数:

    陈海润和吴子清回到花间市之后不久,周克新也回到了这里,他为了自己当初的誓言再次动手杀人,在自己最爱的女人身边。一直以来积压在心底的隐忧开始汹涌肆虐,这颗稚嫩的种子慢慢发芽,生长,繁盛,他已经没有逃避的余地了。这种痛苦使他难以忍受,他经历了许多大风大浪,但承受爱情的折磨还是第一次,它的残忍比得过所有他曾经面对的恶徒。在他们面前,他可以拼力反击,但在它的面前,他毫无还手之力。所以,爱比恨更让人痛苦,恨通常可以无所顾忌,爱则让人时时牵绊。周克新试图让自己忙碌起来,把自己埋进无边无际的书稿当中,他重新拾起了以前的许多兴趣,他去骑马,打球,游泳,但所有这一切都无济于事,这痛苦快要把他撕裂。这段时间唯一能够给他带来些许安慰的就是他知道他的爱人将会安安稳稳地度过余生,至少没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引发危险的他,她的生命里就少了一项威胁。这个可爱的女人,应该在陪伴和幸福中度过余生,而不是在欺瞒和担忧中。这个可爱的女人,她一定会死心塌地跟着自己,但自己能给她什么呢?她爱你,她什么都不想要,你爱她,你总不能什么都不给。决定在痛苦中诞生,在犹豫中坚定,这个可爱的女人,从此以后再也不是他的爱人了。
  “有一些话必须要说明了。”刚回到花间市,周克新就要执行这个痛苦的决定,这种事宜早不宜晚。江月影瞪着大眼睛望着周克新,等着他的下一句。看着她的眼睛,周克新几乎要放弃了,他不忍辜负她的殷切期待,也不敢想象这毫无防备的打击会给她造成多大的伤害。
  “你的妈妈不喜欢我。”他最终还是说了出来,这才是他该做的事,“你应该看得出来。”
  “她还不了解你,过些时间就好了。”
  “她不打算给我机会,要不然也不会在我面前说那样的话。”
  “这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我们要一起坚持,妈妈会明白的。”
  “你妈妈从小养你不容易,你会伤她的心?”
  “我会好好跟她说。”
  “她经历了太多苦难,养成了坚韧倔强的性格,恐怕不好说动。”
  “你要退缩。”江月影撅着嘴看着他向他撒娇,他从来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这一点她是知道的,但他的回答却让她大感意外。
  “是。”周克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江月影呆呆地看了他几秒钟,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她摇了摇头,意思是以后不许再用这样的话逗她。
  “我是认真的,我们应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关系。”
  “这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怕我为难。”江月影并不相信他说的话。
  “我们到此为止吧。”周克新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江月影没有回答,转过身哼起了歌,周克新握着她的两臂,使她转了回来。
  “越说越没意思,不跟你说话了。”
  “你妈妈说得对,我们并不般配,你应该认真思考一下她说的话,我……”周克新话未说完,江月影突然探身亲吻了他的脸颊,他停了下来,无法再说下去了。一个男子汉,能抵得住千军万马,却抵不住爱人的一个吻。
  “小骗子。”她的双手在空中优雅地划出了曲线。
  周克新好想把她拥到怀里,但为了她,他决不能这样做,他说道:“不,不,你不要再这样,你还没有明白我的话,我们不够般配,从许多方面看上去的确是这样的,但是我没有说这样的话,你妈妈却说了。你要知道,我可是一直在忍让,我劝说自己,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我以为我可以驾驭,因为我认为我是一个不怎么爱计较的人。但在听到你妈妈的话之后我改变了原来的想法,多谢她的触发我才能看得到自己的本性,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伟大,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高尚。我是凡夫俗子,一开始我也不能接受,所以我明白你此时的心情,但现实是回避不得的,你应该感到高兴……”
  周克新正说着,江月影扑上去抱住了他,周克新只得狠心地将她推开,但她抱得太紧,他试了两次没有成功只好向后抽身,然后站起,顺势挣脱。他俯身看到侧身坐在台阶上满脸泪珠的江月影,心即刻就软了,无法再说下去,方才决绝的信誓旦旦尚历历在目,但此时也不得不抛到九霄云外了。他俯身为她擦拭泪水,她再一次抱紧了他。
  这一天,青峰集团总部大楼外来了一位客人,他是集团最高管理者的朋友,应该说是曾经的朋友——晋欢。他仰望了一番这座壮丽的楼宇,一切都透露着辉煌和尊贵,任何一块玻璃,任意一个角落都不会损害它的荣光,唯独站在大楼门口右侧的保安显得有些不太相衬。那人大概六十岁左右,下嘴唇外翻得厉害,两颗门牙露在外面,有些驼背。晋欢见到他的第一眼突然想到他应该就是小时候奶奶一连串谜语当中“谁的脖子细又长”这个问题的答案。门前人来人往,他只是面无表情。
  “师傅您好。”晋欢对他产生了同情,向前示好,“我可以进去吗?”
  “不可以。”
  “为什么?他们怎么都能进?”
  “他们没问就能进,你问了就不能进。”
  “嗯?这是什么道理,我不明白。”
  “就是不能进。”
  “可是我有事要办啊?”
  “不能进。”
  晋欢见他无礼,想要跟他戏耍一番,一个迈步到了门前,回头笑道:“我偏进。”说完便跑了进去。那保安生了气,想要跟进去,但是年老体衰,动作缓慢,等他进去的时候,晋欢早已经从出口侧又跑了出来,笑道:“你不让我进,我不进就是了嘛。”那保安又发怒追了出来,晋欢绕到进口侧纵身跳了进去,惹得来往的人们纷纷侧头观看。
  “看你年纪这么大,不跟你计较。”晋欢不再跟他戏耍,怕他跟来也不去等电梯,直奔楼梯口疾走而去。没想到那保安追进了门口,对大厅的安保人员大喊:“快抓住他,抓住那个人。”
  那些人不清楚状况,只当晋欢是闯入者,还以为会造成什么威胁,很快上去摁住了他。然后把他推到老保安跟前,问道:“他是谁?”
  “不知道。”
  “他刚刚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
  “那你为什么叫我们抓他?”
  “是我叫你们抓他的吗?我忘了。”
  那些人大概也知道这老人糊涂,因此也就不再发问,转而问晋欢:“你刚才为什么跑?”
  “我……我没跑,就是走得快了些。”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找人。”
  “找谁?”
  “找她。”正当此时,韩采梅从电梯内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四五个下属。她一身利落装束,意气风发,迷人的风采一点也没有减少。晋欢见她走得很快,怕是有事情要去处理,但他既然来了还是把事情说明了的好。韩采梅从他身边经过,没有注意到他,也没有注意到正在发生的事,这使他有些失落。她走向了停到门口的汽车,一个下属给她开了车门。
  “老朋友,你好。”晋欢从大厅里跑了出来。
  韩采梅看到是晋欢,又是诧异又是惊喜,但马上便担心起来,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他应该不会来找她吧。韩采梅关上了车门,笑道:“老朋友,你怎么来了?”
  “你有急事吗?”晋欢问道。
  “不急,我们上楼去吧。”
  “不用,不用,很快就好了。”晋欢把韩采梅拉到一旁,说道,“没什么大事,你借些钱给我吧。”
  “好,你要多少?”
  “三万。”
  “你要钱做什么?”
  “看病。”
  “你病了?什么病?要不要紧?这些钱够吗?”
  “你不用担心,采梅姐,够了。”
  “好,我让人把钱给你。”她吩咐一名下属随晋欢上了楼,接着便匆匆离开了。那一天,她的确急着处理一些事情,但晋欢生病的事一直搁在心头,使得她心神不宁。事后,她给他打电话他只说什么事都没有,叫她放心,偏偏又不肯说明是在哪家医院。事情很明了,他是怕她知道真相,这么算来,晋欢的病情或许很严重了。
  晋欢不肯说明,韩采梅只好吩咐她的下属挨家向花间市的医院询问是否有一位叫做晋欢的病人。他的下属很快就查清楚了,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收治的病人中有名字是晋欢的,但是在南区医院,有一位病人家属叫做晋欢。而晋欢所照看的病人,是当初在栖凤山下韩采梅曾有缘见过的杜归林杜老爷子。
  杜老爷子多年来孤身一人,无依无靠,这次生了病,乡亲们把他送到市里的医院,凑钱给他看了病,可是因为病情严重只好转到花间市。乡亲们凑的钱已经花光了,晋欢本来就攒了没几个钱,花光了仅有的一点积蓄之后,没有办法只能找人筹借。可是他宁愿找自己曾经暗暗发誓不要再去招惹的“谎言”人,也不愿找他现在寻真杂志社的同事。在进入寻真杂志社之后,刚开始给他的感觉还不错,里面的每一个人特别是庄雨腾,颇有些旧人身上的影子。日子久了,他对他们的了解也加深了,发现他们所做的事有些并非是出自本心。尽管他们也在同邪恶抗争,但他们却并不与正义为伍,他们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利益,而他们采取这样的方式,极有可能是在借谎言杂志社之便。近些年来谎言杂志社备受人们尊崇,使有些名利之徒找到了可趁之机。不过,他们的手段更加高明,包装更加完美,宣传更加到位,所以“寻真”的名声直追“谎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一回 北山曾有沽名客 东篱又添失意人(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