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回 石像崩塌虽幻灭 信仰延长未止休(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08 点击数:377次 字数:

  就在周克新谋划刺杀曾大同的计策的时候,追远镇这边陈海润终于有机会见识到地下皇宫宴会的盛况。虽然陈海润和谭立言完全不懂那些大臣们之间的咿咿呀呀,但看得出来,他们很高兴,发自内心地高兴,这是臣子们受到君王赏赐之后该有的反应。一些包着白色头巾,穿着短褐的仆人或端着盘子,或抱着酒壶穿梭在这大殿之内,他们身份低微,走路的时候要看着自己的脚尖。令陈海润感到遗憾的是,他依然没能看到舞女的绰约身姿,这还要怪他自己。因为正在这宴会进行得最热闹的时候,陈海润喊了一声:“嘿,老狗,这酒好香,给我尝尝。”
  一个仆人收到指令,将一杯酒喂给了陈海润。
  “真是小气,把那菜也给我尝一尝。”
  在另一个仆人的悉心照顾下,陈海润品尝了几样小菜。
  “老狗,你倒是好性情。”陈海润笑起来。
  “我也要,老狗。”谭立言也叫起来,就像刚进来的时候一样,“只要菜,不要酒。”
  “青面兽”按照姬应唐的意思发出了一声与刚才一模一样的吼叫,另有一名仆人端着盛满菜碟的托盘走到了谭立言的跟前。这人的头巾比别人宽阔一些,几乎包住了眼睛,由于没敢抬头,他筷子上夹着的虾仁在谭立言的嘴边晃了晃然后落到了鼻子上。
  “喂,我的鼻子上可没长牙齿。”谭立言说道。
  “难道我的头顶上长着眼睛吗?”仆人的这句话虽然说得声音极小,但陈海润和谭立言却清晰地听到了,这让他们大为震惊。仆人抬了抬头,两人看清了他的脸庞,此时又喜又惊,差一点叫出声来。
  “你这个混小子。”陈海润压低了声音,努力不使自己的嘴唇张开,“你应该过了年再来!”
  “子清,你怎么混进来的?”谭立言很激动,他们也许有救了。
  “吃你的吧。”吴子清喂他吃完了整盘小菜,然后退回到仆人中间。
  姬应唐觉得应该给他们尤其是陈海润多一些时间,他有信心他们一定会安静下来,默默地观赏着人们对他的膜拜。虽然如此,他还是对他们对他的不尊重感到厌烦,这让他有些失落,因此舞女们没有得到登场的机会,宴会也草草地收场了。
  在大殿中被形势所迫,陈海润和谭立言不敢与吴子清交流太多,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他们两个每天有两次如厕的机会,如果吴子清够聪明,他们之间够默契的话,他也许能猜得到。陈海润被四个仆人监视着来到了茅房,他们只是守在门口,这是绝好的机会,他迫不及待地检查了每一个茅坑。事实证明,吴子清并没有那么聪明,或者他们之间配合得还不够默契。第二次的结果依然如此,他必须要想其他办法了,如果连吴子清都被抓住的话,恐怕他们这辈子都要待在这里了。
  陈海润从茅房里奔了出来,冲破了四人排成的人墙,边跑边喊:“嘿嘿,我逃走喽,逃走喽,看你们谁能抓得着。”他在这地下皇宫里横冲乱撞,也不知道会跑到什么地方,那四人都没有防备,在后面紧紧跟着他,边追边叫。
  他这一跑才发现,对于区区上百人来说,这皇宫算得上宏大了,他经过了许多房屋厅殿,但一个人都没有遇上。他先是进了一间宽敞的休息室,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只有几张桌子和椅子,桌上摆着茶壶和果盘,墙壁上挂着姬应唐身着龙袍的画像。那四个人经过画像下面的时候,低着头侧身小步行进,这一举动让陈海润和他们拉开了距离。出来休息室是一个两侧设着许多小房间的走廊,里面的人听到陈海润的叫声都开门张望,但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后面那四人跟了上来同他们进行了交流才上去追他。而这时他已经跑进了花房,这是一间温室,宽敞高大,道路曲折回环,种着各式花草树木,假山石块也摆放得极其讲究,一条循坏的水路在这温室内蜿蜒而过。这温室的顶端覆着一层透光树脂,谁也想不到,它的上面是就是宽阔的石影河。陈海润从花房跑进了一个过道,然后进了厨房,从厨房出来后进了一间大厅,这里被分割成了许许多多的小房间,陈海润只看到了一扇扇形状完全相同的木门。反正他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房间里会有什么,只是一顿乱跑。他在当中的一间屋子里看到了坐在榻上的姬应唐,姬应唐站了起来,定睛看着他,他没有停止脚步,朝他笑了笑,说道:“看么看?笨蛋。”接着又开始一个一个地穿过那些小房间,他也记不得是在第几个房间里,他的喊叫声惊动了一个躺在龙床上睡觉的人,那人跳了起来,小声说道:“别喊了,我在这里。”
  “臭小子,你藏哪了?我这么喊你都不出来。”
  “我在床上呢?”
  “你不要命了,你要是出不去,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这里有很多屋子,每间屋子里都有床,除了姬应唐,谁也不敢来这里……”
  话还没完,后面的一大群人便跟了上来,陈海润接着往前跑了去。
  “不是说谁也不敢来吗?”陈海润说道,“快追我。”
  吴子清知道陈海润的意思,在他的左后方跟着跑了起来,后面一片叫嚷声,那意思大概是叫他捉住他吧。吴子清边追边问:“接下来怎么办?”
  “你得出去,告诉人们这里的事。”
  “谁会信呢?天神牧是他们的信仰。”
  “把尽可能多的人带到皇宫入口,当场揭穿他的阴谋。”
  “啊!可我怎么才能说动他们呢?”
  “自己想办法。”后面的人越来越近,陈海润知道不能暴露了吴子清,因而说道,“快抓住我,快!”
  吴子清从后面扑了上去把陈海润摁倒在地,其他人追上来把他捆得严严实实。吴子清趁乱跑到了从碾台底下下来时的那间屋子,打开了墙上的暗门,在那狭长的但是被电灯照得通亮的地道里走了几分钟,然后顺着阶梯向上走去。他心里盘算着,陈海润的话的确有道理,即便他现在出去是白天,磨盘周围有许多人,他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密道,他们亲眼所见不能不信,但以姬应唐在追远镇的实力,他很快就会将这件事压下来,并且知道真相的人很快便会从追远镇消失。这里的人们只会为了再次有人诋毁天神牧而愤怒,对那些恶徒遭到惩罚感到恐惧而又畅快,并且越加相信天神牧有上天护佑,不容亵渎,这样反而使得天神牧在他们心中更加伟大,神圣。
  他爬上了平台,头顶上就是碾台底下的石板了,他想着先把那石板挪开一点,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但是无论怎么使劲都推不动。他用电筒照着看了看,愕然发现头顶上是一片坚硬的水泥板,哪里还有石板的踪迹?他心下惊恐起来,难道他们因为上次的事情封死了这个入口,这可坏了事,即便他们挖掘了新的入口,他又怎么能找得着呢?
  他心里急得不行,右拳狠狠地砸在一侧的墙壁上,那扇墙动了一下,起初他以为那是幻觉,直到他看到墙角的细缝和一绺松软的沙土。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这让他欣喜若狂,他将手指伸进了墙上的砖缝当中,先是全力上提,不见动静,然后全力下拉,果然,那扇门插进了脚下的土壤中。现在正值黑夜,但外面比里面明亮得多。他走了出来,这里居然是祭场,现在他站在祭台的西面。就在几天前,他曾在这里找过入口,但是没有找到,全是因为他们把外面打理得很干净,看不出一丝破绽,吴子清也只当这门是左右旋转或者推拉的。
  他出来了,但是怎么才能让全镇的人都集中到这祭场来呢?要知道只有大祭的时候这种事情才会发生,也就是说这件事只有天神牧才能做得到。他想到了夏念疑,她是离天神牧最近的人,而且在整个追远镇她也是唯一一个站在理性一边的人,他认为想要说服她应该并不难。他在门外守了半天,夏念疑没有出来,他失去了耐心,这件事必须尽快结束,他打听到姬应唐还没有回来,因此进了天神牧的家。
  “这些天你去哪了?”他们的谈话始于夏念疑的问题,“听说有人在找你。”
  “不管我去了哪,首先要告诉你,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证明你当初的怀疑完全正确的好消息。”吴子清说道,“姬应唐,他是一个伪君子,野心家。”
  “你可要小心你的话。”夏念疑提醒他,“这是在什么地方?”
  “你一直没有发现他恶行的踪迹,这不怪你,因为他的确一直在行善。”吴子清说道,“唯独只有一件事。”
  “什么事?”
  “他行善只是为了换取别人的崇拜。”
  “这不足以把他定性为一个坏人。”
  “他在这追远镇的地下修建了一座地下皇宫。”吴子清看到了夏念疑质疑的神情,这在他的预料之内,除非亲眼所见,要不然谁会相信这种离谱的事情?
  “那里养着上百名奴隶,只为了让他自己体会被人崇拜的感觉。”
  “就算你诋毁他,也要说些容易使人相信的话。”
  “连你都不信,谁还会信呢?这也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想要你帮我。”
  “说来听听。”
  “我要当场揭穿他的阴谋,不过首先要把所有人集中到祭场。”
  “你以为除了天神牧,就只有我能做到是吗?”
  “是这样的,如果你还是不信,今晚我可以带你到地下看一看。”
  “吴子清,我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姬应唐推门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那几个年轻的信徒。吴子清大吃一惊,暗中叫苦,这下全完了。
  姬应唐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倒真想到那皇宫里住几天。”
  “吴子清,想不到你跟陈海润是一路货色。”一个年轻人说道,“亏我们把你当自己人。”吴子清看到了他们脸上同陈海润“背叛”那天一样的狰狞恐怖的神情。
  “你比他还要可恨,质疑可以被原谅,但诋毁必须要受到惩罚。”
  “我们把他绑到祭台上,七天不给他吃饭,让天神决定他的死活。”所有人都同意了这个决定,他们听说父辈们曾经这样对待过一个背叛者,他们果然是合格的继承人。
  吴子清被他们绑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夏念疑,她是他心中唯一的微渺的希望。可现在,他的心里充斥着绝望,已经一天了,没有任何人来探望过他,他们彻底失败了,这不仅带来了死亡的恐惧,还有公理被击垮的讽刺,他们一直都是错的。所谓邪不胜正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要相信世界本来的样子,而不是自己以为的样子。”原来这句话是真的。
  第二天下午,他盼到了来探望他的人,那人喂了他一口水,他说了声谢谢。当然了,这个人并不是专门跑来喂他水喝的,他只是想看看反对自己的人到底有多么狼狈——他是姬应唐。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四十回 石像崩塌虽幻灭 信仰延长未止休(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