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八回 虚妄终知轻平等 畅快唯有重自由(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04 点击数:386次 字数:

    陈海润用脑袋撞了撞身后的墙,自言自语道:“李世民、赵匡胤,是不是你干的?我不认你你就不是皇帝,等我醒了,砸了你的庙。”
  “陈大哥,陈大哥。”谭立言叫他,“你不是在做梦,难道你撞得不疼吗?”
  “不是做梦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谁把我们抓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知道我们在追远镇的地下,至于谁把我们抓来的,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一会儿就明白了。”
  “你这个臭小子,早知道不管你了……”
  陈海润话没说完,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从水晶台东侧走了进来。他的穿戴着实令陈海润吃了一惊,头上戴着五梁冠,身上裹着深衣,除了领口、袖口和垂着的束腰之外,通身全白,脚上踏着云履。同他的装扮相比,左边脸上的一大片青痣倒并不怎么引人注目了,陈海润心里越发困惑,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那人突然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陈海润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奇怪的叫声。叫完之后,这人弓腰立在水晶台下,低垂着头一动不动。
  虽然陈海润听不懂这叫声,但有人听懂了,这一定是约定的暗号。从他们所在位置两侧的通道中十分有秩序地走进来两批人,两两一排,迈着小步,身体前倾。这些人的头上全都戴着黑色展脚方顶幞头,身上穿单衣紫朱绿青不等,脚上蹬着的是乌皮履,每人手中擎着一块笏板,很快在水晶台前列成了两排。
  这些人就绪之后,一个身穿龙袍,头戴冕旒的人从东侧陛走上了水晶台,其人风度翩翩,气质不凡,一举一动都透露着高贵和典雅,陈海润认出了他——正是姬应唐。
  “姬皇万岁,姬皇万岁,姬皇万岁……”台下的人跪伏在地,奋力高呼。姬应唐坐到了龙椅之上,沉浸在众人的膜拜之中,扬着脑袋,闭着眼睛,全身震颤,连呼吸都停顿下来,生怕冲淡了他体内被激发出的无尽的快感。
  姬应唐的手已经难以握住扶手了,这是最美妙的一刻,使他全身每一块肌肉和皮肤兴奋的那股力量从脚底窜到头顶,然后冲破了他的身体,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也随它而去。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双眼,俯视着跪在他面前的人们,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拍了拍手。那些人停止了呼喊,跪在原地。他给站在水晶台东侧那人示意,那人发出了一声别于先前的但同样奇怪的叫声。跪着的那些人站了起来,行作揖礼,缓缓地退到了一旁的玛瑙桌后,坐到了珍珠凳上。
  “姬应唐,你是一个疯子。”陈海润大声叫骂,安静下来的大殿里产生了好几次回声。“疯子”这个词真是好用极了,当想不到一个更好更贴切的词来描述一个做了谁都无法理解的事情的人的时候,它提供了一个永远不会使你出错的答案。
  “蠢猪,你们是一群蠢猪。”他又将骂声对准了山呼万岁那些人,如果他们不是蠢猪,那还能是什么呢?
  没有人理会他,他们全都等待着姬皇的谕旨,但陈海润似乎骂得津津有味:“姬皇?鸡屎还差不多,皇帝已经没有啦,死绝啦,没有人配得上别人的崇拜了,你在自欺欺人。”
  “不要叫了。”谭立言跟他说道。
  “你怕什么?来,你也跟我一起骂。”
  “我不怕。”谭立言翻了个白眼,“你骂了,他们也听不懂。”
  “你说什么?”
  “我说他们听不懂你的话。”
  “为什么?”
  “这大厅里的人,除了姬应唐和那个‘青面兽’,谁也听不懂我们的话。”他说道,“那些人只会说四个字——姬皇万岁。”
  “你是说……”陈海润见过许许多多荒唐的事,但听到谭立言的话,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样怪异又恐怖的事,他连想都没想过。
  “你猜对了,其他的话他们不会说,也听不懂,姬应唐通过那‘青面兽’用叫声和他们交流。”
  “这些人……”
  姬应唐挥了挥手,“青面兽”又发出了一声吼叫,那些人便从来时的通道退了下去,谭立言对陈海润说道:“我叫你不要叫吧,你打扰了他的心情,没有好戏看了。”
  “什么好戏?”
  “按照往常的习惯,接下来应该是宴饮还有歌舞,除了这些大臣,这里还有几十个仆人和舞姬。”
  姬应唐在众人退去之后又在那龙椅上靠了半日,然后起身提着他的龙袍下了水晶台,不急不慢地走到了陈海润和谭立言的跟前,陈海润嘲笑道:“即便你穿着龙袍,住着皇宫,剥夺了上百人的思想自由,你依然无法改变一个事实,你无权统治任何人。”
  “看来你对我还不够了解,我对权力一点兴趣也没有。”姬应唐说道,“我只需要崇拜。”
  “外面那些人对你的崇拜还不够吗?”
  “不够,不够,现在也不够。”
  “我说得一点没错,你是个疯子。”
  “外面的人崇拜我,可我却碍于面子,总要阻止这崇拜,你知道我的难处吗?我做了那么多,舍弃了钱财,舍弃了舒适的生活,尽我所能帮助每一个人,压制着对他们的厌恶和不屑。我无时无刻不为失掉一点信誉而担忧,又总是害怕说重了哪句话使我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不够完美。他们太让我失望了,他们崇拜天神多于我,我只不过是那虚无之物的代理人。而且,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事业,你知道的,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私心,这都让他们无法全心全意地崇拜我,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在这里会有所不同,他们只会做一件事,他们的生命也只为做这件事存在,换句话说,他们生存的全部意义也就是做这件事,那就是崇拜我,没有一点掺杂的崇拜,就像山泉水……”
  “啐。”陈海润将一口吐沫吐在他的脸上,“像山泉水,我看像我的吐沫液。”
  姬应唐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生平最怕别人恨我,为什么不能让每个人都崇拜我呢?老天爷还要让我怎么做?”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你所做所想的一切就是你要找的答案。”
  “你不必说了,谭立言进来的时候我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跟你一样。”
  “我说过的,所有追远镇的人包括我,都应该感谢你为人们做的那些事,但我们没有必要崇拜你,你跟我们,是一样的人。”
  “那么好吧,至少我知道你们两个是一样的人。你们不崇拜我,我不能接受,你们也不想让别人崇拜我,这让我难过而且愤怒,那我就叫你们好好看看别人是怎么崇拜我的。”
  姬应唐走了,陈海润见他如此愤怒却又如此平静,一定是平时在人前谦和惯了,连生气的神色都走了样。他想起一件事,问谭立言:“立言,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你说,在外面你是我的前辈,在这里我是你的老师。”
  “你这个臭小子,这都是跟谁学的?以前你可是老实巴交的。”
  “我高兴啊。”
  “你也疯了?被人囚禁着还高兴?”
  “我的身体是被禁锢的,但我的思想是自由的。”
  “这就是我要问你的事,以前你不也是崇拜天神的吗?怎么现在……”
  “他们崇拜天神乐在其中,我却总是莫名地惆怅,说不上什么原因。我曾经质疑过自己的信仰,但马上又命令自己终止这大逆不道的想法,每个人都这么做,必然是不会错的。那次我随你们去绝风岭,是我觉醒的开始,我目睹了那里的惨状,怀疑根本没有仁爱慈悲的天神,就算有的话,那样残忍冷漠的天神也配不上我们的信仰。在地震中,一切生灵都是平等的,谁也不会得到特殊的优待,山上滚下的乱石不管你富贵贫贱,房屋塌下的墙壁也不会分辨忠奸善恶,自然的本性视一切人类为等同,是谁这么有野心违反了自然的原则?又是谁如此愚蠢甘愿臣服?自此,我开始了痛苦地挣扎,现实的状况竟然与我往常的认知完全相反,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我头脑内的两个阵营开始了交战。”
  “我带着这痛苦和疑惑回了家,不管白天黑夜,思考的步伐从来没有在我脑中停顿过。说实话,到最后我也没有发现问题的根源,并且对于现象本身也不再感兴趣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该这么做。”
  “我在人群中漫步的时候,看到了他们身上散发的光,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不管老人还是孩子,不管聪明人还是傻瓜。你知道吗?这种光是怎么产生的?是尊严。一个人可以俯身捡起一块石头,但他不能向另一个人弯腰。一个人可以低头欣赏路边的花朵,但他不能对另一个人垂首。一个人可以折断双腿,但他不能向另一个人下跪。”
  “好了,我完全觉醒了。那一天,才是我真正的生日。这让我兴奋也让我恐惧,因为镇子上没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难道我能告诉他们,我是对的,你们全都错了?尽管我对这一点绝对自信。你知道是什么给了我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勇气吗?不是对于信念的坚持,也不是想要救赎别人的雄心,而是母亲的力量。我成了一位母亲——我所看到的真相的母亲。我要守护自己的孩子,并要让他茁壮成长。所以我站了出来,要让每一个人都看到他的存在,领悟他的意义。粉身碎骨有什么好怕的呢?相比知晓了真相之后的死亡,在欺骗和蒙蔽中活着更加可怕。”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三十八回 虚妄终知轻平等 畅快唯有重自由(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