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八回 虚妄终知轻平等 畅快唯有重自由(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03 点击数:449次 字数:

   “你说的话我是一句也不信的。”吴子清说道,“因为你和镇上所有人一样,是天神的信徒,是天神牧的拥护者,在你们心里,他和神一样完美,即便你亲眼看到他做了坏事,也会真心诚意地为他开脱。除非你拿出证明他清白的证据,否则他就不能洗脱嫌疑。”
  “你错了,我和他们不一样。”夏念疑邀他边走边说,“我和你们一样。”
  “你……你说什么?”这句话使吴子清忐忑不安,他多么想相信她,这样他们就多了一个盟友,并且能够完全否定他之前的担忧。但他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可天神牧是一个她陪伴了多年的故人,而且对她还有收留之恩,有什么原因能够让她违背了这亲疏之理?
  “你不相信我吗?我跟你说这些却是因为我相信你们。”
  “你为什么会相信我们?”吴子清此时仍然犹疑。
  “因为理性,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理性。”
  “你说你也和我们一样。”
  “是的,天神牧的声名我闻听已久,对此十分怀疑,传闻大概都是不能相信的。另外,我对人们对他的崇拜感到讶异,人应当感恩,但永远都不能崇拜,我打算一探究竟,于是借故留在了这里。”
  “人应当感恩,但永远不能崇拜,说得好。”
  “这句话,是谭立言说的。”
  “你……你见过谭立言?”吴子清这个时候已经把夏念疑当做朋友一般,说话完全坦诚了。
  “是啊,他公开质疑天神牧,曾经来过他的家中,当着他的面说了这句话,我很敬佩他,这也是我一直想说的。”
  “天神牧说了什么?”
  “天神牧同意他的话,他对于人们崇拜他的事也感到无可奈何。”
  “你刚才为什么替他说话?”
  “我说的全是实话,他是一个道德上的完人,我在他身边待了三年,没有从他身上找到任何一点可以批评的地方。他言出必行,最细微的承诺也会放在心上;他温和谦让,从不对人发火;他不在乎富贵荣华,将所有家财散到百姓身上;他热心助人,尤其致力于帮扶弱小,镇上已经找不到穷人了。相对于他做的那些事,我的描述是无力的,只要亲眼看到你就会知道这个人的完美。”
  “所以虽然你依旧不会崇拜他,但你质疑的立场已经动摇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要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我还在一直观察。”
  “你就这么确信?难道你时时刻刻都和他在一起吗?”
  “如果他是一个伪君子,我不相信三年的时间会没有任何破绽出现。”
  “也许在你看不到的时候……”
  “每隔一段时间他的确会消失几天,不跟任何人联络,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他只是不想张扬自己的善行,人们对他的崇拜已经使他感到莫大的压力,他已经不能承受更多了。”
  “那你以为会是谁做的呢?”
  “我不知道,也许是那些疯狂的崇拜者,你见过他们的情形,什么可怕的事都做得出来。”她停在了一个只有半边院墙的院子外面,“我到了,你要进去吗?”
  原来她是来给“四残”送花生糁的,吴子清看到她们四个坐在院子里,瞎子和驼背坐在高低不同的台阶上,聋哑者坐在院墙边,瘫痪的那个躺在梧桐树下的木椅上。
  “我想不用了,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的提醒。”他转身走了,回头看时夏念疑已进了院子,“四残”一动不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吴子清心里有了数,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夏念疑把花生糁放到屋子里,给他们做完饭之后便走了出来。她没有跟他们说一句话,反正说了他们也听不懂。
  夏念疑离开之后吴子清走了进去,“四残”还没有要吃饭的意思,仍然待在原地没有动弹。他走到瞎子身边,笑道:“简直太没有礼貌了,有客人进来你竟然没有看见吗?”
  “四残”面无表情,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他又走到聋哑人旁边,凑到他耳朵上说道:“就算他没有看到,你也应该听到了呀,怎么不打声招呼呢?”
  “你还不去给大伙把饭端来。”他走到“瘫痪”跟前,“不要浪费了夏姑娘的一片好意呀。”
  “难道只有你看到了我。”最后他对着驼背说道,“可是你的礼节也太过了,可以把腰直起来了。”
  吴子清见“四残”无动于衷,继续说道:“你们相信自己的眼睛吗?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那天晚上,对,就是那天晚上,哈哈,有四个家伙悄悄打开了那扇门,进到了里面去。哇,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那么隐蔽,那么精巧,可惜他们太不小心,那门没有掩死,我差一点就打开了,真是可惜,要不然就能看看里面的光景了。”
  吴子清从眼角里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瞎子的眉毛挑了一下,驼背的头低得更低了。
  “我敢说在这镇子上,我是除了他们之外唯一知道这件事的外人,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唯一一个知道秘密的人,这是多么响亮的名头,我可不要跟别人分享。”吴子清看他们身形同那夜的四人极其相似,认定了是他们,继续说道:“但是守着这么大的秘密,我憋得难受,别人又说不得,只好跟你们说说了,谁叫你们聋的聋,瞎的瞎,又都是傻子,说了也没关系。”
  “好了,谢谢你们听我的唠叨,我要走了。”吴子清出了院子便藏到了隔壁两户人家院墙之间的夹道里。“四残”进屋吃了饭,一直到深夜都没有出来,但吴子清没有灰心,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果然,在街上最后一点灯光熄灭的时候,他们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四个人从院子里走出来,一开始相互扶持,待确定周遭无人之后,驼背站直了身子,瘫痪立在了地上,瞎子睁开了眼睛,聋哑人也和他们一起嘀咕。
  吴子清兴奋起来,终于有机会能救自己的朋友了,这是他这来到这里之后干得最漂亮的一件事,如果易地而处,陈海润未必比他做得好。
  “四残”不知小声商量了些什么,然后就开始行动了,吴子清从夹道里跳了出来,暗中跟上了他们。一点都没错,看这身形动作,绝对就是那夜的四人不假,他们走得飞快,吴子清跟着都有些费劲。他们走到盘龙柱的时候分成了两伙,两个直走,两个拐了弯。吴子清没有时间多想,随着那两个拐了弯。很快他就认定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这两个没有往祭场去,现在返回恐怕来不及了。他的脑中满是疑问,他们为什么要来碾台这儿呢?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爬进了碾台底下,另一个站在旁边望风,那一个很快就爬了上来,对着另一个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莫非这碾台下埋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这人也实在狡猾,将它埋在这人头攒动的地方,而且没有任何过分的掩饰,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得到呢?吴子清爬了进去,只扒开一层土便看到了一块方形的石板,将这石板移开之后,一个能容一人进出的洞口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里吴子清发现了这个秘密暂且不提,且说当日陈海润被人打晕带走,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他睁开眼睛看到了谭立言,使劲晃了晃脑袋以确信自己是清醒的。他看到谭立言被绑在一根金色圆柱上,自己的情形同他一样。虽然谭立言被绑着,但脸色竟有些红润,身体也比以前胖了些,他说道:“陈大哥,你怎么……”
  “还不是为了你,不只是我,吴子清也来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陈海润说完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转头看看。”
  陈海润一直沉浸在惊奇之中,忘了观察周遭的环境,他转过头,确信了自己是在梦中,这么说连谭立言也是假的了。他身处的宫殿高有五丈,宽十丈,长少说也有二十几丈,左右各列有一排十二根红色圆柱,擎着大殿的房顶。房顶被众多红绿相间的木条分割成了数不清的方形格子,里面画着看不清模样的奇珍异兽。房顶的中央悬着一盏巨大的八角宫灯,薄纱剔透,上画着龙凤图样,顶端八个角上伸出的龙头中衔着低垂的红穗。这灯的周遭以及房顶的四周分布着稍小一些,形状也略有差异的宫灯,这些灯散发着雍容华贵的金色光芒,让陈海润感到头晕目眩。地上铺着白玉砖,殿内东西对称摆着百十来个玛瑙方桌,后面各跟着一个珍珠凳,这些桌凳差不多从大厅中央一直延伸到北面的九阶水晶陛,陛两侧的护栏乃是翡翠雕成的游龙,上面是一座水晶台,水晶台靠后的位置有一座辉煌的金龙椅,椅背上盘着九条金龙,个个露着狰狞的面貌,椅子背后有七扇雕龙屏风,堂皇伫立,使人敬畏。
  陈海润和谭立言被绑在这大殿最南面的两根金色柱子上,两侧各有一个宽敞的通道,他们只能看到一部分,因为这通道在他们眼前延伸了五六米之后拐向了南方,同样的通道还出现在水晶台的两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三十八回 虚妄终知轻平等 畅快唯有重自由(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