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小弟弟在高考期间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11-02 点击数:449次 字数:

80年的夏季刚刚来临,我的小弟弟就从成都七中的高中毕业,马上就要面临高考,准备考大学了。他们高中班上的同学们都进入了紧张的复习,唯恐自己因高考失误而遗恨终生。
  可是我弟弟则和别人不一样。这个小弟弟,这几天,人家根本就不翻书。哪怕第二天上午就要进入考场开考了,也不见他有啥紧张的,晚饭以后,他竟然去城北体育场打球去了。一直等到了晚上,天都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他才意犹未尽地回到家里。
  我爸爸妈妈都在上海宝钢的五冶分指挥部上班,高中两年,我的小弟弟一直在学校住校。只是学校准备高考的考场。提前把我们这帮住校生放回家。要他们在家里复习,准备高考。这几天他到我们家里。这几天,由我们负责管他的衣食住行。说话间这马上就要高考了,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我在家当大哥的,只好由我来催促他,要他抓点紧学习学习,抽时间多翻翻书,再复习复习。他总是这样回答我的:“我晓得,我自己的事情,由我自己负责,我个人晓得安排。你们该忙啥就忙啥,都不用管我。至于考试的事情,我心里有数,晓得该咋个办。你们不需要为我操心。”
  别人都在紧张的复习,他就是像他自己说的。该吃饭的时候就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该休息的时候休息。按照他自己的作息表。我行我素。我说他也不听,他也不再说什么,可是从效果上看,我的话他不起任何作用。人家根本就不听。当面没有顶撞我,就已经算是给我留足了面子。
  三天的高考,我小弟弟平平常常地过去了,这几天,很多的考生都到处托人,千方百计地打听自己的考试成绩,争取能早点知道自己的考试分数。以便好做下一步填自愿的打算。而我的这个小弟弟,就和别人不一样,好像一点儿都不急。每天都和同学出去到处玩儿。
  当时我为了安慰他,就背着他,在五冶企业内部的职工大学替他报了一个名。作为万一他高考不理想时,作为替补上大学的候补方案。不能让他产生落榜的失落感。
  高考已经过去10天了,高考的成绩单还没有拿到手,眼看五冶职工大学的考试就要开始了,我这才告诉他,并在征求意他的意见,问他是否愿意去参加考试.
  没想到他竟然是满脸的不高兴,一句话就把我给顶了回来:“谁要你去给我报什么五冶职工大学?你又凭什么就能说我没有考起?”
  当时我的确是在全心全意地为他着想,但也的确不了解他总的学习成绩状况,也弄不清楚他在高中各个学科的成绩,究竟他的学习状况如何。我心里没有铺。于是,在他顶了我这句话以后,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又过了难熬的二十多天,高考的成绩通知陆陆续续地发下来了。我弟弟考试的成绩相当不错。按当时的高考分数算,几乎是考了满分。这一下我们都放下心了。高考的成绩,我的小弟弟得了高分,他的分数远远地超出了当年高考录取的分数线。我们这一大家子,所有的人,心里也都踏实了。可新的问题也就接踵而至了。
  接着下一个环节,就要填高校志愿了。
  按照填报志愿的预定程序,首先要进行体格检查。
  他的身体状况,从外表上看,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但在眼睛上存在一个问题。大概是属于我们家族的遗传。我们兄弟三个,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色弱的毛病。报考大学填报自愿,在很多的专业上都要受到限制。
  我的妻子为了让他在检查色弱时,能够一次性的顺利过关,特意找五冶医院的医生,借了一本医院检查色弱专用的工具书,拿回家来交给小弟弟,要他仔细地看看那本书,默背那本书上的图案。小弟弟接过来,在一张纸上认真地记录着:“第一页是汽车、第二页是苹果……”
  又过了两天,身体检查完了,小弟弟回到家里,站在窗户台前,一言不发。默默无语地望着天上的浮云,在那里发呆。
  我焦急地问他:“体检结果,到底怎么样?”
  他低声细语地回答:“体格检查,除了眼科检查色弱一项以外,其他的各项都是合格。”
  我感到不解了,担心地地问他:“书上的图案,你不是都已经可以背下来了吗?怎么还有问题?”
  他抬起头,无可奈何地望着我们,流露出一丝苦笑,满脸忧虑地回答:“人家拿出来的那本检查色弱专用的书,根本就不是大嫂拿回来的那个版本的书,版本完全不同,页码图案序列排法完全都不靠谱。一点儿都贴不上边。”
  我们全家都笑了,而笑的又是那样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只好听天由命了。由于眼睛存在色弱。报考专业的范围收到了很大的限制。我的小弟弟也开始有些慌乱了。他自己拿不定主意该要上什么专业的大学,妈妈倒是从上海出差到成都办事,在家里。妈妈也弄不明白。爸爸在上海宝钢分指挥部工作,当时也不在成都。那个时候,写信又说不清楚,电话也说不明白。何况我自己从来没有进过正规大学的门,什么大学好,什么专业好,妈妈和我是一点儿都不在行,在这一点上,我可以预言,爸爸就是在家,她也没上过大学,估计他也提不出什么高招儿,对于高考后,我的小弟弟如何填报大学志愿,我们根本就提不出任何行之有效的建议。
  处在这种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弟弟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他的几个好同学聚集在我们家里,采取抽签打卦的办法,来决定填报那几个大学的自愿。
  他们各自先从自己的衣兜里,翻出了由学校里的老师,提供给他们的那几张《成都市教育招生系统发的招生目录大全》,全部都摊开来,七零八落地铺在我们家里的那个方桌子上,他和他们那几个同学,考得分数全都是高分。选校应该说,基本没啥问题。也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都是由于眼睛,都有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问题,在所要选择的专业上受到不少限制。
  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现在他们就得沿用中国古代的做法,采用这个抽签打卦的方式来决定,以后要上什么专业和大学。就是要靠他们今天的算卦,现在就得让他们一个个地慢慢来吧。
  于是他们每个人站在方桌的另一端,闭目养神双手合一,都非常虔诚地在那里默默地祷告着。一个人把自己的身体背向那个方桌子,手里握着一根火柴,默默地念叨着,把这根火柴聚过头顶,抛向举空中,再呈弧线形被抛到那张招生目录大全上,那根火柴头落到哪儿,就立刻停下来,马上查一下,首先是看看这个专业,它是否有色弱等方面的限制要求,如果这个专业有色弱等方面的限制,那这回就不算,重新拿根火柴再抛。如果没有,就把该专业和大学的名称记下来。需要报五个自愿,为稳妥起见,都多打几次挂。经过多次打卦后,基本确定了几次大学和几个志愿,在此基础上,再把这几个大学和专业志愿罗列排成顺序。在经过大家激烈讨论,最后各自定稿。正式填入高等大学入学申请志愿表。
  几天以后,高等大学入学申请志愿表,就交给了成都七中学校的老师。
  不管怎样,我的小弟弟。他的高考已经完成,高等大学入学志愿已经交出去。剩下的,就是两件最痛快最潇洒的事情。
  第一。他找出来很多长长短短的绳子,在书柜和床底下,翻腾了老半天。终于可以把他的所有教科书,和作业本。全部都收集起来,打成捆子,在家里束之高阁。再也不用翻书本了。
  第二,他可以痛痛快快地玩儿了。在成都市的里里外外,方圆一百多公里范围内的名胜古迹,基本上都被他和他的同学们,痛痛快快地都跑了一个遍。然后他又跑到上海玩儿去了。
  终于在8月中旬,我的小弟弟收到了华中工学院电厂热能动力系的入学通知书。我们也得知:他已经被华中工学院电厂热能动力系录取了。都为他高兴。最先是为他高兴,然后就为他收拾行李。我原来带到四川省洪雅县罗坝公社的乡下当知青,后来又从农村乡下带回来的那个藤箱,给我的小弟弟装上了他的换洗衣服和参考书籍。还给她卷了一个被褥蚊帐之类的大包袱。在材料处胡伯伯的帮助下,给他托运到了华中工学院电厂热能动力系。
  9月上旬,他就从上海乘轮船直接到武汉。到华中工学院报到上大学了。
  1980年年终我第一次一个人做全公司的基地建设年终工程结算表。
  请看下一节《80年的年终结算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小弟弟在高考期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