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七回 桀骜仰面与天仇 卑鄙俯首受人羞(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1-01 点击数:425次 字数:

   周克新身子一斜向中间一个打手靠去,那人不愿理会这个醉汉,躲开了。周克新喝了一口酒,一转身全喷在了旁边一个打手的脸上,弄得他满身都是,他朝着周克新举起棍棒却被刚刚那个打手拉住了。周克新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笑嘻嘻走近了些,伸手去擦他脸上的酒,那人一把将他推开,叫他滚蛋。周克新又走了过来,握住他手中的棍棒,笑道:“这是什么?嘿嘿,吓唬人的。”
  那人抽走了棍棒,怒道:“吓唬人的?今天我就叫你尝尝。”那人果真举起了棒子,周克新用力抓住酒罐,右臂一挥砸向那人的脑袋,罐子霎时粉碎,那人应声倒地。旁边的几个打手迅速地挥舞着棍棒赶了过来,周克新躲开了最先来人的攻击,身体向后退去以便和对手拉开距离,与此同时一拳击在那人头上,那人登时晕厥。周克新右手拉住他的衣领将他的身子提到了空中,左手托住他的双腿,将那人的身体横在身前挡住正前方敌人的攻击,推着那人的身体向前猛冲。那些人措手不及,足有七八个人被他推着向后倒去,有几个已经摔倒在地上。周克新把那些人逼到了墙角,身后的打手早已跟了上来,四五个人一齐挥棒打向周克新,周克新情知他们势头已起,不可强挡,因而贴着墙面向左低头,一个翻滚逃出了包围圈。对方人多,此时被周克新冲乱,后方又有一人袭来,周克新算好距离向后撤了一步,那人的胳膊正好伸在周克新肩头,铁棒伸在眼前。周克新左手握着棒子,右手抓住那人臂膀,两臂一起发力,将他的胳膊硬生生拉得脱臼,左手接过了棍棒。这时候几个人从正面赶了过来,周克新猛地挥了一棒,有几个后退躲闪,另有一个挥棒同他相抗。此人哪顶得住周克新的力气,手震得发麻失去了知觉,手中的棒子飞到了二楼,打碎了吊着的电灯,把那观战的“宽额头”吓得不轻。周克新力气大,身子也灵活,跟这一群人对打虽然一开始能够避开袭击,胜个三四回合,但总抵不过对方人多,时间一长是要吃亏的,前后左右怎么也难以兼顾。他全力对战的时候总免不了突然蹦出的打手,周克新又打翻了三四个,一人从侧面跳起袭击,周克新姿势别扭,不易挥棒,出腿侧踢,将那人踢飞。不想后面又有一人袭来,周克新没有防备,被他一棒打在了头上,周克新怒气冲天,连打那人三拳,眼睛、鼻子、嘴巴中都窜出了鲜血,周克新心想这人虽然该打但不是主谋,不能再下死手,因而把他扔回了人群。
  这些人知道周克新强悍难以对付,能不能将他制服尚属未知,即便能够做到恐怕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因而找到机会拉开距离,手中拿起石头对准了他。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投掷,却被疾风骤雨般袭来的东西砸倒了,那是工人们扔出的安全帽。他们已然猜到周克新并不是单纯的醉汉,而是来帮他们的。决不能让无辜的人白白牺牲,最终使他们战胜胆怯的不是钱,而是善良。他们加入了战圈,那些打手从地了爬了起来,工人们一拥而上。
  这些工人毕竟只是些普通老百姓,虽然有些蛮力,但打架一点也不在行,拳脚生硬,反应迟钝,在跟这些打手们的搏斗中并不能占据上风,但是他们仗着人多,又有周克新在里面搅合,一时也吃不了亏。
  “都给我住手。”楼上的“宽额头”大叫了一声,四个握着手枪的黑衣男子从一楼房间里走了出来,将手枪对准了人群,那些打手退到了外围,工人们和周克新被围在了中间。
  “惹恼了我,叫你们全都死在这里。”“宽额头”鬼叫着,“那个大个子,我先要了你的命。”
  周克新正在思索着解围的办法,突然传出一声枪响。周克新回头检查人群当中是否有人受伤,如果他们打伤了工人,就是拼了命,他也要叫他们血债血偿。但是人群之中并没有人受伤,那四个枪手之中最边上的一个手中已经没有了手枪。接着又是一声枪响,第二个人手中的枪也被打飞了,剩下的两人紧张起来,他们不知道这位埋伏的枪手究竟藏在何处。又是一声枪响,这一下离得更近了,但是他没有击中目标。两个枪手循着枪声转过了头,背后突然窜出一人,高高跃起,左右同时出掌,击打两人颈部。两人向前趔趄了几步,那人早又赶到了前头夺过他们手中的枪扔进了远处的草丛里。周克新看清了那人——竟然是于衍修。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于衍修从腰间掏出了手枪,握着枪管在那四人的面前晃了晃,接着也扔掉了。那四人见他也没了手枪,要解刚刚羞辱之恨,一齐上前攻击他。于衍修弯腰躲过了前面两人的劲拳,迅速侧身从他们之间穿过,后面两人守株待兔,做好了充分的攻击准备。于衍修向右躲闪,避开两人锋芒,俯身出左拳攻右边那人小腹,那人疼痛难忍,俯下身来,于衍修向上抬掌,将那人下巴打歪。左侧那人快速调整姿势,右腿横扫,于衍修灵巧躲过,一拳打中那人眼睛,那人倒地不起。另外两人回头反击,一人出脚,一人出拳,为了防止被他瓦解,两人左右同时夹攻。于衍修低头闪过左边那人的踢腿,又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顺便猛拉右边那人的左腿将他带倒。左边那人又要抬脚袭来,被他撒了一把黄土迷住了双眼,倒地那人探起上半身,被于衍修一脚实实地踢在头上,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迷眼那人见势不妙转身要逃,被于衍修赶上一拳封在脖上,晕倒在地。于衍修干净利落地打倒了这几个人,招式奇准,动作迅速,只是有些阴狠,周克新在不远处暗暗点了点头。
  周克新见对手势头已去,因而跟那些打手说道:“这些事本来与你们无关,从现在开始不要插手。”他试图带着众人走进楼内,突然一根铁棍横飞过来,一股凉风从周克新面部扫过,铁棍砸向那些打手,击中了两人的头部。打手们本来就不甘心不战而败,这下更是被激怒,重新和工人们混战在一起。周克新见状即刻加入了战圈,刚刚扔棍的于衍修也过来助阵,在他的心里,只有将敌人踩在脚下才是真正的胜利。战局很快出现了倾倒,有周克新和于衍修在里面以一挡十,工人们仗着有这两人也都信心十足,没有几分钟功夫,打手们就全都趴在了地上。
  “宽额头”见势不妙找了个机会趁人不注意跑出了房间,被工人们发现拉了回来。他心中十分胆怯,但仍旧放不下面子,这都是平日里养成的习惯,谁叫他们是有身份的人呢?他挣脱了工人的束缚,坐到了椅子上。
  “你们赢了,我承认。”他的宽宽的额头上有几根来自于头顶的发丝,“但我还有主动权,我……”
  “还不还钱?”周克新问。
  “你要知道,钱现在还在我的手里,我想给就……”
  周克新一拳打中了他的胸口,他和椅子一同向后摔去,椅子撞到墙上碎成了几块。周克新这一举动不仅是这“宽额头”,连工人们和于衍修也都没有想到。
  “还不还钱?”
  那人呻吟着爬了起来,胸口痛得连呼吸都不敢了,良久方才说道:“你这么做,更别想……”
  这话又没说完,周克新拽住他的衣领将他甩出了门外,重重地撞到了二楼走廊边缘的护栏上。周克新走到门外拉着他的一条腿把他拖了进来。
  “还不还钱?”
  这一次,他费了半天的劲才爬起来,虚弱地说道:“有话……有话好好说。”
  “这事儿本来是可以好好说的,但你请来了打手,现在这事儿有点儿不好办了。”周克新说完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宽额头”飞到了东边的书架上,架子向侧后方倒去,各色书籍文件散落了一地。工人们看打得不像样了都要拉住周克新,可是谁有这样力气?周克新挣开了他们的拉扯跑到他的跟前又将他那轻飘飘的身子提了起来。
  “我……还钱”“宽额头”知道自己必须要说这句话了,要不然他会死的,这么多年过惯了欺凌人的生活此时才知道被人欺凌是多么难受。他虽然想说,但身体各处疼痛,尤其胸口和小腹,几乎使他说不上话来,用尽全力才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今天也看到了。”“宽额头”说这句话一是要和周克新拉近关系,二是要拿着高官的名头镇他一镇,“市里的曾大同书记和地产开发商薛凤远……”
  周克新放开了他,“宽额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明天……”
  “现在。”周克新朝他大吼。
  “可是……”
  “就现在!”
  “我需要……”
  周克新又将他一把拉了过来,待要动手。
  “现在,现在,现在……”当下的情形已经由不得他了,他拿起手机,不知给什么人打了个电话,说钱很快就会打到工人们的账户上。周克新一直等到工人们核对了收款信息之后才带着他们出了楼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三十七回 桀骜仰面与天仇 卑鄙俯首受人羞(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