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放弃报考技术员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10-31 点击数:413次 字数:

79年9月,总公司机关开始进行文化大革命以后的第一次技术职称评定,我在计划处参加政治学习讨论的时候,就听很多人都在议论,关于技术职称评定的事情。当初的政策界限划分的程度,还是相当模糊的。我看见我们计划处的不少老职工,都在准备资料。忙着复习应考。那个时候,职称与工资还没有挂起钩。记得当时,我们计划处里就有好几个是有技术职称的,工资也不高。所以,有没有职称。开始我还真没有想那么多。只要是工资不少我的就行。
  我当时发现,文化大革命以前就在机关工作的很多人就没有技术职称。包括我们合同预算科的牟实均和郑洪礼,他们都没有技术职称。听说这一次,能解决一批。能解决多少,怎么样画杠子。政策还不明朗。据说当时的政策是不拘一格,只要能完成文化考试经过考核成绩合格,都可以评定。我也想着去报名考试。不知道能不能行。试试再说。反正这是第一次职称评定考试,应考的又不是我一个人,整个机关大概有两三百人要参加考试,就是考不上也不丢人。
  我一点儿也没犹豫,找到五冶总公司机关的技术职称考评委员会,拿来了一套报考技术员的试题。把考试题那回到办公室,我大致浏览了一下。看样子不太难。虽然说我是一个初中生,但是我经过机修厂721工人大学的学习,对于平面几何、解析几何和三角函数之类的数学题,完全可能做得下来。还有那两道微积分方面的题。初看一下,也可以做得出来。我开始踌躇满志地跃跃而试了。
  文化考核的重点是数学。试题我在家里就开始复习。说是复习也好,考试也行。反正那时候的考试,机关大楼里没有那么大的考场,所以就在考题的难度上加大了。实行的是开卷考试。在哪儿做都行。反正到了规定而时间,必须交卷。如果交不出来,就作为弃权。
  文化考核的试题,我下班以后回到家里,翻阅着我在机修厂721工人大学的作业本和教科书,几天以后。就做完了文化考核的考题,交上去了。没过几天,五冶总公司直属机关技术职称考评委员会,就给我发了一个通知。说是我的文化考核的考题过关了。
  文化考核过关了,这对我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再接再厉。我又开始做专业技术考核题。我翻开试卷,一道一道题,认认真真地做答案。一丝不苟地忙着答题。好在当时的专业考试属于开卷考试,我在哪儿做试题都无所谓,关键的关键是要按时交卷并且能通过专业答辩。
  我研究过,这次专业考试题,有这么一个特点,大概五冶总公司直属机关里的土建工程专业的人占大多数,所以考题基本上都是以结构力学为重点的。这份考卷里的试题,有80%以上都是结构力学的。要求计算剪切力,计算扭矩等。还有就是画出几段悬臂梁的受剪力图,并配置相应的钢筋主筋和箍筋。好在我前两年在机修厂的721工人大学,学过一些皮毛基础知识。马马虎虎地做过一些习题。
  我在做试题的那段时间,机关的走廊里,经常传播者不少关于职称评定方面的消息。很多人在说:这次的重点主要是解决文化大革命以前入厂的中专生。我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就是个初67级的初中生,不是中专生。而且在67年以前,我们还没有进厂。这一次肯定不在考虑之列。
  还有更多的人说,这次是解决技术职称。所为技术职称,就是指的是做技术工作的。不是做施工技术的,这次不再评定的范围。暂不考虑评定条件。反正是风声一阵紧过一阵。我也感觉到:这次能评定的希望是越来越渺茫了。不过。我还没有最后死心,考试题我还在继续坚持做。
  一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里上班,忙里偷闲地做着专业试题。机关技术职称考评委员会的一个主任委员,在我们合同预算科的办公室门口站了一会,他大概是看到我正在做考试题,便径直走到我的办公桌前,他语气平和地就对我说:“这次解决技术职称,主要是针对66年到76年的十年内,文化大革命期间,应该晋升职称的技术人员。小石,你是做预算工作的,预算应当属于经济类,它不属于技术类专业,再者说,文化大革命那十年,你还没有做专业技术工作,这一次不属于考核的范围,你即使是考上了,也不可能给你评定职称。”
  听到他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冒起一股无名火,当时我想要发作,但是我看着,他的办公室就在我们合同预算科的斜对面,上班时就算作是邻居。人家的年龄又那么大,和我又没结过梁子,我强压下那股火,没有发作。
  当时我也就没有接他的话茬,嘴巴上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心里面确是老大地不服气。既然你们已经有了政策,确定了这次不可能给我评定职称,那就别给我拿考试题让我做嘛。可是你们为什么还要给我发试卷,要我做考试题。这不是成心折腾人嘛?我此刻的心里,顿时爆发出一股老大的怨气。这不是安了心的拿我当猴耍嘛?看着那个主任委员走出合同预算科的办公室,我双手抓起那一堆即将完成的试卷,愤怒地攥在手上,两只手交替着用力撕成了碎片,一股脑地扔进了办公室门背后的废纸筐。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打听关于技术职称评定方面的消息。我已经知道此事与我无关。既然无关,何须打听。每天我上班就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工作上该咋办就咋办。该努力的还是要努力。我也看到了。这一次我们合同预算科的牟实均和郑洪礼,还有我的那两位科长大人,都没有彻底解决职称问题。牟实均和郑洪老师他们四个人当时只给定了个助理级的职称。
  建国以来,我国只是针对技术人员做过技术职称,当时的职称序列只有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高级工程师。虽然过去牟实均老师是五三年毕业的大学生,就是因为没有做施工技术工作,现在无法定,实在要定,只能定助理一级的相似工程师。包括我们合同预算科的郑洪礼,还有那两位科长,也都在一次,定一个相似助理工程师。
  看来他们的资格那么老,目前也只能定个助理级的相似工程师。我又是刚来的工代干。刚开始做预算管理。肯定没有我的希望了。我也就心安理得地踏实了。不再有啥其他的想法了。
  事情过了数月以后,处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关上门以后,他突然问我:“你为什么没有报名参加技术职称考试?”我说:“我报过了,只报了一半就废了。”处长不明白了,他奇怪地说:“报了一半就废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把那天下午,机关技术职称考评委员会的那个主任委员对我说的话,以及撕毁试卷扔进废纸篓等经过,都原原本本毫无保留地如实地告诉了处长。
  处长一听就气得直跺脚,指着我的鼻子,把我好一顿臭骂:“你这个大笨蛋,长个脑袋是干啥用的,你就不会好好想一下,他是机关技术职称考评委员会的一个主任委员,在开会评定职称的时候只能算一票,他和我是主任委员,你当初为什么不来找我呢?问题是事情过都过了那么久,现已为时太晚,谁也没法再救你了。记到再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你都要事先跟我们讲,我们好给你想办法、出主意。你要弄明白,你是属于我的编制,是归我管的,就必须要听我的,我们只能为你好,绝不可能整你的冤枉。”
  其实这次职称评定的时候,我曾经想过要找处长帮忙,但是我总觉得想法有二:其一,我是刚来咋到。很多的关系,我理不顺,分不清该找谁,害怕万一找到了不该找的人,反倒引起更多的麻烦。那还不如不找。其二,刚到计划处,什么工作都还没有出成效,就老麻烦人家处长帮我办事,这张嘴也张不开。我也不是那号专门依赖别人才能在单位里站住脚的人。该努力的自己还是要再努力。这次不行,还有下一次嘛。
  在我临出门的时候,处长诚恳地对我说。以后评定职称的机会还多,嘱咐我。要我不要灰心,好好努力,工作争取有所上进。要有信心等等。回到了合同预算科,我平复了心情。决心重打锣鼓另开张。争取在这几年内,在工作上做出个好样子来。一定要用自己的技术水平实力来证明。我要名副其实地具备技术职称上的称号。别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1980年春天来临,总公司机关又在进行技术职称考评工作,这一次是按照冶金工业部下达的标准进行考评。建设工程预算属于经济范畴,我们做预算的只能报考经济序列的技术职称。
  请看下一节《第一次感到文凭的重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放弃报考技术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