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七回 桀骜仰面与天仇 卑鄙俯首受人羞(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0-30 点击数:401次 字数:

   吃饭之前周克新把江月影拉到了一旁,说她是个小骗子,江月影做出了不解的表情。
  “不是说不让我喝酒吗?”周克新说道,“怎么还让你妈妈备了酒?”
  “没有准备。”江月影摇了摇头。
  “说谎,小骗子。”周克新笑道,“我闻着酒味了,好香。”
  江月影笑了起来,拉着他进了西屋。这房间的地面清扫得十分干净,墙上也是一尘不染,东面窗上的玻璃有一条长长的裂缝,绿色的纱窗也出现了块块破损,但都像刚刚擦拭过一般。西面墙上摆着一个老式的衣柜,衣柜南面的墙角安置着一个用塑料布层层包裹的大瓮。江月影让他移走了压在大瓮顶上的一叠煎饼,自己掀去了上面覆着的盖帘,打开了塑料布。那股酒香越发浓重,其醇厚馥郁,以周克新多年饮酒经验也不曾遇过能与之匹敌者。这香味引着他走了过去,那大大的瓮中别无他物,只有一个半米来高的紫金釉酒罐,上塞着一个大木塞,用红布绑住了口。
  周克新口水直流,不自觉伸进手去,江月影打了他的手,缠上了塑料布,用盖帘重新盖好,叫周克新把那叠煎饼放回原位。周克新心中遗憾万分,跌足叹息,心中埋怨江月影,这个可恶的小丫头,不让他喝,为什么要让他看呢?
  “你答应了我的,不许喝酒。”
  “那你还叫我看?故意馋我。”
  “谁叫你的鼻子这么灵呢?”
  “晚上等你睡着了我偷着喝。”
  “你忘了你说过的话。”江月影拍了拍他的胸口,“这是爸爸酿的酒,存了三十年了,不能给你喝。”
  吃饭的时候,周克新非但没有喝上这酒,别的也没能尝一尝,在这名扬万里的酒都,在触手可得的美酒面前,居然不能品尝一二,这使他很是懊恼。
  “哎呀,忘了备酒了。”月影妈猛然想起,“小影你这两位朋友肯定喝酒吧,我去弄一些。”
  “不喝。”周克新笑着推脱,他的心里当然不是这么想的,以为自己客套一下主人也不能当真,还会去置些来。
  “我从不喝酒,不用费事了。”于衍修也说道。
  “还好,还好。”月影妈又坐了下来,“喝酒没什么好处,多吃点东西。”
  “飞雪,我看你长得倒跟我们家影有点像。”月影妈给江露泠夹了些菜,江露泠听了她的话有些怅然,心中又难受起来。
  “我们家影哪有你那样命?穷人家有吃有喝就行啦。”月影妈笑道,“飞雪有人家了吗?”
  “没……没有。”
  “也难怪,像你这样找个登对的可不易。不像我们家影,有那毛病在身上,也不图人家丑俊,也不管人家穷富,找个老实本分的就行了,别样的咱也攀不上不是?”
  “不是这样的,伯母。”江露泠回应她,“小影应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女人这辈子图个什么?我吃了一辈子苦,希望闺女能过得好,有个疼她的人比什么都强。心呀不能忒大,家雀儿待在屋檐下,蚂蚱也蹦不到天上去,走路看着脚下,踩空了不得吃亏?”
  江露泠觉得妈妈的话越发不对,她说道:“话不能这么说,也得分是什么样的人。”
  “谁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前头好后头坏的人有的是,前头是个地痞无赖,后面浪子回头的也不是没有,要遇上个不省心的,哭也晚了。”
  “这种事情,还是要看女人的眼光,你不相信小影吗?”
  “什么相信不相信的?知根知底的,在跟前也放心,头几天村里又来了几个说媒的,早些时候我不给应,影还小,怕她吃亏,现在也是时候了,给他们话了,说等影回来看她的意思。”江月影一直听着妈妈的话,皱着眉头,此刻欲言又止,饭也不想吃了。
  “小影,你这两个朋友真是好人物,看小周这身板儿。”月影妈开起了玩笑,“要在以前的农村可不愁找媳妇儿,一个人能干五个人的活,谁不喜?”
  “我看大楼已经盖到这边来了。”江露泠见妹妹不高兴,转移了话题,“咱们的房子也要拆了吗?”
  “协议都签了。”月影妈叹了口气,“舍不得是舍不得,住了这么多年,石头都成了熟人。不过,政府不是有要求吗?再说人家做得也不错,给回迁房,还有几个钱。”
  “您能想开就好。”江露泠说道,“这是迟早的事。”
  “麻烦的事多着呢,咱是愿意了,不是还有不愿意的吗?咱村里有几个还僵着呢。北岭西头十三户人家,十二户都签了就剩一个老头子不点头。说来蹊跷,老丁七十多了,没儿没女,前年得了胃癌,去年一年没下床,今年眼看不行了,最后一口气就是咽不下,他不签字,也不松口,工程就停了。我知道他的心思,这么大年纪又得了绝症,就快走了,要那大房子要那补偿金有什么用?在老房子里住了几十年,死在里面也安心,不过这可愁坏了政府和开发商,其他的乡亲也都急得不行。”
  自这一顿饭之后,周克新的心里就一直别扭着,话比平时少了些,也不怎么爱笑,常常一个人独处。于衍修这些日子几乎每一天都要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来,也不知在干什么。这一天傍晚,月影妈和月影、露泠坐在一起一边挑拣玉米种子一边聊着天。周克新心中烦闷,自己出了村子,下了岭,沿着斜坡一路走着。
  远处岭上种着果树,此时视线不佳,只能看到一片片的暗黑色,不过山岭中间处的储水池却格外清晰,牧羊人甩鞭子的声音带来了几分古朴的气息。斜坡两侧的田地里种着些庄稼,是还未长成的高粱、谷子还有花生,有时会有一个低矮的房屋出现,这是夏天果农住着看园子用的。斜坡两边各有一条排水沟,这是农村田地间必备的“工程”,预防夏天暴雨时候的洪水。别看周围的田地纵横交错,这水沟却一丝不乱,水流从岭上的田地间开始汇集,弯弯曲曲,来来回回,经过岭下的一片田地,最终汇集到这水沟当中。老百姓是最爱惜土地的,水沟的两侧都种上了作物,周克新并不完全认识,只认出了芝麻和茶树。
  脚步声由远及近,打破了田野的宁静,周克新有些恼了。他很快就知晓了那声音的来源,至少有五六十人,借着夜幕之前的最后一点明亮,他看到了他们头顶上的安全帽和手中举着的横幅——他们是一群建筑工人。这太常见了,无非写些欠债还钱之类的话语,周克新盯着他们的横幅看了看,果然不出所料。他与他们擦肩而过,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去向,径往坡下走去。
  夜色已经浸染了整个黄叶岭,他下了坡沿着大路朝西走,那是一片田野,白天的时候会有农民在这里劳作,但是现在漆黑宁静,有些骇人。周克新倒是不怕,他继续往前走,听到了清脆的水流声,接着便看到了泛着白花的流水。他过了宽敞的漫水桥,沿着河岸上游望去,看到了一座发出光亮的建筑,在一片树丛之中若隐若现,分不清是在河岸上还是在河岸北面的高地上。这里四下无人,怎么会有一户人家?看那样子绝不是一户人家,倒像是个旅店,旅店怎么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哦,对了,周克新忽然想起黄叶岭上远近闻名的四岭酒馆。黄叶酒已经有千年历史,目前早已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惟独四岭地区保持着人工酿酒的传统。这里的酿酒人一直传承着祖先的技艺,他们坚信只有用灵魂酿造的酒才是甘醇的,永远不能舍弃了心的创造和手的劳动。他们的确没有让天下好酒之人失望,手工黄叶酒也成了千金难求的宝贝,这四岭酒馆便专供这种黄叶酒,引得天下酒徒争相造访。周克新也曾想要一饮为快,只可惜没有机会,今天也算是机缘巧合,想到这里便拔腿向那里走去。
  果然不错,这里正是四岭酒馆,依着地势建在这山林之中,墙体、房顶全是松木材料,门前一个篱笆院,院外竖着一根杨木旗杆,旗杆上面挂着一个酒幌,幌子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整个酒馆一派古朴之风,令人心怡。
  周克新见里面亮着灯,从那篱笆门里走了进去,走到门口刚要敲门忽然想起江月影的嘱托,心中犹疑,便走了出来。忽又想起江月影留着那一罐好酒不肯给他,心里不舒服,心想“她不给我也难我不倒”,不如在这里喝一场补这遗憾。可是自己已经答应了她,岂能反悔?他来来回回折腾了几遭,又想起月影妈的一番话,心中郁闷无处释放,便又移步向前敲响了房门。
  “你是谁?”门内走出两个男子,警觉地质问他。
  “酒客。”周克新以为他们是酒馆的人。
  “今天不迎客,请回吧。”
  周克新本来就心情不佳,向来又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他既然不好好说话,那他就偏要进去,因而笑道:“灯亮着,幌子挂着,怎么不迎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三十七回 桀骜仰面与天仇 卑鄙俯首受人羞(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