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峨 眉 之 行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10-30 点击数:418次 字数:

78年10月,我因为工作调动,从机修厂到了五冶计划处,共青团的组织关系也转到了五冶总公司的机关团总支。刚到机关不久,就被推到了生产系统团支部,担任了团支部副书记。正好赶上了机关为过去的冤假错案平反,当时在我们团支部就有三个老干部。过去在反右时期被打成了右倾分子,被开除了团籍。现在予以恢复团籍,这边恢复团籍,那边马上办理离团手续。这两个手续同时办理。时间不长,不过他们这三个冤假错案都不是我们办的。
  现在面对着他们那三位老干部,都已是满头花白的头发,看到他们拿到恢复团籍的通知书和离团证书,激动地热泪如雨。我不禁深受感动。是啊,当时是原来学院里的党支部,邀请一部分共青团员给党员提意见,不知道后来是怎么弄的,竟被弄成是恶意向党进攻。莫名其妙地就被开除了团籍。一下子就是二十二年过去了。现在才恢复名义,恢复了团籍。人生有几个二十二年呢?
  79年8月,总公司机关团总支委员会所属全体团员,完成了总公司团委布置的创收任务,得到了总公司机关房产处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完成创收额一万二千元的施工产值,为五冶双桥子二福利区20多栋近960多户人家的门窗粉刷油漆。全体青年和团员都得到了锻炼。同时在五冶双桥子二福利区得到了职工家属的高度平价。
  房产处的领导为了感谢总公司机关团总支委员会所属全体团员和青年。请示有关部门领导以后,决定派两辆大客车,送直属机关团总支委员会所属全体团员和青年,到峨眉山旅游三天。
  当时的我,在总公司直属机关生产系统团支部任副书记,参与组织了支部全体团员参加了这一次突击创收活动,也就同车前往峨眉山旅游。临出发前,处长向我交办了另一项任务。从峨眉山下山以后,马上到峨眉67厂计划处去交80年以后的基本建设计划。要经过对方核对后,再盖章带回公司来。那不就是当个通讯员吗,既然是领导交办的任务,我也没在意,也没想那么多,就把这任务接受下来。
  我随团总支书记一起,踏上峨眉山风景区的羊肠小道,带领六七十个青年和团员,从峨眉山脚下的报国寺进山开始,一直走在队伍的后面,我们一路上,收容了很多一起来的掉队人员。第一站到达洪椿坪。
  我们在这里休息了一个晚上。累倒还还没有感觉到累。令人难受的就是洪椿坪的寺庙里没有床铺,每个游客只要拿出五角钱,交给庙里管事的和尚,就可以从他那里拿到一领草蓆,然后就在寺庙里,随便找一个地方,把席子往地下一铺开,将就着躺了一晚上。人的身体直接硬躺在木地板上,硬邦邦地硌得人根本无法入睡。只能躺在地板席子铺上,我们戏称这叫做硬卧。望着那洪椿坪大庙天井内,头顶上这块巴掌大的夜空,一边无聊地数着月亮周围的群星,等待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手里拄着一根竹棍,从洪椿坪出发,继续向第二站的目标洗象池,沿着一条崇山峻岭中的山间小路,一个个都没有了昨天刚进山的那个劲头,他们都拄着根竹棒棒,缓步地向前慢行。一路上,跟着我们一起来的掉队人员也越来越多了。当我们刚刚走过九老洞口的时候,就听见迎面过来的游客说起,前面有人碰上了猴群,有很多猴子拦在路上,在抢游客的东西吃,我们不得已,只好停下脚步,不敢往前走了。
  过了好一阵,又听到迎面下山过来的游客传来新消息,说道,刚才的那一伙儿猴群已经走远了。我们才站起身来,继续顺着那条陡峭的石阶山路,抬着艰难沉重的双腿,向一步更比一步高的台阶努力攀登着。我们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拄着一根竹竿,在山道上缓慢地转着弯,好不容易转完陡峭的九十九道拐盘山石梯小路,两个半小时以后,攀登上了地势险要的呼云亭石阶梯。
  一直到中午时分,我们一起来的六七十个人,基本上总算都到达了山顶,当走到达洗象池的山门前,有更多的人已经走不动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集结到洗象池,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大殿前的空地上席地而坐,原地休息。
  我看时间还早,就和几个小伙子约好,准备继续前进想上金顶。没想到就在此刻,我的团总支书记大人却强行把我扣留下来,说啥也不让我走,一定要逼我留下来,和他一起照看那些愈来愈多的掉队人员,实在没法,我也只得将就他了。
  从下午开始,房间的外面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天气突然变冷。为了驱寒,赶走寂寞。我们房间里的三个人想喝点酒,吃点东西,想增加一点热量。便把门虚掩着一条缝,信步来到洗象池的大殿里,买点花生瓜子,顺便也观看一下浓雾笼罩着的洗象池外景。
  洗象池此刻正被波澜壮阔的云海,四面团团包围着,此刻的整个大殿,就像是云海之中的一叶孤岛,周围的一切全都是雾蒙蒙的,显得非常神秘和壮观,引起洗象池景区室外所有中外游客的惊叹不已。好一阵以后我们才回到房间里。
  但是我们回到房间,刚一推开房门,立刻就被房间里所发生的情况惊呆了:原先摆放在桌子上的那瓶水果酒,就剩下那个酒瓶还滚落到桌子底下了。瓶里的酒被三个小猴子给喝干了,它们也都喝醉了,一个倒在床上,另外两个倒在地板上。
  庙里一个打扫院子的和尚,手里拿着一把扫帚,刚从我们的门口路过,他也看到这场景,神情立刻紧张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赶到我们的房间里,大声嚷嚷着,要我们把那三只猴子赶紧抬到走廊下面的山坡空地上。这可开不得玩笑。我们丝毫不敢怠慢,立刻按照那个师傅说的办。
  不大一会儿工夫,我们在老远的走廊尽头,就很清楚地看见,一大群猴子围着那三只猴子不停地转游,又过了好一阵,那群猴子终于散了,三只小醉猴也不见身影了。
  峨眉山洗象池的夜晚是非常寒冷的,那天夜晚,我们都呆在房间里,谁也没有出门,躺在被子里渡过了令人难熬的一个夜晚。
  天亮以后。团总支书记和我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同来的所有人,全部下山,要求下午三点钟以前,全部赶到山下的报国寺停车场。
  早饭以后,由团总支书记在洗象池站在大殿里,向大家宣布了我们的决定。紧接着就是一阵手忙脚乱以后,大家纷纷踏上了下山的道路。要说呢,这下山的速度就是比上山要快得多。将近80多里的山路,居然在2点半之前,所有的人员在报国寺停车场,已经全部到齐了。
  经过再次清点人数,确定所有人员全部到齐,他们坐大客车返回成都。
  看着他们那两辆大客车远去的背影。想着自己还有更艰巨的任务。不由得摇了摇头。一个人坐上了通往峨眉九里镇的方向的郊线长途汽车,向我的下一个目的地--67厂进发。二十多分钟以后,我走下了长途汽车,在九里镇街上的一个供销社旅馆住下了。
  第二天一早,我吃过早饭以后,顺着公路漫步,不大工夫就走到了67厂,进了大楼,很顺利地找到67厂基本建设计划处,见到了巩处长。我先做了自我介绍,简要说明来意。接着就把我们五冶总公司编制的《67厂基本建设计划书》交给了巩处长。
  巩处长接过去,把这份《67厂基本建设计划书》捏在手上,随即就逐行逐句,逐字逐个标点符号,反复仔细推敲。我也只好陪着这位处长大人,在处长办公室里,一面端着杯子喝着峨眉山的茶水,一面绞尽脑汁地咬文嚼字。最要命的是那个计划书,不是我写的,上面的内容,我一概不清楚。更不敢随意点头。里面的主要意思坚决不能变,只能在明显是错别字的情况下,才做了必要的改动。
  经过了一天半的文字推敲以后,这位处长大人总算是发话了,吩咐他的手下,可以签上名字盖上公章。
  我留下了应该留的文件份数。放进挎包。可以打道回府,该回成都了。
  本次之行,所有的预定任务全部完成,此刻突然感觉,全身都不敢动了,我狼狈不堪地站在67厂基建处办公楼三楼的走廊转弯处,扶着楼梯的栏杆扶手,该是下楼梯的时候了,我一步也不能动弹,心里想着是要往下走,可只要动一下,全身就如同针扎一般,疼得直钻心。脚跟不敢落地。此时此刻,我的腰部和小腿肚子仿佛已经不属于我自己的了。

  连续几天的爬山路,艰难的出差办事,这次所有的预定任务都已经全部完成,精神上感到无比轻松,压力一点儿都没有了。就从这时候起,几天来所有的疲倦和疼痛都找上我了。此刻我居然下不了楼梯,还真的就是走不动了,在67厂计划处的同志的大力关照下,我终于踏上了返回成都的火车,顺利返航了。
  1979年9月,总公司机关开始进行文化大革命以后的第一次技术职称评定,据说当时的政策是不拘一格,只要能完成文化考试经过考核成绩合格,都可以评定。我也去报名考试。
  请看下一节《放弃报考技术员》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峨 眉 之 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