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一声令下
本章来自《三线记忆》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2018-10-24 点击数:484次 字数:

1969年7月,山西阳泉。

接连着下了一个昼夜的夏雨,终于停歇。在绵绵大山深处的国营104厂的职工,迎来了一个难得的休息日。

夏雨它很清凉很热烈,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它来势凶猛,干干脆脆,从不带泥水。每次下雨,它就为很多人带来丝丝凉爽。太阳这天也早早地爬上了山顶,透过茂密的树林,将点点斑斓撒落在晋中这个国内较大的国家大三线军工厂。

树上,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好像在欢唱,又好像在唱歌比赛,也或是在叫自己的伙伴呢!听着听着就陶醉了,这声音是多么的柔软、清脆啊!再厉害的歌唱家也唱不出这美妙的歌曲!或许是走出潮湿的空气沐浴着灿烂的阳光让人心怡神爽,彭念顺今天的心情特别的好,他一边收拾着室内凌乱的物品,一边哼着黄梅戏名段: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哇,

好新鲜哪,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

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人人夸我潘安貌,

原来纱帽照哇,

照婵娟哪

……

自从参加厂里的“四清运动”内查外调结束,彭念顺由车间工会主席被群众民主推选为五车间的车间主任后,除了睡觉外,他每天几乎是一撂下饭碗就到车间,连轴转带着工人们搞生产,没有周末或节假日,难得有今天这么一个整块的休息。

哼了几句,不行,嗓子是嘶哑的,还带着齉齉的鼻音。他索然地发了一会儿呆,便收起了心。几个月来的内查外调,让他知道这种放纵自己的行为,如果一旦成为一种习惯,很容易不知不觉地带到工作中,指不定还会引起其名其秒的指责或非议。

下周的生产计划还没出来,于是便静下心来开始一天的忙碌。他而他还不知道,此时厂部会议室里正召开着一个事关他和16名工友们人生命运转折的“特殊会议”——赴河南支援三线建设。

从抗日战争中走来的国营104厂,是由原来在平定、阳泉等县的军工厂合并而成的正部级兵工厂,隶属国防科工委五机部,是生产黑火药、导火索、信号弹、82迫击炮等综合型的大三线国营企业,拥有着当时相对先进的机器设备、生产能力和数千号职工队伍。

厂子尽管是在偏僻的崇山峻岭中,但由于起步建设的较早,一个城镇的基本设施——银行、学校、邮局、商店等,这里是应有尽有,可以说这里就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镇。而且在这里,从生到死还可以得到一生的保障。

1965年,国家三线建设全面铺开后,按照五机部的统一安排部署,山西104厂、西安804厂、抚顺474厂、山东234厂是支援河南三线建设的对口单位。简单地说,河南国防军事工业建设所需的人员、技术、设备等主要有这四个国营大三线军工厂提供支持保障。

“……一班要完成生产中所需的切纸任务,二班要完成车间所需的纸箱生产……”周生产计划还没写完,宿舍的木门突然被敲得“咣咣”直响。

“谁呀?”

“在不在呀彭主任?给你捎个话!”一听门缝中传来的吆喝声,他就知道来人是车间里青工王同庆。

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穿灰色工作服,脚穿平底布鞋。高个子,方脸盘,长得很魁梧,眉眼处有一颗黑痣,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亮,使人觉得粗犷又精明。他是车间里钳工,一离开学校就到了厂里上班,是个技术娴熟的技术工人。

推门打开了,王同庆正搓着一双骨节粗大的手,微微地涨红着脸说:“主任,副厂长让我给你捎个话,让你别走远了,一会他找你有事……”

“啥事?”彭念顺问。

“好像是上三线的事吧,副厂长急着去开会,他说你知道的。”王同庆说,具体是啥情况他不清楚。

副厂长也是个转业干部,他和彭念顺是一前一后转业分配到104厂的。只不过在部队上彭念顺是班长,而副厂长是个团级干部,他分配到厂后直接担任领导干部,分管全厂的人事工作。

听王同庆这么一说“上三线”,他就估摸着副厂长找他,很有可能是推荐上三线的事。因为,之前他曾听说河南要来招技术人员,起初还以为是瞎传的,没想到,这小道消息这么快就变成了事实。

……

此刻,会议室里已坐满了人,彭念顺等20多名同志的人事档案已经被摆到了那张长条形的会议桌上。其中也包括给他捎话的王同庆的档案。只不过这次比较突然,是“秘密”会议,他们不知道。

桌子四周围坐着十几号人,有厂长、书记,副厂长,他们或危襟正坐,或低头翻看着摆在他们面前的人事档案。其中,还有几位陌生的面孔,他们神情严肃、目光犀利。尤其是坐在会议桌中间的位置的,他表情淡定地审视打量着周围每一个人脸上的面部表情,他是山西省国防科工办的领导。这就像是在参加一场孩子学校的家长会。

见众人坐定后,长条桌端头的一个中年人,用温和的眼神扫视全场后,微笑着向与会人员介绍了在座的每位同志。尔后说道:

“今天会议的目的大家都已经很明白了,这里我先表个态,我个人的意见是,要人给人,要物要物,全力支援河南的三线建设……”

说话的是国营104厂的厂长,也是这里的最高行政主官。

厂长的表态发言似同一股动人肺腑的力量,引起大家共鸣。“支援三线建,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为让毛主席他老人家放心、睡好觉的具体体现。我同意!”满头银发的老书记是第一个举手通过。

“我也同意!”

“我没有意见!”对于厂里酝酿确定的上三线人选,与会的副书记、副厂长等纷纷谈了各自想法,表示全力支持。

……

听了大家的表态发言,这让代表河南前来选兵挑将的李明文激动地握着厂长的手,连声地说:谢谢了,有了咱们104厂的大力支持,我们河南三线建设一定能够快步展开!

……

会议时间不长,彭念顺、王同庆等17名支援河南三线建设的名单很快就确定了下来。谈话是在下午进行的,地点仍在这个高大的红砖青瓦的办公楼里。

这栋楼房,是一九五六年以前建的,苏式建筑,拱形的门窗,四层楼,但像新建的五层楼那么高。天气也不错,从远处吹来的凉风,吹散了空气之中夹杂的炎炎热意,让人们少了些浮躁,多了点沉稳和平静。

“报告!”穿过狭长的走廊来到会议室门口,背脊直如一根笔直的标杆的彭念顺伸出右手,轻轻敲响房门。

“请进。”室内传出略显沙哑的声音。

彭念顺推开门时,看到室内还有其他人,就以为是进错了房间,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对不起厂长,我敲错门了。” 脸上显得有些稍许尴尬,正欲退出门。

见状,厂长那张经过长期风吹日晒的粗糙脸庞,顿时浮现出和蔼的微笑:“没走错,就是我找你过来的!进来,给你介绍下。这位是从河南来的李明文厂长……”这时彭念顺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一位表情严肃,目光如炬的陌生人。他,高个头,人长得清瘦,穿一身合体的深蓝色中山装,黑皮底中式布鞋,很干净。书记、副厂长就坐在他左右。

“领导好!”当兵的习惯性让彭念顺很自然地双脚并立,“啪”地一下给领导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见状,李明文也起身拉过他的手,亲切而又温和地笑了笑,“快请坐”,说着示意他在一张空位上坐下算是见面回答。

谈话是在简单寒暄后开始的。

“彭念顺同志是1939年元月出生,安徽萧县人,1958年12月入伍,1965年转业到104厂,历任战士、上士班长、车间工会主席、车间主任。他可是厂里第一个被公选出来的车间主任,政治非常可靠、思想非常坚定、作风非常务实,是毛主席优秀的好战士……”厂长一连用了三个非常来肯定,这也让彭念顺倍感鼓舞和激励。

“谢谢领导夸奖,其实我还有很多的缺点。” 听了厂长如数家珍地介绍和表扬,彭念顺急忙起身谦虚地说,尽可能让自己激动的心平静下来。

“年轻人,谦虚是好的,但不能过度谦虚。”李明文厂长听了也起身用那双有力的大手彭念顺的手,真诚地说,我们前进化工厂就需你们这样的优秀同志,我在这里也代表前进厂全体同志,欢迎你到河南去工作呀!

这时,副厂长也插话说到,“念顺同志呀,这次李厂长可是专程从河南来咱们厂挑选技术骨干。厂里领导研究,一致推荐你到河南去,我们也想听听你的意见?”看着眼前自己得力的老部下,副厂长是既高兴又是心有不忍。

这时,彭念顺才知道被领导叫过来谈话的目的。虽然觉得这个决定来的有些突然,也知道此去将面临着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有着很多的艰辛和沟坎等待着他,好在他一向对功、名、利、禄这类事看得很淡,是属于那种顺其自然的人。更何况,“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是他多年养成的服从组织、听党安排的习惯和素养。何况,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副厂长和他聊话时,他也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请领导放心,我服从组织的安排!”彭念顺的回答干脆利落。这一点,倒是让在座的每一位领导出乎意料,都没有想到。从进入会议室到离开,前后不足10分钟时间。

……

孙重会、王周庆、张旗岩、周保厚、程秀琴、柴红梅、邵桂泽、刘炳法、郭玉苗、李方行、杨智会……支援河南三线建设的人员很快被确定下来,再过几天,勇士们就要出发了!

1969年7月8日,天空晴朗,万里无云,火红的太阳高高挂在晋中大地上空,给人以温暖和热情。这一天,也注定将被记载在104厂史册上的一个日子。

这天上午,容纳近千人国营104厂的俱乐部内里很安静,静得连地上掉根针都能听得见。悬挂在主席台正上方的那条写着“热烈迎送我厂职工赴河南支援三线建设动员大会”字样的红色横幅下,16名胸戴大红花的同志激动地等待着那一时刻的到来。

上午9时整,脸上个个写满了喜悦的笑意的同志,在领誓人的带领下,他们庄严地面对党旗举起了右拳——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这一刻,尤其是刚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新党员王同庆,心里就像揣了只兔子似的,一直咚咚地跳着,手心也攥了一把汗。他使劲掐了掐了自己大腿,挺疼的,知道不是梦。从递交入党申请书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渴望能够成为一名真正共产党员。今天在这个特殊的仪式上,他面对鲜血染红的党旗,心里难免一阵紧张,既兴奋喜悦,还有一种莫名的情绪驱使着激动着。

站在他们身后的是来自各车间的职工代表。或许是要离别了,大家的心情也不同,有些人低声交流着,似乎想冲淡这紧张气氛;有些人默默站着,好像试图使心情平静下来。

上午10时,分别时刻到了,送行的人群纷纷拥向卡车前,向他们送上温暖的祝福和叮嘱。年迈的父母亲不住地劝孩子不要流泪,但自己却双眼噙满了泪水,一路平安、注意别着凉啊、一路顺风……

再见阳泉,再见了104厂!

一双双挥舞着的大手向家人告别,他们将带着家人的嘱托和对三线建设的无限憧憬,开始踏上支援河南三线的道路,开始人生中最绚丽的崭新航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李现森
对《一声令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