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五回 身污多虑染心净 内虚过望倚外强(其三)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0-24 点击数:397次 字数:

      那些人也看到了他们两个,他们似乎被激怒了,有一位老者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夺过一个少年的火把,面对着人群挥舞了几下,所有的声响戛然而止,陈海润和吴子清体会到了恐怖的寂静。他们被围拢在万人之中,无路可逃,无路可退,吴子清心想这下可完了,本来是来救人的,没想到又搭进去两个人。那些拿着火把的年轻人在老者的指挥下向两人靠拢过来,他们每个人都义愤填膺,不断地上下挥动着火把,嘴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哧哧声,这些人比去年那些恐怖得多,现在他们的处境也比去年要危险得多。去年那些人身在闹市,虽然被陈海润打搅心中不愤,但是毕竟有所顾忌,再加上谭立言的帮助,陈海润和傅枕云得以全身而退。但是现在这些人是在自己的地盘,所有人都拥有同样执着但是愚昧的信仰,法律和制度在这里如同空气一般,他们甚至感觉到这里连人性都不怎么存在了。他们触及了他们的禁地,也许他们会处死他们正好用来祭祀天神。
  “把他们扔进祭锅里。”有人喊,“应该能烧一会儿。”
  “不行,这会弄脏了我们的祭品,砍下他们的头,扔到山上去。”
  “祭场不容玷污,怎能沾染来历不明的血?”
  “那就吊死他们。”
  “不能耽误了大祭。”老者说道,“把他们拉出去关到猪笼里,等大祭完了再说。”
  “喂。”陈海润叫道,“你们不用问问我们的意见吗?”
  吴子清被他这话吓出一身冷汗,这个时候不低声下气地求人怎么还如此蛮横?这不是找死吗?那些人听了陈海润的话暂时停顿了争论,安静下来,但是他的态度使他们更加愤怒。他们正要发作的时候,陈海润又大声叫道:“你们是不能这么对我们的,你们也不敢。”
  有几个年轻人将火把递给了旁边的人,就要动手了。
  “因为我们两个同你们一样,都是天神和天神牧的信徒。”
  那些人停顿了片刻,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他们嘲笑他为了活命,满口胡说。
  “我们对天神的敬仰丝毫不亚于你们。”陈海润争分夺秒,想要说服他们,“你们可以来这祭场,而我们多数时间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已经被绑了起来。
  “我和他在城市里的时候,只能聚集起一群信仰天神的人。”他们两个被人朝场外抬去。
  “我们光着膀子,画上图样,带着图腾。”陈海润仍然没有放弃,“就在三十号的晚上你们大祭的时候,找到一片林子,将记录着我们虔诚的灯笼挂在树头。然后我们一起点亮灯笼,潜心祷告。”
  “请放下他们,天神师。”有几个年轻人从后面人群里走到了陈海润和吴子清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人我们认识的。”
  “放下他们。”那老者——也就是天神师,下了命令,“那他说的是真的吗?”
  “去年大祭,我们没能回到追远镇,只能在外地祭祀,他的确出现在那里。”
  “那么这一个呢?”
  “这一个没见过。”
  “天神至高无上,和善慈祥,他赐予我们和平和幸福,我们都要信他。”陈海润躺在地上喊着,“所有人都要信他,我无时无刻不在宣扬天神的旨意,引领更多陷入迷途的人,叫他们皈依天神的怀抱。忠于天神矢志不渝的信徒们,你们也都遵循他的旨意,恪守他的教诲,我们怎么敢独享天神的爱和赐予,不叫更多的人沐浴其中呢?”陈海润和吴子清身上的绳子松动了,从地上爬了起来。
  “但是你们的身上没有祭绣,也没有图腾。”一个年轻人说道,“跟上次一样。”
  “你们告诫了我,让我知道只有一颗供奉着天神的诚心是不够的,我回去的时候按着你们身上的样子画了祭绣,刻了图腾,我觉得很满意,终于能够遵照礼节供养天神。但是过了不久我就陷入了困境,我是世间一个小小的凡夫俗子,天神收留了我的灵魂,可是它远远没有达到天神的要求,一切属于人类的卑鄙、自私、狡诈、虚伪还存留在里面。所以我不能让拥有这样一个灵魂的躯体来制造祭祀神圣的工具,那样是对天神的不敬。”
  陈海润的双手依然被绑着,脚下的绳索已经松开,他走上了台阶,面对着人群大喊:“我的过往是一个错误,因为我远离了天神,所以现在灵魂的净化变得艰难。但是天神不会放弃我,我对天神的敬仰也绝不会停止,我的这位朋友跟我面临着同样的状况,所以我们来到了追远镇,来找天神师,希望一个干净的灵魂可以赠与我们圣洁的图腾和祭绣,慰藉我们对于天神不可遏制的仰慕和崇敬之心。”
  “不错,我们是外乡人,但我们却是同宗同族,伟大的天神生养了你我,一个孩子探望母亲有错吗?一个后生拜祭祖先有错吗?一个和你们拥有同样信仰的人想要加入你们难道你们能够拒绝吗?这一刻,这一刻让我等得太久,自我知道了世界的真相,了解了天神的光明,我就希望能在这大祭上奉献自己微不足道的一点真心,天神啊,我终于拜服在你的脚下。”陈海润声泪俱下,鼻涕顺着嘴角留了下来,“让我瞻仰你吧,让我加入到您的子民中间,可怜我们一片痴心,如今终于能够诉说。”
  陈海润嚎啕大哭,期间用极细微的动作脱开了手中的绳索,他站在台阶上张开双臂,声嘶力竭:“万能的,神圣的天神,我将永远追随你,我的子子孙孙亦将循我足迹。”
  他的一番演说酣畅淋漓,让人喘不过气,吴子清看得目瞪口呆,台下的百姓静默了几秒钟之后爆发出一阵拍掌叫好声,有的鼓手甚至打起了鼓。天神师走到台阶下向他伸出了手:“来吧,孩子,你的心与我们一样。”
  陈海润喜极而泣,哭着走了下来,吴子清也被解开绳索推到天神师跟前。天神师从袍子里掏出了两个图腾,亲手套在他们的脖子上,说道:“这是你们的受洗礼,从此你们便是天神真正的子民。”
  “回去吧,回到爱你们的同胞中间。”天神师抬头看了看月亮,将他们两个推到了人群中,“朋友们,不可再耽搁。”
  这个时候正东方的人群有秩序地迅速地列成了两侧,中间留出了一条几十米宽的大道,两排的乐手同时端起了手中的牛角号,低沉粗闷的声音震动了夜空。陈海润和吴子清看到远处一个远远高出人们头顶的类似木架子的东西缓缓地向广场中间移来。接着他们看到肩上拉着绳索的几十个大汉躬着身子走了出来,为了能够同时用力,他们的步伐还有动作都很一致,每一次用力之后站直身子稍等片刻,然后再俯下身去。很显然,他们在拖那个大木架。渐渐地,它露出了真容,这个大木架有十几米高,三十多米宽,差不多是一个四方体,顶端开口。木架四周粗圆木纵横相接,底部的木头更粗,排列也更密集,因为上面安放着一口黑色的生铁大锅,口部直径超过二十米,边沿上分布着许多大铁环,每一个铁环上都串着一根长铁链,铁链搭在木架上部四个棱上均匀分布的低垂着的滑轮上,另一端缠在木架下面的四个棱上。棱上的木头比中间的木头粗壮得多,底部南北两侧的木棱上有许多小轮子。
  木架到了祭台的边缘,那些大汉放下绳索走到架子四周解开铁链搭在肩上,向外围走了七八米远。周围又跑出几十个年轻人围到了架子周围,用力顶住木架。那些大汉已经做好了准备,当中有人喊了一声“走。”所有人“嘿哟嘿哟”地喊着号子,保持着一致的节奏朝四周奋力拉那铁链,那口巨大的铁锅就这样被一厘一毫地拉了起来,直到高度超出祭台。
  那些在周围固定架子的年轻人早做好了进行下一步的准备,他们全神贯注地盯着周围拉铁链的大汉,等待着他们的口令。“走”,一声令下,他们推着木架前进了一小步,这一小步对于周围的大汉来说十分艰难,前面的还好说,两侧的人需要横向迈步,而后面的人则需要倒退,这个过程中所有人始终要保持力量紧绷,否则铁锅就会歪斜甚至跌落。等到架子再靠近祭台一些,前面的人就只好分成左右两组。他们的每一步都让人胆战心惊,倾覆似乎在所难免,但他们最终还是完成了任务,将那口大锅稳稳地安放在祭台之上,将那些铁链穿过铁环拴在祭台四周的木头柱子上。
  紧接着,他们听到了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牲畜的惨叫声,屠杀发生在人群背后,他们没有看到,但是第二天他们见到了祭厂里绵延几百米的血迹。老百姓将那些滋入了牲畜鲜血的土壤背到了自家的客厅和田地里,它不仅能够给人带来好运,还能养育肥硕的庄稼,这比任何的肥料都有效。
  且说当下,那些惨叫声还没有结束,由许多七八岁的孩子组成的祭祀队伍分成两排,他们的头上系着白巾,脸上涂得通红,端着那些牲口的头从台阶两侧登上祭台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扔进铁锅内。陈海润心里数着,羊头、牛头、猪头至少各有二百多个,另外还有数不清的鱼和肉。在这些都完成之后,四人一组抬着一个一米来高盛着油的方桶将其倾在铁锅之内,直到那些油接近铁锅外沿。
  天神师跪在祭台下磕了三个头,将从一个童子手中接过的火把扔到了大锅中,顷刻间火光冲天,偌大的祭场亮如白昼,火苗噗噗作响,台下的人们后退了几步,全部跪倒在祭台旁。八个大汉站了出来,四人一组分别来到祭台的两侧,两侧各有一人用力将手掌摁在一块石头上,八扇一人多高的石门打开来,每一扇门里都露出一个粗壮的木臂。八个大汉同时摇动木臂,石台四角上的柱子带着那铁锅缓缓升高,台下的人们匍匐在地,只有陈海润和吴子清在悄悄偷看。
  铁锅升了足足有三四十米高,凶猛的火苗借着高处的大风更加肆无忌惮,它晃动着巨大的身子,想要挣脱铁锅的束缚,人们头顶四周的天空已被它烤得通红,陈海润担心它会烧着天上的星星。
  人们叩头之后站了起来,跟着天神师祈祷:“圣火携万众的虔诚,达光明天神,天神佑我信徒,天神永恒,天神永恒。”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三十五回 身污多虑染心净 内虚过望倚外强(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