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0-23 点击数:501次 字数:

这时门内怪声怪气地问道:“这是谁在干嘛呀?刚过日子臭要饭的等不急了?有够没够呀?” 二人顿觉罩在钟内嗡嗡直响,正纳闷间又听见喊:“两代都要饭?不想快滚蛋?” 邪风刮来声音震耳,张志富便大惊慌。

“吱嘎”门开了,出来位后生,见他龇牙咧嘴问:“俺外孙他大舅呀?爹从门缝瞄见了。” 这时声音又变小, 张志富猜他是伙计,但是穿着挺体面,干干净净一青袍,头戴青色瓜皮帽,脚蹬圆口黑布鞋,露出白布袜,浓眉小眼睛,朝着人哂笑。

张志富忙弯腰拜,恭问仙乡在何处,把贵名高姓赏下来,不料想,却听顺子生气问:“狗日的,不请进?还用喇叭吓大爷,俺打你这位狗变的驴。”  这人挨了顺子一下,非但没气反而笑了,瞪大小眼神秘地说:“府宅这门神得很,打开机关轻轻一声,外面就像炸了天雷!专是用来吼散你们叫花子的,震得你爷俩连滚带爬摔下台阶去见祖宗。” 但只见,他朝脑后一扬拇指得意又说:“这叫神威镇鬼门,鲁班的技法,站在门外比在缸里还来声,俺说你啥呢?傻大个,不信咱再玩一回?”  说完要关门。 顺子上前揪住他说:“俺既知道是你小子在作怪,要把看门缝的屎壳郎给揍爬下。”  哪知小伙又笑了,任他揪着胸口说:“任凭你大吼,只算狗放屁。” 说完又关门。 顺子伸脚卡住不让,大声地喊道:“俺们西张村来的,俺东家要寻闺女。”  这人上下直打量,轻视他俩说:“从西张村那里崴来的?破烂地方不算近。小爷要告诉俩臭花子,西天取经路过此地,今天可也不让进去!俺家老爷吩咐过了,这几天的风声紧,乌龟王八像急屎狗,所以咱统统不见客,更是所以呀,滚着爬着回村吧,道上千万别歇着。”   顺子心想这哪成?忙挤进半个身子喊:“东家您可听真了?驴日的们根本不敢见客人,安的什么坏心肠?指不定是妖怪们想蒸大活人!咱俩冲进去,救出你闺女。” 说完双臂用力一分,推开两扇厚重红门,显得力气无穷无比。

守门人惊得腾身闪,摆出猴拳门户来,脑袋晃晃,勾爪划划,“咿呀”一声蹦跳老高,空中一个好施展,只听他叫道:“好大劲呀俊哥哥!” 话音未落人已扑到,轻轻站到顺子肩上,竟若四两棉花相仿,双手似猴爪,眨眼点完穴,腾起又取张志富,轻身功夫如那燕子。

  ‘人不貌相,海不斗量。’  一试见分晓,这理是真的。谁敢妄言穷扛活的无奇人?顺子全然毫无反应,是传说中的‘石头人’,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何况旁人呢?

  顺子见坏小子装猴,没等乐出来,便见人蹦到空中打挺,上了自己的肩头,并在头上乱捣一气,腾空又想溜,便去抓,正好抓在脚腕上,握紧舞了叁两圈,挥臂扔出去,骂声去你娘的吧!转身迎接东家进门,忽听“哎哟”一声哀叫,回见这人栽进矮丛,两腿朝天乱蹬胡喊。顺子哈哈爽笑道:“你算球大爷?俺才是个真大爷。”

一阵击掌叫好声。 顺子循声扭头,但见笑笑呵呵来了一位八尺壮汉。

您许会问了,八尺究竟是多高?告诉您,各朝各代不统一。咱中华自古敬英雄,传颂这人与那人,身高八尺或九尺,凡是英雄百姓就往高里夸,往那堂堂正正想。奸诈小人盗贼匪类,必尖嘴猴腮角眼吊眉。这是人心之向背,可以不许说,不能不许想。


  
上一章: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