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0-18 点击数:524次 字数:

张志富忙着紧琢磨,心情都已忧坏了,于是他便自我怪:“俺是小看宋家了,把人给弄县衙去,是他娘的大笨招!都怪以前没来瞧,宋家原来这么富,原以为只胡捏捏。可是你瞧瞧?这种豪门大气派,根本不是吹得嘛,完全都是真的嘛。娘的俺又犯糊涂,闺女要有半点事,首先对不住她的娘。“ 张志富悔得狠扇自个儿,左一个右一个,各边再是又一个,还是觉着不解悔,惭愧道:“瞧俺这位老猪八戒天蓬元帅,快快乐乐疯疯颠颠顶风冒雨来撞南墙?真他娘的下出笨蛋一大箩筐,天下没人会想品尝。”

顺子见东家使出毒劲‘啪啪’打脸,瓜皮帽都歪斜了,瞪眼惊诧道:“呀,呀,呀呀呀!连扇的?为个嘛!?”  张志富脸上很热辣,歪嘴闭眼痛苦说:“俺恨呀!憋气呀!”

  “东家在恨谁?”

  “恨谁就扇谁。”

  “那么东家恨自个儿?”

  “对着嘛!”

  “东家为嘛恨自个儿?”

  张志富角起眼睛说:“还在悔,还很憋,顺子快过身边来,让俺痛快扇几下,不然会憋出毛病来。” 顺子蹲着没有动,裂嘴笑:“呵呵呵,哈哈哈,嘻嘻哈哈哈!东家想拿俺出气?”

  “对对对!”

  “俺问东家悔个嘛?”

  “悔的就是自个儿呦,变人别像大肥猪,俺笨呗。”

  “呵呵呵,嘻嘻嘻,哈哈哈!”

  “笑,笑?揍不扁个你!”

  “泪都出来了,不能再笑了,哈哈哈哈哈!东家咱去吧,费劲来了别耽搁?”

  “啊,啊……?去?去…..!去看看。”

两人便朝大门走。

张志富他心神不宁瞟着宅门紧裤带,假装镇定勉强迈步,朝腿狠狠砸拳头,壮起胆子斜眼细声像公公,沙声哑   气战栗说:“顺子呀?大有钱的几乎都是大混蛋,去了不管见到啥,你都不许耍小孩,东家做嘛你做嘛,要知人情世故啊,记下了?唉,唉唉唉!不用连点这些头,足够了。总之吧,一言以总之,贵人常犯混,千万别挑理,咱要多多看脸色,啊,啊?记下了?可是不敢忘记了!”

  “东家为啥嘛?他藏人,咱来寻,该球他看咱脸色。”

  “脸的态度重要呀?‘脸关一切‘几千年前已时新了。 ”

  “俺吃东家饭,只听东家的,不瞧别人的脸色。”

  “顺子你又想耍光棍?就因是个穷光蛋?”

  “啥?”

  “脸色难看,更要和善,有钱人跟当官的人一模一样,都他娘是大混蛋!”

  “俺就记牢吧。”

  “顺子!”

  “东家?又咋了?”

  “活人不自在,要能忍憋屈,他们王八蛋,你就装聋哑。”

  “得,得得得。”

  “总之小心没有大错,要打心眼不信他们,信了一准吃上大亏。”

  “哎呀真乱!俺记住了。”

到了门口大门紧闭,红门上有许多铜钉。 于是顺子好奇地问:“粘些啥呢一排排的?”  

 “顺子你很笨,穷人都这样,东家不怪你。庄稼伙们根本完全不知道,这是门钉包,家大业大都爱弄。听说京城皇宫门上才叫好,凸噜嘟嘟的,给够钱才让俺摸。”

  “嘿嘿嘿,听着像那啥?摸了有用吗?”

“顺子不许胡说八道!这可太有大用处了,摸摸沾福气,摸摸避灾祸,摸摸升官又发财。你看眼前这些钉,不是普通什么钉,个个金光黄灿灿,亮得多么有神气!” 张志富充满无比崇敬和向往。

顺子听了上前说:“老子今天也来摸,求它让俺攒下钱,贡祖庙,敬祖宗,请出村里三老来,风风光光办场酒,热热闹闹还了姓。” 说完看东家,见他闭眼念念有词,举起双掌乱摸门钉,脸和身子贴了上去,无可比拟的虔诚。

“东家嘴在动,念的啥?”  

“你摸你的,眼别睁开,有事默默对神仙说,出了声音让鬼听去就不灵。娘的个顺子,让俺尽费话!” 于是只见嘴动了。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