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10-16 点击数:451次 字数:

自从我们进厂以来,就有那么一种感觉,厂里的技术干部就不多,称之为工程师的人,寥寥无几。助理工程师基本没有。科室和车间的技术干部,大部分都是文化大革命以前中专毕业的人来担任的。还有相当数量的技术管理干部是,是在从工人中,以借调的名义,直接提上来的。这部分人在行政级别上不属于干部。是以工代干的形式出现的。我就是以工代干的身份,借调到厂里材料科当材料计划员的。
  厂里的技术干部队伍急需补充,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到1976年夏季,大学包括大专毕业的毕业生,一个也没有分配到厂里来,中专毕业的毕业生分配到厂里的人员也不多。基本上,厂里各部门和科室的主要技术干部和管理干部,从人员的构成来看,大部分都是我们这一批从农村出来的知青,这帮人来源于第一线,算是有实践经验。但缺乏应当具备的理论知识。
  换句话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帮子知青的能力大体上,只能是按图干活儿出合格产品,缺乏进一步向深处发展的能力。
  为了真正能尽快地解决技术干部急缺的状况,厂里的领导经过再三研究,报请五冶建设总公司批准。决定在机修厂里,以厂里的青年工人为主体,成立721工人大学。
  76年4月初,我们五冶机修厂开始筹备建立7.21工人大学,厂里的正式文件已经下发到各科室和车间,在全厂的青年工人范围内都做了动员,希望大家踊跃报名.我在材料科里,也已经抽空阅读过那份文件。
  我从木模工到材料计划员,一直都感到自己在文化知识上是非常缺乏,深深地感觉到我原来的那点儿初中文化底子,已经远远地不能适应我现阶段的工作需要,从内心来讲,我是很想去报名,参加厂里7.21工人大学的学习,但又一直担心,材料科里缺人手,我的老科长肯定不同意,他肯定不会放我去读721大学的。我估计尚师傅也不愿意让我去读书。因为我,在这一年来,一直跟着他学材料计划,和他已经合上拍子,工作上的配合相当默契。我一旦离开他,他也不会舍得放我走的。所以我一直没敢去报名。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拖过去了。
  一直拖到5月,刚刚过了五四青年节的一天中午,我们团小组的全体小伙伴们,照常端着饭碗在坐我们材料科的办公室吃饭,厂部机关的党支部书记龙科长走了进来,看到我们团小组的人都在,不禁笑出声来,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就开始讲话了:“你们团小组的人倒是挺齐整,一个都不少,全都在啊。不是在开会吧?我还想着一个一个地找你们做个别谈话,动员你们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既然你们都在这儿,我就用不着一个一个地去说了,希望你们都去报名。上7.21的重要意义就不须我再讲,文件上说得很清楚,你们都看到了。现在距离报名截止的时间不多,只剩下几天了,希望大家都抓点紧,机会不等人,过了这个村,可就真没有这个店了。错过了这个机会。可没地方去买后悔药呀。”
  材料科办公室里,当时就有不少年轻人,纷纷向龙科长发问:“是不是凡是报了名的都可以去7.21读书。”龙科长回答的很简单:“要报名的,就要赶快,把时间抓紧,在今天下午下班之前,到我办公室来报名。今天下午5点半钟为止。报名时间就截止了。当然也不是所有报了名的都可以去7.21读书,领导要经过研究统一平衡,最后做出安排。”
  龙科长说罢便离开了我的办公室。他在临出门的时后,用手拉了一下我的胳膊,用眼睛扫了我一眼,示意要我跟他出去,他有话要对我说,我顺从地跟着他的身后,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龙科长在我身后关上了门,示意让我在他对面的办公椅子上坐下,他流露出满脸的疑惑和不解,细言絮语地对我不解地问:“小石头,我就始终没有弄明白,你为什么就一直迟迟不肯报名,未必你不愿意上加7.21大学参加学习?我猜想你该不会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吧?”
  龙科长突然对我这样讲,一下子击中了我的问题思想核心,切准了我的要害。
  但是我没有弄明白他的意图,绝对不敢信口开河。我只能试探地小心谨慎回答,在我的言谈话语之间,还是流露出了一句大实话:“你刚才说过,不是每个人要报名都能去得到的。我就算是报了名,未必去的成721.说实话,参加7.21工人大学的学习,我做梦都在想啊,之所以我到至今为什么没有报名,就其主要原因,就是担心我的老科长不会同意。科里缺人手,这是我知道的。目前科里能跑腿的,就数我最年轻,能跑得快点。其他的各位,年龄都在50以上了。现在材料科的事情不少,不用问,我猜都猜得到。明摆起的。科长根本不可能放我去上7.21啊。”
  龙科长立刻站起身来反驳我:“报不报名这是你的态度问题,批得准批不准那是组织上的领导们,所要考虑和决定的事情。现在关键的关键,这第一步是首先看你自己的态度。你是否自己愿意报名?”
  我马上站起身来回答:“上721,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我当然愿意报名。”
  龙科长根本不容我多说,立即打断我的话:“那好,既然你愿意,现在你就什么话都不用说,也不要到处乱走了,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儿,马上就在我这里,给我把报名申请写了。未必你不敢写。”
  说着,他就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纸交给我。
  人们常说就怕赌气话赶话。龙科长把话堵在这,我也就上他的套了。
  “有啥子敢不敢,不就是写个申请嘛,上721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我一边在嘴里不服气地嘟囔着,一边不假思索地接过这张信纸,顺手拿出一支钢笔,在这张信纸写下了全文如下的入学申请书:
                  入学申请书
  敬爱的厂领导:
      我志愿申请参加五冶机修厂7.21工人大学的学习,请领导审批同意。
  特此申请
                              材料科石建华
                             1976年5月5日
  写完以后郑重其事地交给龙科长。
  龙科长说:“好了,你上721报名申请手续的第一个流程已经完成,能不能批准,你就不要管了,这也不是该你所考虑的问题。领导肯定会有领导的考虑。你就回去忙你自己的工作吧。”
  说着,他顺手就把我刚写完的入学申请书拿过去,打开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夹,端端正正地放到那个文件夹里,再合上那份文件夹。
  又过了10多天。厂党委就以正式文件的形式,下达了批准成立五冶机修厂7.21工人大学的文件,并在文件上公布了7.21工人大学全体学员的名单。
  在这个文件的名单上我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这就意味着我的入学申请,厂党委已经正式批准了。便高高兴兴地拿着这份文件叫给我的老科长看。
  没有想到我的老科长一看到这份文件,大致地翻阅了一下。脸色大变。
  他立刻气急败环地就跟我发火了:“简直胡闹,谁让你去报名的?”
  我小声辩解说:“我自己实在是想学习,所以就去报名了。但是最终是经过厂党委批准的,这又不是我个人能决定得了的。有什么意见你可以去找厂党委去提,别光冲着我发火啊。”
  老科长心急火燎地高声反驳道:“你说得倒挺容易。难道喝凉水就不能沾牙啦?我也算是一个老八路出身的老干部,能有几个胆子敢直接找厂党委去提反对意见。作为一个具有三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我对厂党委的文件决定,只能有服从和执行的份儿。”
  说到这儿。老科长长叹了一口气,端着大茶缸子,狠狠喝了一口浓茶。
  他的话语在这时,才稍微缓和了一些:“你要去学习,这是好事。年轻人愿意学习,也是正当的。按理说我应当支持你。但是在事前你总得要先给我打个招呼,也好让我有一个思想准备才对。现在你小子说走就要走,你的工作总得有人来接,由谁来接替,这些都需要研究。选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总得给我留一些时间啊。”
  我的尚师傅抬起头来,手里一边拿块手绢擦着眼睛,一边很不满地对我说道:“老科长说的意见,我也深有同感,原先我看你小子,也的确是一个实实在在能干事的人,我也是实心实意巴心巴肝地在教你,咱们两个好歹也算是师徒一场,你小子要走,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实在是不够意思。”
  是啊,人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还有啥话可说的。上7.21报名学习,这件事我办得实在是太仓促了,也没有向尚师傅和老科长透过半点风声,实在太对不起他们,这的确是我的不是。我活该挨骂。
  这下子,我算是把老科长和尚师傅全部彻底得罪完了。
  1976年6月2日,五冶机修厂7.21工人大学正式开学了。
  请看下一节《七.二一工人大学开学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