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林副指导员离厂了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10-15 点击数:450次 字数:

    记得上一次我和三连的林副指导员,咱们两个单独见面的时间是在74年的8月。当时,他派我到五冶建设总公司的批林批孔学习班。在这个学习班里,幸亏,我没有卷入造反夺权的政治漩涡。在学习班直属机关小组长的关怀照顾下,我躲过了这一劫。反倒认识了材料处很多职能部门的主办人员和材料处的领导。对我当材料计划员,起到了重要的支持和协助作用。反倒提高了我的业务能力。

  76年5月的一天上午,厂部党委组织学习机关各科室干部开会,在会场上,我意外地看到我们老三连的林副指导员,他看见了我,向我抬了一下手臂,挥了挥手,我也向他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散会以后,我和他简单地交谈几句。从他的口头上得知。他刚调到厂部行政科,暂时代理即将退休的老红军王科长的职务。这时候的他,口里喋喋不休地对我说,我们算是老战友了,既然是老战友,那以后在工作上,大家就要要相互支持。鉴于行政科的办公室就在我们材料科的隔壁。我也顺口向他客气地说了一句“现在我们是邻居了,以后有时间就唱过来走动走动。”

  没曾想过了几天,他还真的就来了。

  他当时进来的时候,看见我们材料科的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就摆出一个领导者的架势,慢慢走过来,坐在我对面尚师傅的藤椅上,手里还拿着大概有四五页的稿签纸,郑重其事地交给我,让我抓紧时间,马上给他办一下。我莫名其妙的接过来,大致浏览了一下,上面罗列了一份办公用品和低值易耗用品的清单。他还告诉我,要我在一个星期内给他办好。

  我当时也有些不愉快了,按照正常的工作流程;我只能接受我的老科长和尚师傅的工作安排。那么,他这个林副指导员有什么权力,以行政科代理科长的身份,向我安排应该是行政科采购的工作。我立刻站起身来,马上就把那几页稿签纸,交还给林副指导员。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对不起,按照厂部机关的工作流程,你们行政科要购置办公用品,在行政科有专门的采购员,他们会去办理,不需要我们材料科代办。当然,在价格、购买地点等方面的情况,我们倒是可以互相交换情况。”

  这个林副指导员看到我这样说,他也不高兴了,立马站起来,居然以领导者的架子对我大声命令道:“你是材料科管材料计划的,全厂所有材料你都得必须管。我现在就找你办。命令你办。误了事由你负责。”

  我一听他这样说,心中顿时冒起无名火,看着眼前的这个林副指导员,脑海里浮现出:我在三连模型房工作的几年里,他对我耍的那些种种欺下瞒上的手段,一桩桩、一件件地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在眼前。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过去就算让它们过去吧,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了,现在的他,咋个还是那个老样子,一点儿都没改,真的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啊。他自己的工作流程,他自己还没有弄明白。就跑过来给我下指令了。

  我也对他不客气了,针锋相对地大声对他说:“你们行政科自己有采购员,他们自己会安排。你是行政科的代理科长。弄清楚,你只是代理,你还算不上是正式的科长。你这个行政科长无权指挥和安排我的工作。”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吵开了,这一吵不打紧,惊动了厂部一楼办公室的所有人,大家都来到我们办公室来,纷纷好言相劝,希望我们不要再吵了。机关党委的刘书记也来了,他站在材料科办公室的门口,非常严肃地说了一句“好了,现在你们两个,马上都到我办公室来。”

  我和林副指导员两个,一前一后地走上二楼,来到机关党委刘书记的办公室

  刘书记不满地说:“行啊。都有本事啊,看谁先说,为啥吵。”

  我强压着火气,尽量平静地把刚才的事叙述了一边,林副指导员在旁边点点头,说:“小石头说得情况都是对的,我无异议,”

  刘书记听到这里,开始批评人了“石头,这件事,你确实是有不对的地方,人家老林的年龄比起大,不管咋说,过去也曾经是你的领导,你起码应当尊重老林,有啥话你就不会好好说吗?你这一吵。倒是痛快了,可有理也变得无理了,去吧,给人家老林认个错吧。”

  我扭头转向林副指导员,口服心不服地向他大声喊道“林科长,对不起,刚才我的态度不好,向你作检讨。”

  林副指导员见我给他下了台阶,他也笑眯眯地说:“刚才,我的态度也不好,向你认个错”说着,他还主动走上前来,和我拉拉手。

  刘书记看到这里,转过了话题,很严肃地说道“老林,恐怕你的问题就没有小石头那么简单。你在材料科当代理科长,虽说只是代理,毕竟还是你在负责。你在科里当个头头,必须要熟悉业务,不能像过去,你在三连那么管事情的方法,拿到机关里肯定是不行的。在职能部门当头头,老说外行话干外行事,不懂装懂地瞎指挥,不管在那儿,肯定都是行不通的。在行政科,要是误了事,我拿你是问。”此刻的林副指导员,红着脸低着头,连连答应着是是。

  我回到了材料科办公室,开始忙我的工作。忽然感到有人在我的身后,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后背,我回过头一看,是行政科的老红军王科长。

  王科长把我拉出了办公室,找了一个背静的地方,在一个废预制砼构件上坐下来。他看着我,忍不住笑着对我说:“这个老林呐,不晓得他的脑壳是咋个想的,他一跨进机关的行政科,第一件事就着手查我的账。跟你说句大实话,枪林弹雨我都经历过,我还怕他查账不成。反正大家都晓得,我没得文化,也不瞒你说,我根本就做不来账。我们行政科的各类账目,都是谁管啥子事的就做啥子账。老林这么一插手,就把原来的工作系统全都搅乱套了,他还要亲自管账。我看他的文化程度,比起我来,也好不到多少,我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去安排你为他工作,他就不好好想一想,你行政科的科长凭啥去安排人家材料科的人做事情。”

  半个月以后,我到行政科去领一本稿签纸,看见这个代理科长的座位是空的,办公桌上也是光秃秃的,啥也没有。便顺口说了一句:“你们的头头出去忙工作去了?”

  给我拿稿签纸的那个同志,站到一个文件柜面前,双手开着锁,脸上带着一种难以琢磨的微笑,轻松地回答“我估计呀,他可能再不会来了。”

  我当时一愣:“未必他还在生我的气,气得生病了?不至于吧。”

  那个同志转过身来,继续笑着对我说:“他没有上班,肯定与你无关。前段时间,这个林大代理科长,他自己要亲自管账,把科里所有的账本都收到他的办公桌上,结果把账整乱了,乱到已经收不到口喽,又想把账本交还给原来的经办人员,原来的经办人员,谁都不愿意接手管账,他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就找厂长和刘书记做检讨,请示领导该咋个办。厂长和刘书记见他把原来行政科的账本给弄乱套了,他也实在搞不懂,干脆就地给他免职了。他自己觉得面子上不好看,便主动提出申请,要求调到外单位。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五天没来这儿上班,恐怕以后也不会来了。”

  林副指导员这个人,说实话,我还真的从内心深处可怜他。到车间里工作五年了,什么技术都没有学,大好的时光白白浪费了。在三连铸造车间,那么好的条件,学点什么技术不行啊?他从来都不学。自以为是的老牌共产党干部的化身,出现在车间职工的面前,今天整这个,明天整那个。凡事不跟任何人商量。他在车间大会上要批评人,从来就根本不和车间里的其他任何领导通气。其结果必然是,既得罪了车间里的主要领导,又得罪了车间的基层群众。几方面都得不到支持。

  论技术,他没有,轮职务,虽说名义上是车间里的副指导员,也不过就是一个工代干。提干老是提不上去。工资也不高。当时就是个三级工。据说在刚参加工作那几年的是个铆工。工作没几年,就被抽上来搞运动,运动一结束就开始做政治工作。技术给荒废了。职务也上不去。家里也是老的老,小的小。他家里的日子也过得很艰难。

  77年以后,曾经听起一个熟人,谈起过林副指导员,说他离开机修厂以后,辗转到了渡口市。鉴于他的工作能力实在有限,又没有文凭,在五冶机修厂的时候,属于工代干,也不在干部编制。在新单位也没有再当成干部,只好又干上了老本行,在一个钢结构厂里上班,很不容易啊,又重新当铆工,快五十岁了,看不懂图纸,不会算材料量,更不敢下料,在班组里,他的各项技能都跟不上路,只能甩大锤,抡大锤也需要有体力,快奔五十的人了,体力也跟不上趟,也实在太难为他了。

  以后,就再也得不到林副指导员的任何消息了。

  76年年6月初,我们五冶机修厂正在筹备成立7.21工人大学,厂里文件已经下发到各科室和车间,在全厂的青年工人范围内都做了动员,希望大家踊跃报名.我在材料科里已经看到了文件。

  请看下一节《报名参加7.21工人大学》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林副指导员离厂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