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0-15 点击数:545次 字数:

下晌到的杨村外,张志富望着说:“西县二百七十村,大都是洼地,冒碱不出粮,所以大户少。杨村地势高,清河涨水淹不着。” 他蹲下抓把泥土捏,嘴角一扯忌笑说:“看看这苗苗?绿肥绿肥的,比咱家那苗高出一尺也不止!俺是真想操他娘,黑润润的土,油腻腻的地,这是平常的土吗?啊?傻瓜蛋们也知道,这简直就是天然肥料。” 他起身拍去掌中泥土:“咱再絮叨絮叨杨村,邪邪乎乎一年到头自个儿往外冒泉水,泉口在宋家水塘淹着,平常年份五、六股,大旱年间塘不干。操他奶奶个穷逼,这是一块宝地嘛!” 张志富背手在田边走,脚步很慢顾盼失态羡慕不已,咂着嘴对着顺子说道:“俺听村里老人讲,说自打明朝那时起,这里就归土匪了!大清年间才归宋家,传宋家从关外闯来的,横眉竖目凶猛得很,可是不敢招惹他们。”  顺子想到平原人家活不下去才闯关东,纳闷他家咋倒着跑?不怕泛黄河?肯定不是逃天灾,别是犯下啥事了,跑进关内躲罪吧?越想越觉有道理,闷头闷脑自顾点头。 张志富连唤两声见他没听,就盯着顺子直打量,推醒说:“呆头呆脑愣啥呀?傻瓜了?脑壳变成尼姑庵的木鱼了?又要老子敲打了?快把伞收了。”

  “雨还打点呢?”

“就要进村了,咱可不摆谱,那会招人忌,这点感受东家此刻传给你,做人想成事,不能臭显摆,要长期使劲夹住尾巴。黑眼不见白银子的穷光蛋,这话千万要记牢,别有两钱就烧包!” 顺子收了伞,心想这话对着嘞,心里很感激。

   两人进村走段路,又拐向东方的横道。

顺子探头又探脑,瞧着很陌生,东张西望问:“东家走得这么一定,必须最近还来到过?”  张志富顿都没打随口说:“哪年来的记不住,啊啊啊,老了嘛?咱检宽的胡同走。傻子呀,你琢磨,宋家进出得过车,到的贵客也过车,道窄能行吗?东家俺就估摸呀,只捡宽道走,横着往东不大离。”  于是两人东一趟子北一趟子,往西再是一趟子。

这时窜出巷,眼前豁然地开放,见到好大一处空场地,顶头有片老柏树,围在灰色高墙中。巍峨门楼也像墙顶尽都盖着青琉璃瓦,红漆大门排满门钉,宅门两边有镇宅辟邪的石狮,公狮爪踩圆球象征荣华和富贵,雌狮爪护幼狮象征子孙永绵延,左雄右雌眈眈而怒似有神助。张志富因此惊呼道:“哎,哎哎!吔,吔吔!这么一座大宅门?土匪家欢实得上天啦?比西县衙门还排场,比县城剧园更臭显,比俺闺女念的学堂有气派。狗日的,俺操你家祖姥姥,银元都跑你家了?啊,啊?啊哇哇!这也太有钱了吧?这也太吓人了吧?”  顺子瞧着直犯愣,怯生生地问:“东家呀?咱别走错了地方,这门像座大房子,还有八、九级台阶,门前两根红木柱,里面非常地阴森,别是一座寺庙吧?”  张志富撇嘴鄙视他:“顺子你是不识字的一堆牛屎,尽在睁眼扯鸡巴淡!见过庙门扁上写‘宋府’吗?哼!呸,呸呸呸!宋家没有半点功名,祖上还是一个土匪,大门敢比衙门气派,还敢明二柱,还敢弄门钉,无尊无贵宅舍逾制大逆之罪,若是往朝就该抄斩!奶奶的孙子,当今礼坏乐崩了,这也能够行?呀呀呀!气死老夫了!”  张志富大愤怒,闭眼定神调匀呼吸才睁开,搓搓脸又说:“若不是闺女在里头,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宋家哪里是大户,简直就是暴发户,简直太有威风了。顺子俺可告诉你,富到不能再富时,天都不再管他了,可以无法无天了,历朝历代尽这样。知道为个嘛?记住并记牢!那些官们为了捞,争着去亲近,所以呀,民国不管有钱人,该当是个破烂朝。俺来反着说,不然不明白,历朝历代除了皇帝和官爷的那一份,其余天下就归这些孬人分!他娘的!”  顺子见东家很惊恐,便问道:“俺瞧东家没有来过?不然哪能慌成这样?”  张志富好面子,假装回忆状,拍拍脑壳撒谎说:“那是哪年呢?仿佛是路过没进去。”

  “东家五十了,楞是从没听说过?”

  “肯定彻底听说过,都传这家了不得!”

  “哦……,东家你缓缓,歇上一会儿?”

  “俺是东家俺怕谁呀!”

  “真的不歇会儿?”

  “可也行,是得好好歇一会儿。”

  “东家怕了吧?”

  “怕……?对着呢,是有那么点。”

  “俺咋不觉得怕呢?”

  “你若知道啥该怕,就长脑子了,会想事情了,就不再是个穷光蛋了。”

  顺子很实诚,觉得话在理,心想俺要是东家,有田有房又有钱,还有闺女握在别人手心里,凡事也会想三想,怕三怕,退三退。便去蹲着不言语,只等东家回过神。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