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布置批邓稿件的会议不欢而散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10-13 点击数:451次 字数:

76年4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材料科里上班,刚刚给几个车间来办理申请领料的人,在材料单上签完字,准备到材料处去办理几项车间生产急需的特种材料,这件事车间催得挺急,我已经在头一天已经和材料处的业务人员联系好,打算在今天上午早点去办。谁承想在这个时候厂团委紧急通知,马上要开会。
  我心急火燎地坐在厂团委的办公室里,心不在焉地听着他们读着一份什么狗屁不通的文件。也说不请那份文件是谁给起的草稿,文理语句不通,语言逻辑不顺,读的人很费劲,听的人更吃力,他们读了老半天,我们也不知道,这份夸夸其谈废话连篇的文件里究竟要说明个啥问题?
  我在听他们读那份文件的时候,又有两个人先后来找我,要我审批材料领料单,车间里急着要领材料,开会不能影响生产,这是材料科历来的规矩。
  也正因为是这样,这位新上任的厂团委副书记开始不高兴了,他非常不满地说:“批邓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在团委开会,你首先就要端正你的态度,开会就要像个开会的样子,要认真地坐下来。每次开会只有你坐不下来,你要好好地检查一下你的政治态度,我们有大量的事实证明,可以认定:对待批邓,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从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一开始,你一直就表现出严重的对立和抵触情绪。作为团干部,你应当注意检查你的政治态度。”
  听到他这么说。心中怒火顿时生起,本想马上给他顶回去,但我还顾及到,这里是在团委开会,我强压着满腔怒火,愤愤不平地坐下来,嘴上不服气地狠狠反驳着:“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进厂当工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横擦鼻涕呢?青勾子娃娃你算老几,还论不到你来教训我,拿张纸带杆笔你去访一下,你懂啥叫政治态度?”
  开会的人们都纷纷围着我好言相劝,我总算勉强坐下来,听他们继续念文件,但是心里想着的是;今天上午,还有几个事情还在等着我去办,在这儿开的会又没个准点,也不知道要开到啥时候才能散会,所以就越听心越发烦。越发烦就越想离开这个会场,这把椅子我就越坐不住。
  在楼下的材料科里,我的老科长又两次派人上楼来说:“材料处有急事情找小石,要小石马上快点过去。”
  我焦急地站起身来,对主持会的那个团委副书记说:“现在你都听到了,这还算是我的政治态度有问题吗?”
  团委副书记仍然坚持说:“你再等一下,会议进行下一项。按上级团委要求,两天之内,每个团支部交一篇批判稿,”
  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我当时担任着厂部机关生产系统代理的团支部书记。思想尽管想不通,团委布置的正常工作,我还是要办的。这点组织纪律性合组织观念,我还是有的。批判稿我没时间写,可以分派给其他同志写。反正找篇报纸抄一段,能应付交差就行。
  紧接着,团委副书记又说:“每个团支部书记个人必须还要再写一篇。时间都是在两天内交到团委办公室来。”
  一听到这儿,刚才强压下去的那股火,又被他腾地一下又给点起来了。心想:这世上有欺负人的,还没有见过这么欺负人的。明明知道我没有时间写,偏偏他非把它当成必须要完成的政治任务。摆明了他就是倚官仗势,成心欺负老实人。我呼地一下子站起身来,推开藤椅,快步走到办公室门口,愤愤不平地回过头,冲着那位团委副书记大声喊道:“我的生产任务那么重,业务那么繁忙,也没时间给你写那些屁玩意儿。”
  话语未落我就猛地拉开房门,把门重重地摔了一下,只听得身后,嘭的一声。我已经冲出了团委办公室,跑步下楼回到材料科办公室,骑上我的自行车,到五冶材料处办事去了。
  会议以后开成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因为这个会议的结局,差点就给我引爆出一场天大的祸事,这件事让我想起来终生都感到后怕。
  大概是在粉碎四人帮一年以后的77年秋天,成都郊外公路上刮着习习的凉风,我下班的时候,碰巧和厂党委刘书记一块儿出厂门,我们并排骑着自行车下班回家,在路上刘书记突然问我了一句话,把我给问蒙了:“你在团委开会说过什么话没有?”
  我不解地回答:“在团委开会,我说过的话多了去了,谁知道你问的是哪一句啊?”
  刘书记也笑了:“就是上回,你摔门走了那回呀。”
  猛然间我恍然大悟:“想起来了,有那么回事,我到团委开过很多次会,摔门走的、也就只有那么一次。是摔门而出的原因,就是为写批判稿的事,我是说过:我的生产任务那么重,业务那么繁忙,没有时间写那些屁玩意儿。”
  接着我就把当时参加会的情况说了一个大概。
  刘书记点点头,看了看我,他接着说:“看来,你的确是个老实人,一点儿也没有说谎,他们讲的情况和你讲的基本一致。你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第二天一早刚上班,我就到了厂部二楼,站在厂党委刘书记的办公室门口,刘书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藤椅上,他向我招了招手,让我进去。
  我走到了他办公桌的对面,面对着刘书记,立正站好,小声地问道:“刘书记,你找我有什么事?”
  刘书记严肃地说:“我给你一件东西,你好好看看。”说着,便就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几页密密麻麻写满字的信笺纸,重重地放在办公桌上:“在这儿呢,喏,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我当时顺口就说:“刘书记,你桌面上的文件,我咋能随便看呢?”刘书记回答道:“今天我叫你来,就是要你来,好好看看的,你也算是长点儿学问吧。”
  既然要我看,那我就看吧。我拿起那几页信签纸,双眼在文章的标题上,略看一眼。这标题就挺扎眼的。上面写着《关于石建华的处理意见》我皱着眉头开始往下认真地下去。文章里的内容,结结实实地把我吓了我一大跳!此篇文章密密麻麻地一共写了四页,主要的内容是揭发我,说在对待批邓方面存在着严重的政治态度问题,并检举我把写批邓批判稿说成是屁玩意儿。还说我思想一贯反动,并收集了我几年来的反动言论(我自己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说过的)。
  最后的结论意见是,请求厂党委立即撤消我的团内职务、开除我的团籍和厂籍,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好家伙,上面写得那些个东西,不论是哪条,都够我戗的。
  看完以后,我无言语了,把这几页纸轻轻地放回到桌子上。小心翼翼地问:“刘书记,那你当初为什么没有处理我呢?”
  刘书记笑着反问我:“臭小子,你想得倒挺美,我如果当时就把你宰了,谁来给我跑腿办事,这厂里材料计划员的活儿谁来干?”
  听见刘书记这么说,我不禁笑出了声,笑得是那样开心。
  我一边笑着一边说:“还是刘书记了解我,当初你如果把我办了,那该多好,我也正好在那个时候,可以找个地方好好地休息休息。以后你再找个机会给我平个反,我也好当一盘儿英雄啊。”
  可没想到,我刚说到这儿,刘书记这一下可就真发火了:“你这混小子,把我看成啥人了,未必在你的眼睛里,难道我连好赖人都分不清了吗?你在那儿想啥呢?嗷,我先把你办了,然后我再给你平反,你大概是真的感觉着,我这个党委书记,好像是闲着没事干了吗?就算我再没事干,我也不会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吧。”
  说着,他拿起刚才给我看的那几页纸,当着我的面,把它撕成碎条条,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火柴,用力划着一根火柴,看着火柴头上的小火苗一点点缓慢地燃烧着,火柴头般大小的火苗逐渐由小变大,
  刘书记用另一只手抓起刚撕成的碎纸条,对准这个逐渐变大的火苗一把火点着了,橘红色的火苗亲吻着那些白色的碎纸条,伴随着一缕缕蓝黑色的呛人的烟雾。那些碎纸条一会儿就被焚化成了黑色灰烬。落到了门后边的废纸篓里。
  刘书记对我点点头,将手里残存的火柴杆扔进了废纸篓,语重心长地说着:“我是真心实意地希望,这样的事,以后永远不要再发生了。我也不愿意老来处理这些个乌七八糟的东西。”此时此刻,我真正从内心里感谢这位刘书记,他真是个好人呐。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呀。
  没想到调到机关以后,我还能有机会,和林副指导员痛痛快快地吵上一架。
  请看下一节《林副指导员离厂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布置批邓稿件的会议不欢而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