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八章 富可敌国
本章来自《《裸奔》》 作者:闻鸣轩主
发表时间:2018-10-07 点击数:480次 字数:

第二十八章  富可敌国

(本故事纯属虚构)

Those 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makes mad.(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古希腊.欧底庇德斯

 

新生保险公司的郑天明借婚姻重组,与官联姻,这则看似平常的婚姻,却给公司业务带来了不同寻常的发展。

原本像新生保险公司那样的成立时间短的保险公司发展经历了十年,最多只能在第三集团中徘徊,现如今监管的支持,银行理财产品的实施,使新生保险公司只花了二年不到的时间,使公司走到了以规模保费排座次的第一集团,这一年年终新生保险公司的总资产若以GDP排名,可以排到全世界国家排名的第十二位,名列西班牙之前,真正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

钱来得太快,这是郑天明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如此看来这场联姻可以以一敌百。这些钱又怎样可以更快地生钱呢?郑天明早已到了见钱眼开的地步,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使他将目光停留在控股房产股上,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兆兆地产”自然成了他的猎物。这场大战称之谓“新兆之争”。

“新兆之争”是新生保险及其与之关联的公司,2015年多次在二级市场上举牌兆兆,截至2015年12月11日,新生系持有兆兆股份的比例达到了22.45%,稳稳的坐上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但是,兆兆创始人、董事会主席石头批评新生的“历史信用不够”,表示强烈反对。因此,人们开始关心兆兆的管理层会不会被第一大股东新生给踢掉。兆兆是中国第一大住房开发商,2014年销售额突破2000亿元。它的现金流充足,股票估值和市盈率都比较低,但是股份持有情况却非常分散,而董事长石头早在20多年前就主动放弃了股权。所以,看上去是被“咬一口”的很好的对象。新生系是郑天明控制的,以新生保险和能干地产为主的数十家公司,郑天明在尚未做大以前相对于石头更加低调,石头可以在朋友圈晒晒在喜玛拉雅登登山、在圣马可广场喂喂鸽子……,郑天明这时候还没有,再说他也不喜欢登山、喂鸽。2015年以来,好几家中国的保险公司发行的“万能险”取得大卖,为了追求高收益,保险资金已经多次主动举牌上市公司,新生保险就是其中最典型的。有意思的是,另一家保险公司也已经花费了上百亿元资金,买入兆兆5%的股份。事实上,不管怎样,兆兆现在的股价已经猛涨到了历史高点。

“新兆之争”的乱象,受到了市场与证券监管高层的密切关注,一大批实业家纷纷支持石头,证监会主席在参加一次会议时首次针对当下资本市场上备受热议的举牌、杠杆收购发表看法。

在流传出来的讲话中,证监会主席表示,最近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现象,举牌、杠杆收购,是对治理结构不合理的公司的一种挑战,这现象都有。但是用来路不正的钱,从门口的野蛮人变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你在挑战国家法律法规的底线,也在挑战做人的底线,这是人性不道德的体现,根本不是金融创新。他说,“有的人集土豪、妖精及害人精于一身,拿着持牌的金融牌照,进入金融市场,用大众的资金从事所谓的杠杆收购,杠杆收购用的钱,出资人必须有风险消化能力,现在在金融市场,直接发展一些产品,实际上最终风险承受人的不是发产品的机构,而是我们广大投资者。杠杆质量在哪里,做人的底线在哪里?这是从陌生人变成了野蛮人,野蛮人变成了强盗。你挑战现行的金融监管的民商法是有利于对制度的创新和推进,有利于监管部门加强监管,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事到如今,证监会主席的表态,可谓亮出了证监会对举牌和杠杆收购的监管底线。俗话说,锣鼓听声,听话听音,从表态来看,首先他认为,目前在资本市场上发生的举牌、杠杆收购现象首先是“不太正常的”;其次,对举牌和杠杆收购背后的资金来源提出质疑,尽管你拥有金融牌照,但是用的是大众资金,不符合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最后,如何认识金融产品的创新风险问题,他认为最后承担风险的不是发产品的机构,而是广大投资者,如果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你就会面临刑法的惩罚。新生保险公司举牌的资金从确切意义上来讲是投保人所购买的理财保险。

虽然证监会主席没有点出金融产品的类型,但是从现在资本市场上举牌资金来源来看,保险的万能险和券商、基金资管计划产品脱不了干系,这也是新生系收购兆兆股权的重要砝码。而临近年末,保险资金又在资本掀起举牌潮,更甚者,H人寿在资本市场短进短出,新生保险成为大股东的南玻A出现了高管集体辞职等等事件,都对资本市场监管和公司治理提出了新挑战。

其实这背后暴露出的是时下金融分业监管的问题。在清华国家金融研究院举办的企业并购与信用杠杆专题讨论会暨《规范杠杆收购,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基于“新兆之争”视角的杠杆收购研究》报告发布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表示,新生系用兆兆股权的收购组织了银证保信各方面的资金,杠杆率高达4.2倍,从资金组织上是不违规的,但是这些组织的方式是蕴含了很多风险,这些风险是需要我们的监管方面针对现在监管的漏洞。她指出,新生案例中的问题是,万能险本身是一个成熟的保险品种,它不应该是一个短期的资金。万能险短期化会造成了短期资金来用于长期投资,加大了流动性风险问题。其次是将保险资金用于实际控制人的收购行为,把保险公司作为大股东的融资平台,社会资本投资于保险,应该是为社会负责的,不能够把保险公司作为大股东自己的融资平台。

目前,监管当局已对各自监管领域出现的问题进行规范,比如保监会从2016年以来加强对万能险的风险摸底排查,提高万能险的保障功能,降低万能险的责任准备近评估利率;同时对保险机构披露举牌信息进行重点规范,要求保险公司举牌上市公司股票,应对于资金来源及时公布,以及对险资及一致行动人举牌,和对上市公司收购进行严格规范。

面对证监会主席的指责,作为保监会主席的山皮总得有所表示吧?于是他通过媒体大声疾呼“保险姓保”,保险应该是人民生活的保障器、实体经济的助推器、社会经济的稳定器,“三器”理论言之凿凿,郑天明们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处理。

证券监管最高领导将保险公司举牌证券市场有一些高管视为“野蛮人”、 “土豪”、“妖精”、“害人精”甚至“强盗”,可见其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郑天明表面上有所收敛,但骨子里并没有改变,既然在中国受阻,那我就到国外发展去。

保险资金到国外去干什么呢?还是房地产,郑天明仍然对此情有独钟。他先是出手二十亿美元在美国购买了华尔道夫酒店,接着又花65亿在美国,23亿在日本……足迹遍布全球,买买买……这哪像是保险公司,俨然成了房地产公司。京城的风声太紧,郑天明选择了出巡,第一站是余城。

为什么会选择余城呢?平或之业务能力不同寻常,他居然能将文载道手里一家刚开业的公司,做到全系统的前十名,论功行赏这是郑天明的一贯做法。

平或之得知郑天明要来的消息,精心准备了一番。住——西子湖国宾馆,这也是国家领导人居住的地方,够显档次的;食——余城的名酒家吃个遍,接风酒摆在“山外青山大酒店”举行。

菜桌上两道菜格外引人注目:一道是“西子湖醋鱼”;另一道是清蒸辣螺。


“西子湖醋鱼”是“山外青山大酒店”的镇店之宝,党和国家领导人宴请外国贵宾也必点这道菜,别名为叔嫂传珍,宋嫂鱼,是余城饭店的一道传统地方风味名菜 。西子湖醋鱼通常选用草鱼作为原料,烹制而成。烧好后,浇上一层平滑油亮的糖醋,胸鳍竖起,鱼肉嫩美,带有蟹味,鲜嫩酸甜。“中国菜”正式发布时,“西子湖醋鱼”被评为余城十大经典名菜。

  当传菜员上菜之际,郑天明好奇地问道:“这道鱼的别名‘叔嫂传珍、宋嫂鱼’,有什么来历吗?”

  平或之暗自庆幸昨晚做足了功课,他立马俯身到郑天明的旁边,胸有成竹绘声绘色地说:“相传在南宋时,有宋氏兄弟两人,颇有学问,但不愿为官,因而隐居江湖,靠打鱼为生。当地有一恶霸,名赵大官人,他见宋嫂年轻貌美,便施阴谋害死了宋兄,欲霸占宋嫂。至此,宋家叔嫂祸从天降,悲痛欲绝。为了报兄仇,叔嫂一起到衙门喊冤告状,哪知当时的官府与恶势力一个鼻孔出气,告状不成,反遭毒打,把他们赶出了衙门。回家后,嫂嫂只有让弟弟远逃他乡。叔嫂分手时,宋嫂特用糖、醋烧鲩鱼一碗,对兄弟说:‘这菜有酸有甜,望你有出头之日,勿忘今日辛酸’。后来,宋弟外出,抗金卫国,立了功劳,回到杭州,惩办了恶棍,但一直查找不到嫂嫂的下落。一次外出赴宴,席间得知此菜,经询问方知嫂嫂隐姓埋名在这里当厨工,由此始得团聚。于是,‘叔嫂传珍’这道美菜,也同传说一样在民间流传开来。”

  “哦……”郑天明频频点头,他意味深长地说:“好故事!那么‘宋嫂鱼’一定是发生在宋朝得名啰。”

  “正是,正是!”平或之连连大幅度点头,交口称赞道:“董事长的领悟力非常人所能及!”

在余城吃西子湖醋鱼,而且是国宴厨师做的,就非比寻常了,关键是那道醋鱼上桌时,嘴巴还能一开一合,简直绝了!从郑天明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的满意程度。

另一道菜并不怎么出名,但郑天明倒是欣赏有加。那道菜其实是一碟小螺,乍看之下犹如缩微版的海螺,唯有半粒蚕豆那么大小,从壳里用牙签剔出螺肉,用醋一蘸放入口中,顿时额头有种冒汗的感觉,鼻子往内一吸仿佛鼻涕快出来了,嘴巴似乎倒吸一口凉气,那个辣劲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平或之见郑天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眼角,饶有兴趣地盯着辣螺,便立马解释道:“如果说‘西子湖醋鱼’象征着连年有余的话,这道辣螺则是寓意着我们公司的业务会兴旺火爆。”

郑天明果然被平或之的一番说辞逗乐了。

在余城上“山外青山大酒店”吃顿饭并不稀奇,请国宴厨师做菜那就上档次有点稀罕了,但包租一首画舫在西子湖上畅游,那就屈指可数了;同样在余城乘船游湖算是常见,包租画舫静观湖面、欣赏岸边的风光景色当属罕见,而在画舫上边吃边赏,那可谓是寥寥无几了。

平或之乘郑天明高兴之余,将许仙与白娘子、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传说娓娓道来,惹得郑天明一个劲地发声“好故事!”“好传说!”“好寓意!”

郑天明伫立在画舫的头上,欣赏着良辰美景,他挥了挥手,意味深长地说:“像这般风景全国各地也许也有,但如余城那样有传说、有故事的就不多了,余城人民幸福啊!或之,莫辜负了这美名啊!”

“是的!是的!”平或之听出了郑天明的一语双关,他即刻表态道:“我们一定不辱使命!”

“好!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郑天明俨然还在景中,或者说欣赏平或之的机灵,可以说是情景交融吧,在诗人的国度里他也出口成章了,“湖光山色春色里,吃喝玩乐此一时。”

“好诗!”平或之率先交口称赞,在这方面他既是东道主,又是眼下在郑天明跟前得宠,自然不甘居人后。

一干随从于是参差不齐地发出“好!”或伸出大拇指摆出造型。

“山外青山大酒店”的画舫回到酒店附近靠岸,在平或之的引导下,郑天明健步登上了码头,据说这个码头是当年乾隆皇帝游湖时建的码头,郑天明在众人的簇拥下,也大有君临天下的感觉,忽然他向左边远眺,瞥见了西子湖边唯一的一幢楼房,在青山的掩映下倒是没有大煞风景,反而别具一格,他指了指那幢楼房,“这是……”

“哦……这是香格里拉饭店。”平或之倒是反应敏捷,俨然从郑天明的眼神和语气里听出了董事长的困惑,“西子湖是不允许建房子的,这幢香格里拉饭店是个例外。”

“原来如此!”郑天明不由得感慨道:“我也曾经听说过,我还听说法国总统来余城,下榻的可是香格里拉饭店?”

“对!对!对!”平或之没想到郑天明对此还颇有研究,他立马正色地回答:“是的!当年法国总统就是下榻这个饭店的,从这里欣赏西子湖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车队早已停候在路旁,郑天明拒绝上车,说是要沿路边走走,尤其要看看香格里拉饭店。

平或之至此也没有办法,只得在前面引路,领着郑天明一行徜徉而行。

走过“山外青山大酒店”,有几个小山坡,此处在白乐天笔下正是“绿杨荫里白沙堤”所在,绿树环绕阳光若隐若现,倏忽隐隐约约传来“叮咚叮咚”的声音,郑天明顺着声音发出的山坡望去,有一泓泉水从山坡上流下,他便走近几步驻足观望,但见泉边的一块石头上书写着三个大字“六一泉”,郑天明皱起了眉头,侧耳聆听了一番,指头那石头上的字转身问平或之:“或之,此泉为什么叫‘六一泉’?”

“是啊!此泉为什么叫‘六一泉’呢?”平或之口中默念了一遍,内心暗暗叫苦,此行来得突然,完全不在计划之中,他根本没有事先准备,听郑天明问起,他恨不能找个缝隙钻进去,让郑天明不要来问自己,可这会郑天明正注视着自己,等待着下文,他眼珠子一转,嘴里唠叨道:“六一……六一,哦!这是余城为了纪念‘六一国际儿童节’而专门命名的一个泉。”

“‘六一国际儿童节’?”郑天明拖长了声音,见平或之满脸写满了真诚,他似信非信而又意味深长地说:“余城是个有故事的好地方,这里的人就是有文化。”

平或之只是挤出点微笑,一声不吭地望着郑天明,双手放在身前,频频鞠躬回应。

郑天明倒没有在意平或之有什么反应,他接着方才的话题继续发挥道:“我们也要学会讲故事,这个要作为经理人的必修课。将来给股东讲公司未来,公司上市路演都用得上。”

紧随其后的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立马郑重其事地记了下来。

总算郑天明赶着要去香格里拉饭店,“六一泉”这里也就过去了。他要了香格里拉饭店的总统套房住了两宿,享受了一把总统待遇,便离开余城回京城去了。

直到此时,平或之好歹松了一口气。他从郑天明随行人员的嘴里得知,郑天明又做父亲了,这回生的是个女儿,该如何表示呢?既让对方满意,又别出心裁,当然决不能出洋相。

该请高人来帮忙策划一下,请谁呢?

 

 

 


(2018.10.07.未完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闻鸣轩主
对《第二十八章 富可敌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