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以牙还牙 7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8-09-28 点击数:1421次 字数:

7

   

“你向杨司长报告的内容和提交的报告书,经过严正公平的审查,结论是并无虚假。

上海宝华钢铁厂建设工程,是中日友好象征的基石。陆一心和松本耕次个人之间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地加强这种友好合作的纽带。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常委会寄希望于陆同志,保留其现在的职务,继续其以往的工作,以观后效。”

在聆听完常委会的决定的时候,陆一心内心里充满了对党的感激之情的同时,也暗自下定了决心,绝不辜负党组织的期望。

月梅关上窗帘,仰望天空:

“看样子,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真好。”

陆一心踱到窗前,只见皓月当空,群星灿烂。

“这段日子,让你也跟着担心害怕的,真难为你了。”

的确,这二个星期以来,月梅没少为他的事提心吊胆的。

“哪里的话,只是每当我看到你比我先回家,系上围裙下厨房的样子,心里就挺那个的。要不是我找到玉花,并非要劝你去见她,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些个事儿了……”

“胡说,要不是你,我现在还甭定怎样呢。能不能过上人的日子都保不定。”

一心轻柔地抚摸着月梅的长发。

“可是,我还是为你担心。”

“还会有什么事儿?”

“让你回上海继续工作,岂不是因为工作关系每天都会与自己的日本父亲见面的吗?想必,到时候你会很为难的吧?”

“也许会的吧。不过,我是一个中国人。是重工业部派去的人,一切当以国家利益为重!父也好子也罢,各为其主吧!”

陆一心重重地言道。

“还有,我只有一个父亲。长春乡下的父亲!”

“你真的这么绝情?”

月梅紧盯着一心的脸。

“当然,四十年了,把自己的孩子扔在中国不闻不问,当妹妹在那样悲惨的境遇中死去时,才悄然而至。太迟了。他来的也未免太迟了!”

想到妹妹不幸的一生,一心的眼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松本先生那边总有他不得已的原由吧?你也不能只怪他一个人呀。还有,关于他的事情,也该说给爹听了。”

“在常委会作出决定之前,免得他老人家瞎操心,所以没说给二老听。回上海之后,我马上就给他们写信,告之一切。”

到目前为止,一心只向长春乡下的父亲提及过妹妹敦子的事情。

“记得,一定要写信哟。爹正在为玉花的死而伤心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也许会为你高兴的。”

“本来这种事情不用写信,还是当面说给他们听的好。父亲知道党委会依旧信任我,一定会高兴地说——事实就是事实嘛。”

就在头上增添了不少白发的父亲,陆德志老人的面容浮现在眼前的同时,突然,松本耕次的脸也重叠在了眼前:

“能将你培养得这么有出息,替我好好地感谢他老人家吧!”

 

宝华宾馆,此时实际上成了日本工程技术人员的宿舍。新的一天刚刚开始,早晨的餐桌上格外地清爽、明快。

设备虽然简陋,然而中国风格的高高的天花板和象讲堂一样宽阔的餐厅,可容纳四、五百人同时进餐。以东洋制铁为首,二百五十家相关企业的技术人员以各企业为单位,围坐在各自的餐桌旁就餐。

此刻,关东电机的那几桌,由于最近从日本派来了设备检修人员,比平时多出了许多人。再加上其他公司过去凑热闹的人,显得格外喧闹。

五井造船的技术人员胡说八道道:

“关东电机的GIS(气体绝缘开关装置)复查的日子终于到了。听说,一个月之前由于中方的野蛮装卸,设备受到了很大的损伤。事后,中国人故意隐瞒事情真相,并以工程紧迫为理由,拒绝开箱检查。啧啧,竟然有这种事情,真不要脸!”

阪神重工那桌也跟着嗐起哄:

“平时,他们对开箱检查这事儿可来劲了。人海战术,动不动就呼啦一下围上来一大帮子人。就连接地螺栓上起了一丁点儿锈也不放过,一个厘米的公差也瞎嚷嚷着要赔偿。还死皮赖脸地向我们要工具什么的,看他们这回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定要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看看!”

见状,其他厂家的技术人员也来了精神头,七嘴八舌地一吐近日来心中的不快:

“什么呀,人家这回也学会说好话罗。再加上什么‘中日友好’呀,‘大局为重’呀,再加上‘下不为例’,你能怎么的?中国人穷嘛。用中国人自己的话说,‘马瘦毛长、人穷志短’。这事儿用不着太认真,给他们点儿教训就好了。”

尤其是关东电机的人:

“怎么说,这也是我们公司最大、最新和最高级的精密设备呀。每台价值一亿多元(日元)!这次我们一定彻底检查,严肃对待,决不姑息迁就!”

餐厅里乱成了一锅粥,颇有几分中国人在闹文化大革命的味道,热火朝天地开起了批斗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以牙还牙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