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五回 冰雪不与泥沼论 磐石难共朽木存(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26 点击数:468次 字数:

    林雪飞和温局长一见如故,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相谈甚欢,在茶馆足足坐了两三个钟头方才离开。温局长非常高兴,自认为得了一个忘年之交,对这个孩子十分看重。她回到自己的住处,还在思虑着他们的谈话,忽然听到门口有响动,正要走过去看时,有两个彪形大汉已经进了房间。他们是布莱人,一个长着络腮胡子,一个嘴巴歪斜。
  温局长记得门是关死了的,看来他们是要给她点颜色好让她知道花间市是谁的天下。温局长不慌不忙,起身恭迎,笑道:“两位贵客来访,不知有什么见教?”
  这二人见到局长的反应好像有些措手不及,他们担心局长误以为他们是穿过了她忘锁的房门,因此“络腮胡子”特意强调:“我们两个没有经过局长的同意就走了进来,实在是迫不及待啊。”
  “有什么事请说?”
  “局长初来乍到,知道咱们花间市的特产是什么?”
  “这我倒真不清楚。”
  “一看金灿灿,一摸滑溜溜,鬼见鬼想要,佛见佛想留,您猜这是啥?”
  温局长左边嘴角一扬,并不搭言。
  “哈哈哈哈。”“络腮胡子”大笑,继而说道:“就是咱们有名的‘大喜饼’啊。”
  “来来来。”两个人将放在门口的一个大木箱子抬了进来。
  “很好,我也该沾沾喜气了。”局长说道,“先放墙角这儿吧,两位如果没事的话可以走了。”
  两人以为事成了,“歪嘴”高兴地说道:“局长真是爽快人,这么晚了本不该来麻烦您,可是全市就您德高望重,这事除了您别人可办不了。”
  “我有这么大本事吗?说说看。”
  “南郊酒楼头几天被查封了,我想您是不知道的。”
  “不,我知道。”
  “那就更好办了,您也知道,咱们好几百口子指着那吃饭呢,您看……”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不能为了自己吃口饭就让别人吃不上饭不是?”
  “看您说的,酒楼不就是吃饭的地儿吗?怎么还能不让别人吃饭呢?”
  “赌博吸毒的人妻离子散,被迫卖淫的妇女一生尽毁,何止是吃不上饭这么简单?”
  “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歪嘴”鬼头鬼脑地说道,“连省里来的都到那里去,怎么会有那种事情发生呢?”
  “省里来的?是真的吗?”
  “当然了,以前市里招待贵宾都在我们那里。”
  “省里的谁啊?我有幸见上一面吗?”
  “那倒不必,咱也请不动不是?”布莱人着急起来,“歪嘴”说道,“局长您方便别人也方便自己,咱们的买卖也不光是为自己做的,您随便吩咐,咱们在所不辞。”
  “那种地方我是去不惯的,不过我倒真有事需要你们帮忙。”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咱们布莱人向来说一不二,您让我去死,我眼都不眨。”
  “那倒不敢,想必二位一定知道城东望海楼和抱山环翠园吧?”
  “哟,那可是做正经生意的地方。”
  “是啊,前两次突击查访确实一无所获。”局长笑道,“不过现在,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那里的赌场可真够奢华,麻烦二位同里面当家的吱一声,就说这两天要去查封,到时候不要让我费事。”
  布莱人听了,立刻沉了脸,“歪嘴”看了一眼“络腮胡子”,“络腮胡子”冷笑一声,说道:“局长,您刚来敝处,恐怕对咱这里的情形不是很了解?”
  “哦,这里的天格外高?这里的地格外厚吗?”
  “局长人生地不熟,难免遇到些烦难困惑,意外的事时有发生,谁还没个倒霉的时候?多个朋友总是好的吧。”
  “这是自然,不过朋友二字可不敢胡乱称呼。”
  “不瞒您说,咱同前任白局长……”
  “他不是已经走了吗?”温局长打断了他的话,“还提他做什么?”
  “好,好,好。”“络腮胡子”连说了三个好字,“既然如此,我们就该走了。温局长没有架子,曾邀请市民来访,我们记下了您的大门,下次还会再来!”
  “这一次你们很幸运,怎么进来的就怎么走。”
  布莱人怒火中烧,转身便走,温局长笑道:“哎,我说你们怎么进来的就怎么走,两位是这么进来的吗?”布莱人对她恨之入骨又不敢发作,两个人折了回来抬着墙角放着的大箱子出了门。
  这种情况并非只有温局长一人遇到,新任市长谷成甫也陷入在布莱人的纠缠当中。他的态度同温局长一样决绝,但是他的顾虑更多,因为他的几个亲近之人已在花间市打拼多年而且成就斐然,他当然不想两者之间存在瓜葛。在刚来到花间市的时候他就细心地盘问了他们,并且给了他们语重心长的嘱咐。
  于衍修和那位红衣女子向市长先生解释他们从来没有同布莱人交往过,双方走的路不同,自然没什么交集,也就不会有什么牵扯。这一次,市长先生又提到了这个问题,红衣女子再次阐明了自己的立场,她说道:“我们只是生意人,您反复提到这个问题完全是出于对我们的关心,这我明白,并且心底里对您十分感激,但是我已经跟您说过很多次了,您大可放心。”
  “你们最好避而远之,布莱人不会长久了,他们恶贯满盈,坏事做尽,我和温局长绝不会让这么一个毒瘤长在花间市。”
  “真是太好了,这是花间市的大幸,老百姓的福音。”她说道,“我们盼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这样再好不过了,希望你不要骗我。”市长对她十分了解,“你从小就兼有正邪之心,所想所做都难以捉摸,我怕你走错了路。”
  “您放心,不是有衍修在我身边吗?再说了,这下不都在你眼皮底下了?”
  “我们一直记着您的教诲,不敢做那些荒唐的事。”于衍修说道,“我一直跟随着露泠,我们都是本分的市民。”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谷市长信了他们的话,不再追问,转而说起自己的儿子,“小召马上就要来花间市上学了。”
  “是真的吗?”两个人都很兴奋,“怎么没有听您说起过?”
  “连我都是刚刚知道的。”市长叹息道,“这孩子最痛恨别人管他,什么也不跟我说。”
  “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未必不是好事。”露泠说道。
  “如果他早知道我会来花间市,他一定不会来的,当时他之所以选择这里,全是因为你。”市长对露泠说道,“他从小跟你最好,喜欢跟你玩闹,听得进你的话,现在我就把他交托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教他。”
  “他是一个好孩子,我一定叫他走正确的路。”
  “还有你,衍修,千万不能像以前那么惯着他。”
  “以前他是个孩子,现在我会像对待一个成年人那样对待他。”
  谈话结束之后,露泠乘着于衍修的车离开了市长的家,她在离家几百米的路口下了车。从这里到她的家中间只隔着一条街道和一个公园。今天晚上她说谎了,向自己最敬重的人。原本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尤其作为一个商人,瞒天过海,移花接木,本来就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更何况对于她这样的野心家和阴谋家,连伤人性命的事都不放在眼里。但是最近这些日子,总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思绪萦绕心头,说不上是忧愁、哀伤还是懊恼,有时候她甚至变得有些厌恶自己,害怕看到自己镜中的映像。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完全失去了兴趣,反而总是会在意一些以前不曾留意的东西。起初她对这些想法非常排斥,但后来渐渐接受了,因为她发现它们是除不掉的,又何必白费力气呢?
  她正在沉思,突然觉察到身后远处的窸窸窣窣声。她敏锐地感觉到有人正在小心地躲闪着,可能是在跟踪自己。她心里不觉暗笑起来,竟然有不怕死的在这里班门弄斧。她不作声色,没有显出丝毫地不自然,只等着这只想要捕蝉的螳螂露出本来面目,然后给他致命一击。
  身后的声音消失了,她知道这人马上就会有所行动,可是直到走完了整条街区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是那人退缩了还是自己过于敏感?不管了,反正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可是穿过花园的时候湖心传来的一声巨响再次让她打起了精神。水花溅起三四米高,她离得远,没有闪躲,只有一滴水落在了她的鼻尖。接着,远处的花丛里发出沙沙的响声,她知道人并不在那里,他在故弄玄虚。
  “我认识你,江露泠。”这个声音从四面传来,很明显,那人摆放了劣质的扩音器。
  “你是个坏人。”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倒想同他玩一玩。
  “你心中的慈爱如果能有外貌的十分之一,那你就是世上最善良的人。”
  “你有的是钱。”那人又说道,“为什么还要去勾结官员?”
  这倒使她吃了一惊,她一向小心谨慎,以往所做的事密不透风。而今晚仅仅只是晚辈与长辈之间的交往,但若是不明就里的人看到了的确会如此以为,可问题是,他是怎么看到的?
  “你不但勾结官员,而且铁石心肠,连你的亲人都不管不顾。”
  这一句话直刺她的心坎,这是多年来她掩埋在心底的痛楚,没想到这人对她如此了解,这使她不得不警惕起来。
  “既然喜欢他,就该告诉他?”
  “我没有喜欢谁。”她不想跟再跟他玩下去,拾起一块石头朝正前方的一棵桑树的树头上扔去。只听“哎哟”一声,一个男孩从上面掉了下来。她冲上前去摁住便要打,那人连连告饶,说道:“露泠姐,露泠姐,不要打,是我,是我。”
  那人拿开了抱着头的胳膊,江露泠仔细一看,又是生气又是惊喜,原来这人便是市长刚刚还在念叨的小召,他躺在地上叫苦:“露泠姐,好疼啊。”
  “小召。”她松开了他,观察他的伤情,问道:“没摔着吧?”
  “没摔着。”他笑起来,“打着了。”
  江露泠拉起了他,埋怨道:“怎么还是这么调皮?吓得我不轻。”
  “我才不信呢,这还能吓得着你?”
  “你刚才说得太过分了吧?我有那么不堪吗?”
  “怎么?我有哪句说得不对吗?”
  江露泠想来竟无言以对,他说的每一句都对并且正中要害。小召弯腰从下往上看了看她的脸,嘻嘻笑道:“你对爸爸那么孝敬,总是站在他那一边,跟他合起伙来对付我,不是勾结是什么?你作为姐姐,对我不理不睬,平时连个电话都舍不得打,难道还算不上无情吗?”
  “原来她说的是这个,我还以为……”
  她掐断了思绪,问道:“还有一句呢?”
  “哦,你整天跟衍修哥腻在一起,这么晚了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你肯定喜欢他,快说是不是?”
  “不许胡说!”
  江露泠听他这么说总算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市长跟我说你要过几天才来的,怎么现在就来了?”
  “我才不要让他知道我什么时候来呢。”
  “以后不要这么任性,明天跟我去见市长。”
  “我不去,你也不要告诉他好吗?”
  “一定要去。”
  “那晚两天再去行不行?”
  “不行。”
  “哼,去就去。”
  露泠叫小召第二天就去见他的父亲,不仅仅是为了压制这孩子的叛逆,关键是,市长先生后天就要起身去往省里开会,这一下还不知道要多少天呢。第二天市长先生见到自己的儿子,既高兴又气愤,狠狠地责备了他一顿,然后无非是交代了些家长里短的话,又嘱托露泠和衍修对他好生看管。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二十五回 冰雪不与泥沼论 磐石难共朽木存(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