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难忘的一次开炉
本章来自《我的职场路》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2018-09-23 点击数:420次 字数:


1973年春季的一天,由于当月的生产任务很大,车间里各班组和工段,都忙得不可开交。成都市供电局在这个时候也赶来凑上了热闹,他们准备在月底30日上午九点以前,对我们这片厂区实行停电,检修片区的供电设备。
  为了完成车间里的生产任务,车间里召开了动员大会,整个车间必须采取措施,务必在30日上午九点以前,全面完成本月的最后一次开炉,确保车间里全月生产任务的顺利完成。
  车间主任在动员会上,再三强调了必须在29日顺利开炉,以保证完成当月任务的重要性。特别要求:每个工段、每个班组、每个职工,继续不分昼夜地加班加点,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以确保车间顺利开炉。党支部、团支部书记和工会主席也在会上做了思想动员。
  车间模型工段、砂型工段、化铁工段等经过几天的准备之后,工程所需要的模型早已经送到翻砂房,翻砂房已经把铸造用的砂型全部完成了,铸造冶炼铁水的大棕材料已经堆放到料场。从28日晚上8点以后,炉温已经提上来了,生铁、焦碳、废钢等原料填入了炉膛,经过冲化铁炉高温冶炼,在炉内已经变成了红通通的铁水,化铁班的炉前工打开了化铁炉的出铁口,这红通通的铁水流进了预先放在炉前坑内的铁水包。
  紧跟着,悬在头顶的行车立刻响起急促尖利的电铃响声,警示着在车间里的地面上所有人,告诉大家。铁水马上就要过来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在我们头顶上的铁水包,必须保证铁水包的运行路线畅通无阻。“安全为了生产,生产必须安全”行车梁上挂着几个醒目的大字再一次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铁水包里的温度达到摄氏1300度以上,哪怕是掉下来一滴铁水,落到人的身上,就好比是一颗子弹打进人的身体,比那个还要厉害。因为铁水还带着1300度的高温,足够把人的身体给烫穿。这绝不是可以拿来当儿戏的
  行车司机把行车运行到与炉前坑相垂直的位置,行车的吊钩运行到炉前出铁水口上空,放下起重吊钩,两个起重工人把吊钩挂在铁水包的提梁上,随着尖利的口哨声,吊钩起吊离开化铁炉的出铁口,行车在车间的上空两道钢轨上来回地运行着,从化铁炉前到达砂型工段的上空,就进入了紧张有序地铁水浇铸铁件工序。
  在砂型工段,我们看到了另一番热气腾腾的繁忙景像。那红通通的铁水,通过铁水包前的出水口,犹如一条橘红色的涓涓细流,按照我们预定的所有浇筑计划,通过一个又一个圆柱形的浇冒口,流入了一个又一个的铸铁大砂箱。橘红色的铁水进入砂箱后,就会注满在砂箱内事先做好的砂型空间内,就像是我们在家里用白铁壶给温水瓶灌开水一样,当铁水在砂型里装满了以后,就会从浇冒口里冒出来一点,看到这种情况,就马上转入下一个砂型的浇筑。当浇筑的铁水在砂型里面一旦经过凝固达到冷却以后,这就形成了我们所需要的铸铁工件了。
  这里的浇冒口,基本上都是圆柱形的,铁水就是经过一个个的浇冒口进入铸铁的大沙箱。到达砂型内后,逐渐填满砂型内事先留下的空间位子。浇冒口留的不能大,也不能小。浇冒口的预留和安装都是挺有讲究的。浇冒口留大了,铁水很容易冲坏砂型,造成铸铁件报废。浇冒口留小了,铁水还没有达到位子,就凝固了。同样也会造成铸铁件报废。
  我在远处仔细地观察着:翻砂工人用铁水浇筑砂型的动作原理,就跟我们平常拿着开水壶,往茶杯里倒开水的动作,在原理上是完全相仿的。两三个人操纵着铁水包的转轮手柄,调整着铁水包出口与浇冒口的角度。还有一个挥动手中的红绿旗,指挥者行车,控制着铁水包的具体方位和高度。还有一个专门观察贴水的浇筑深度状况。。就其浇筑铁水的过程来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相互之间谁也离不开谁,相互之间的配合如此协调,就像是一个交响乐队正在演出一场协奏曲。
  成都市跳蹬河地区的春夜,是个寒冷的夜晚,车间外面刮着嗖嗖的冷风,吹到人们的身上,叫人不得不打着哆嗦。透过车间里悬挂在行车梁下的碘钨灯,在灯光的映照下,出现了无数的细斜线条,可以看到车间外面又下雨了。虽说是春雨贵如油,可对于我们搞钢铁的人来说。这初春的深夜班,实在是太冷了。我觉得,还是在车间里面要暖和一些。
  铸造车间里,处在紧张而有序的劳动场面之中的我,深深地感觉到。在我们车间里,做成的每一个产品,都离不开全车间各个工序的通力合作。每一个生产环节,都必须做到位,才能保证做出来的产品能够合格。在这里就要求每一个职工都必须尽职尽责。必须要有高度的组织纪律性。这就是钢铁工人的基本特点。
  这次开炉预定的生产任务正当完成一半的关键时刻,在化铁工段,从炉后上料坑到化铁炉顶上料平台之间的卷扬机,有一根钢丝绳突然发生断裂。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更换,深夜要在视线昏暗的炉后更换钢丝绳,也不能保证工作质量,更要命的是事情发生在后半夜,厂里的库房不能发料。这个难题一时间难以解决,必将直接影响化铁炉无法正常生产。

  此刻,化铁炉的炉膛内,橘红色的铁水还在一包接一包地运出去,上面原料进不了炉内,炉内的铁水一旦被放干,已经形成摄氏1300度以上的温度短时间又不能停,炉内由于缺原料,继续处在摄氏1300多度的高温下烧干炉,这就跟家里炉子上的开水烧干了,也会发生事故,是一个道理。这炉毁人亡的重大事故,已经逼在眼前,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在这紧张时刻,车间的老连长,车间主任和支部书记立即发出紧急动员令:“全车间(除了砂型工段和炉前操作人员,因为炉前操作人员和砂型工段的所有人员,只要是在开炉时间内,任何人都不能离岗。)所有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立即到化铁炉后集合。用人力手工传送原材料,用我们的双手和胳膊,决不让一公斤材料落在地上,不论有多大的困难,就是天塌下来,也必须确保化铁工段顺利开炉。”
  一声令下,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们立刻从原料场开始,一直延伸到化铁炉顶上料平台,用每个人那有力的双手组成了一条坚强的钢铁运输线。经过计量的生铁、焦碳、废钢等原材料,通过我们的双手,从原料场开始,源源不断地被传送到炉顶的上料平台,在这几十米长的运输线的队列里,有白发苍苍的老工人、老干部,有充满活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全车间都动员起来,还有十来个到厂里反探亲的职工家属,她们本来是给自己的亲人送夜班饭的,看到了这动人的激烈场面,也争先恐后地挤进了这条钢铁运输线。甚至就连在夜间给现场职工送饭的食堂炊事员,也受到了强烈的熏染,忙不迭地把饭菜存放在车间办公室,关上门,纷纷跑过来,争先恐后地站到了这条钢铁运输线的队列里。
  大家面临即将发生的危险,不是各自顾命逃跑,而是齐心合力地面对困难,用自己的双手,构建成一道打不垮的钢铁运输流水线,保证了化铁炉内的原料能够正常融化,全车间职工的的汗水流在一起,谁也顾不上去吃食堂炊事员送来的夜班饭。
  通过几个小时的连续奋战,终于扭转了被动局面。连续6个小时紧张的艰苦努力。化铁炉前的所有材料全部化成了铁水,翻砂工段准备的所有砂型已经全部浇筑完毕,终于争取在30日早上7点钟,抢在成都市供电局在跳蹬河地区停电之前,车间终于完成了这次开炉。车间的当月生产任务提前两天超额30%完成。非常难得地得到了厂领导和建设公司的通报表扬。
  在供电局停电检修供电设备的期间,模型房里可以安排手工制作模型,少用机械,多用人工来制作更多的非标准机械模型。翻砂房也可以多多地安排制作砂型,化铁炉工段的也能用人工切割的办法,使用氧气和乙炔气体来切割废钢材。车间又在为下一次开炉,进一步做好基础准备。
  这次开炉结束以后,我回到模型房里上班,刚打开自己的工作台,拿出几件常用工具,准备先把工具该磨的磨一磨,该修的修一修,然后再找班组长接受任务。
  就在这时候,车间的刘技术员来到我的工作台前,她拿着一块残缺不全的圆弧状铸铁零件,试探地问我:能不能按照这个残缺圆弧铸铁件实物,重新再制作一个和这个实物大致相同的工件模型。
  请看下一节《残缺弧线形工件中心线的求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石建华
对《难忘的一次开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