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七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9-14 点击数:474次 字数:

蒋志刚找李洋,急火火地问:“没有道理呀?这算嘛讲究?怎地啦?出着火红大太阳,天就下起暴雨了!到底嘛事儿讲出来,哥哥我不怕!” 由于声大,办公室内都听见了。

李洋也纳闷,半天说不出所以然。

蒋志刚见他吞吞吐吐更急了,五官挪移怒目圆睁拍桌子,办公室內都惊诧。 王俊丽听见跑来说:“嚎,嚎……,使劲嚎!声嘶力竭活像猪要上杀场,哼!还尽跟法律打交道,全都白瞎了,不懂成人偏要干啥跟别人没有相干吗?啊?!年纪青青的老叫花子请听好,该找的人你不找,跑到这里来吵闹。喝稀饭错放了老烧碱?心里辣辣乎乎的?“ 李洋忙拉蒋志刚,到了过道哭笑脸说:“我和吴红是老乡,中学同过班,并且同过桌,参加工作她关心过我。可事发突然我也奇怪?也不知道真正原困,也在瞎猜,我又能够说什么?” 话被跟出来的王俊丽听见,她看看周围上前一步压低声提醒道:“你娃若是有狗胆,去行政部问肥经理!吴红从野人山回来后,这才决定不回家。” 鼓眼努嘴抬下巴,反复怂恿好几回,表示很强调。 蒋志刚听了咬牙说:“吴红若是出嘛事儿,哥我不饶他!” 王俊丽就问:“你是吴红什么人?以为自己是谁呀?世界总情圣?好话劝在事前头,还想不想在公司呆?你知道吴红怎么想?她和你近还是与那肥猪近?你到底在急什么?屁颠屁颠来问李洋,简直乱弹琴!问得着他吗?” 李洋连忙说:“问得着,问得着。” 蒋志刚不待见的说:“王俊丽你太世故!大家相处好好的,朋友遇难事儿,为嘛先把自己摘开?” 王俊丽理直气壮地答道:“不是我世故,是小老太婆在耍生活,故意当小三,以为那样了,就能战胜社会了,结果还是江湖胜。告诉你,生活像泥流,裹挟泥沙很强大,每天发生许多事。有人故意要那样,你能怎么着?习惯习惯就好了。” 蒋志刚气恼道:“太世故!难习惯!” 转身就要走,被李洋拉住。

这时田家庆回来,见两人拉扯便笑问:“再三留不住?还为那件事生气?怪我当时太性急,当面向他恕个罪?蒋志刚回娘家了。” 蒋志刚没好气的说:“这里算是娘家吗?我就不该来!” 田家庆问:“我来你走不太好吧?屋里坐。” 拉进去了。

田家庆扯闲话,蒋志刚哪里坐得住,起身便告辞。田家庆就问:“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为了什么事?” 蒋志刚于是就讨问:“吴红为嘛要早走?而且不回家,是去张家口。” 田家庆问为什么?蒋志刚认为他装傻,再看又不像,便大着胆子一吐为快,把知道的全都说了。田家庆听了拍桌骂:“妈的那个逼,操他爷爷的姥姥!竟有这种事!” 蒋志刚又说:“估计有段时间了。”

王俊丽听见屋内拍桌又骂人,跑去悄声对李洋说:“事情要闹大!”

不出所料,第二天上班行政部把蒋志刚叫去关门谈。一会儿听见拍桌子,随后蒋志刚出来,义愤填膺大声说:“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事对得起良心吗?如果你还有话。请问这话哪错了?讽刺了?请当众答!” 下意识要保持冷静。

话赶话,气趱气,他正失理智。

李经理在屋里嚷:“撑得你!不想想?谁拿你这样的当人了?念过几天破学校,这有什么了不起?还敢到处瞎打听,闲得没事乱串游,牛逼烘烘的,了不得你了?不得了你啦!王八羔子替谁讲话都弄不明,兔崽子你混什么?半个小钱的孬货!野地跑来的流浪狗!忘了谁喂你?不想干滚远点!” 蒋志刚听他已开骂,气得用天津话回骂道:“呀呀呸!你二六不知成天上膘就跟那猪一样,纯粹是个棒槌果子!爷爷咱当众讲话了,告诉你,咱替吴红鸣不平,她有三长和二短,你就等着吃官司!人模狗样的小子,还在装经理,老子从没怕过你!” 气得手直抖,气冲冲走了。

犯急上胆量,病急乱投医,不得已不能学,以免留后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