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失眠不是好征兆
本章来自《我和我的躁郁症》 作者:吴幽
发表时间:2018-09-07 点击数:286次 字数:

时光泛黄了我的记忆,我早已想不起抑郁症何时悄悄降临我身上,无声无息,更记不起何时开始与它的生死搏斗。哦,一切都应该是从失眠开始的吧。从高中开始,我就开始失眠,它就开始折磨我。那时,高考在即,课业重,我压力大,经常睡不着,每晚睡在床上翻来覆去,脑袋里全是各科知识点,两三点都还清醒着,早上五六就得起床了,所以压根就没睡,第二天上课只好强撑着,等着中午能睡一会。那时我整个人真的是瘦骨如柴,大概也就只有64斤。我私底下偷偷去医院看过医生,要求医生开安眠药给我,医生因为我是未成年人,不肯开药给我,要求我需要父母陪同才能开药。我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医院,也没告诉父母这件事,因为他们太忙了。我只告诉过他们我经常失眠,可是当时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只觉得我只是课业太重,没睡好。所以,如果诸位,有失眠的征兆,还是去看看医生为好。

等高考过后,我的压力依旧没有减少,我依旧失眠,不知为什么胆子也越来越小,越来越不爱说话,越来越冷漠,这种状况一直到大学。我知道我的性子越来越古怪了,在大学出了三个舍友,就只跟另一个宿舍的两三个同学来往。她们都知道我有失眠的习惯,也帮我想了不少方法,例如睡前看看书,听听睡眠音乐,冥想等等,可惜都没见效。

大学四年失眠真的很痛苦,每晚别人睡得香甜,自己只能清醒着,翻来覆去,闭上眼睛就思绪纷飞,各种胡思乱想。带着耳机听听轻音乐吧,结果越听越烦,越睡不着。等到折腾到差不眼困了,却发现天已经快亮了,又该起床,但又是如此的疲惫,眼睛都睁不开,根本起不来。

2011年,我的母亲正式陪我去医院看医生,医生正式确诊我抑郁症,这时,对我而言,一切已经木已成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乖乖治疗。

木头人

我就是一个没有情绪的木头人,冷漠无趣。想哭也哭不出,想笑也笑不出。我整天躺在床上,也不睡觉,就这样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满脑空白,或者闭着眼睛,胡思乱想,什么也不想做,整个人懒洋洋的。早上,连起床刷牙都觉得费力,平时洗头洗澡都懒得动,甚至连饭都不想吃,对什么都没兴趣,什么都不想管,浑身提不起劲。生活就是如此煎熬,我明明不愿意这般颓废,可我的意志力却在不断减弱,支撑不起我的生命。更严重的是,连话都不愿意说,我的生活似乎处于静止状态。

阿余姐姐就说过,得了抑郁症,人好像变冷漠,她连她自己的女儿都不想管了。我记得我一个病友敏敏也曾说过,她对什么都没兴趣,早上起来连刷牙洗脸都觉得费劲。看来十个病人九个相似。

别的不说,单说吃饭这件小事,在普通人看来是件多么容易的事,可是对于我而言却难以登天,我实在是咽不下一口饭,我妹妹每次看见我吃饭的样子都很生气,她说,每次看你吃饭就想生气,每吃一口饭都像电影放慢动作一样,看着都没胃口。我不是不想吃,而是实在是味同嚼蜡,没有任何胃口,再加上吃药控制神经,导致动作慢。阿余姐姐说她也有相似经历,她吃不下东西,但为了活命,她就用筷子往嘴里硬塞白饭,只为力求多吃一点。事实上,她也是这样嘱咐我的,为了活着,一定要吃饭。之后,我遵照阿余姐姐的方法,忍住恶心,逼着自己吃饭,拼命地用勺子勺饭吞下去,只为撑下去。

2018年,我换了一家医院看病,连续在医院换了三个医生,更改药方,终于第三个医生似乎解决了我静止状态问题,他给我开了丙戊酸镁缓释片、劳拉西泮、阿立哌唑、阿戈美拉汀、脑蛋白水解物等药物。我终于勉强摆脱了浑身提不起劲的状态,不再觉得起床刷牙费力,最重要的是,愿意开口说话,意志力在慢慢恢复,胃口也恢复了一点,不用那么辛苦逼着自己吃饭。唯一遗憾的是药物无法控制睡眠,看来又得调药,我想我仍应该好好感谢这位医生,让我暂时活得轻松些。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吴幽
对《失眠不是好征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