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回 慷慨落拓戏庸碌 坚韧勇武征峰巅(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06 点击数:187次 字数:

   在这星空之下的另一个地方,距绝风岭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子里,晋欢也正透过帐篷上方破开的小洞仰望着满天的星辰。他知道在这星空之下的某个地方有人正担心着他,而他更强烈地担心着那里的人。
  从绝风岭出来之后,司机师傅担心晋欢的伤势,将他放在了就近的有救护基地的村子里。强烈的余震发生之后,同韩采梅一行人失去了联络,他为此日夜悬心,现在他的头部还在隐隐作痛,有时视野模糊,有时眩晕昏沉。但是现在,他必须要找到军方指挥救援的人,好让他们去接应绝风岭的志愿队,但是他所在的这个村子由于地势平坦交通相对便利而被当作了伤员救治和转移的基地,因此聚集了许多医生和护士,但是部队上的人并不多,即便是有也只是参与转运的士兵,没有指挥权,他们不敢轻易相信晋欢,更没有时间听他多说一句话。他万分焦急,在地上转来转去思考着办法。
  忽然,一块巴掌大小的布片从他的胸口掉了下来,他拾起一看,正是自己失掉的破损的衣角,正在疑惑之际看到了那布片的反面,见歪歪斜斜地用血写着这么几个字:若你不死,到凌水酒店寻我麻袋。
  晋欢兀自纳闷,思来想去,忽然隐隐想起那日受伤被众人抬上汽车之后,常业清往自己的胸口塞了一件东西,想必就是此物了,那么这些干皱的已经块块皴裂的血迹也是自己的了。他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他都快一命呜呼了常业清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晋欢转念一想,钧源广场上倒是有军队驻扎,或许能说上话,只是不知路途远近。于是寻人来问才知道这钧源广场距离此地只有十几公里,并且时时会有来往的运输车辆,晋欢喜不自胜,即刻动身前往。他心里想着,到了那里赶快找到军队的指挥部,将韩采梅一行人的情况报告于他们。并且,如果有闲暇功夫,顺便去凌水酒店“探望”一下常业清的麻袋。
  等晋欢赶到钧源广场,军方的人早已知晓了绝风岭诸人的情况,这倒也在晋欢的意料之中。但是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军方早已派人前去,但是山路险阻重重,再加上余震的破坏,通往那里的道路已被堵死,他们正在想办法开路。
  晋欢真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那里去,即便是帮不上他们的忙也可以与他们共患难,又埋怨自己不争气,偏偏在关键的时候出了事,自己一个人跑了回来,留下自己的兄弟们面对磨难。尤其是想到韩采梅在那里不知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便更加心痛难熬。不过现在除了等待军方的救援之外谁也无可奈何,由于广场上急缺人手,军方便将晋欢留了下来,知道他受过重伤,因此只叫他帮忙照顾伤员。
  话分两头,当日傅枕云和陈海润双双跳下车子之后来找刘问之,左右不见他的踪影,电话也无人接听,多方询问无果,两人只好作罢,他们想到反正事后都会回到花间市,现在不管在哪里只要能帮得上忙就算各得其所了。因此两个人另投他处,随着运输队运送物资,做些搬运传递的杂活。
  这一日他们随车队到西渡口分发物资,几个人坐在卡车车厢里满载的货物上,颤颤巍巍,颠来颠去。一人笑道:“这感觉真不错。”
  另一个人笑道:“像是喝醉了酒,你忘了你的熊样了?”
  “你们知道什么?”又一个人说道,“这叫神仙摇,那神仙坐在云彩上就是这个样子的。”
  陈海润此时正用双手紧紧抓着护网,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却又总是忍不住想看,睁开一只眼看一下马上又紧紧闭起来,听到几人的调侃,心里骂道:“摇!摇你的头!摇你下去!摇!”
  他见傅枕云坐在车厢边缘,缓缓爬了过去,跟她说道:“小云,小云,抓住我的胳膊,结实着呢。”
  “你自己小心。”傅枕云说道,“我心里有数。”
  “老爷们都盯紧了。”一人喊道,“看好咱身边的老娘们,掉下去可不是玩的。”
  傅枕云回头瞅了一眼说话那人,陈海润听了那人的话,又看着傅枕云样子,不禁笑出声来。傅枕云又瞪了他一眼,他清了清嗓子,喊道:“等到了西渡口,老爷们搬盛药的木头箱子,老娘们搬盛衣服的塑料箱子。”
  傅枕云用拳头在他的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陈海润马上说道:“别闹了,别闹了,快抓好。”
  西渡口很快就到了,没有托盘和叉车,他们只能将梯子架在车子后面,一人一人的传递。之前装运货物时,陈海润一直在封塑料箱,因此并不知道这木箱子的重量,他见其他男人都可搬运,只当是并不怎么重,从梯子上那人手中接过一个,不想竟难以支撑,一下摔在了地上,木箱开裂,药品洒了一地。此时傅枕云也从那人手中接过一个木箱,从他身边经过,笑道:“还是去搬塑料箱吧。”
  陈海润自言自语道:“替女人干活也是应当,搬就搬。”
  一群人正在忙活之际,只见远处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白衣黑裤的男子缓步而来,另有一群记者在其周围采访拍照,原本几个在医护区拍摄的记者见到那人前来立刻跟了过去。那人走到医护区转了一圈,期间亲吻了一个孩子,坐在病床前握了握病人的手,跟一位大夫攀谈了几句,又回头跟他的随从们说了些什么。陈海润全然没有听见他的话,不过他看到那人用手指了指货车的方向,果然,他们走了过来。陈海润见状,故意抱起一个塑料箱往人群那边凑。
  “小伙子。”那人跟他说道,“辛苦了。”
  “不辛苦,先生。”陈海润抹了抹头上的汗水笑道,“这都是应该的。”
  “国家正是有了这样的人。”那人对周围的人说道,“才真正有了希望,民族正是有了这份担当才能延续,这就是我华夏的脊梁,中国的精神。”
  “不敢当,不敢当。”陈海润将那箱子放到了地上。
  “很沉吧?”
  “对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说,这点不算什么。”
  “哈哈,真是个精壮的年轻人。”那人说着往货车尾部走去,撸了撸袖子,笑道:“我也来一个,当年咱也是下过大力气的。”
  那人果然有些力气,年纪已近六十岁,轻易就搬动了木箱子,将他递给了下一个人。周围的人自然赞不绝口,那些经验丰富的记者早已用镜头精准地记录了下来。那人撸下了袖子,打算到另一处视察。
  “先生,真让人佩服。”陈海润说道,“感谢你们过来帮忙,卸到一半就可以了,有您这在我们放心。”
  “哦,哈哈。”那人尴尬地笑了笑,把袖口又卷了起来,走到车后又接了一箱,说道:“我看你们人少,所以过来搭把手。”
  “太感谢了,刚才竟然有人说您只是走过场,我当时就骂了那人一顿,先生是什么人?绝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绝不是那种只讲大话不干实事的人,也绝不会只在人前谦恭温和,人后就妄自尊大。”
  那人在陈海润的赞扬声中已然搬了三四箱,毕竟年事已高,腰肢腿脚显得不那么灵光,那群随从们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到陈海润对原来车上的人员说道:“大家都让让,你们挤在一块,先生的朋友们都派不上用场了。”
  他又对那些随从们说道:“诸位,果然是近朱者赤啊,你们同先生是一样的善良,一样的辛勤,其实也用不了那么多人,要不你们给让让地儿?”
  他们此时怎敢推辞,都说道:“不,不,我们来吧。”
  “那好吧,只卸一半就行了啊。”陈海润说完叫着傅枕云等人坐到了卡车的一旁,笑嘻嘻地望着这群自己送上门的劳力。
  “喂,乖孩子们。”常业清向那些拍照的记者喊道,“多好的领导,多好的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陈海润满心以为自己做了一件既聪明又正直的事,傅枕云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暗中欣赏,她用肩膀碰了碰傅枕云,扬起了眉毛,想要得到赞扬,见她没有动静心有不甘,待要询问之时却看到傅枕云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陈海润随着望去,原来一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女子正穿梭在对面的医护区里,每当遇上一个士兵就会为他的手腕系上一根红绳,士兵们有的点头致谢,有的握手致意,有的还以拥抱。
  那女人看到了这边卡车的司机,一位年轻的士官,她走了过来为他的左腕系上了一根红绳。陈海润见她两鬓花白,额上有几道浅浅的皱纹,神情哀伤不失坚毅,面容憔悴又显庄重,只觉可敬可亲,于是问道:“大姨,您这是在做什么?”
  “为他们祈福。”
  “您是哪里人?也是志愿者吗?”
  “我是江西人,不是志愿者,我是来找我儿子的。”
  “您的儿子?”
  “他是一名士兵,今年刚刚入伍。”
  “哦,您真不该来,这里太危险了,您知道他在哪里吗?
  “他在没红谷,听说不远了。”
  “没红谷吗?太巧了,我们下一站就要去那里呢,咱们可以同行。”
  “哦,那太谢谢了。”
  说话之间,那位先生以及他的随从已经搬完了物资,陈海润走上前去跟那位先生击掌相庆,他说道:“有了像先生这样的人,中国才真正有了希望啊。”
  那些随从都已疲惫不堪,此时却还要对陈海润的话连连称是,着实狼狈。陈海润又说道:“下一站是没红谷,诸位一定还想去吧?因为为民效力的心永远不会疲倦。”
  那群人面露难色,都不知如何应答,陈海润又笑道:“不过,所剩货物已经不多,就不用你们前去了吧。”
  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心里都在暗暗骂着常业清,面上却还要微笑。陈海润又说道:“诸位脸上虽在微笑,心里一定在怨我。”
  那群人被他猜中心事,都觉尴尬,不敢再笑,常业清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怨我不叫你们跟去,怨我不继续让你们为灾区出力,可是车厢里也确实盛不了那么多人,那么就这样吧,我们就此别过。”
  那一群人被他戏耍得不轻,这下终于可以放松了。车队即刻出发,踏上了另一段路途。
  这里暂且不提。且说艰难的一夜度过之后,绝风岭回雁村的伤员和志愿者们陆陆续续睁开了眼睛,他们度过了此生最难忘的一个夜晚。阳光从山巅洒了下来,刺痛了人们惺忪的眼,一群雀鸟吵闹着从一边林子里飞腾起来转眼又落入另一边的林子,河水静静流淌,不眠不休,无喜无悲。似是一片祥和安宁的景象,然而人们心中的沉重和无望总也挥之不去,每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里都流露着恐惧的神情。
  连长倚在一块大石旁打了个哈欠,起身扭了扭腰肢,捡起一块石头扔到了河里,凝神注视着那激起的水花。片刻之后他叫过了两个孩子吩咐道:“你们到山上摘些果子。”又交代林雪飞和周克新等人再到村子里检查一遍,随后叫上小兵一同进了山里。
  “回去把这里的事告诉你家老爷子。”连长跟小兵说道,“以后让他讲给孙子听。”
  “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
  “胡说,为了你爹也得出去。”
  “可是……”
  “可是什么?你现在要想的问题是吃野猪还是兔子?”
  “说起来简单,到哪里去捉?咱们又不是猎人,也没有猎枪和绳网。”
  “我什么时候说要去捉了?”
  “不捉?难道它们自己跑过来不成?”
  “你白白在山里混了这么多年,一点你爹的本事也没学到。”
  两人不过从山脚下往山上行了二三百米,连长便停了下来,说道:“可以了。”
  “在这里就能捉到兔子和野猪了?”
  “捉不到。”
  “那为什么停下来?”
  “你到那灌木丛里看一下。”
  小兵听了连长的吩咐,拨开一簇灌木丛,一个由狭长的石块垒成的洞穴弯弯折折地铺在草地上,大概有七八十公分宽,两米来长,每块石头都经过了精心的挑选,两侧的石头皆呈长条模样,高约四十公分,洞穴的上方盖着一层厚厚的石板,两头都被石块堵死。
  连长俯身将耳朵贴在石板上,用手敲了敲,起身笑道:“有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二十回 慷慨落拓戏庸碌 坚韧勇武征峰巅(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