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三章
本章来自《李洋他们》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09-05 点击数:244次 字数:

野人山温泉区,一家餐厅的角落。

李经理摸着吴红的手背笑眯眯说:“猪蹄炖山药,大补的,要多吃。摸着真滑溜,实在嫩的慌。” 吴红抽回手。 李经理心里很舒服,嘿嘿笑眯了,含着欲念轻声哄:“光顾瞅人,快乐的很,食儿都忘吃,活像公鸡。真的真的,不会骗人?公鸡想干那个前,每回都假吃,翩翩斜过去,碰,碰,再碰,再碰,很明白嘞,要上去干!又叫‘踩蛋’,嘿嘿嘿,嘿嘿嘿……!” 吴红不冷不热说:“动物不比人。李经理是什么文化?”

“穷,小学。”

“我们有约法,你不是公鸡,对吧?”

“不是这说法,人跟鸡鸭没区别,下关读书不读书,只是老爱装。”

“读书知理不是装,自有文明来约束,本质和动物不相同,愚者和动物就相近。”

“哼,念书多更坏!哦?不包括你小乖乖。”

他俩扯田家,李经理恨恨说:“狗日的阴得很,故意拿亲弟弟田成钢起事,总想着单干。他娘的!没我爹行吗?肯定不能行!”

“你爹?”

“哦,是我那傻媳妇她爹,岳父老泰山。念叨过的,想不起了?”

“一说还真想起来,在区里当局长,是位贪官吧?”

“小丫头真会开玩笑。”

“董事长拿亲弟开刀?”

“堵嘴呗,先演戏后通吃。哼!蒙谁呀?”

饭后回宾馆,两人泡了会儿温泉,早就讲好只能动手不来真的,可定的‘红线‘非常弱,非常险,仅靠觉悟没拦住,李经理那肥厚大手藏在水里不消停,吴红是在玩火自焚。

随着量变,本质也变。

此时她还不知道,今晚以后无奈就在前面等,是她动念的必然,不能全都怪别人。主观在前创造演化,痛悔现实的经历。

到了夜里十一点,吴红推口说:“倦了要去睡?” 李经理便说:“到你房间坐五分钟,说件重要事就走。” 吴红因倦松懈了,同意李经理跟进去,哪料他转身扣好门,吴红一惊已晚了。

李经理身胖力不亏,抱起挣扎的吴红,来到床前扔上去,喘笑说:“老子忍够了!” 扑上就扒,露出‘白羞’。吴红急得喊救命,李经理亢奋道:“喊,喊……,小奶奶你大声喊!咱俩来过多了,一看就是老少配,这种宾馆的服务员,眼睛会瞎吗?哪回你不高高兴兴,傻瓜都认为咱俩很好,喊是闹着玩,谁的脑袋进过水,来管这闲事?来吧小奶奶,早就该演这出戏,您嘞受着吧?” 嘴上说,手没停,有股牛马劲,把个吴红按在床上‘生拔活剥’。 吴红拼命地挣扎,但哪能敌他拼死要干那件事,终于有了不愿之憾。

事后吴红直喘粗气,躺在零乱的床上,头发散乱,头昏脑胀,小声泣诉:“我去公安局,告你耍流氓。”

“几十里的崎岖路,又是在半夜,走,快走!这里就有派出所,婊子们早就去过了,请问你能说清吗?” 李经理竟不管不顾闭眼睡了,只把吴红晾在旁边。

稍时吴红起身穿衣,羞愤不已。自以为能避免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记起李洋说玩火,只冷笑不止想抽烟。

山沟里这夜很漫长,李经理总共‘发作’了两回。

早晨野人山飘小雨,到出发也不见停。

黑色帕沙特,行驶在弯曲的山路上,车内播着电视剧【渴望】主题曲,李经理安慰说:“要听话,别恼脸。” 吴红吼:“你是一头猪!” 李经理就呵呵笑:“算猪吗?野的吧?真不知我这么行!现在又想了,到路边再来一次?”

“敢……!鸡狗不如的东西!”

李经理望见窗外小雨淅沥,寻找合适的地方,路过条岔路,笑着将车拐上去。 吴红警觉问:“想干啥!?” 李经理冲她乐:“假装不知道?”

山中小雨一直在下。

吴红无助很悔恨,泣声那样的凄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