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九回 死处生逢三尺地 绝境歌起九重天(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04 点击数:201次 字数:

  “军官先生,请问我们用什么工具?”江省问道。
  “叫连长!”
  “请问连长,我们有没有工具?”
  “有,当然有。”
  “还不快分给大家?”
  连长在包裹里找来找去,拿出了三副崭新的线手套,笑道:“我们的工具还是很充足的。”
  “就这个……”江省觉得难以置信,“这怎么能翻得开石块瓦砾堆积的废墟?”
  连长将其中的两幅手套扔给了两位女士,将剩下的一个扔到了江省的怀里,江省以为受到了侮辱,愤而说到:“我才不用这个呢。”说着将手套扔在了地上。
  “捡起来。”连长厉声喝道,“我们要利用好所有可用的资源。”
  江省极不情愿地捡起来戴在手上,连长又说道:“朋友们,院子里肯定有些镢头、镐头、铁锹一类的东西,我们进去找一找,一定要小心。”
  说话之间,突然从村子里跑出来几个人,把大伙都吓了一跳。这三个十二三岁的男童还有两个中年妇女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透出令人窒息的悲凉和绝望,他们是村里的幸存者。地震发生在午饭时候,这三个调皮的孩子还有两位下地未归的妇女免遭厄运,除了这几个人和外出打工的成年男子,村里的所有人都被压在了死神的毒掌下。
  “帮帮我们。”一个女人说道,“求你们了。”
  那三个孩子将一堆他们要找的铁锹、镢还有镐头抱到他们面前。
  “地震过去了三十多个小时,你们救出了什么人没有?”连长问道。
  “怀了孕的芸嫂,阿宁,还有祥妈。”
  “他们现在在哪?”
  “在后头。”
  他们转过几座房屋废墟,在一个院子里的树荫下看到了一个孕妇、一个孩子还有一个中年女人。他们的破损的衣服上面沾满了斑斑血迹,头发上也全是泥灰。连长查看了一下他们的情况,觉得不甚严重便回头问那两位妇女:“你们这里的房子是什么构造?”
  “正房除了堂屋还有一个东套房,吃饭的时候人都在堂屋里。”
  连长听了对众人说道:“都听到了吗?你们分成两组,快去救人,从倒塌最轻的房屋开始,记住,不要站在残壁的旁边,也不要喊叫,快去,快去,一定要小心。”
  “我们也要去。”几个孩子说道。
  “孩子们。”连长说道,“两位大姐,这里有一些吃的,你们先吃些,我去河里打些水。”
  “这些东西留着吧。”他们说道,“留给伤员。”
  “我们还有。”连长说道,“后援马上就会来到,你们放心,快吃吧。”
  连长说完找了一个铁桶去河里打了一桶水,对两个中年女人说道:“帮他们把衣服脱了,把伤口洗干净,再敷上这些药。”连长说完,自己也投入到救援当中。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他们一无所获,这让人气馁并且焦躁,要知道在你脚下踩着的很有可能是一条并未陨灭的生命。也许你少喝一口水少吃一口饭的功夫就可以挽救它,也许你伸腰休息一下,举手擦去额头的汗水都会耽搁了它的续存。这是多么紧迫的任务,多么考验良心的工作。
  所有人的手上都磨起了水泡,脸上、胳膊上也都暴起了皮,若是在平时,这是值得女人们和过分爱惜自己的男士们大惊小怪的,但是现在它简直不值一提,但是在如此炎热的夏天进行这般耗费体力煎熬人心的工作,很多人的身体都已疲惫不堪。
  “女士们,孩子们。”连长早已知道这样的状况会发生,“回去喝水,休息,男士们如果坚持不住也下去休息。”
  晚上十点多,一个孩子的尸体被挖了出来,所有人的心都变得异常沉重,跟生命逝去相比一切都不值一提。生命在任何时候都该受到尊重,一切剥夺生命的行径都是罪恶的,即使它的发动者是大自然,即使它的目的是保卫国家和民族,即使操纵者有着足以说服所有人的理由。
  午夜时分,在地震三十六小时后,救援者从石堆下捞出了第一个生命——一位蜷缩在墙角的老太太。连长开着电筒,吩咐几个女人用树枝把老太太骨折的大腿固定起来,让小兵在村子里一块宽敞的平地上支起了一个帐篷,几名伤员被抬到了里面,连长又在人们的聚集地周围洒了一圈硫磺粉。
  他们不想错过救援的最佳时机,因此能不歇息就不歇息,一夜之中,一群人间歇轮流着挖掘救援。他们救出了六个人,当然也挖出了多具尸体,不过那些微弱的生命之光一直在废墟之下摇动,使他们不能停下来。
  第二天随着他们救出的伤员越来越多,他们所携带的食物渐渐不足,健康的人只能尽量省下一些以接济伤员。连长已经电话通知了他的上司,上司承诺在一到两天之内就会派人送去食物并接走伤员,叫他们再坚持坚持。
  人们一听说马上就会送来食物便有些忘形,尽管连长多次叮嘱,但是毕竟人们心态上放松了警惕,自然就少了些计较。
  当天夜里,为了救治伤员,再加上前夜的消耗,他们仅有的两把电筒即将耗尽。
  “没有电了。”小兵说道,“没有光怎么救人?”
  “没有电就一定没有光吗?”连长说道。
  “您想生火吗?很不幸,我检查过了,我们的打火机不见了,大概落在了车上。”
  连长向其他人喊道:“喂,你们有没有打火机或者火柴?”
  那些受伤的民众自然不可能有,而林雪飞和其他中途加入的人也都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只带了些水和食物,都说没有。
  “怎么办?难道钻木取火不成?”
  “你钻一个我看看。”
  “那怎么办?”
  “去院子里找些干柴。”连长吩咐小兵去后,自己到河岸上寻了一块黄中带红的火石,在电筒的照耀下晶莹剔亮。他将小兵找来的干草在大石头上铺了厚厚一层,把干树枝围在这些干草旁边,取出一包硫磺粉洒在干草上。然后,他从被包中取出一把长约三十公分的军刀,左手握着火石,右手极快又极有力地将军刀擦向火石,擦击产生的火花落到了干草中间的硫磺上,先前几次并没有什么反应,等到第五次还是第六次的时候,硫磺呲地一声燃了起来,由星星之火到全部燃烧不过只在瞬息之间。为了防止乍起的山风吹灭了木火,小兵在火堆周围竖起了几块石板。
  “哟,这种石头在我们老家叫作火石明。”小兵笑道,“没想到这里也有。”
  “能打火的石头算什么稀奇?”江省说道,“要是有能吃的石头就好了!”
  小兵说道:“不用你多嘴,过了今晚车子再不来,就真得吃石头了。”
  “是啊,说得也是,可是你不是说马上就会有人送来食物吗?怎么还没来?”
  连长没有答话,走到火堆旁用火苗点燃了一支烟,疲惫地倚在银杏树旁,他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休息了,烟只吸到一半便沉沉睡去,小兵轻轻地将那剩余的半截烟从他嘴里抽了出来。
  天刚蒙蒙亮时,连长在一阵吵闹声中醒来,林雪飞和周克新搬走了一块压在废墟一侧的大石,一个能容一人爬入的方形洞口显了出来。周克新拿过一只火棍朝里探望,发现里面并没有被石块和泥土填满,而是有一个较大的空室。
  “里面或许有人。”周克新说道,“我进去看一看。”
  “你不行。”小兵说道。
  周克新瞪了他一眼,怒道:“怎么不行?哪里不行?我不行难道你行?”
  “你说得对,我行。”小兵笑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身量太大,不好进去。”
  “我说行就行,我非进去不可,你靠边。”
  “你不要生气,这可不是争强斗狠的时候,还是我去吧。”
  “小崽子,周老弟。”连长走了过来拉走两人,“我去最合适了。”
  “您很勇敢,也肯为我们着想。”周克新说道,“可我们也不是怕死的人。”
  “你不怕,我知道,可是如果有人在里面遇到危险却能全身而退,这个人一定是我,而不是你们。”
  “我一定要去,这是我发现的。”周克新始终认为他瞧不上自己,越加愤怒,朝洞口走了过去。
  “我一定要去。”连长也发起怒来,抓住周克新的肩膀,把他拽了回来,大叫道,“这是我的职责。”
  小兵又上前说道:“连长,这也是我的职责,我……”
  “你什么你?”连长一把推开了他,指着骂道:“小崽子,你爹叫我带你出来,你就乖乖给我听话。”
  连长拿过一个火把,匍匐着从那洞口钻了进去,过不多时,连长从那洞口推出一个中年男子,周克新等人将他接了出来,其人尚有意识和呼吸,满脸满身皆是血迹和尘土,左臂已折断,与肩部仅有皮肉相连。
  在众人一阵喂水喂药之后,那人的身体稍稍有些好转,他神情悲伤,啜泣不止,一直叨念着他的妻子。连长没有告诉他,他的妻子已被大石压死了。
  “你姓什么?”连长问他。
  “姓贾。”
  “老贾,抽烟吗?”
  那人摇了摇头。
  “孩子都在外头吧?”
  “有个儿子在外头打工。”
  “在哪?多大年纪?结婚了吗?”
  “今年刚刚十七岁。”
  “很好,等他得到消息,不久就会回来的,经历了地震父子还能见面,不是很好吗?”
  “不幸也万幸。”老贾叹道,“儿子去了东北,从小只上了两年学……”
  老贾被连长的话题吸引了注意,连长右手抽出军刀,迅疾地提起老贾的左臂,由下至上,一挥而过,老贾的左臂瞬间被削断,鲜血喷涌而出,所有人都惊恐不已。
  老贾大叫一声昏厥过去,连长用右手握紧他的肩部,拇指用力地摁着他的腋下,小兵快速地取过了消毒的药水和绷带。
  就在小兵刚刚为他包扎好之后,连长突然感受到微微的震动并且听到一阵低沉的微乎其微的轰鸣声。
  “所有人注意。”连长猛地站起来,扯着嗓子喊道,“马上转移到河床上去。”
  人们很快理解了连长的意思,搀着,背着,抬着那些伤者快速地转移到了河床上。顿时天旋地转,石裂山崩,山谷之中轰隆隆虎啸之声滚滚而来,山崖上的泥土兼着树木和巨石奔腾而下,如腾龙起卷。百鸟俱惊,哀鸣着在绝风岭上空盘旋。村头的樟树东倒西歪,纵横交错,连那千年的银杏树也歪斜下来,树头直伸到了河床上。浅浅的一层河水也被激起了波浪,撞到对面河岸的岩壁上喷溅开去。
  余震持续了十几秒,林雪飞等人初次身临地震险境,心内惊骇不已,而那些受伤的民众望着再次被摧残的家园,想着尚被泥土埋没的亲人,五内俱焚,伤痛欲绝。有的哀嚎痛哭,有的指天长骂,有的过度受惊再加上巨大的悲伤冲击,已然疯疯癫癫,有时呆若木鸡,有时痴笑连连。
  余震很快就过去了,可人们似乎历经了一次漫长的炼狱之行。他们没有再回到村子里去,只在河床上安排好了营帐,将原先遗留在村子里的东西一并搬了过来。远远望去,“通天隘”已经完全崩塌,更远处的道路也被塌陷的山体阻死了多处,而且,无线电信号完全中断,食物也已用尽,现在他们陷入了绝境,被群山围裹在中间。倘若这里只有一两个健康的人或许可以翻山越岭,回到镇子或者市里。但是现在,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且不说那些伤员,即使是来参与救援的大多数人也已经筋疲力尽,元气大伤,想要走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了。曾经有人旁敲侧击地提出过这个问题,可是马上就被连长否决了。
  当下连长第一个意识到了灾难的降临,他必须保证绝望和恐惧不在人群中蔓延。但是很显然,其他人也马上明白了他们现在的处境,不安的氛围开始产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九回 死处生逢三尺地 绝境歌起九重天(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