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八回 重信难拂真情义 怀仁不避远山川(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09-02 点击数:295次 字数:

    当天晚上,周克新告别了江月影奔车站而去。韩采梅也掩去了自己的悲伤,但是作为韩采梅最好的朋友,林雪飞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情呢?只是他们向来厌恶郭谋忠的为人,对她的婚事并不赞同,因此也就不再多问,听之任之。
  由于韩采梅和林雪飞等人走得太匆忙,青峰集团员工的志愿队只能交由他人组织,后续向巽阴市进发,先行的几人便是林雪飞办公室六人再加上韩采梅。在他们即将迈进火车站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大喊:“哎呀,这么巧,你们这是去哪?”
  众人回头看时,原来是晋欢,他站在离他们三四十米远的地方,弯着腰,双手扶在膝盖上,大口喘着气,休息片刻之后赶了上来。这个场景,韩采梅似曾相识,她微笑着摇了摇头,众人喜出望外,都上前跟他拥抱问好。
  “我们要去巽阴市。”他们说道。
  “我也是呀。”
  “我们是十点的火车。”
  “怎么又一样?你们是不是故意跟着我?”
  “我们去灾区。”
  “哎,虽然我并不希望如此,但我还是带上你们吧,毕竟咱们顺路。”
  就这样,晋欢又混到了他们当中。一行人于当天晚上登上火车,第二天中午时分到达震阳市。震阳市虽然不是离巽阴市最近的尚未被地震摧毁的城市,但其交通四方,串联南北之利非别处所能比,而且地势相对平坦,幅员辽阔,城市化水平远远高出巽阴市。所以在地震发生后,军队、医生和志愿者大都先驻在震阳市以方便后续救援。
  林雪飞等人自下火车之后,一路景象皆是匆忙,绿装穿来梭去,白衣往来奔走。待到伤员区时,又见血迹斑斑,哀鸿遍野,痛哭悲嚎之声不绝,人间惨剧莫过于此。由于他们来得匆忙,并未接受政府或民间救援组织的编排统筹,因此无从下手,听说有部队驻扎在钧源广场便去投奔。
  此时钧源广场之上横竖挤着数不清的客车、汽车,人流在车缝中阻滞耽搁,鸣笛声、叫喊声和部队组织纪律的喇叭声交织堆叠,喧嚣聒噪,其忙乱无序较其他地方更甚,再加上天气炎热,着实令人躁狂难耐。而汽车仍然源源不断地涌进广场当中,一辆贴着红色“中华慈救会”字样的白色面包车停在了广场南端凌水酒店门前,几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迅速从车上走了下来,进了酒店。除此之外,又有一辆客车从广场北端驶了进来,由于里面过于拥挤只好停在外面,从车上陆陆续续下来五六十名女人,大都在十七八岁左右,有一些年纪稍大超过二十岁,有几个在三十五岁上下。这些女人穿着统一,下身蓝色七分裤,上身白色衬衫,衣服背后都写着一个大大的用红圈围裹着的数字,看得出来那是她们的编号。
  所有人都很忙,根本没空搭理林雪飞他们,他们只好在广场上帮着接一些货物,照顾一些受伤的老百姓。正在忙乱之际,常业清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他四顾搜寻,发现有人站在凌水酒店大厅门口的台阶上向他招手。常业清挤了过去,他认出那是父亲的朋友,笑道:“杨路先生,您也来了,一定注意安全。”
  “你也是,你的父亲还好吗?”
  “很好。”
  “那就好,这位是中华慈救会会长孔献良先生,这位是凌水酒店霍经理。”杨路先生又将常业清介绍给他身旁的两个人。常业清听到孔献良的名字,心头一惊,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此人身材略微发福,扁鼻小眼,一张长嘴几乎绕到了脑后,一笑起来便没了眼睛,脸上只剩一张大嘴。
  “幸会,幸会。”孔献良说道,“您的父亲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对于他的名望,我们甚至都没有欣羡的资格。”
  “的确如此。”霍经理也说道,“尊父是我们后辈的启明星,能够见到他的儿子真是太高兴了。”
  常业清一字不说,只是谦恭地笑着。
  杨路先生又说道:“我们正要上楼,跟我进去吧。”
  霍经理也笑道:“正是呢?您可有落脚的地方,敝处正可安身。”
  “我的朋友都在那边,我去找他们吧。”
  “那也好,遇到什么困难就告诉我。”杨路先生说完同着孔会长和谭经理走进了酒店。
  常业清想要去找自己的朋友却被又被人叫住,那人在他背后叫道:“小伙子,小伙子。”
  常业清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老太太,她瘦弱地如同薄纸一般,有点驼背,腿脚也不甚利索。她站在酒店西侧的拐角处,身旁两个装得鼓鼓的麻袋几乎同她的身体一样高。一辆小推车停在她的身后。常业清走过去问道:“您叫我吗?有什么事?”
  “麻烦你帮我把麻袋抱上车子行吗?”
  常业清双手提着麻袋掂了掂,虽然他能稍稍提起,但抱上车子却有些困难。他将车子推到麻袋旁边,将麻袋推倒使一头靠在推车上,让老太太扶着,自己则绕到车子的另一边用右脚蹬着小推车双手顺势一拉,这才将麻袋稳稳地安放在车上。老太太扯过绑在推车后沿的皮绳,将其另一端扔给常业清,叫他紧紧地绑在推车前沿柱子上,常业清虽然明白怎么回事,却从未干过这活,怎么绑都不结实,最终还是老太太自己绑上了。
  “您这里面是什么?”常业清问道,“这么沉。”
  “是垃圾,大都是伤员用过的。”
  “您要这些垃圾做什么?”
  “我要它能有什么用?村里的爷们都去救灾了,我老太太没什么用,帮着收拾收拾。”
  “我帮您推吧。”
  “你是外地的吧,怕你找不到路。”
  “您给我带路,我推车。”
  “不行,这还有一个麻袋呢?你愿意帮我看着吗?我很快就回来。”
  “这些东西也用看吗?”
  “这里物资太多,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呀。”
  “我给您做上标记。”
  “没用的,乱哄哄的别人注意不到,上回我就放在这个地方,用红笔写着那么大几个字,还是让他们跟救援物资混到一起了,那还了得。”
  “既然这样的话,您放心走吧,我给您看着。”
  常业清既然答应了老太太,决不会言而无信。可是老太太所说的很快并不像常业清理解的那样,他开始焦急起来,不是因为等待的无趣,而是因为不能加入到伙伴们当中帮助受伤的百姓和士兵。
  不过,常业清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方法。他帮着运输经过他身旁的货物,呼叫慌乱之中辨不清方向的医生和护士,分开挤在一起不知如何下手的志愿者,但是他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那个麻袋。
  天上下起了小雨,难民聚集的地方撑起了一个个帐篷,有军用的草绿营帐,有小商贩捐出的五颜六色的大阳伞,也有老百姓临时送来的塑料布。常业清惦记着那个麻袋,将它拉到了酒店大门的前厦下面,这一趟好不吃力。
  “出去,快点。”一位酒店的保安从大厅里走了出来。
  常业清听到他的话退到了雨中,保安邪笑道:“我叫你把它拉出去。”
  “叫它在这里避避雨吧,要不然会淋湿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什么都能放呢?再不拉出去别怪我不客气。”
  “这里是灾区,我们都知道,那边的帐篷不够用,这么大个避雨的地方竟然空着,不是很不应该吗?”
  “我叫你知道,你来这里真是很不应该。”那保安怒气冲冲地朝常业清走来。
  “霍经理。”常业清望着保安的身后喊了一声,那保安回头果然看到霍经理和几位贵客一同走了出来,连忙转身向他们问好。
  “常先生,不如请您上楼去吧。”霍经理说道。
  “我现在也很想上去看一看,因为您的酒店真不错。”
  “多亏各位捧场。”
  “尤其您这前厦,宽敞大气,真是一块好地方。”
  “不瞒您说,我还嫌这厦子有些小呢。”
  “是有些小,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毕竟有那么多的灾民呢,怎么容得了?您一向公务繁忙,最近又为灾区的民众殚精竭虑,忽略了这些小事实在情有可原,我想我的提醒不过是多此一举,您现在试图帮助灾民心情一定比我要强烈一百倍,一万倍。”
  霍经理动了动眼珠,从眼角里瞧了瞧身旁的人,笑道:“常先生不说我倒忘了,多亏您的提醒。”他转身对身后的一名随从嘱咐了几句,随后便与客人一起离开了。
  在常业清和霍经理交谈的过程中,那位保安一直垂首立在一旁,经理走后他走到厦边望了望,又走到常业清的身边笑道:“雨越下越大了,您的行李真的会淋湿的,我帮您搬进来吧。”
  “真是太感谢了。”常业清和这位保安将麻袋拉进了厦内,从此时起,一些外面的伤员陆陆续续挪了进来,看来霍经理下达的命令已经奏效了。常业清一边焦急地等待着那位老太太一边帮着护士们做些杂活。
  此时地震已经过去了二十四小时,林雪飞他们都为不能深入灾区救援而深感懊恼。恰在此时,他们听到了一位军官的怒吼,他喊道:“偏远的地方就不是人命吗?”
  林雪飞等人被这沉闷的怒吼声吸引,他们循着声音望去,一位挺拔粗犷的军官正笔直地站在另一位军官面前,从肩章上看得出,那人是他的上级。被雨水湿透的迷彩服紧紧地贴着他结实的肌肉,领口露出了晒得通红的胸脯。雨水沿着他的头发,顺着脸颊,胡须,下巴,一直滴到地上。他的身边站着一位稚气未脱的小兵,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帽檐遮住了眼睛,低着头一声不语,看上去有些胆怯。
  “我的人手不够,我们必须有重点地救援。”他的上级长官也十分气恼。
  “我们不该放弃任何一个地方。”
  “县里更需要人,你明白吗?等到部队下来,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我现在就要去。”
  “要去你俩去。”
  “报告长官,俩人有个屁用。”
  “那你就别去了。”
  “你不给我人,我自己叫人。”
  “好,我也巴不得你能多叫上几个人,你叫吧。”
  “有没有有种的?”他大吼道,“跟老子去山里。”
  他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回头张望,然而马上却都又转了过去,他又叫道:“都他娘的孬种,缩头的乌龟王八蛋,夹尾巴的狗。”
  长官在一旁无奈地看着,他也实在没有办法,巽阴市以及周边区域山岭纵横,地势崎岖,且今夏雨水颇多,山体滑坡、泥石流等灾难频发,行军十分困难。再加上目前参与救援的官兵数量有限,他必须要有的放矢。
  “妈的,没人跟咱去。”军官跟小兵说道,“咱自己去。”
  “我们跟你去。”林雪飞对军官说道,“我们去,可以吗?”
  那军官先是一阵惊异,接着便大笑起来,说道:“走。”
  “还有一件事。”那位长官说道,“这里没有汽车可用了。”
  “怎么没有?”军官走到一辆正在倒车的小型军用货车车头侧面敲了敲门,司机停下车,探头问道:“什么事?”
  “去绝风岭。”
  “可是我有任务。”
  “去-绝-风-岭。”他一字一顿地又说了一遍。
  司机看了一眼那位长官,长官点了点头,司机说道:“上车吧。”
  军官向车厢内瞥了一眼,见里面有几个装着食物和药品的包裹以及几箱水这才跳上了车,小兵随后跟了进来,林雪飞等人也都很快进了车厢。
  这一切都被远处的常业清看在眼里,他决心要追随自己的同伴,然而他已经答应了那位老太太等她回来,他一向是个守信的人。可是,做事要分轻重,一袋垃圾怎能抵得了人命?还是去吧。不行,那位老太太回来该多么失望啊!这样一个外表单纯的孩子,却是这样不守信约。不能这样想,为了一位素不相识之人的一句赞赏就放弃救人的大义吗?这样沽名钓誉的行径不是很虚伪很无耻吗?那么好吧,我还是走吧。等等,也许有更好的主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十八回 重信难拂真情义 怀仁不避远山川(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